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文:疑案迷情(主角:樱空释——欧小樱)

66.惊魂,别忘了拜托你帮我做的事

(这章开始,故事步入收尾的高潮了꒰⑅•ᴗ•⑅꒱)


剧团门口,邵风把相机架在架子上,他正调试成自动档。
“快来呀!你们俩能不能快点!”黄柝在对着远处磨蹭的熊健和雅朝喊,他暗自嘀咕,“再不来一会如月要生气了啊!”
如月在旁冷冷横他一眼,却并没走开,也没骂他。
熊健和雅朝连忙快走几步,“来了!”
五人站在一起,向着镜头摆了个微笑的茄子脸型。
相机快速闪了几下。咔嚓!已将五人的容颜映在画面里。
“快来快来,看看怎么样。”黄柝跑去道。
“熊健你能不能有点正常的微笑?”他抱怨。
熊健听了作势要过来捶他!雅朝忙拦着。
邵风忽然叹了一声。
黄柝道,“叹什么?单身单久了,不开心了啊?”
邵风转头看看熊健道,“今天是不是得好好收拾他才行?”
熊健一点头,两个人一起向黄柝扑上!
如月和雅朝慢慢走到一起,看着他们打闹。
如月的声音听来依然是冷冷的,她道,“可惜,这张纪念照上,少了几个人。”
雅朝微微的笑了笑,她轻声答,“我想,总有再相逢的时候。”
一阵微风似听懂了她们的对话。它轻轻吹过,而后忽然扬起,融入辽远的碧蓝天色。

小樱将几本书装进一个背包。
小炟在他身后蹙眉分辨两只盒子,一只彩色,一只透明,然后嘀咕,“把它放哪个里好呢……”
小樱回头去,他微微皱着眉问,“你还要带乌龟去?留下给袁伯照顾就好了。”
小炟放下手里的两只盒子,“不行,这只乌龟很重要啊!反正它个子又不是很大。”
小樱转身,拉她过来,“我住院,我们又不要搬家。”
小炟回头看看,见地上已经夸张的堆了三只很大的旅行箱。
“我来拿!”她连忙转回头去道,“我拿的动!”
他沉了脸。
小炟看着他。
她忽然轻轻投入他的怀里,低声的说,“小樱,我有点害怕。”
他抱住她,将脸颊埋在了她的发间。
“医生说住院只是观察。你真的怕……那我不去住了。”他对她道。
小炟继续抱紧他,摇头。她抬头仰望他,他低头去。
“等我回来。”他低低的说。
“然后我们就结婚。”她看着他眼睛。
他忽然忍不住笑,“你要求几次婚啊?”
她委屈的眨眼。
小樱不忍笑她了,他淡淡的道,“换我了,换我说想娶你。”
她笑着翘脚,将唇瓣够到他的。
“啊!”像忽然想起什么,她扬眉道,“有样东西一定要用的,我忘了买!”
小樱蹙眉,“什么东西?”
小炟转身,风风火火道,“我现在去买,很快回来!”她急匆匆的踩上鞋子,没来得及解释。
小樱在背后看她,却已看见门轻轻咔哒一声关上。
他淡淡一笑。低头检查下还有什么需要带的。想起还有本常看的书似在楼上,他转身向着楼上去,果然见那本书躺在地板上。
他蹲身去捡,当再站起时,忽然觉得一阵眩晕。他晃一晃,连忙向旁边抚了一下。然后他惊讶的去看自己的手,掌心和指尖都是麻麻的。他低头眨眨眼睛,拿着那本书,慢慢的向楼下走。
走了几步,他闭上眼睛。胸腔里有什么似恶意的颤抖着,那空荡的感觉穿透他的胸背,让他一阵乏力的恶心。
他慢慢在楼梯上坐了下来。
好一会儿,他抬起头缓慢的重新起了身,扶着楼梯的扶手,一级级走下去。
当到了客厅,他才看见他的电话正在桌上闪个不停。
他快走了几步去接起,“喂?”
声音乏力。
电话里静了一个瞬间。
小樱难受的皱眉,他再问,“是谁?”
然后,电话里传来一个让他熟悉,此时听来却惊得魂飞魄散的声音,“你是谁?你要干什么?云落呢?”
小樱赭色的眼眸瞬间睁大了!
他抓紧电话,抬高了声音,连声喊,“哥!哥!”
欧索文的声音渐渐远了,他似根本不曾听见小樱的喊声。
“你是谁——”小樱咬牙喊道!他此刻赭色的眼里似要喷出火来。
半晌,电话里传来一个冷寂的笑声,声音听来空洞带着回音。
“我以为你知道。”那声音慢慢回答,“还是你喜欢明知故问?”
小樱蹙眉,他抖着声音问,“你想干嘛?”
对方像在存心和他兜圈子的闲聊,兴致盎然的说,“你猜。”
小樱正想再说话,咔哒一声,电话已被挂断了。
小樱惊看了手中的电话一眼。他的赭色眼眸一时之间只在惊惧的闪烁着。
随后,他勉力吸了口气,屏住。
慢慢站起身,他蹙眉在匆忙间飞速的思索着。然后犹疑着再去拿起了电话。
小樱想起有个人,也许现在他能帮自己。
他给黄柝拨了一个电话。

黄柝凝眉在整理手上的东西。他面前的托盘里有打碎的药瓶和用过的棉球。
他耳边听见了脚步和开门的声音,立刻抬起头。
“小樱!”他喊。
小樱扶着门把手,站住回头看他。
黄柝面色犹疑的望着他,然后道,“你等我一下。”
他转身去,很快取回来两样东西,将它们放进了小樱的手里。
“在关键时候,也许能救你的命。”黄柝低声道。
小樱蹙眉望着他。他点点头,将东西放进口袋。然后转身要出门。
“喂!”黄柝再喊!
小樱站了一下,没有回身,他低声说,“我有办法回来。别忘了拜托你帮我做的事。你忘了,我就死定了。”

黄柝留在家里,他哪也没去。
自从欧小樱走后,他就烦躁不安的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眼光不时的看一眼钟表。
时间,怎么过的那么慢!
看一眼桌面上,上面摆着一个银亮的挂坠,状似一个小u盘,上面装饰着银色的花纹,带着一条细链。
黄柝焦灼移开了视线。他慢慢在桌边坐了下来。
如月……他不知为何,忍不住的想起她。
时间一过四十分钟,他立刻拿起电话,按欧小樱留下的号码,拨了出去。
“请问,你们那里是警局吗?我找武先生。”
“哦,是!你等等——”那警察的声音不急不缓答应道,然后他似转头去喊了一声,“武哥,找你的!最近你可真是忙人了啊!”
黄柝听着这调侃,不知为什么心乱如麻!他焦心的等待着,一秒就像过一年,直到那边传来一声回应,
“喂?我是。”
“武先生!我是欧小樱的朋友!”黄柝立刻道,他的语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但他尽量将每个字都说得清楚,“欧小樱刚才在我这里,是他让我给你打电话。欧索文现在在新港杏林医院,他被人绑架了!你带人去!”
“你说什么?”小武声音颤抖一下,似乎猛的站了起来。
“欧小樱还委托我交给你一样东西,他说里面有凶犯暗中进行药品买卖的交易名单!”黄柝没有停下话语,他急于把全部的话一字不漏说完!
“知道!”小武这次立刻就道,他似回头在对什么人喊,“出事了!头儿有麻烦!”
还有……
黄柝闭了下眼睛,他吞咽了一下,嗓子发干,手不由自主的捏紧了电话。然后他大声对话筒说,“带医生!欧小樱很危险。他刚才是打了强心针才走的!”
电话里,小武似乎沉默了下。
黄柝呆住没有听见那边的答复,他愣着已慢慢软垂下手。
如月,今天我没有选错,对不对?我不能为一己之私去隐瞒……即使以后,我再也没有资格做医生。
就像欧小樱,他今天所选择的……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