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文:疑案迷情(主角:樱空释——欧小樱)

(结局将近,连发两章)

67.过家家的假屋

阎小炟提着一袋东西开门进来。
她走进屋子带着笑靥正要说话,愣了一下。
东西都还原样未动。
可是房子里没人。阳光斜斜的浅照在桌面上,整理了一半的背包还敞开在那里。小樱人却不在了。
她一脸茫然的四顾,喊了几声。
没有应答。
“奇怪……他去哪了?”
她轻声嘀咕着,在桌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

欧小樱走进了新港杏林医院的大门。
这间医院今天异常安静,像已经倒闭了——小医院不大,原本人就不多。
但它并没有锁门。
他凝眉走进大门,便继续慢慢向里走。
眯眼,大厅里,居然有部电梯的门一直开着。厅间没有开灯,四周都是昏暗的,唯有那部电梯里照出了光线,好像专程在等他。
他沉吟一下,走进去。
正想抬手去按关门键,电梯的门忽然自动关上了。
他知道电梯上一定安装了一个摄像头。皱眉,他没有动,更没朝它看。
楼层显示灯是从1层到3层。但电梯晃了一下,动了起来,欧小樱感到电梯是向下去的。
地下。这和陈忠堂的那家医院一样,都是这么建造的,如出一辙。
待电梯的门重新打开,门外是一片幽暗。
欧小樱步出,顺着那黑暗的地下走廊向前走。
这地方很阴凉。阴凉到他的手臂微微的起了寒战。
他垂下眼睛犹豫了一下,去摸摸口袋,里面有黄柝临别交给他的东西。
然后寂静中,他继续往前走,脚步不曾停。那通道幽暗,却不如何深远。他甚至已能看见前面有光。
他皱眉,忽然想起了他以往曾走过的那些通道。有白家那冰冷雪白的长廊,他在那通道的尽头,发现了母亲杀死大哥。有废弃游乐场的镜宫,他牵着小炟的手一同出去,发现了杀害方同的凶手。有医院那条熙熙攘攘的道路,他在尽头与哥哥重逢。
此刻,他又在走。走一条狭长得好像将只进不退的路。
但是,又不太相同。
因为,似在回头,他就要一步步走回自己的原点。
又似在转身,从此,再没有什么可以再阻拦他。
他要摆脱生来所带的枷锁,他要看见他们,父子,母子,看见他真正的来处。
通道渐渐走到了尽头,小樱眼前出现了一个敞开的空间,接着,他看见了万分诡异的一幕。不远处,季礼华专心的坐在一张椅子上,他旁边的轮椅里,坐着幻影般的母亲。季礼华端着一只家常的白磁碗,在喂她喝什么东西,极耐心的,一勺,一勺。
他们的身后是家具,就像一个情景剧造的假屋,摆得像过家家一样。
小樱像被催眠的人一样,居然慢慢的走进了这个虚拟的空间。
呆了好半天,他觉得自己好像走了很远的路回了家。
他一生的一切不过是个幻觉。眼前的地方才是梦醒后的真实。
他眨眨眼睛,心里一阵难受,差点脱口而出,喊了眼前的人一声……
但他保存的清醒让他没有出声。
没有等他开口。
“你来了。”季礼华已安静的道。他没有停下给“莲音”喂水。
“是,你让我来的。”小樱蹙眉答。
“说说,你是怎么知道我最后一个实验室会在这里。”
“我在车上找到了黑鸟用过的地图,上面画圈的地名,是他曾去过的地点,警方的录像追踪到那车三次最后消失的地方,就在这里,宜蓝区。”小樱淡淡的解释。
“还有,”他停了下,继续说,“那家叫好时光的花店,店里有林墨从这带回去两个牌子,和被实验动物身上的#36号牌是一样的,那个林墨,失踪前曾工作的医院就在这里。”
季礼华点点头,然后看着前方幽幽的道,“那个林墨啊……我还没找到他呢……真是添麻烦啊。”
他慢慢将碗放下了,那个“莲音”却似木头人,坐着一动不动。
欧小樱看看那个莲音,他转开脸,皱眉,“你的药品实验,得到的药物,在侦探事务所里,以委托人和私家侦探的联系方式,卖给了各种阶层的人。”
他当初曾做过一个程序,摘取侦探事务所的电脑信息,想试着能逃离季礼华的掌控。可是却随着迷疑的逐渐破解,觉察了其中交易的秘密。他一直把这个东西藏在了一个地点,是他偶尔喂过野猫的那个地方。后来他曾又去过一次,因为在事务所树倒猢狲散之后,装置已经没有用了,他取了回来。
现在这个装置在黄柝手上。
“药,我一开始是想自己用的,因为我找到一个新的莲音,还有点不太像,需要拿药改一改……要把她的记忆洗掉,变得听话。”
小樱听了皱起眉。
“她不是我母亲,她叫李香玲,五年前失踪的。”
季礼华顿了一下,然后他继续道,“谁知道这个药这么好,只要稍加改变成分,就能达到各种目的。喜欢它的人,多了。”
“甚至给人两套内脏吗?”
季礼华转头看了欧小樱一眼。
欧小樱长的明显像母亲更多,可是他也和季礼华隐隐的神似,特别是那对暗赭色的眼眸。
两双一样颜色的眼睛在对视着,一双眼里藏着黑洞般阴沉的风暴,一双眼照着恒星般的光耀。
“放了我哥。”小樱忽然对他冷冷的道。
“你得学会尊重我,”季礼华忽然起身阴沉冰冷的道,“我是你父亲。而且,是你母亲真正所爱的人。”
欧小樱默然不语。
“你长得很像你妈。”季礼华伸手去,轻碰小樱的脸颊。
小樱反感的皱眉躲开了。
季礼华盯着他一会,放下了手。
“我和莲音,只有你一个儿子……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他慢慢说。
小樱不语。
“因为我要莲音真正的血脉,我可以用药物把莲音的血跟她的替身合在一起。而这,只有你的身上有。”
欧小樱静了一会,忽然忍不住笑了。
季礼华低声道,
“你在笑我?……其实那只不过是个仪式,就像祭祀莲音的灵魂,召唤她回到这个新的肉身。”他接下去着魔般说道,“我说过,让你留在我身边五年。你会做各种各样的程序,是吗。现在,你给我……做出莲音的记忆程序。”他回头去,伸手摸那“莲音”的头,“我要把记忆给她。”
小樱惊了一下。
一个梦境,一段云雾缭绕。
他闭上眼睛。没有回答。
“你不想?为什么?”季礼华背对着他,等不到回答,忽然冷冷的问。
他慢慢转过来对着小樱,不客气的道,“现在是我们有机会一家团聚!从前你在白家所受的一切不公,和你母亲所得到的一切虐待,都是一场噩梦!你还想让这一切再继续下去?”
小樱蹙眉望着他。从一个噩梦,到另一个噩梦吗?许久,他声音颤抖的咬牙道,“我不想帮你。”
季礼华睁大眼上前一步,手,紧紧扣住小樱的肩,但欧小樱没有躲开……
他们这样站了好久。欧小樱以为他会做什么,可是季礼华忽然放开了他,小樱被他大力的推开向后闪了一步。
季礼华眼睛在带着异样看着他。
“爸爸现在不为难你,”他忽然说,“等你有天自己真的明白什么是痛失所爱,你再来找我。你可以走了。”
欧小樱愣了一下。
“我哥呢!”他皱眉问,“你放了他!”
季礼华勾唇冷冷的笑了一下,“笑话,白家的儿子,想从我手里活着出去?你有那个心情,就自己慢慢去找吧!”
他忽然动手用了大力一推,把小樱从那屋子里推了出去!小樱一惊,他向后倒退了几步,跌倒在地上,没有马上起来,伏在地上,轻轻的咳嗽几声。
季礼华已不知启动了什么机关,那带着灯光的虚假小屋,便升了起来,小樱起身过去,那小屋已经升到了地面以上,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片昏暗。

…………………      …………………     …………………     …………………
68.哥,当然救你

小樱扑了个空,后退了两步。
他转身开始沿着这条路向前跑。
按季礼华说的话,欧索文现在绝不是只被囚禁起来!
如果欧索文现在在这地下某处,走遍这个医院大概需要花时十分钟!
哥!你不能有事。等着我!
几辆警车停在新港杏林医院的门口,此外还有一辆急救车。
小武带着人马下车,看着这空荡荡的医院,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找到欧索文和欧小樱。拿眼睛四处搜寻一下,他下令,“进去搜!”
这时,黄柝也从一辆车上下来,他挤进人群。低下头似在搜寻什么。
“小武是吧?”他边找边皱眉问,“以你对小樱的了解,他会不给后面的人留些记号来节省时间吗?”
小武一凛,他立刻和黄柝一起低头去找。
片刻。
“这有什么!”他眼尖的道。
“以后我要是不能当医生了,你们警察局收了我吧!”黄柝半真半假的道。
小武皱眉回道,“你来当法医吧。”
他们沿着记号向里追踪而去。

欧索文意识很模糊。
他合目靠在墙上,不知道自己在哪。
他身上没有一处不疼的。他感到自己此刻应该是泡在水里,又或者是因为冷而梦见自己在水里……
沿着通道奔到附近的欧小樱忽然一停,他像听见寂静中有流水的声音!转身喊到,“哥!”
欧索文已昏沉,他什么也没听见。
小樱蹙眉四处沿着墙细听,他蹲下身去,在靠近地面的地方寻到一扇窗子。他再对里面喊了声,“哥?”
没有回应,可是水声却更清晰。
小樱伸手扳扳窗子上的滑锁,却已锈死,他忙起身将它用力踹开。弯下身去,在昏暗的光线中,他看见里边是个很密闭的蓄水池。水池修筑的高度比地下一层还更低,而这扇窗距离下面水池约有2米多高。流水,是从四面的巨大管道在向池中灌注。
小樱皱眉急速将目光扫过整个空间,因为昏暗,他几乎以为自己是判断错了,这里根本没有人。他带着焦灼将身体探进一些,忽然间睁大眼,看见有个熟悉的身影似在水池的一角。如果不是仔细去找,都快看不到他,因为水几乎淹没了他的肩颈。
欧小樱心蓦然惊痛的一跳。他对着那模糊的人影大喊道,“哥?哥!醒醒!”
可是欧索文动也不动。
欧小樱皱紧眉抬头,去看那些水管水的流速,然后他低头看看水中的欧索文。
咬牙,他再试着对陷入昏沉的欧索文大喊,“哥!”可是因为距离很远,欧索文似疲乏至极,依然沉于昏睡之中。
这时,小樱的喊声忽然停了,他沉默看着欧索文身后那面墙。从墙上挂垂下一条黑色童臂粗细的长绳,垂下的一头露出金属线丝,与水面还有一段距离,翻涌的水波在不断的向它靠近。
电缆……
小樱踩上窗框探身,他蹲身跳下落进水池里。
一落进水里,他立刻觉得一冷,全身都紧了一下,冰冷的水刺骨,好像他的骨节瞬间就已冻结了。
这水应该是从地下来的。
他慌忙站起身,水已深及人的大腿处,他淌水过去拉坐在水中的欧索文。
“哥!”他一边试着拉起他,一边在欧索文耳边喊着。
欧索文被大力的摇晃,他猛呛了一口,咳嗽着慢慢醒来。认出眼前出现的是弟弟,他眼中似流露虚弱的惊讶!
“小樱……你怎么……在这?”他皱眉,低弱的声音问,水已快漫到他下巴,他低喘着,借着小樱的手站起来。
“哥,赶快离开这,这有电缆,水深触到那电缆,水池就会带电!”小樱来不及多讲。
欧索文似一惊,又更清醒了些,但他的全身却疼痛难耐,伤口泡过污水,整个人都已昏沉滚烫。小樱扶住他,半是拖拽的,勉力向前走。
直走到小樱刚才跳下的地方,兄弟都微微喘着站住了。
仰头,那扇窗,似是个唯一的出口。
小樱手扶上石壁,十分湿滑。
“你……是不是自己跳下来的?你也下来干嘛?”欧索文稍微缓神,带着些虚弱急怒问道。
“我叫不醒你,”小樱蹙眉仰头看那扇窗。
“哥,你能不能爬上去……”他转头问。
但他低头却一眼看见欧索文的手臂上和大腿上都是血迹。
他不禁觉得心很痛的一沉。
欧索文恐怕是上不去的。
随后他皱眉看着哥哥道,“你在这等我。”
他记得刚才通道里经过的地方有消防箱,里面应该有水带,足够长且可以负重一个人。
欧索文看着他。点头。
小樱凝眉看着哥哥,忽然转身,他没有设法出去,而是向欧索文刚才坐的地方走回去。欧索文从背后看着他对着那根电缆伸手。
“你做什么?”欧索文大惊!
小樱伸手一触到电缆,立刻感到似触电般被打了一下,半身发麻!但他知道这不是漏电,是强电压在电缆周围形成了感应电。他再伸手,将那条电缆挽成扣向上。电缆变短了一些。
然后他重又涉水回来。
中途他弯身,似有些喘不过气。
他觉得很冷,那冷水已似要冰冻他的骨髓。
“你没事吧?”欧索文靠着石壁,皱眉问。昏暗中,并不能看清互相的脸色。
小樱微微对哥哥摇头,他移到墙边,伸一只手臂攀住那扇窗的下沿,正想要借力攀爬,忽然已觉得胸口一阵闷痛,他立刻停下来,慌颤得站着不敢一动。
闭上眼睛蹙眉。
小武,他们怎么还不来,他们有没有看到他留下的记号?
有好一会,疼痛似慢慢的消退,可虚乏,恶心和麻木却已在慢慢漫延全身。“哥,你靠着这站一下。”他声音里已透着虚弱嘱咐。
然后他涉水离开一点,想寻找四壁有没有可以另想办法的出口。
也许他已经不能再动了。
边走,他一边觉得半身剧痛得好似刀绞。停步,他险些踉跄了一下滑到水里,扶住旁边的湿墙,勉力站着。
眼前慢慢浮现小炟的面容。
你是她最好的礼物……
他仰起脸,环顾,这冷水,这里的一切没有一处不冰冷的。
这时,他忽然仰头听见外面的脚步声。
他连忙打起精神往回走。
“哥!哥!”他扑到已要昏沉合目的欧索文身上,将哥哥摇醒,“哥,有人来救我们了。”
欧索文重新睁开眼睛看他。
“小樱……?你怎么还不上去……”他迷糊的问,
“你快上去,这里随时会有电的……”他似忽然警醒了些,激动的皱眉对小樱道。
昏暗中,小樱的嘴角翘起,对哥哥微微的笑了一下。光线很差,可欧索文仍能隐约看到眼前那美好纯真的脸庞。他的笑容,明净,单纯,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总像孩子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为我涉险……”欧索文叹气。
“哥……当然救你。难道你要我对你见死不救?”小樱低声的问。
上面通道里的脚步声似在跑进跑出寻找。他们也许要再找三五分钟。
欧索文很想张嘴喊一声,可他竟没有力气。他看看小樱,奇怪为何他也不喊,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
片刻,手,从冰冻的水中抖着抬起,他轻轻去触对面弟弟的脸庞。
“那抓我的人是谁?”他慢慢问。
“是非法实验的主谋……”小樱没有隐瞒的轻声答,“他是我爸。”
欧索文的手停了一下,然后他皱眉的看小樱,慢慢以拇指轻抚那冰冷的脸颊,“怪不得……你曾说这案子……和你身边的人有关。”他对弟弟轻声的,带着一丝爱宠的笑,然后他吸了口气,“所以,他会有你家的照片?”
说完,欧索文凝起眉,看着小樱似在忽然间愣了一下。笑意慢慢离开了小樱的脸,“我家?”他疑窦反问。
“嗯。”欧索文点点头,“我被抓来时看见……”提到那人时,他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道,“你爸……在电脑上看你家的照片。”
小樱的瞳孔瞬间就放大了!他的赭色眼睛中流露惊恐,忽然闪动着莫名的激动。惶惶转了身,他扶住石墙,开始向窗口惊慌的呼唤,“快来人啊,我们在这!”
他喊了两声,似还想再喊,却忽然低头咳嗽起来。
小樱?他的喘法像有些怪……欧索文蹚水疑惑的靠过来去拉他。
很快,头顶已有手电筒的光柱射进来,窗口出现了攒动的人影。“武哥!他们在这!”有个警员喊。
小樱喘息着对那光亮仰起脸。“去我家……”他断续的说,“救小炟!同悦,花巷路,175号……”
听见的那个警员有些惊呆。小樱已在焦灼的喊,“快去!”他低头一阵猛烈的咳嗽!
“傻着干嘛?救人啊!”小武的脸出现窗前下令。但那警员惊愕的回答,“他说……他说……”
欧小樱两手支着墙,他听见这些声音含着怒抬起头,“你们听不懂吗!”他咬牙喊,“去救阎小炟!”
小武低头去看着他忽然心头一惊,脸色已变。
欧索文,一直在手电筒的光下皱眉看着弟弟,他此刻慢慢伸手去,碰小樱的嘴角,然后看着手上的腥红。小樱感觉到了,他自己蹙眉愣了一下。欧索文抬头,对上面的警员道,“照他说的做,快派人去!”
“是!”小武回神忙答应,他回身道,“快,带一队人去同悦!”
“文哥,我先拉你们上来……”他又回头道。
小樱在无声的低头。
“哥……”他忽然轻轻的向旁边喊了一声,脸庞上流露出一些恳求的神色。
“什么?”欧索文皱眉看他。
小樱忘了答应,他望着哥哥的眼睛,可欧索文皱眉觉得他看的不是自己。
欧小樱毫无预兆的放开了,他扑通一声,跌进了身下的冷水里。

评论(1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