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文:疑案迷情(主角:樱空释——欧小樱)

第十章.剧场异象

这天,几个人对过台词正在一起坐着闲聊。黄柝百试不厌还嚷着要如月听听他的心跳。
岚心见大家试得兴起,拍拍手道,“好了,大家别玩了。这几天还没好好捋顺剧情,我们来说正事吧。”
埋头和如月叽咕的黄柝抬头愣愣问,“什么正事?”
岚心一扬眉,“对完台词,还有熟悉剧情啊!今天时间刚好,不如大家跟我到舞台去看看。”

一行人穿过了一条有些杂乱的道路,向这剧团的舞台走去。
走着走着,在队伍最后的欧小樱便回过头去。
不知道是这里暖风吹得不均匀还是怎么回事,他总觉得身后像有些凉丝丝的气流和细微的异响。
“你在干什么啊?”阎小炟走着走着回头看见他的样子,诧异的问。
欧小樱犹豫了会,转回来说,“没事。”

推开门,几人迎面看到一个空旷的大舞台。
舞台上已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可以看见上面布满脚印,还有移动重物留下的一道道痕迹。
雅潮上前两步,被尘螨呛得咳了两声,她四下看看。“这里关了门会不会好黑呀?”
她说的没错。而且还很空荡,连她这句话也似乎有了回音。
岚心解释道,“剧场是要靠灯光调节氛围的,所以自然光都会比较暗,等我打开灯就好了!”
她说完走上前,伸手按下一个开关
大家的头顶闪了闪,都不约而同仰头看去,只见从舞台的棚顶上垂下一条昏黄的小灯,那点晃晃的光,亮和不亮差不多,简直哭笑不得。
“岚心,这也太夸张了吧?我们条件有这么糟吗?这种灯还能制造气氛?”
岚心尴尬的笑了笑,“那边的大灯电线坏了,还没修好。这里毕竟好久没有用了嘛!来,我们上台去。”
大家只好互相对视着摇摇头,跟着岚心向舞台上面走去。因为没看清,雅潮没走几步险些摔倒,熊健赶忙扶住了她。
岚心看出大家的不适应,说到,“其实这个灯还是挺适合我们熟悉剧情的。我们这剧就是一个忧伤的鬼故事……”
不是吧!在这种地方演鬼故事,几个人已经全程黑线,只是没忍心说出口。
如月疑问道,“不是说是浪漫故事吗?”
走在前面的岚心已迈步上了舞台脚步踏在木地板上,发出空空的响声。
“人鬼情未了也很浪漫啊!”她回头笑着说。
大家跟着她纷纷走了上去,舞台的中间垂着沉重的幕布,只能看见舞台的前一半。
岚心从身上拿出一个塑料布,展开铺在积满灰尘的地板上。她率先坐下,见她如此,几个人也就不拘小节的过来,纷纷席地而坐,围成了一个圆圈。
岚心认真的看了看大家都已坐好,开口说道,“好,那我现在就要开始讲了。”
此时众人的眼睛都落了在岚心身上。
岚心慢慢的开口说道:“这是一个很久远很久远的传说……”
“故事发生在遥远的神界。一个有神族守护凡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个雪神的王国,君主仁爱,民风淳朴,本来过着平静的生活。可是在大海的另一边,遥远的火族却屡次进犯。”
“危急之下,雪国的大王子和小王子起而反抗。小王子灵力高强,击退了火国,成为了新冰王。可是悲剧发生了,大王子受到陷害失去了灵力,生命危在旦夕。小王子的不详身世也被暴露,遭到众人的厌弃,人们要赶走曾解救他们于水火的冰王。”
“走上穷途末路的小王子,就用一把神剑刺穿了自己的胸膛,用这种极端的方法将自己的灵力送给了大王子……”
岚心的语气很投入,又透着淡淡的悲凉,在昏暗的灯光下,众人不由自主沉浸在这个伤心的开头中。
这时,黄柝举着一把黑色的大剑忽然幽幽的出现;“就是这把剑……”
全体人员被他下了一跳,离他最近的如月更是惊得捂着胸口。她冲黄柝大叫:“你死出去。”
黄柝挠挠脑袋,看着自己的女神;“我给团长制造点气氛嘛……”
邵风惊奇的上下看看他手里的道具,“你这是从哪弄的剑?”
黄柝委屈的道,“它一直就戳在旁边啊……”
雅潮带着一抹无奈的微笑,对这家伙摇摇头,她转向岚心说到,“团长,你继续往下讲吧。”
于是,岚裳便继续讲了下去。
“也许是神民无法面对自己的愚蠢,王子的死,成为了人们畏惧的禁忌,他曾住过的宫殿,从此成了空城。谣言暗暗传递,冤屈的王子依然在空城中游荡。”
“其实,火国的公主一直深爱着小王子。两国敌对,互为仇敌,他们是无法表明真心的。更难过的是,王子还为救他的兄长而死。”
“伤心的公主回到了火族,她的心里却一直无法忘掉过去。此时情势有变,风族日渐鼎盛,风族王子对公主一片痴心,有意和亲,但当发现公主心有所属,得知了冰族王子的故事,便变得十分妒忌。于是他集结了强兵,要去攻打冰族。”
岚心讲到这里,喘了口气,然后忽然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大家都静静的听着。
她继续讲道:
“谁知攻打过程中,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军队一入冰族的边境,就遇见了一场罕见的大风雪。那风雪来得突然,消失得也奇异,一吹起来,就令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你们猜,等他们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在哪里?
他们到了那栋空无一人的老宫殿,那座冰族暗暗传闻的鬼楼——”
空气中回荡着岚心冷幽幽的声音。
刚说到这里,忽然众人头顶的黄灯一闪,竟然熄灭了!

冷不防,剧场跌入昏暗中,众人的眼前一黑,加上之前那个沁着幽冷气氛的故事,大家的心都不由一抖!
“谁?黄柝,是不是又是你!”一个女子声音含着些慌乱喊了一声!
黑暗中传来黄柝的声音,“不是我啊!这次我没动,不会是停电了吧?”
微光一闪,是欧小樱打开了手机的屏幕。
他无声摸到应急灯的位置,搬开按钮。昏黄的灯光重新亮起。
大家明显的不由自主的呼出一口气。
“怎么回事?”有人反应过来问。
“可能灯泡烧坏了!”黄柝仰着头看去。
岚心拍拍胸口说,“刚才真的吓到我了,幸好我们剧团有个应急灯……”
她的话音未落,那个灯光忽然也闪了两下。接着,在大家面上流露出一种不好预感的脸色中,应急灯也熄灭了——

这次的黑暗中静了一下,没人说话。
“嘿?真邪门了。”过了好几秒,是熊健的声音。“连应急灯也坏了,现在怎么办?要不先出去吧?”
他的话音未落,忽然之间,黑暗中某处发出碰的一声巨响!那声音太突然,在空荡安静的剧场里显得尤其突兀,所有人都心都跟着那声音颤了一下。那听起来仿佛是一个沉重的东西从高处坠落,连舞台的地面都震到了!
“刚才什么声音?”阎小炟在黑暗中睁大了一对大眼,惊讶的问。
“已经没灯了,把手机都点亮吧。”欧小樱不带情绪的声音说,但近旁的阎小炟听出他似乎也十分纳闷。
八个人的手机都亮了起来,屏显光映着每个人的脸都有些惨白。
这时,如月忽然十分警觉的低声向着门口叫起来,“有人!”
大家立刻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剧场的门不知何时开了,透进一缕亮光刺向黑暗中几人的眼睛。逆着光,那个方向,扶着门站着的,似乎是个没有头发的女人。
“谁?”熊健向那人大声的喊道!
那人影一动不动,然后似乎忽然的松了手,沉重的木门哗的一下自动合了起来,剧场中又黑了下来。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