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文:疑案迷情(主角:樱空释——欧小樱)

第30章.她是我母亲

她难道也听到了?
欧索文忽然脸色黯淡了下来,隐去笑容。
“对不起,我们在说些家里的私事。”
这样说完欧索文皱眉。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几乎脱口而出想告诉她一些小樱的事。
可若是她听了之后远远离开了呢?
阎小炟似已误解了什么,毕竟她只是个外人。她转身要走。
欧索文忍不住喊道,“其实……”
红色身影又扭头站住了,一对斜飞似燃火的凤眼望着他。
欧索文对她急道,“其实我认识你——”
阎小炟神情里瞬间多了分诧异,“什么时候?可我从没见过你。”
“你见过!就是上一次在东区的夜场里!我是小樱的哥哥。”欧索文指指自己,看着她那一脸的茫然,他皱了眉沉了心问道,“你难道……一点也不记得什么了吗?”
阎小炟只好摇头。
欧索文神色复杂起来。他屡次都抬手想说话。阎小炟蹙眉望着他如此犹豫反复,已满心狐疑,她开口问,“你们刚才所说的莲音,她究竟是谁?”
“是……”欧索文说了一半咬牙停住。
“她是我母亲。”
一个淡淡透着些清冷的声音忽然说。
欧索文和阎小炟同时循声转头。欧小樱已不知何时走到了近前,他轻声代替了欧索文回答。
“哥,今晚让小武把那个药物送到医院实验室来一部分,好吗?”赭色眼睛认真望着哥哥。
欧索文扶额点头,“对,我正要去呢。”他看了小樱一眼,终转身离开。
欧小樱看向小炟,他的面容安宁得似没有一分波澜。轻轻扬眉,他淡淡的道,“你想知道什么,问我吧。”

已入夜晚,医院的花园中,朦胧可见凋零的草木黑影。
欧小樱和阎小炟慢慢的在那些树影中间走着。
阎小炟抱起手臂,她忽然觉得这地方很冷。
“那,你妈……她现在在哪里?”她轻声问道。她仅仅是从一些只言片语里听到莲音这个人。
“我妈已经死了。她十年前自杀了。”欧小樱回答。
阎小炟停下脚步睁大眼睛,她陡然间噤了声。怎么会这样的,她问了什么?
欧小樱低头看她。他皱眉淡淡的问道,“你说想问的,怎么,后悔了吗?”
阎小炟的大眼无措的闪了闪,她有些短路,“她……她为什么这样?”
欧小樱眼睛掉向远处。
此刻他正停在一片树丛的阴影里。
“因为她疯了。她精神分裂,发作时杀了一个人。是我爸的大儿子白普文,她用利器把他戳死了。”
他的声音淡淡的,如清冷来去的夜风。
阎小炟如掉冰窟。她的脊背寒透,手足冰冷,摇摇的捧住额头,似乎在迷糊间撞进一个血腥的梦里。
“那……那然后呢……”她低头好半天才难受的问。
欧小樱独自又往前走了两步,他似对着那片树丛试着追忆了一下,低声的说,“然后……我不记得了。可能是我发现的他们……也可能不是我,我记的只是我后来做的噩梦。”
阎小炟的肩膀在黑暗中微微的颤抖。她蹙眉好久,虚弱的问,“你常做噩梦……?”
欧小樱许久都没回话。他的背影安安静静的,好像在自己想着什么。
阎小炟试着吃力的说,“所以,所以……”
欧小樱背对着她轻轻接口道,“所以我也有精神分裂的可能。我携带了她的基因,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就发病,也许不会发病……我不知道。有个医生说,母子遗传发病几率大于百分之60。岚心的外婆不是我妈的亲生母亲,在她收养我妈之前,我妈跟着的亲生母亲就是疯子。”
阎小炟紧紧蹙眉,她开始费力的试图想明白一些事情。不知为何模糊掉的视线,对他努力张望,那个人此刻本该站得近在咫尺,可却在她眼前飘飘摇摇,抓扑不住。
欧小樱转回身静静看向她。他扬眉道,“你想和我做朋友是吗?那你要好好保存你的记忆。因为我的意识随时会失去。我会不知道你是谁,更不会记得我们是朋友。”他的目光渐渐变得冷了下来,重又背过身去,“如果更不幸一些,我可能还会杀了你。”
风吹着那些树枝,发出凛冽哨音一般的轻响。
欧小樱终于轻轻叹了一声。
“你是不是很冷了,你先回去吧。”
阎小炟伫立风中,风一下一下的吹起她红色的衣摆。
欧小樱皱眉侧过头,低声问道,“还不走?”
阎小炟缓缓抬眼,昏暗中,她试着从他模糊不清的脸上和眼眸中来回努力的搜寻。
欧小樱的眉心愈加紧锁。她那朦胧间依然努力看向他的眼神,使他觉得心口有根弦就快绷断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已经要用尽他这些天剩下的全部力气。
他避开了她的眼睛。
阎小炟咬着嘴唇哽咽道,“你为了什么才告诉我这些?因为觉得我是你的朋友?还是……想让我走开?”
欧小樱在黑暗中无声沉默着,捏着拳。
“在这世上,我愿意喜欢谁就可以喜欢谁,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为什么担心我会受怎么样的伤害?为什么要告诉我你有不能控制的未来?你有试着控制自己爱不爱一个人吗?”
他皱眉已觉得疲惫不堪。
“我无所谓的!在我生存的世界里,只要愿意,谁都可以拿起刀去砍人。我从小到大就没有设想过一天未来。我只知道谁是我在这世上所要爱的人。可是我所爱的人,却在竭力保持距离以为不要承认一切就可以没有伤害!”她不顾一切对他喊。
他转过脸来,那对淡赭色的眼眸睁大,对上她的凤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盛满委屈,困惑,忍耐和焦灼。
“阎小炟!这世界上还有许多许多的人,许多许多比我好得多的人——”
“不!偏不!我要喜欢我喜欢的……”
阎小炟忽然间摇了摇,伸手试着抓住他。然而她没有抓到,似乎今天一天她已备受惊吓和刺激,忽然腿一软的往下倒下去。
“你怎么了?”他一惊慌忙伸臂将她挡住。手触上她的额头竟然滚烫!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