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文:疑案迷情(主角:樱空释——欧小樱)

第十四章.我喜欢你

夜。欧索文敲敲门,然后轻轻推门进来。
欧小樱倚靠在床边,正用膝上薄薄的电脑查阅着什么。看到欧索文,他脸上绽开一笑。
“哥。”
“小樱。”欧索文挨着弟弟在床边坐下来,他脸上带着笑意,“哥有点事想问你。”
小樱扬着眉毛,抬起赭色的眼睛,点点头,“嗯!”他把腿上的电脑移开,认真看着哥。
“是……嗯……”欧索文犹豫着,然后问,“你是不是,认识了什么女孩子,交女朋友了?”
欧小樱的眉头一皱,眼睛中又是惊异又是纳闷,“没有。”他摇摇头。
“可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好像总有事瞒着哥啊?”欧索文笑道。
欧小樱立刻紧张了,他坐直身子,有点着急又有点难受的说,“哥,我没有瞒你什么……”
“不是不是,我不是怪你瞒我。你长这么大了,总不可能没有自己的秘密?”欧索文连忙笑着解释。
欧小樱静静的拿眼睛看着哥。
欧索文继续道,“我是说,我弟弟这么优秀,难道就没有什么女孩子,主动对你好的?”欧索文的眼睛亮晶晶的。
欧小樱低下头。他皱起眉,眼前忽然不自觉的浮现了一抹红色——然后,是阎小炟雪白的脸庞,跋扈的神色,和她急切的声音……
来不及多想,他连忙眨眼,把那红色影子赶出脑海。
然后,他对欧索文勉强的笑了笑,笑容转瞬即逝。
“哥,我不想恋爱。”
欧索文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已是一抹说不清的表情,“小樱,其实你不用那么介意……这件事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诶呀,哥。”欧小樱抬起头,重新对欧索文无奈笑到:“我没有多想,我只是没有遇到什么女孩子。”
欧索文欲言又止,他轻出了口气,轻轻拍拍小樱的胳膊。
想不到欧小樱的脸色瞬间一变,向后躲了一下。
“你怎么了?”欧索文诧异的急问,上前伸手撸开欧小樱的袖子,却看见他手臂上一片淤血和青肿!
“这怎么搞的?”
欧小樱皱皱眉,“今天搬道具不小心砸了一下。”
欧索文一脸严肃,眼中已满是急火和心疼,“我带你去医院!”
欧小樱抢下胳膊,把袖子放下,“没有多大伤,医生要笑死了!”
欧索文的眼睛立起来,“伤筋动骨——”
欧小樱大声道,“没有——”

接下来连着几天无事。
这天晚上,刚好两兄弟都回家很早,便一起在厨房里做饭。
叮铃铃,一阵轻响,是欧小樱的电话。
欧小樱回身拿起,感到欧索文正在看他,他冲欧索文指指电话,接了起来。
“喂?你好?”
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昂然清越的女声,“欧小樱!你现在有没有空?你可不可以出来?我有件要紧事找你!”
连珠炮,让欧小樱一怔。
“怎么是你?现在?”他诧异的问,一边稍稍转身避开欧索文烁烁发光的双眼。
“是啊!就是我!你可以的话,我就在你家附近,你下楼来就好!”
欧小樱挂掉电话,他犹豫的抬眼看了欧索文一眼,“哥,我……”
欧索文立刻眼中含光挥手,“去吧去吧!!”
欧小樱皱皱眉,到旁边取下外套。

楼下,很快驶来一辆颜色款式都招风的朱红保时捷。车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嘎的在那白色人影身前一停,黑色车窗摇下,却是阎罡邪邪的面孔。他伸头看看,莫名的一笑,“有本事啊,小子你什么来头,要我妹妹家宴一结束衣服都不换就跑过来找你?”
欧小樱皱皱眉,向车后看看。
一张瓜子脸映在车窗,一个女子眨着大眼在车里向他招手。

门一开,阎小炟跳下车,高跟鞋却急得崴了一下。
欧小樱见她波浪长发已变成了一肩直发,身上果真穿着酒会的长裙就跑来了。那裙子略微低胸,大冬天里露出一抹雪白,欧小樱再皱下眉,不自觉的转开眼神。
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阎小炟甫一站稳,阎罡就发动了汽车,轰一声,像离线的箭一样的跑掉了!
“喂?”阎小炟只穿了很单薄的衣裙,她对着那丧心病狂的家伙挥手大喊,阎罡却不客气的绝尘而去!
冷风一吹,阎小炟抱住自己瞬间觉得眼泪想要掉下来。
“阎罡,你这个缺德的王八蛋!”她委屈的咬牙喃喃道。
欧小樱皱眉将自己的外套递给她,他清冷的道,“带你找个地方吧。”

门一响,咖啡店的侍者猛回头,然后立刻挺直腰杆跑向门口。
店内走进来两人,装束好奇怪,却又吸引目光!女的披着一件白外套,踢着正步气昂昂的,里面竟是一袭高贵的深红长裙,面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衬托得转盼生辉红唇漾魅,看样子好像刚从哪个高档酒会上来。男的那样俊美,却只是穿了身普通的日常衣服,简单的一举手一投足,却比那女伴还要多些典雅的气息。
“这边请!”侍者颔首伸手。
因为衣着奇怪的原因,二人只好有些尴尬的在一张张邻桌眼睛的注视下,默默找在一个角落里落座。咳咳!清清嗓子。
“请问要点什么?”
阎小炟从欧小樱的外衣下伸出玉臂一扬手,“要啤酒!”然后猛一停,看了欧小樱一眼。欧小樱看看她,微一皱眉,眼底却只是闪着诧异的光。
“先生?”侍者伏身问。
“啤酒。”他淡淡道。

见侍者已经走开。阎小炟立刻一皱眉,她大眼火辣辣的瞪向欧小樱,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一直想查越美薇的案子?”她是只习惯单刀直入的说话方式。
“是。”他平静的看看她。莫名的熟悉感在一下下撞击他的心。为什么?
阎小炟眯眼,她转而更加低声问,“你说你曾路过了案发地点,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这次欧小樱思索了片刻,然后抿唇,“我看见了凶手。”他很直接的说,语气却依然淡淡。
“你没有报警?”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欧小樱低头道:“我哥是警察,如果我可以报警,早就报警了。”
阎小炟怔了下,片刻又蹙眉,“那也没必要以身犯险自己一个人破案吧?
看看他那沉默的淡赭色的眼睛,她眨眨眼,长叹了一声,“其实我爸和阎罡,我都看过他们不该的事做了很多。也许很多人会觉得他们是坏人吧?我自己有时也会这样想。”她更深的蹙眉,此刻认真提起家事,嚣张褪去,却显出一种别样的安静,“可是你知道,这世上发生的事每件都是有道理的。我很小就习惯去看着它发生,然后去做些我真正想做的事。况且我根本不相信你会是恶意的……”
“我是想要保护我哥,”他打断她,停一停,又接着说,“还有我哥的梦想。其实这不已经等于是我自己想做的事吗?”而后他抬头认真又淡淡的说,“你说的对,世事如此,每件都应该。此刻遇见你也是,痛苦的感觉也是,我想要决定的事也是。”
他简短的说完。不再多言。
阎小炟望了他片刻,然后她强迫自己放下心头那某种不好的预感。低下头,她从手包中拿出一张照片。“你如果真想查,这个给你。我刚拿到。”
欧小樱有些惊讶的接过。
他只向照片上一瞥,却立刻心脏狂跳!
一张女性照片,而且没有眉毛和头发!更令他惊讶的是,那张脸赫然便是越美薇,他一开始竟险些认不出!
“怎么会是越美薇?”他吃惊的说。
“我一早知道你关注她。我爸手下人很多,我编个谎话让他帮我查到的。这个今天刚拿到。谁知道会是这样。”
两人面面相觑。“你相信我们遇到的诡异怪人就是她吗?”阎小炟拉了下肩上披的衣服。此刻她看向咖啡厅黑黑的窗口,都觉得心头异常惊悚,好怕看到一张惨白的越美薇的脸。
欧小樱摇摇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是这个模样?”他记得死时她有头发的!
阎小炟歪头道,“你见过的她有头发是吧?你不知道女生有一种装备叫假发吗?”
欧小樱怔愣点头,“可是摔下9楼都不掉吗?”
阎小炟蹙眉,“她一根头发都没有,应该有办法粘住不掉吧?”
她心里暗暗想象一个光头女人坐在黑乎乎的镜子前,向自己的头上粘着一个假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
欧小樱深深的皱着眉。
这时侍者端着啤酒走来。欧小樱将照片放进口袋。
啤酒放下,侍者躬身一礼,然后自觉走开了。
阎小炟的脸上倒立刻喜形于色,她端起酒杯,自斟自饮,咕嘟嘟先干掉一大杯。
欧小樱看着她,心想,原来她这样嗜酒。他不觉得惊讶,只是轻叹了一声,似乎这样子比较像她。
看到欧小樱在看着。阎小炟抬手将啤酒倒到他面前的杯子里。
“我不能喝酒。”他低声冷淡的说。
“为什么?”
“因为我等下要开车送你。”他皱眉她为何对事如此迟钝,声音却依旧淡漠。
阎小炟看看自己的身上,脸微红,却依旧任性的将红唇翘了一下,然后仰头又干掉了一杯。

欧小樱扶着醉醺醺还要乱动的阎小炟,摇摇晃晃的走过一条街,好不容易把不听话的她塞进车里。
“别动!”他低声说,伏身给她扣上安全带。阎小炟忽然伸手搭上他的脖子。欧小樱的动作不禁一顿,片刻,他抬手将她醉得软踏踏的手臂拿下来,放回她自己身上。
“咦?月亮?”
欧小樱走开露出一块天幕,阎小炟立刻喜笑颜开指着天上的圆月。
欧小樱没说话,到另一边坐下发动了车子。
“你家在哪?”淡淡的声音问,隐隐多了些疲倦。
“我要住在月亮上!”
欧小樱听见她的回答轻轻叹气。
“欧小樱,我问你一个很难的问题!”阎小炟软在椅子上,忽然含糊的说。
欧小樱皱眉看看她。
“我问你,你是做刑侦的,究竟什么是最最真实的?”
欧小樱沉默了片刻,回答了一个和刑侦无关的答案,“是所有我们感觉到的,和我们还没感觉到的。”
“嗯嗯!欧小樱,你这个答案我真喜欢!”她转头笑眯眯的靠过来,依在椅子上,手指点点一副认真的样子,“我现在,就告诉你一个之前你还没感觉到,但是等下马上就要感觉到的真实。”
她红唇勾起,似很快乐的仰脸,一只手去找了下身边的欧小樱,却没够到,反而无力的低垂了下去。
“那个就是,我喜欢你——”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