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文:疑案迷情(主角:樱空释——欧小樱)

尾声.有个人想见你

一声轻咳。
小樱低头,他不禁皱了下眉。
还没等他说什么,眼前的几个人脸上都变了颜色。
是小炟,索文,黄柝和小武。
“喂!你——”小武没按捺住,已经惊叫了一声。
他又咳出血来了!
欧索文只顾皱眉看着小樱。黄柝用力一拉小武,他才连忙尴尬的闭上嘴。
小炟轻蹙起眉心。她刚才本在说话,这时停住,低头去拿出一张纸巾,伸向小樱苍白的嘴角轻轻的擦拭。
病房寂静片刻。
小樱凝眉。他不愿这样。
抬头,他浅笑下问,“刚才说,黄柝要当法医了。”
黄柝立刻点头如捣蒜。他笑嘻嘻转向欧索文道,“文哥,以后我们说不定要做同事了,我跟小樱这么好的朋友,你可要多关照我,啊?”
欧索文刚要开口回答他,忽听见窗外传来一声女子气恼的叫喊,接着,澎通一声水响!
"什么声音?难道喷泉上那个雕塑被人推倒了?"黄柝眨巴着两只睁大的眼睛。欧索文凝眉呆立,小武凑到了窗口去查看。
小樱倚靠在床上,侧头望望他们。他习惯的声音淡淡道,“阎罡摔在喷水池里了。”
小武吃惊的回头道,“你这个人,你怎么也不看就知道?”
小樱抬手指着桌上花瓶道,“因为我病房花瓶里的花不见了……”
大家都转过来看着他,听着这句话,却更加的一脸不解。
小樱望着他们的表情,他想了想问道,“今天几月几日?”
欧索文见弟弟发问,看一眼月历牌,“9月**日。”
小樱点头,“嗯。哥,今天是岚心的生日。还记得她早上来都做了什么吗?”
小炟蹙眉追忆道,“岚心——一早来时买了一束花,说是送你的,还主动帮你插在病房的花瓶里。她还说,明明她过生日还要送你花,不过看在你病着就不怪你——”
黄柝也点头道,“对,然后没多久,她就去了楼下花园散步了。”
后面的话他没说——眼看小樱小炟这会儿在一起,岚心怎么坐得住。
小樱道,“之后阎罡就来了……”
小炟随之咕哝道,“我哥啊。”
小武向小炟道,“对,你哥这个人,平时怎么这么一惊一乍的?他早上忽然喊叫一声做什么?吓了我一跳!”
小樱极淡浅的笑道,“他大概是看见月历牌了吧。”
见众人都还看着他,他低头看看时间,“阎罡也下楼去有10分钟了。他走的时候我就看见瓶里的花是跟着他不见了。刚才好像还先听见岚心的声音——”
"什么意思?"
小樱吸气,轻轻回答,"阎罡是发现自己忘记岚心的生日了——”
几人顺着他的解释想一想,都仰起头,轻轻哦了一声。唯有小武晕道,“等等,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好哦的”
阎小炟好心的歪着头对他解释道,“阎罡拿了岚心买的花去送岚心,活该他,人品这么差——”
黄柝拍手,“这么说,原来阎罡和岚心之间有事情啊?”
欧索文只是皱眉看看他们,他从刚才听见小樱的咳嗽,已经没有多少心情再去闲话打趣了,这时忽然低声说,“我也出去走走。”
“哥,”小樱蹙眉,轻声喊。
可欧索文走的有些急,已经出门去了。
他许久没再回来。也许也没有听见出门时弟弟的一声低叹声。

下午,小樱在看书,阎小炟懒懒伏在小樱的床沿,有些昏昏欲睡。
小樱抚着她的头,低声笑道,“你来我旁边躺着睡啊。”
“医生会骂我。”她撅嘴摇摇头。远处有张沙发,可她又不想离他太远。
“医生不会知道的。”
小炟抬起头,她亮着大眼露出狡黠一笑。
果然爬到床上,依着他身边,钻进被子里。
两个人互相笑笑。
小樱仍翻一页看书。
小炟乖乖在他身边躺了一会,大睁着眼睛。
小樱低声问道,“你不是困了吗?”
小炟眨眨眼,“我又不困了啊。你身上怎么会有花香?”说着起身去闻。
小樱只笑不说话。
他再翻一页书。忽然伸手去握住了她,低声轻喊,“喂——”
她抬头看他,他在皱眉,却忍不住笑道,“你想干嘛啊?”
她无辜道,“我找找你身上有没有藏着什么花啊。”
他放下了书,忽然翻身去,皱眉的摇头道,“没有花。”
低头去,他却轻轻去寻到她的唇。
本是浅浅一吻,却渐渐的忘了周围……
直到门忽然被推开了!
“小樱——”
小樱和小炟都吓了一大跳!小樱慌忙放开她,坐起身子。小炟不知道怎么滚下床的,她摔了一下摸到椅子坐上去。
欧索文在门前扶着门把手,略显尴尬。
小樱看一眼哥哥,他本来白皙的脸色便窘得红涨,不知该如何,慌忙对索文喊了一声,“哥——”
欧索文道,“我想起来,还有点事没做完,我先去处理一下。”
他退出门去,到一半又停下来,“那个……小樱你,等下有空到我房里来一下。我有要事和你商量。”

三个月后。
医院的走廊上,有一扇门响了一声,然后被轻轻推开了。一身黑衣的欧小樱独自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转身顺便为医生合起门扉。
抬步正打算离开这,他忽然敏感的站住了,慢慢回过头。
身后,只是医院长长的走廊,空空荡荡的,并没有半个人影。
他无言转回来,便继续向前走去。

出了医院的大门,电话忽然跳着响了。小樱低下头看,一笑,接起来。电话里传来了阎小炟的声音。
“我知道,不冷的。”他低声回答道。再听下去,他又温声道,“医生检查过了,没事。我现在只去警局帮我哥看一下那个新案子,然后就回去了。你不是说最近很爱困吗?去休息一下,你醒了我就到家了。”
挂断电话,他沿着街继续向前走,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前面不远快要到他来时停车的地方。
褐眸微微一顿,他忽然无声站住了。
车旁边守了一些人。这些人看起来很普通,各做各的,互不相识,并没任何出奇和不对。欧小樱向后退了半步,目光有些变了。
这些人,分明是猎犬。他们那种种虚假掩饰的举动,他是再熟悉不过了。
难道,寰球侦探事务所在死灰复燃了?
他立刻转身,想马上走掉。一个耳熟的声音却已喊住了他。
“哎哟,真是巧,这不是欧小樱先生吗?想不到,还会在这遇见你?”
小樱皱眉停步。
从车旁边的小巷子里,有个人慢慢走出了阴影。这人的笑脸谄媚又假惺,偏偏却又对这表情拿捏得自然而然。
小樱慢慢转回身去望着这人。他音色清冷的打招呼道,“李主管。”随后,似想起了什么,他低头浅笑了一下,淡淡的道,“不该。没请教,现在怎么称呼了?”
“助理。我刚换了新老板了。”李升笑着回答。
小樱若无其事的道,“恭喜。高升了。”
李升面上显得甚是得意。
然后他走近了小樱,围着他慢悠悠的转了起来,“小樱,说起来,我们也算是有些交情吧?有的事,我也就不想隐瞒你。其实今天是有人派我专程来找你的。我提前提醒你,这个人,和季先生可不一样,他是名单里的人。”正好走完一圈,李升回到小樱跟前,更加凑近,眼睛抬起瞄瞄欧小樱。“你懂吗?”
小樱一怔。警方破获非法药品实验一案,公布了交易名单,这件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但……并没有几个人知道,提供名单的人是他。
欧小樱转开视线,蹙眉不语,他在脑海中追忆季赢那份药品交易名单上的名字,少说百人……
李升见了欧小樱的反应,似乎很满意。他接着笑道,“你是聪明人,也该知道,便如季先生那样的人物,也只不过是为这些名单上的人服务的。实话告诉你,如今已经有人得知你跟警方公布了那份名单,想找到你的,可不止是一个人了。但我保证,我家老板绝对无心要害你,他不过是想见见你,有些话想问问你而已。你看——方不方便跟我们走这一趟呢?”
已预料这个人的出现没有那么简单,小樱望着他沉默着。
李升不冷不热的咧嘴一笑,“得给我个面子吧,小樱,咱们是老相识,我可不想互相为难。”短短眉毛皱起来,他轻轻以眼睛向旁边示意了下,有两个猎犬已经极迅捷的欺身靠近。
见四只手伸来,欧小樱肩膀微微撤了一下,闪开了。
赭色眼睛眯起,“怎么?动手了?”他冷声问道。
转向李升,“李助理,你不应该啊?这也太仓促了。我答应你改日吧,一定去。”他是随时都准备伺机离开。
李升一笑,他老奸巨猾,对这类话想必明白至极,但小樱对他暂时也没别的办法。谁知李升倒像也没怎样,只哼笑了一声。
他忽然凑过来伸头,压低声音问,“听说你最近身体欠安,刚做过一个手术?”小樱一怔。他看着李升带着笑意缓缓从怀里拿出个电话大小的黑色东西。
不知为何,小樱凝眉,心中忽然感到一阵惶恐——
李升的手指轻轻的抬起按了下按钮,那黑色的物体里边立刻有电光流转。
那股特殊的电光似乎对欧小樱身体里所装的东西可以产生控制。小樱脸色瞬间变白了,他竭力想忍耐,可很快已忍不住伸手去抓自己的胸口,“啊——”他皱紧眉忽然闷声的喊。
李升扬眉看着欧小樱,似在欣赏一出极好看的好戏,见他已弯身几欲倒地,才故意将手指夸张的抬起来,哎呀一声,“真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这样一按,你原来会难受啊?”
他盛气凌人的仰头去看看小樱发白的脸,小樱微微缩起身子,蹙眉瞪着他。
得意洋洋的看着手中的装置,李升慢吞吞道,“原来你身体里装的那个东西,果真也是有程序的——欧小樱,听说这方面你是行家。”他扬扬手里的黑色机器,“有人告诉我,这个东西可以直接让你身体里的装置电死你,你会死得和心脏病发一样。或是更痛快点——嘣!让它直接炸开!我说的,不假吧?”
小樱只是瞪视他,没有否认。
便在这时,出乎意料的!他们身后忽然发出一声碰撞的闷响!
李升和他都是一愣,他们同时惊愕的回过头看去!

与此同时,阎小炟猛然一惊!她从倚靠的沙发里惶然坐起。还记得刚才是在睡觉,此刻却忽然莫名的惊醒了,但是曾梦见什么却全不记得。
她起身下意识的轻喊,“小樱?”慢慢下了床,她迟疑的在屋子里走了几步,随后,对镜子里的自己笑了,她走得离镜子近了一些,低声道,"不要胡思乱想了,你作的那些梦,只是凑巧的。现在那个案子已经结束了,小樱没有事的。”
自言自语过后,她慢慢走到门口去,将房门轻轻打开,欲透口气。
大眼睁圆,她却整个人都怔住了。
眼前,门口长长的街道,空无一人,如死的寂静。

(全文完)

评论(1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