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文:疑案迷情(主角:樱空释——欧小樱)

第十三章.你们很麻烦

这是一栋半完工的建筑,那颜色在黑夜里立着像个巨大的墓碑。表面只是混凝土,没有窗框,里面估计也是毛坯,楼梯一层层延伸上去,可以看见连扶手也没有。
还没到楼下,那流浪汉就已经吱哇的叫嚷起来。
“到了到了,快放开我!”
欧小樱一松手,流浪汉就慌忙的摔着跟头跑远了。
欧小樱在黑洞洞的门前皱眉,他本想带那家伙上去,让他说明一下,可是看他那不情愿的样子,干脆算了。这是他自己想来的,何必强人所难。
正要进门,阎小炟喊道,“喂!你多久出来啊?”
欧小樱站了一下,“20分钟。”他算算说。
阎小炟的声音,“那我们在这等你!”
岚心担忧,“小樱,你就看看就出来好了,我已经不想查剧团的人影了,估计是花眼了。这里面怎么回事都不知道,你要是出什么事,你哥……”
欧小樱不再说话,身影隐没黑暗之中。

手机的一点光亮照着脚下的台阶,欧小樱一步步迈上楼梯。
一层,转个弯,二层,再向上……
四周除了手机光圈外照不到的黑暗,还弥漫着一股发霉的潮湿混凝土的气味。耳边,只有鞋子撞击地面的碎渣咔哒咔哒的声音。在寂静听得中尤为清楚。
他凝神看着手机光线下照到的东西,一边竖着耳朵听着那传说中的异响。不自觉的,心里却又很气。
这算什么查案?简直是来抓鬼。
可是这世上有鬼吗?他不知道。
从小长这么大,他还从没有见过那东西。残酷的人心,利益的追逐,他倒是见过不少。如此诡异的情形,他是第一次碰到。
他相信自己的那个恶梦只是一个心理暗示的巧合。
而剧团的重物坠地是人为的吗?假如是别有用心的,是不是想让哪个人受伤?
至于那怪异的人影,她肢体僵硬,形态诡异,那究竟是个什么人?更离奇的是,为什么她在这里出没过之后又去了剧团的剧场?又为什么说出陈忠堂这个名字?
难道……她在跟着谁?
是在跟着自己吗?
欧小樱的心忽然一抖,站住了。
是越美薇的什么亲人朋友吗?她追着他,想要报复,因为知道他知情未报,俯首于某个势力。
那么在这栋楼里,等他慢慢上得高了,她会不会忽然出现,将他推下楼去?
慌忙低头错了一步,一个小石块滚着碎沙子从他脚下被带到台阶边缘,无声的掉了下去。欧小樱向有墙壁的一边下意识的靠近了些,捏紧了手里的灯光。
他的眼前不断浮现着越美薇死时的惨状。
思忖片刻,他终是努力将自己的心在这黑暗中慢慢的沉静了下来。
在寂寂无声中,他继续迈步向上走去。

这本是一座六层建筑,越向上走,渐渐听到了一种水滴在滴答滴答的响声。欧小樱寻声上到第四层的时候,滴答声越发清楚的在空间里回荡,他也终于发现角落里有一堆纸盒之类的东西铺展着。
脚步停下来。
这应该是那个流浪汉住过的地方,但是床铺已经被他转移走了。
随着手机光线的移动,他看到了多片灰白的墙垛,和没有粉刷过的裸露的砖墙。低头思忖了一会,他把手机的灯关掉,眼前瞬间一黑,什么都看不到,而黑暗之中一片死寂。静静站了片刻,视线才微微恢复,欧小樱轻步走到流浪汉曾睡过那里。
然后,他极慢蹲下身去,开始了无声的等待。
空旷与寂静中,每一分一秒似乎都被拉长了,四周却依旧安静如死,只有那个不知从哪个位置传来的水滴声音在有节律的滴答,滴答……
不知过了多久,并没有流浪汉形容的任何异响。欧小樱在黑暗之中皱眉,他几乎以为不会再有什么声音了。
可就在他正要起身时,忽然的,他的耳边传来了一声极轻微的呼吸声!与其说是呼吸,不如说是极凉极长的一个出气。
欧小樱的视线顺着声音找去!然而那声音一闪而逝,奇怪的又瞬间没了。
黑暗中,他继续的留在那里没动,拳已在身侧不由自主的捏紧。皱眉,眼光无声的寻着隐约可能的方向,在很暗的一点微光下慢慢搜索。
陡然之间,他的心脏狂跳,就在不远处的杂物之后,微光似剪影出一个近似人形的黑影,正一动不动的缩在那处黑暗之中!
如此近的距离却悄无声息。
欧小樱猛一看到全身的肌肉都顿时紧张起来!这黑暗中太适合藏身了,他又在明处,刚才全没法注意。此刻他屏住呼吸,与那模糊不清的影子静静对视,渐渐觉得全身都在发麻!
对方也不动。但空气中却已多了若有似无的喘吸之声。
是男是女?是人是鬼?
是不是……越美薇?
欧小樱蜷缩在寂静的恐怖中,心跳已急不可耐,他终于缓慢起身。
但他惊讶的发现位置一变,就已看不到刚才的视角了。
停顿了几秒,他立刻重亮手机灯光,却愕然发现,那里分明什么也没有。几步上前查看,只在堆积的高高的木料钢条下摆有一张长桌子,桌上扔了个破旧的皮球。
欧小樱不由皱眉。他重新将手机关掉,试着看看。却根本无法分辨那球的影子是不是刚才他看到的人头。
会是黑暗中的幻觉?
还是一个人?如果是,那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没有一点声息?
寻思片刻,欧小樱忽然仰脸,他轻轻喊道,“越美薇……”
清冷的声音幽幽的在空荡的空间中传播开去,带着一点回音。
如在招魂。
可没有动静。
欧小樱在黑暗中慢慢等待。
过了一会,他忽然又回味过什么,向那出现过依稀人影方向走得更深了些。
“陈中堂——”他这次换了个名字。
一阵寂静过后,他突然觉得那深处似有什么微弱的响动,他疾步上前正想去追,忽然有一只很小的类似猫鼠的动物从黑暗之中窜过,接着那排磊高的建筑木料和铁管便一个摞一个向着他的方向倒了下来!
欧小樱往后退步!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接着门口已有白光一闪,一声大喊:“欧小樱!你在哪里?”一个人影已经跑近。
是阎小炟?
欧小樱惊讶回过头。
“别过来!”他喊。
他回头时躲避的动作已经变慢了,五六根粗重的铁管和木料一起向他们头顶砸来。
白光中,阎小炟黑瞳瞪大似乎吃了一惊。然后她本能的低头举起手去遮挡。
她面前一个身影已经为她螳臂挡住了两根落下的钢管。
跟着碰啷啷一声巨响,倒塌的钢管一根根一捆捆都摊在了地上。

小樱放下手臂,低头看着地上的一片凌乱。他皱眉提脚想向那深处去,阎小炟却忙伸手拉住了他。
“你没事吧?”
她手一触到他的手臂,欧小樱表情立刻一变,不由自主的向后一缩躲闪了下。
“你刚才伤到了?别再追了!”阎小炟抬眼看看他的神情,焦急的道。
欧小樱听了,又回头向那看不到的黑暗深处凝视了一眼。

楼下,岚心正掏出手机,拨着电话,“喂?喂?我要报案……”
欧小樱连忙冲上前把电话捂住,“别报警!”他低声阻止。
“你总算没事!”岚心回头看到他,惊喜和满脸还未褪去的惊恐都混在了一起!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阎小炟回头看看他们刚跑出来的黑洞洞的门洞,向欧小樱道。
欧小樱没回答她。
想想却皱起眉,疑惑的看向她,“我不是说了20分钟吗?”
阎小炟焦急举起手机给他看:“已经二十分钟了!而且我们在下面看见你关掉亮灯了!”
欧小樱听了默默凝眉不语。
“现在怎么办?”岚心看着他问。
欧小樱不语片刻,向她淡淡道,“没看到什么,回家吧。”
阎小炟看着二人,她耸耸肩,红色的风褛在暗蓝的城市背景映衬下,鲜明得如一副画。
望着岚心走后,阎小炟向在夜色中默默无语的欧小樱走过去,停在他身前,她蹙眉向他一伸手,“伸手来,看看你的伤。”
欧小樱没动,低头看向她,忽然有些恼怒,“你知不知道你们很麻烦?”
阎小炟被他抢白得愣了一下,她着恼的点点头,一双妩媚的大眼愤愤眯起来,“哈?本来还想谢谢你。原来你这么不识好人心?免了!刚才真应该让那怪楼吃了你!”
欧小樱看了她一眼,负气转身。
“喂!”阎小炟在身后大叫,两步追了上去,“你刚才到底有没有看到什么?”
欧小樱被她拦住,停下来。
他低头看看她,不耐烦的道,“我觉得那流浪汉没撒谎,那里面有人。”
“你看见了?”
“我没看见,你进来了!”他冷冷道。
阎小炟翘翘红唇,听见他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反倒没那么气了,只觉得好笑。
“那你怎么知道有人啊,真有声音说话了?”
欧小樱点点头,然后他又摇摇头,跟着他微微的眯起眼眸,“不是因为声音。是因为杂物倒塌。那些杂物很沉重……动那些东西的,应该更像是人为。”
阎小炟听了他的话,不由自主抱抱手臂,“我怎么觉得如果那是个人一定好怪异。”
欧小樱再看向她时,语气已温和了不少,他低声道,“赶快回家吧。”
阎小炟低头看看腕上闪闪发亮的手表,大惊道,“诶呀,我今天还有事呢!真得赶快走了!”
然后忽又停顿了下,大眼抬起定定看看欧小樱。
她故作随意的伸手指指,“诶,小心断了骨头,用不用我陪你看医生?”
欧小樱没再回话,便转个身径自走开了。
他身后的阎小炟撇唇,却没有急着离开。她渐渐蹙眉望着他远去的身影融入了那片夜色之中,重又低头沉思着什么……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