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文:疑案迷情(主角:樱空释——欧小樱)

第24章.哥,我不是一个好人

小樱回到家,见欧索文正和云落一起在家等着。
“小樱。”看到弟弟走进来,欧索文脸上流露出关心的神色。
小樱喊了声,“哥。”
他转身走进自己房间,轻声的说,“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云落看了欧索文一眼,她拿起包,“让小樱休息吧,我先走了。”
欧索文点头,将云落送到门口,临别他还想说什么,昨晚提起小樱的事,他的语气不太好。
云落却似看出他的心意,她忽然微笑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你说的对。是我糊涂了。”她在他耳边低声说。
云落走后,门轻轻关上,欧索文呆立半晌,忽然自己笑了一下。
他走进小樱的房间,却惊奇的发现,小樱竟然睡着了。
欧索文慢慢走过去,他低头细看弟弟睡着的容颜,最近有好久,他都整夜整夜的不愿睡。今天怎么回事?
凝眉,脑海中,欧索文似乎又看到了他们小时候时的事。那时还是孩子的小樱,在空旷的大房间里无助的缩在床上,说什么也不肯睡觉。他大睁着眼睛,满脸惶恐的对哥哥说,“哥,我害怕。不敢睡。”
“你怕什么?不是有哥在呢!”那还只是少年的欧索文去拉弟弟的手,他笨拙的保证。“你走到哪里都会有哥在!”
他要保证让小樱再也见不到仇恨冰冷,让小樱的生命中永远不再遇见杀戮和鲜血,让他再也不看生命的逝去,永远做他的守护神。
“可是我怕梦。怕我妈躲在梦里。哥,你进不来我的梦。”
欧索文也睁大了眼睛。
“等我醒了,会变成像妈一样吗?我会不认识你吗哥!”
“不会的!你不会!就算你会,哥也会去梦里找到你,把你带出来!”

而此刻的欧小樱,就正在做着一个昏沉的梦。
他梦见自己还在那个家里,而家里是那么大,那么空。长廊,怎么会那么长?左边,右边,目之所及都是冰冷的白墙。人呢?都去哪了?
他有些惊慌的在这迷宫中寻找着出口,怀着不安迫切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到处都没有出路。
这时他忽然看见前面有一扇门。
他忙紧走几步推开门,却看见门里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只有个披一头乌黑长发的女人背对着自己坐在一张椅子上。
欧小樱一怔。
他转身想走,不料脚下忽然一滑,却摔倒在一地的血泊中。站起身,他看到自己的两手上满是鲜血!愣了片刻,他连忙慌的在身上擦,那血却越擦越多,直弄得满身都是!
忽然,身后传来了些细微的响动,他回过头去,猛然看见眼前是一张惨白的面孔。
“小樱,小樱!”欧索文大力的摇晃在梦中沉沦的欧小樱。
小樱忽然睁开赭色的眼眸,眼底一片惊慌失措的坐起。“哥!我,我身上有好多血?”他焦急的喊。
“没有!没有血!你是在做梦!”欧索文抓住弟弟。
欧小樱眼神迷惘的在自己身上游移着。他闭上眼睛,喘息了一会儿。
欧索文重像小时候那样把他抱进怀中。
“你不会有事,不会!就算有事,我也能找到你,带你回来。”
小樱的头低垂着,他在欧索文的肩上闭目喘息靠着。半晌,他慢慢抬起头来。
赭色眼眸中透着一抹淡淡的清亮。他缓缓的说,“哥,有个对我很好的人,是我的上司,他失踪了。”
欧索文有些讶异的与弟弟对视。
欧小樱也在回望着他,“哥,我可不可以带你去个地方。”

欧索文停好车,发现他们到了陈忠堂的医院。
这家医院,因为陈忠堂活着时医术精湛经营有方,曾经声名鹊起。陈忠堂恃才傲物,当初肆意选择在地处偏僻的地方建院,慕名而来的人也依然络绎不绝。
想不到如今,那位才华横溢的院长,先是杀了自己的情人,然后自己殒命惨烈交通事故,而后,连他剩下的那位太太也死了。
只剩这家医院还孤零零的立在这里,已不复当初的患者如云,熙来攘往。
世事多么无常。
小樱从另一面下了车。
欧索文也下车去走到弟弟身旁。
他问,“小樱,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小樱回头淡淡的蹙眉,看了哥哥一眼。他转身向那空荡医院慢慢走去。
“哥,是我目击了陈忠堂杀害越美薇。”他边走边说。
欧索文眼睛里闪动了一下,他追上小樱和他一起走。一边看着弟弟。
“可我受我老板威胁,他不许我报警。”小樱继续说。
“我以为警方终会制裁陈忠堂的,一切会自然的过去。谁知陈忠堂居然身藏秘密,后来自己也为此死于非命。哥,其实你也觉察到了。”
欧索文看着小樱点点头。
欧小樱抬头,看向哥哥,认真的道,“哥,陈太太的尸体,我也瞒着你去见过。她的确是死于触电。你还记得她怎么被发现的吗?”
欧索文的眼眸无言在小樱的脸上停留了一会,他回忆了下,“打医院电话的好像是个生意人,说陈太太在无人偏僻处踩踏了市区裸露的电线。等抢救失败以后,医院的人检查衣物时发现衣服上有一个血字,才报了警。”
欧小樱的声音却有些幽幽的道,“越美薇早就死了。死去的人,可以复活吗?”而后,他转开脸,望向远处,“那个越字也可以是有人模仿她的笔迹写上去的。只要这个人,见过陈太太写的越字,而且知道她们之间的过节。”
欧索文双眼闪了闪,他似在随着这个思路也暗自思索着。
两兄弟离前面那间医院已越来越近。
可当越近,越看清了那两扇大门是紧闭着,上面挂着一圈沉重的铁锁。
欧小樱继续说到,“一般人若发现有人触电,生死未卜,他们也许会送医报警。可陈太太死时,为何那个生意人只送医却不报警?送医,还偏偏送到这么偏远的医院。试想一个人如果真在市区触电,奔波到如此远的医院来就医,那还可能有救吗?”
欧索文呐呐回道,“你是说,那个生意人撒谎?”
欧小樱淡淡皱眉,停步回看欧索文,“哥,也许从来没有那个生意人,是医院的人在撒谎。”
欧索文的眼光在听到他的话后震颤了一下。他喃喃的道,“怎么会?医院为什么要撒谎?”
欧小樱沉默了片刻,他低声道,“他们编造了生意人发现死者的故事,想隐瞒真相。而真相就是陈太太根本不曾在市区触电。她应该,就在离医院很近的地方触电身亡的。或者,不只是近而已,而是就在这医院内的某个地方——因为在这间偏僻的医院附近,根本再没有其他什么物体可以使人触电。”
欧索文的表情先是惶惑继而震动,随后闪过一抹疾愤和紧张,他重新皱紧眉看向弟弟,“所以这整个医院的人,可能都有问题,而且这家医院就是陈太太触电案的第一现场,应该要派人立刻彻查。”
欧小樱淡淡道,“陈忠堂身为院长,可以被一个秘密控制,去杀自己的情人。而这家医院,就是陈忠堂的分身,同样在那个秘密的笼罩之下。”
这句话忽然又提醒了欧索文,令他无语沉吟着。
的确,现在尚且不宜轻举妄动,这所有明暗中的一切似相互钩连,太早那样做只会打草惊蛇。
他忽然想起什么慢慢转头看着欧小樱的眼睛。那赭色的眸光对着哥哥时一片莹亮无瑕。
“所以,这些天你其实一直在私查这件事?”他蹙眉问向欧小樱。
欧小樱点点头。他低头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银亮小u盘,举起递交哥哥,一脸认真。“哥,这个应该给你。这里有陈忠堂电脑里的全部资料,我看到里面记录有许多查而无解的化学分子式,他死那天我……”
“你简直是太过分了!你怎么得来的?”耳边一声暴喝,欧索文已是惊怒的厉声质问。
欧小樱猛然静了下来。他像是忽然显得有些不安了,似觉出了哥哥在质问自己犯的过错。半晌,唇间轻轻吐出,“在他家里……”
欧索文眉眼都已立了起来,冷声的道,“他死那天你也在现场?”
欧小樱的表情无措的忙皱眉,“是,可是我没有看清……”
欧索文却即刻便打断了他,他怒声道,“你怎么就是不要听哥的话?我早说过这些事你不要碰!你去侦探事务所工作,做些拍摄跟踪的事就算了!遇到凶杀和命案你自己也不会知道躲开吗?”
欧小樱听着欧索文的带着怒气的话怔怔的站着。一时忽有百感交集。他不自觉的心口发酸发胀,忘了回话,只在眼眸中渐渐蒙上了一层隐隐的无法言说的复杂情绪。
欧索文觉察后表情跟着一变,慌忙又停了下来,他连忙过来抱住了弟弟,然后像哄小孩似的去拍他的背。
“你看你,这是怎么了,哥只是担心你——”
欧小樱怔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哥,我不是个好人,越美薇和陈忠堂的死我都是目击者,可没有报警——方同曾经对我很好,他现在失踪了。我觉得他就在这医院里,可我打不开这间医院的锁,进不去这里。我只想找到他。”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