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文:疑案迷情(主角:樱空释——欧小樱)

第32章.这个世界多好笑

欧索文站在医院的一扇窗口前向外张望,暗蓝的天幕一直蔓延到远方,隐约透出了蒙蒙的微光。
天快亮了。
走廊里有扇门忽然轻响了一下。
欧索文回过头去,看见小樱正在回身轻轻的关门。他手上拿着自己的衣服。
凌晨时分昏暗的光线照着他的脸庞,他穿了一身黑衣,在那门前站着像个沉郁的幻影。
褐色眼眸看了过来,他轻轻喊了一声,“哥。”
整个走廊此时空空荡荡的,只有他们兄弟两人。
欧索文对他微笑了下,这个微笑也显出疲惫。他走了过去有心想对小樱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蹙眉沉默了一下。
此时此地,好似不太方便。
小樱似一点也没有觉察,他的眼神有些不自觉的躲避。
“医院实验室那的结果出来了吗?”他问哥哥。
欧索文摇摇头,“还在等着。”
然后欧索文指一指小樱出来的那个病房门,“小炟好些没有?”
欧小樱点点头。
“哥,我……想先走了……”他忽然微微皱眉道。
“什么?”欧索文诧异的看着弟弟。
小樱接着请求道,“哥,等下小炟醒了,可不可以……帮她给她爸爸和哥哥打个电话。”
看见欧索文似想说什么,他立刻转身就走了,只留下一个急匆匆的背影。

欧小樱走上凌晨时分的街头。
他起先步履很快,可是随着远离了医院,渐渐就走得越来越慢了,因为他根本没有目标。他边走边在马路边茫然前望,接着又在冷风中茫然的回头。不知道自己出来是要到哪里去。
他转个身,只得似梦游一般的在街上随处的游荡。
天色一点点的明亮,街上的人已渐渐的多起来。
那些人,一个个的与他擦肩。
马路上的车水马龙在越来越喧闹。
可欧小樱好像什么也没大听见。
直到他下意识的迈出一步,忽然左边有辆车一闪,险些便撞到了他!
他惊得倒退回来,皱眉看着那司机摇下车窗对他大喊!再抬起眼眸,才看见红灯是亮着的。
他不以为意,随意就换了个方向。
好像曾经有一天,他也是这样的,那天他是开着哥哥的车,旁边坐的是喝醉了的阎小炟。在不知哪一条昏暗的夜路上他也曾茫然的开,连可以去哪都不知道。
走过一个转弯,他迷惘的眼眸忽然怔了下,前面的蛋糕店门口,有个红影。似个幻觉一般,那影子无比熟悉的在门前停着,好像随时会转过来冲他得意的一笑!
“有事吗?”那红衣女子忽然回头看过来。她看见一大早,街头有这么一个好看的男孩子在蹙眉对她凝望,并不觉得他唐突,而是感到好奇。
小樱被那陌生的面孔唤醒了,他一下子愣住,摇摇头道,“没有。”
他转身辨别了一下方向,蹙眉向家的方向走。这次他走得很快,仿佛是在急着想要找个地方可以躲避!
路上经过了什么他全都不知道。一直到他撞开门回到了自己家里。他背靠着那门将门合严,赭色的眼眸睁大急促的喘息着。
“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他深怀不安的问。

而另一边的医院里,剧团的组员全都再赶了过来。岚心和阎小炟一起在生病,他们这些人分明已经是一群好朋友,岂可不管?
然而阎小炟的病房里已经不客气的站着一个人。这人听见有人走进,拽拽的回身,就近便抓过黄柝,“你们这些王八蛋,是些什么人,把我妹妹搞成这样?”
熊健和邵风都立刻皱眉,这人是谁?想动手?
黄柝却嬉皮笑脸带着半真半假的惧色,他举手道,“你冷静点,先把我放开。我是医生,要不我帮小炟看看。你这样会把病人吵醒的。”
阎罡打量了黄柝两眼,一甩将黄柝扔开,拍了拍手上的灰。
黄柝向他一笑,果真走近小炟床边。
病床上的小炟皱眉蜷缩着,那张本就雪白的瓜子脸更加苍白如纸,斜飞的眼下投着两片重重的睫毛暗影。此刻她平日的跋扈都已看不见,只有显得病态的哀婉和憔悴。
黄柝伸手触摸她的额头,又在她脖颈侧轻按了一会儿。
“她呢,昨晚高烧消耗了许多体力。不过昨天应该有人把她照顾得很好,没有什么事。等会她醒来,最好给她好好吃点东西,注意多将养一下,等病慢慢彻底好了就真的没事了。”
阎罡歪头看看黄柝,似在分析他的话有没有道理。
阎小炟的睫毛忽然轻轻抖一抖。她慢慢睁开眼睛。视线依然有些模糊,她仰头对那触摸她额头的人嘶哑的喊了一声,“小樱……”
黄柝愣了下。屋里的人也互相看看。
等看清那人是黄柝,阎小炟忽然睁大眼勉力坐了起来,她不安的问,“欧小樱!他去哪了?”
阎罡不高兴的怒道,“你喊那人做什么?爸是怎么和你说的?你全都忘了!”
觉察到探望的时机不大好,黄柝几个人叹气,离开了阎小炟的病房。岚心的病房暂时是进不去的。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只得在走廊上找几个位置坐下。
阎罡走到床头边的柜子旁,拿起上面花瓶摆弄,他的目光如炬,但却又透着阴沉,越来越像爸爸。
“你总找那小子做什么?爸没让我告诉你,是怕你听了受不了。他当初在白家就遭人讨厌,他妈是个精神分裂。”
他说完看看她,有些惊讶她没有反应。
转过来靠近妹妹,他邪邪一笑,
“他妈倒是个绝色美人,不过白家娶了她可真倒霉,听说后果很严重,被弄死一个儿子!你想想,如果你真和他在一块,岂不是每天晚上睡在床上都要担惊受怕,怕他管不好自己把你给杀了!将来生了孩子,还要担惊受怕,怕孩子也……”
阎小炟忽然冷眼看向阎罡,道,“闭嘴!”
阎罡哼哼笑了两声,“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你是我亲妹妹,我才提醒你的。”
阎小炟沉默着。
听了哥哥的话,她忽然觉得心里已是空荡荡的。
有那么多人,都在这样说。
小樱走了。他还会见她吗?
她十分难过的轻声说,“哥,我做了很多……很多次小樱会死的梦……”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阎罡忽然不耐烦的暴嚷,“你又提你那些梦!你是不是也是头里边有毛病!你知不知道我就是因为这样才讨厌你!”
被打断的阎小炟惊了一跳,她分明含泪看着阎罡,却又冷笑了两声,“是,我知道!你们从来都不会试着相信我哪怕只一次。”
阎罡阴冷道,“相信你什么?”
阎小炟忽然间激动的起身要下床,却一阵眩晕,跌坐回去。她抬头咬牙道,“如果你和爸当初肯相信我一次,妈那天就不会死的!”
阎罡脸庞都有些扭曲起来,“不许你再提妈一个字!”
阎小炟怒叫,“就是你和爸做坏事她才被报复死的!我说我做了不好的梦,求你们停下来,你们一直骂我……”
阎罡上前伸手就打了阎小炟一个耳光。打得她整个人都歪倒在床上!他打过她之后,抖着捏紧拳头,“你再敢说这种话,信不信我打死你!”
这一下耳光狠极。阎小炟的嘴里都是血腥味,耳朵有好一会什么也听不见,然后开始嗡嗡的鸣响。
阎小炟闭眼用手捂住耳朵。她忽然暗暗冷笑的想,这个世界多好笑?小樱从没碰过她一根手指,他也没有伤害过其他任何人。可是许多人,却都在嫌弃他,防备他,孤立他。因为可能会疯,可能会杀人?
那,看似不会发疯的普通人……他们就敢保证自己是没有“可能”吗?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