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文:疑案迷情(主角:樱空释——欧小樱)

第29章.出事了

兄弟俩匆忙赶到医院。小樱见到黄柝等人也都在,但不同以往热络的嘁嘁喳喳,他们各自脸上都带着还没褪去的惊恐看了他一眼,气氛十分压抑。
阎小炟似受了惊吓,她抱着胳膊坐在一张椅子里。听见欧小樱走到她身边,她抬起头看他,仍是一脸茫然失措。
欧小樱皱眉,忍不住低头轻声道,“你怎么了?”
小炟摇摇头。
“你说岚心有事?岚心呢?”
小炟伸手指向病房,微带着鼻音,“她在里面,医生在做检查。”
欧索文闻声侧头看过去,他已认出那就是上次去夜场玩时碰到的那个红衣姑娘。
欧小樱起身走向病房,房门却在这瞬间忽然打开了!一个红肿着眼睛,衣着光鲜,面容精致的老妇人迎面走了出来。
她抬头看了一眼,立刻皱起眉,“白小樱?”
欧小樱见到她,脸色也些微有了变化,他怔了一下,然后低喊了一声,“婆婆。”
老妇冷淡的对他点点头,“岚心刚才还在问你来了没有。还不快进去吧。”
欧索文见状起身也想跟进去。
那老妇眼睛立时立起,伸手拦住道,“诶?你不能进去。”
欧索文站住,他有些抱歉的道,“对不起啊,婆婆。”
那个老妇摇摇头。然后将手绢掩在面上,似扭头去落下几滴眼泪。

病房里是一片纯白。这白色平时常常见,可今天却引得欧小樱心头一阵不安。
他向里走,而医生护士一个个出来。直到走到病房深处。他看见的不是岚心,却是长长的白色帘布。岚心似乎就坐在里面,她的身影恍惚的映在帘上。
听到欧小樱的脚步,她立刻急喊了一声,“别进来!”
欧小樱依言停了下来,他轻声道,“好。”
岚心的身影抬了下头,她轻声带点颤抖的道,“小樱?”
欧小樱将手放在帘上,他回答,“嗯,是我。”
岚心低下头,眼泪落在肿胀丑陋的手指上。“你来了就好,可是你……你不要进来,让他们外面的人也都走吧,我,我没事了。”
欧小樱不知道可以说什么,他只呆立着,眨眨眼,皱眉道,“好。我跟他们说。”
他的脑海中回想起曾在剧团看到的那种怪异人影。此刻,虽然没有看到岚心发生什么事,他却已猜到了大半。
岚心又抽泣道,“你让外婆也走……”
欧小樱低了会头,他忽然笑道,“傻丫头,你在害怕吗?这只是老鼠传播的一种传染病。医生没跟你说可以治好吗?”
岚心点点头,又摇摇头,
小樱皱起眉。
他深呼吸侧开头,想起岚心在剧团那个阳台上,曾对他说话的样子。
岚心忽然茫然道,“……大家都会离开剧团吗?”
小樱一怔,“不,等你好了,还要回去演公主……”
这句话让岚心的情绪忽然激烈起来,她捂着头高声喊叫道,“不!不是我!我再也不能演了……我再也不能上舞台了!”
欧小樱吓了一跳,他喊,“岚心?”心里有些慌张和焦急,他差点要掀开那帘子。
但是岚心喊得更加恐惧起来,“啊——别进来!”她从旁似拿起一个什么金属的东西,比着喊,“你进来我就去死!”
欧小樱后退了两步,他呆呆站着。
空气中静默了一会。只有岚心病态的抽泣。
“小樱……”
欧小樱紧张又心痛的道,“我在,没有走。”
岚心低头抽搐。

老妇和那几个剧团来的年轻人远远分开来,她静静的和欧索文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
“索文,我问你,你说为什么一个好好的姑娘会变成这样子!我的岚心现在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连治不治得好也不知道!……她未来要怎么办?”老妇拿手帕掩着眼睛。
欧索文皱眉劝道,“您别这样咒她。谁说她治不好了。”
老妇道,“医生说是特殊的鼠疫,我活这么久,也没见过老鼠咬还会掉眉毛头发的!怎么可能一个好好的姑娘会叫老鼠咬到呢?”
欧索文蓦地想起了小樱说过的话。小樱说有人被那种老鼠咬过……难道是岚心?他凝眉看了半日地面,抬头道,“婆婆,您别急,我和小樱一定有办法救她的!”
他们现在手里有药物,配置治疗用药应该容易许多!
老妇在旁冷冷叹了一声,“岚心如今在家,整天都是小樱小樱。她小时候,对这表弟还没什么,人大了,反倒越来越把他当回事。你知道,莲音她也并不是我亲生的……岚心他们姐弟俩,也不是有血缘的。”
欧索文皱眉。
他仍是微笑着继续听,脑海中却想起了那天在夜场发生的种种。
“我其实早告诉过岚心,小樱这孩子不适合她,我这个岚心是一点心机也没有的,她会斗得过小樱?可她就是要傻,现在还搞成这样!”
欧索文有些艰难的思索了一会儿。
“婆婆,你不用担心——小樱,应该是有他喜欢的人。”
婆婆有些愤愤加惊讶的转过脸来,“什么?”她端正了身子,“你由着他去喜欢人?”她皱眉摇摇头,语重心长道,“白索文,你这么快就忘了普文了?你们家是不是没吃够苦头……”
欧索文一下子站了起来,“婆婆,小樱再怎么说是你外孙……你说这话想他怎么样?”
婆婆仰头,她将眼睛微微的眯起,一字一句的对欧索文道,“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事,就是收养了莲音。”

欧索文第一次见到这个老妇,就在白家的大门口。
她那时也是这副衣着精美的模样,在白家门前高高的昂着头。
“我于人美,这辈子只有珊珊一个女儿,莲音不是我女儿。她如今已是白家的夫人,我对她早已高攀不起。”
而莲姨穿着一身白色长裙静静的坐在轮椅上。她那长长的黑发垂下遮住了她的面容,看不到她听到这话时的表情。
可是欧索文没有忘记她的脸。
因为她是那么美,似乎连时间在她身上都是静止的。她美得不像是这人间的人,而像是来自一个神仙的洞府,是一道幻影,或者由谣传中的鬼魅化成。那是他小小年纪的生平,见过最美的女人。
可是……
“我没有要你家人来赔我普文的命就不错了!”他母亲已经疯了一般哭叫着要向老妇扑过去,“她是个疯子你还让她嫁进我们家!她为什么要来伤害我的孩子!她为什么不杀了我?她杀了我的亲儿子!”
“美秋,别喊了!”白成用力抓住妻子不停挣扎的手。他回头喊,“索文!快送你妈进去!”
欧索文便停止发愣,跑过来把已濒临崩溃的脱力的母亲扶了下去。
经过院子时,他一惊,看见弟弟小樱静静的站在树丛中望着他。
他一直觉得弟弟的样子就像个精灵,他的头发柔软软的,眼眸是晶莹剔透的淡赭色……他真像是仙子的孩子。
他担忧的抬着头问,“哥,他们在说什么?”
“爸说要把莲姨送回你婆婆家。”欧索文皱眉说。
小樱闻言迈步奔向大门。
欧索文远远看见他伏身在莲姨腿上,对着身边的几个大人扬脸,“我以后会看住她的,不再让她做坏事了。你们不要把她送走。”
“你知道什么!你身上有她的遗传基因啊,现在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哪天也疯了!”
欧索文的心里一惊,他站住回头看去。
那是他第一次听说这回事。
可是他没有因此觉得弟弟变得可怕,而是觉得这句话是多么残酷……

“……我出去走走。”欧索文从回忆中回神,他完全没注意眼前的于人美还在说些什么,站起来,很快转身,想下楼去避避。
离开那个走廊,刚走到路口,他猛然一惊站住了。
阎小炟歪头站在他面前。
她手插口袋,雪白的脸庞上带着一丝困惑和隐隐显露的异样神情。
欧索文眨眼吸了口气,想着如何与她打招呼。
她是弟弟重要的人。说不定她记得自己?
可是不等他说什么。
“你们在说小樱什么?”阎小炟满脸诧异盯着他问。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