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文:疑案迷情(主角:樱空释——欧小樱)

(大结局,仍然是更两章。还有一节尾声,今晚十点发。谢谢大家⁄(⁄⁄•⁄ω⁄•⁄⁄)⁄)

71.听闻陈年往事

小樱和小炟在医院附近的林中散步。
  脚下是细细的浅草,眼前有稀疏的树影。
  小炟头上缠着纱布。小樱在牵着她手慢慢的走。
  他低头浅笑。身后的人儿在不自觉的摇着牵起的手,凝望他的身影。
  阳光很淡的照着他棕色的短发。他肩头的浅蓝暖而温柔。
  “小樱,我们休息一下吧……”她忽然噘嘴,头还有点晕,而且又忍不住担心他。
  小樱停下回身。
  他的脸色苍白透明,面容却安详满足。他仍在呼吸,她仰头看着他,握住他两只凉凉的手腕,勾起了唇角。
  她只愿他再继续这样快乐。
  再用手牵着她。
  “喂!我怎么好想你啊……”她歪着头闷闷的说。
  他皱眉,忍不住笑,“你现在在看着我。”
  她其实还想继续看他一会,但却将头有些疲倦的倚靠在他肩窝。
  “不能怪我。谁让你那么好看……”她得意扬眉道。
  他抿嘴轻轻微笑,在她额角上亲了下。
  她似忽然一下想起了什么,“哎呀”一声扬头,“现在都不知道那只乌龟已经怎么样了?家里好久没有人了。”
  “我们回去看看。”
  她皱起眉,似在想着,然后道,“可是医生不答应怎么办?”
  他答,“悄悄的啊。”

  送小炟回她的病房后,小樱独自一人散步走回去。
  沿途会有人,用目光跟随他。
走到一处,几个护士在那里。
  “医院有这么帅的病人,也太好看了!”一个护士亮着眼,问旁边的同伴。
  那同伴压低声音回答,“他送来那天差点死了。心脏病很重,听说活不了多久了。”她旁边立刻又聚集了好几个护士。
  其中一个摇头道,“不是吧?上天怎么这么没有好生之德啊?”
  另有声音道,“他是在你那个区吗?我也想申请调去值班!我们换换!”
  “美的你。”
  小樱耳边听着这些声音,他看见眼前有条岔路,便换了个人不太多的方向。
  向前再走不远,他忽然站住了。他看见远远有辆车停在医院门口。车门开了,车上走下来三个人。
  第一个下来的是个白衣中年人,跟着他走下车的是个白衣妇人。接着,第三个人,黑发黑衣,笑的高深莫测。
  小樱向后退了一步,他忽然想转身离开。却回身和一个护士重重撞在一起。他皱眉低头,见那护士扬脸,亮着眼睛,红着脸,两手贴着下巴交握着道,“哎呀,真是对不起,竟然撞到你了,你没有事吧?”
  她是一直跟在他后面吗?
  他摇摇头,急步想沿着来路走回去。
  谁知那护士小跑跟了上来,喊他道,“你有没有不舒服啊?你在哪个病房,我送你回去吧!”
  她伸手过来想搀扶他。他立刻轻轻闪开了。微微蹙着眉,停下看她一眼。
  那护士被他的眼神看了一眼,痴痴缩手不再跟着他了,只在原地注目着他离开。
  小樱绕路,回到了他自己的病房门前。他推门,又停住,想他们会不会等下到他这里?
  犹豫间,他忽然听见了说话的声音。是从不远欧索文的病房里传来的。其实欧索文的伤已经好了,但仍和医生要了弟弟隔壁的病房,常常想来陪他。
  他们在压低了声音说,但也有些话,说的很激动,以致抬高了声音。
  小樱听到后,放下了门把手。他默默退开,转了身,靠在门边的墙上。
  里面的话仍在继续。他靠在那里,没有隐蔽的偷听。也不在乎有人出来发现他,或是过往的人看着他。
  欧索文垂手而立。他仰头眼里酸酸的。
  他面前坐着的中年男人,成熟而沉稳,那温文尔雅的面孔显得平易近人。
  他身边陪坐的是温婉的中年妇人,衣着精细文雅,人透出秀气但并不如何惊艳,唯望向欧索文的眼神流露着满满爱意。
  而不远站着的人,白面书生,黑发黑衣,露出洁白的衣领,微微一笑似个谋臣。
  欧索文此刻皱眉看向他,“你知不知道我想抓你……”他忽然嘶哑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李星凡皱了下眉,嘴角轻笑了一下,他什么也没说。
  那中年男人不满的看看欧索文,他沉着声音道,“你一上来,也不跟父母亲打招呼,招惹他干什么?”
  欧索文垂下头。可一会儿,他慢慢抖着转过来,“爸……其实你……你从来也没有把小樱当成过你的儿子。”
  白成的温和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我这么远的过来看你,看你们兄弟,你就和我说这个。我哪里不把他当儿子看了。”
  “索文!你爸爸最近身体不好,你和他这么久没见了,还要搬弄这些道听途说来气他。”那温婉妇人看了白成一眼,也已开口指儿子。
  欧索文闻言犹豫了下,但却仍接着道,
  “爸,你……是不是很怕小樱遗传了莲姨的病,给白家增添麻烦?你其实……明知道他不是白家的骨肉,所以才能指挥李星凡这样做……”
  白成拿眼睛直直瞪视着欧索文,“你说我故意害他?儿子,你现在好歹是个警察,你知不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欧索文颓然停住了话。他转开头,没有再看他们,但却紧紧的捏着拳头。
  因为他根本也没有资格说他们。
  但过了好久,他终于还是抖着喉咙慢慢道,“你们戏弄了我。”
  白成沉默了片刻没有反驳,他忽然低声道,“是老天戏弄了我们。”
  欧索文的头诧异向回微偏了一下,但他没直接看着父亲。
  白成冷声说,“你以为是我愿意的,是吗?我当年同你母亲情投意合,原本没想过再娶第二个妻子。是于莲音,她主动想引起我的注意。”
  那温婉妇人在旁叹了口气。
  见欧索文不说话,白成微微眯起眼,他似在追忆过去,慢慢的说,“莲音,非常美貌……我承认,在于家第一次见到她时,确实很心动。”
  他有些疲惫的望着儿子,
  “但是,真是她先主动示好的。我当时也并不知道,她对季礼华心有所属。是她骗了我在先。”
  欧索文转了过来,他十分纳闷的问,“莲姨为什么要骗你?”
  白成沉默了一会。他忽然道,“说来有件很可笑的事,你们抓了季礼华这么久,还是被他跑了,你知不知道这个人真名叫什么?”
  欧索文越发的迷茫诧异了。
  “真名?什么意思?”
  白成叹气道,“你回去翻翻二十三年前的报纸吧。当年有个很出名的事件,有一个化学天才,因为从事犯罪活动而被警方抓获了。那人名叫季赢。”
  欧索文在皱眉。
  白成继续道,
  “于人美,是不想于莲音私生下季赢的孩子的,于家人,身段那么高,女儿敢这么做,等于毁坏于家的名声。是于莲音她自己选择了宁愿嫁进白家。后来她居然给这孩子起名叫小樱……”
  白成眼光望着远处,他没有太多顾及身边的妻子,流露出一抹分外受伤的神色。
  “儿子,如今你也已经长大成人,不用父亲教你了。你来教我吧,让我如何把这孩子当成我亲生的去养大?”
  欧索文静默着。他慢慢从周围空气中长长吸一口气。
  白成停了一会道,“后来发生的事,你都大了,你也知道。你问我如何待小樱,我没有对小樱好,可是我也没有对他多坏。”
  一时没人再言语了。
  欧索文慢慢的回头看看。
  父母双亲,都各自沉默。而李星凡低头摆弄手指间的一枚黑戒。他听得若无其事,非常平静,好像早就知道这一切。但最后,他仍似极轻的叹了下气。不知道是他的习惯动作还是有感而发。
  白成歇息了一会道,“走吧,去看看你弟弟。”
  欧索文道,“他和女朋友出去散步了,可能还没回来。”
  白成听了,皱眉疑问的啊了一声,“是谁家的姑娘?”
  欧索文不隐瞒的道,“阎毅的女儿。”
  白成没太多问,他点头,只诧异道,“他们怎么会认识的?”
  欧索文没心答话。这回答太长。
  白成叹气道,“小樱也长大了。他对你这个哥哥,感情很深。我没道理不把他当成白家的儿子。”
  欧索文低头看了父亲一眼,“爸,那我们救救小樱。”
  白成道,“但凡有办法,也不用你说了。只是不知道他还肯不肯了。也许这些年,他也怪我。”
  欧索文听了急着替小樱辩解道,“小樱不是那种人——”
  白成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儿子,他忽然慢慢道,“索文,小樱把你当成最亲的哥哥没错。不过,你别忘了他父亲,季赢虽然聪明,可是个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人。小樱是他的骨肉……”
  欧索文面露愠色,他摇摇头道,“爸,你还怀疑他?他为了救我已经把命都要丢了。我没有跟你说,季礼华的案子也是小樱一手在破的……”
  白成叹了声打断了他。他直接已起了身。
  “走吧,陪父亲去隔壁看看他。”
  欧索文病房的门响了一声。小樱依然将手背后靠墙站着。他此刻出神的看着前方,没有走开。
  门慢慢开了。白成和白夫人,由欧索文伴着,从那门里走了出来。
  他们侧头。看见小樱倚墙,独自站在门口。几个人都皱眉愣住片刻。
  小樱反应过来,将眼神收回了。他起身仍向白成很浅的笑了下,轻喊了声,“爸。”
  白成料定他什么都听到了。见他仍还如常喊自己一声爸,也就对他点点头。

72.完成暗夜中的旅行

父亲走后,剩下兄弟两人在病房里。
欧索文有些担忧,“小樱。你都听见爸说的话了?”
小樱正背对着哥哥,听见问声,他回头,浅笑了下,“嗯。”
欧索文注意的看弟弟,“你没不舒服吧。”他实在担心弟弟。
小樱转身回来,他微微皱眉,“没有。不过……哥,”
欧索文扬眉在带着问号看他。
小樱问道,“季赢带着李香铃逃走了,警方还在继续追捕他吗?”
欧索文点点头。
小樱向旁走了两步,皱眉道,“刚才听见爸说,我妈果真对季赢是真心的,我想到件事。记得我妈,生前曾经跟我反复说起过一个地方。还嘱咐过我,让我有一天,一定要亲自到那里去看看。我在想,那里是不是就和季赢有关?”
欧索文狐疑上前两步道,“怎么?难道……你觉得,季赢会到那个地方去了?”
小樱仍皱着眉。他道,“我记得那个地名很怪,而且按我妈的描述,像位置很偏僻,知道的人应该也不多。只是我妈后来神智不清楚,她每次都说得很含糊,还前后不一致,所以到最后我都没弄清楚她的意思。如果季赢对我妈不曾忘情,他如今身边又带着一个假莲音,他会不会回到那个地方去看看?”
欧索文上前对小樱道,“那你现在能试着想起来一些吗?”
小樱无奈看着哥哥摇摇头。
“不过,”他望着哥哥道,“我妈有次说起这个地方时,还曾神神秘秘的,送我一样她很宝贝的东西。我现在隐约记起,那东西上似乎有刻着几个不很熟知的字母的缩写。”
“字母?是在什么东西上?”
小樱回答,“就是在医院那次,你给我带来的那辆小瓷摩托,那些字母在它底座上。可是——我把它送人了。”
欧索文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送人?你不是一直很喜欢它吗?你送给谁了?”
小樱道,“一家叫好时光的花店。”
他低下头,“不过,那家店当时刚好也出了意外,现在可能也找不到它了。”转身扶着面前的柜子,他忽然叹气低声道,“算了。他逃了就让他逃了吧。”
欧索文也点点头。他去拍拍小樱的肩,在他略显单薄的肩头握了一下。

清晨时分,欧锁文推开门进来。他现在人算住在医院了。
“小樱?”看见窗前的人他有些吃惊。
小樱闻声回眸,他身上已不是蓝色病服,只是白色上衣,棕色短发在阳光下晒得柔软,从发缕间露出白净前额,
“你这是想要出去吗?”哥哥走上前,关心的问。
小樱道,“嘘!”
欧锁文莫名的怔住。
小樱向哥哥皱皱眉,“我今天约了小炟回家去看看。哥,你别跟医生说。”
欧索文对他叹气,却纵容道,“我送你们吧。”
两兄弟沿着医院的长廊,映着那些透窗而入的阳光,并肩向前走着。
小樱发觉哥哥一直看着他,“哥?你看我干嘛?”
欧索文收回眼睛,笑道,“看我弟弟好看啊。你长得,像莲姨。”
小樱低笑,他忽然说,“眼睛的颜色不像,像季赢。”
欧索文道,“你也和他一样,有过人的天赋。”
小樱却抬起眼光,他忧戚低声道,“我不是他。”
欧索文立刻接下去道,“可哥哥不介意你和他有一样的地方。他本来就是你父亲。哥,也不让别人随意因为这个说你!”
小樱闻言沉默片刻,抿唇而笑。

夜来了。
小樱和小炟坐在月下的窗口两相依偎,他们在放一只小烟火。似过去多少缱绻时光,永远不会遗忘,和你一起的月光……
小炟将头倚靠在小樱的肩上,她的面容雪白而明艳,脸颊含着俏丽的梨涡。
“好高兴!”她放完手里的烟火,眼光里似仍有烟火在闪动。
小樱笑着看她。她如此温暖在侧,是他最美的烟火。
但她忽然又说,“可为什么我又感到很害怕呢?”
小樱怔了下,他的脸庞在月下映得略显苍白。转头,赭色眼眸看向窗外,他似一道幻影落入凡世,坐在月光之下,仰望着暗夜之后无尽层叠的天幕。
“因为天上有月亮。”他忽然说。
她坐起身,转过头,好奇蹙眉,“嗯?”
“月亮太爱变了。所以你怕它。”他浅笑着,对她解释。
“哦!”她似懂了,点头。忽然哎的叹息一声,已重又靠着他。
低头去,她居然伸手,去散开他衣衫的扣子。他微微的皱眉。却不曾说话。她伸手覆盖在了他的胸前,似能感到他微弱的心跳。
她抬手抱紧他,他扬起唇角淡淡的浅笑,也伸出双臂拥住她。
月光之角,投进轻盈的白色幽亮。
它在轻轻拉长着窗的影子。它喜欢在安静中变化,时而苍白又冰冷,时而纯净又温柔。时而远离了,就像无声的翅膀,经过了头顶,时而却好心落下来,抚摸一道孤独的背影。
因为它死去过,它不畏惧最遥远的黑暗。因为它复活了,它重顾人世的眷恋。
这世上,谁若得到月亮的照拂,就会被月光引领,完成暗夜中的旅行,然后去到那最好的,最温暖的所在。

评论(1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