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同人:影子的谣言(《疑案迷情》番外篇,共三章,未完持续)

《影子的谣言》(疑案番外)

阴影一直都在。它其实从未消退,且会永远的追随着你。

1、我们订婚吧

眼前,是一片雪白的静谧。
他回家了。
雕花的墙壁上,仍泛着他所熟悉的,那种浅浅的蓝色光影。
低头去,他以手慢慢的去触墙壁,然后他边抚摸,边迈步向前走。
前面是一道长廊,它正被一种异常安静的日光照透。那光彩令人有一种错觉,仿佛这栋房子,全都是用冰砌的,雪堆的。它纯净冰冷,透着闪碎的折射,一直藏纳着他的过去。
是那终日在一个人寂寞游戏中度过的童年,他在角落里无人理睬的过完了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但他从不曾想过抱怨……
低着头,走了一阵。他已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他看到了那扇门。
他还记得曾无数次在罪恶的梦魇中,对它感到的恐惧。
但现在,虽慢却没有迟疑,门已被他一点点推开了。他在淡淡的皱眉。
门里面站的,是母亲的背影。她身上没有血迹,安静散开了洁净的裙摆,披着黑色长发……
忧怨的声音在轻轻问,
“小樱,你为什么不回来啊……妈妈一直在这里等你呢……”

小樱微微蹙了下眉,睁开了眼睛。他对着天花板静静望了一会,低声喊道,“妈……”
叹气转头,他望着身侧,见小炟睡得很熟了。她枕在他一条手臂上,那条手臂不知何时已经压得麻麻的。可他没有因此将手臂抽出来,反而慢慢转过身去,抱住了她。

………………………………………………………………………………

亲爱的读者:

1.《影子的谣言》是个中短的番外篇,并不是《疑案迷情2》
2.主角介绍:
欧小樱——樱空释(按照前文小樱应该是姓白或是姓季,但本文为方便仍延续他出场时的姓名)
欧索文——卡索(姓氏解释同上)
阎小炟——艳炟
云落——梨落
3.剧情介绍:这是一个发生在封闭式空间里的案件。有人看过说是古宅心慌慌,哈哈哈哈哈,但是其实不是的,这里每个诡异的事件背后都有原因可以解释。
4.致歉:因为另一篇文《孤独的巡礼》还没写完,番外是插空写的,所以可能好一阵子不会更新了,特意写在前面。

                                             ——平明寻白羽
……………………………………………………………………………

早晨。
小樱步上了白家的台阶。
回眸,他见小炟在台阶下抱着手臂站着看他。
他扬眉,“为什么那样看我?”
小炟勾起红唇,她偏着头,欣赏这与平时不一样的他。
他穿了一身简单的西装,笑容纯美。好像连他身后的那所房子也变成一座冰雪王城的宫殿。
他低头看看自己,他没有选特别繁琐的衣服,轻轻皱下眉。
“我不好?”
小炟回神笑着摇头,“你好啊!”她已折服于他那如小王子一般的光华了,似神祇的幻影……
“你也好。”他立刻露出甜极的满足微笑。
小炟穿着朱红色,衬得她的眉目浓丽。
她与他相对,一个站在阶上一个站在阶下,互相的牵着两手。
“唉?我们一定要进去吗?”她扬起大眼,面露隐忧。
他点头,“嗯。要商议订婚啊。”
她撅嘴转头道,“可是我不想见到他们,他们曾经那样对你。”
他没有言语,浅浅的含笑。
哥哥和云落,不久前已经在商量要办婚礼了。他知道,哥哥的心愿。
“都到了,走吧。”他道。

门轻轻推开。小樱牵着小炟走进去。
门口已经有个正在做事的白衣人一眼看到了他。那人似乎被惊了一跳!但反应片刻,仍还是想起对他弯腰。小樱皱眉点点头。
他牵着小炟,又向里走。
二人已看见无人的大厅。
“你爸呢?”小炟蹙眉看着空荡荡的大厅,小声问。不是白成亲自要求小樱,今天回来“商量”要不要与阎家订婚的吗?
她的话还没说完,有两个白衣人从穿廊出来,端着茶盘走进客厅。
他们低声说着什么话,抬头看见小樱站在那,竟然同时吓了一大跳,惊声的“啊”了出来!
小樱望着他们,重又皱起眉来。
“你们做什么这样?”他问到。
那两个人慌慌忙微微的弯身,口中道,“小少爷!”
小樱锁着眉心,看看她们,
“为什么大惊小怪?”
小炟在旁看看小樱,又睁大眼瞧瞧那两人。然后她又扬眉转回去看门口那人。见那人正鬼祟的往这边看,一遇到她的目光,连忙低头去,装作有事做。
小炟琢磨着慢慢转回头来
跟前那两人仍在唯唯诺诺。
“是……我们没有想到少爷今天会忽然回来。所以吃惊。”
小樱看着她们,“父亲没有说我今天会回来吗?”
“白先生说了,是我们没想到少爷回来这么早。”
小樱蹙眉没有再说话。
他当然不满意这个回答了。
就算他久未回家,今天是忽然回来的,这些人也不该是这个表情。
那不是惊讶,分明是惊吓。
难道这里发生什么事?
这时,从二楼传来一阵脚步声响。
小樱和小炟一同看去,见是白成来了。
他穿了一身家常便装,正踩着一级一级台阶走下来。
“你回来了。”他看着小樱,人像透出些疲乏。
小樱向他喊一声,“爸。”。
他面向着白成,忽然感到身后的小炟悄悄拉过了他的手,她在他手心里轻划着。小樱一时辨不清她在写些什么,他皱眉,将她手抓住了。
白成已走了过来,站在他们面前,“嗯,欢迎你们回来。”他脸上露出点笑容。

“叫你们来,是想商量你们订婚的事。”
三人在沙发里坐了下来,白成已微笑着开门见山。
随后他沉吟了下,皱眉,“司仪准备……将你们的订婚宴席,和你哥哥跟云落的婚礼放在一同举行,这样会不会委屈了你们?毕竟那天,你们要做伴郎跟伴娘的,又要在同一天自己也订婚——”
小樱小炟对视一眼:
赭色眼眸中含着询问,你会不会介意?
大眼对他眨眨,不介意,反正人是你就好!
小樱暗暗抿唇转回来。
白成见他们俩没有立刻给出回答,又沉吟着补充道,
“小樱,你哥对你十分惦记,结婚那天想看着你在他身边,也像他一样,受大家祝福,这是你哥的心愿。”
小樱已抬头,他淡然一笑,“爸,哥这样想,那就这样办好了。”
白成听了也对他笑着点点头。
三人静默片刻。白成端着茶杯。
“秋姨呢?不在?”小樱忽然开口。
谁知这句问候换来白成突然一怔!
他沉脸将茶杯放下了。
“我正要和你们说这件事。最近美秋的身体一直有些不适,你们两个记得,千万不要去她屋子打搅她。”
此言一出,小樱已蹙眉。
他诧异两件事!
果然,白成已接着说道,“你们今天来了就不用走了,一直到你哥婚礼前,你们就住下吧。”
小樱疑道,“为什么?”
白成道,“婚礼要彩排。再过两天,你哥哥也要带着云落回来。”
小樱微微蹙眉,他转过去看了小炟一眼。
小炟也在蹙眉看他。

2、花园这么大?

白家的园子很大。
大到入夜之后,到处树影幢幢,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迷路走不出去。
此刻,是小樱带着小炟在这园林中散步。
小炟由他牵着走了一阵,只觉夜风阴凉至极,此时夏季,但她仍缩起肩打个寒噤。
小樱皱眉站住了,将自己外衣脱下来,给小炟披到身上。
“这样可不行的,你不可以冷!”小炟担忧喊道。
小樱微笑摇头,“我不冷。我们往回走。”
小炟一惊,“什么?我们刚才一直没有往回走吗?我们至少走了15分钟了!你家花园这么大?”
小樱点头,“嗯,我们现在只走到了这花园的一半,脚下站这里是园子的中心。横穿花园需要三十分钟。”
小炟仍很吃惊,“你们家为什么要造这么大的花园?如果没有你,这里黑洞洞的,我一定会在这迷路的。”
脚下隐约难辨的路宽宽窄窄,错综复杂,令人迷失方向。
小樱笑,“就是白天,你也会找不到路的。”他抬头看看小炟,叮嘱,“不要一个人到这园子里来。想来时我陪你。”
小炟点点头。她忽然低声道,“其实,我今天从进门,就一直觉得……你家有点怪怪的?”
小樱皱眉,他也觉得。
他眯眼看着前方,因此他才会选择留下来,是他自己想留下的。
他忽然问她,“对了,白天在客厅里,你悄悄在我手上写的是什么?”
小炟一下站住了,将他也拉住,她仰头看着他的眼眸,低声道,“我写的是:门后有人。”
小樱立刻问,“哪扇门?”
小炟道,“你家客厅里,酒橱旁边那扇独立的窄门。”
小樱一怔,“可是那扇门是个装饰。内部是墙!”
小炟闻言一愣,但她慢慢皱起眉,道,“我听见了门里有声音。”
小樱皱眉不语。
小炟也问道,“那你那时忽然抓住我干嘛?”
小樱低头望着她,“因为壁柜的玻璃屏上有反影,站在门口那个人,当时一直在看着你。”
小炟听他这样一说,张大了凤眼,“喂,你们家怎么这么阴森!人都奇奇怪怪的!我要回家!”
小樱见她面露紧张,笑着握紧她手,他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一下,“别怕,我从小在这长大的。这儿的人本来也这样。”
不过今天确实显得有些异常。
“可能现在秋姨病了,从不出房门,我爸又喜欢待在书房,屋子里太静了。过两天,我哥和云落也回来了,人多就好了。”
小炟噘嘴点头。
小樱牵着她手,继续向宅子方向走。
他心里想,等过两天见到哥哥,再和哥哥商量家里遇见的怪事。

园子中心向外延伸,辐射三条石子路。其中有一条路直接通往大厅。小樱和小炟回到厅中,此时无人,只有两盏幽灯。
小樱直接带小炟去了楼上的卧室。
一直到了小樱的房门口,他站住了。
他自然仍是睡自己本来的房间。
转回来低头看着小炟,他抬手指他房间对面,
“你就住在我对面的房间。我们很近。”
小炟皱起脸,她仰头,看着他,低声问,“为什么我不可以和你在一起住了?”
小樱抿嘴浅笑一下。
“现在我们回到家里了,这样不太好。”他认真向她解释。
白成是知道他们两个之前住在一起没错,可是那是在外面。现在回到白家商议订婚的事情,他们俩若还睡在一个房间,会有些不太好。小炟的个性向来大喇喇,她不会太在意,小樱从小在白家长大的,他不介意也会考虑环境。
见她仍在那儿皱眉低头,他低笑着去轻推着她的肩,陪她走到对面的门前,帮她开门。
他低声道,“我们在这儿,也不会住多久的。”
然后他想想,低头带着些腼腆说,“我……早点娶你好不好,等我哥婚礼办完。”
这样不管在哪,都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小炟转回头来已涨红了面颊,她辩解道,“我……我才没有急着想嫁给你呢——”
他听了已忍不住笑着皱眉,而后低头去她唇上轻吻一下。
小炟不禁浅笑,勾住他脖子不肯放他走。
轻吻变得温馨缠绵,一时沉迷其中,他伸手去抱住她。
险些忘了身在何地!
他忽然笑着推开她,“好了你快去睡吧!”
再亲他要不知不觉被拽到她房里去了……
小炟半身进到门里,手扶着门框坏坏的指着他,笑出两个梨涡。
她已经砰的关起门。
他面上仍带着笑意,转身回自己房间去。

小樱走进了他自己那间素白的房间。黑暗之中,他伸手扭亮了灯。
他已愣了一下。
一切似都静静如故。好像始终只等他回来。
凝目四望,他轻轻的叹了一声。
已经五年了。时间在不停的拉开他与这里的距离。可是仍未抹去这个地方留给他的痕迹。
是冰冷的,静谧的,幽寂的……
他走进这雪筑般的屋中,微微皱眉的想——存在就是存在的,即使人将它遗忘了,时间大概也永远不会把它遗忘。
走到一侧的床头边,他坐了下来,默默向窗外望了好久,直到静得两肩渐生了寒意。他才低头伸手去,拉开了一侧柜子的抽屉。
赭色眼眸微微的一闪。里面仍如他离开时一样,安静的存放着一个镜框。拿出来,他轻轻将它摆在了灯下。
看着它,他脸庞上渐渐泛起淡然微笑。然后,他对那照片上的人低声道,“妈。”
当视线离开了相框,他有些疲倦的合衣躺在了床上,望了一会儿天花板,竟有些失眠了。转头看看,身边是空的。他已习惯了小炟在身边,此刻没有她,他竟觉得冷清不适,她睡了没有?
低叹一声,微微皱眉,他又开始回忆起今天回来以来的种种怪事。
便如此翻来覆去不知辗转了多久,也不知到了深夜几点钟,他才不知不觉的将眼睫渐渐交接。
他皱眉做起梦来。
而且这个梦做得十分混乱。

朦胧中,他一时像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独自在穿廊间,向尽头去寻找母亲。可是很快他又像身在李香玲失踪那个废弃游乐场里,在四处没有方向的寻找小炟。
接着不知怎么,他觉得自己回到寰球侦探事务所了,在低头忙碌着,但凝神却看见眼前的案件线索都已变作断字残篇。
也许是梦做的太累,他忽然觉得心沉重的跳了一下,几乎要醒来。
随后,他隐约的听见从哪里传来了一种歌声,那歌声单薄,怪异,重复着唱……
这是梦……他蹙眉翻身朦朦的对自己说。
但只这样一想,他重又向梦里沉了回去,回头发现自己正和哥哥站在一起。哥哥转头对他道,小樱,医生在等你去做手术。
随即他真的被推一下,走进手术室去,许多手伸来拉他躺下,一盏明亮的灯在身前亮了,冰冷的白光在照他的眼睛,他侧过脸去躲避,忽然一阵心慌。
那灯像有许多眼睛在圆瞪瞪冰冷的看着他……
接着他耳边听见了小炟的声音,“小樱,快来啊!”
他心里一惊,随后迷迷糊糊的告诉自己,别急,这是梦……
可是他随后又听见小炟一声喊——
“啊——小樱!”
他猛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
是真的!那尖叫声还有余音在静夜中回荡!

3.哥,你回来了

小樱一下子打开了房门!
他从自己房间里急跑出来,"咚"的一声,迎面撞上一个人,愕然的停步,发现竟是白成!
两人对看了一眼,同时都没有说话,小樱先跑到对面推开小炟房间的门——
门一开,迎面吹来一阵夜半凉风,令他心口一紧,窗子什么时候敞开的?阎小炟穿着件粉白色的长睡衣,黑发披散着,赤着脚背对房门站在地上。
“小炟!”他连忙对她的背影喊了一声。
阎小炟回过头来,大眼里流露着极度的惶恐不安!她扑过来抓紧欧小樱的手:“我看见了一个……刚才有一个……”她蹙眉眨着眼睛,结巴着竭力想开口,但目光忽然在无意中瞟向门口闻声而来的白成,白成脸上的表情让她一凛!
她瞠目停顿下来,好半天才接下去道,“我做了个恶梦。”
小樱垂下眼睛。他仍握着她手,抬头看看窗外。
见虚惊一场没什么事,白成才想起在门外有些尴尬的低咳了一声,“大概你换了地方睡觉会有些不太习惯。”向阎小炟房里望了一眼,白成便转身离开了。
小樱抬头望着那身影消失在昏暗的走廊。他起身去将门关起。
抱着手臂,坐在床上的小炟,立刻仰脸对小樱压低声,“小樱,我刚才在对面的窗子里看见一个人!”
对面有人?
白家这栋房子建成了一个对称的凹字形,小炟睡的房间对面隔空十五米,正对着另一个房间,两个窗口平行。
小樱皱眉淡声道,“是什么人?”
小炟睁大眼,面露恐惧,“我……我也不知道,因为那人……他全身都缠了绷带,脸也是!”
“绷带?”小樱也惊诧回问。
这房子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小炟两手伸来微微抖着抓紧了他,随后她又想起刚才的一幕,“小樱,你爸他……好像也有点怪……”
小樱低叹,不必她说他也觉察了,白成刚才的出现就不正常。离阎小炟房间最近的应该是他,白成怎么可能比他还快?
除非白成早就站在那。
“小炟,”他停下思绪,淡淡的嘱咐道,“以后睡觉可要锁门。”
小炟神情一惊。
他见了浅笑,
“这样吧,今晚我陪着你,明天晚上云落就来了,你们可以一起作伴了。”

清晨。
阎小炟睁开眼睛,看见小樱伏在她的床边。他这样睡了半夜。
这间客房样样东西都精雕细琢大气华丽,只是这张床,精致有余,却比寻常的单人床还窄。
她不禁有些心疼后悔的去摸他的头发。
小樱似感觉到,醒了过来。他抬起头看她,露出一个纯净微笑。
小炟坐起身翘起红唇——他明明心脏不好的,不该这样坐了一夜。小樱看看她浅笑,“我手术都成功了,别紧张。”
门这时忽然被敲响了!
小樱起身去开,门口站着的白衣人冰冷谦恭的低头,“大少爷他们提前回来了。”
小樱听了心头一喜!
哥,你总算到了!
欧索文之前带云落出门旅行去了。他们走了两三个国家,玩得超过了预计时间,兄弟俩已经有月余不见。
小樱牵着小炟的手奔到大厅。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他脸上绽开着温暖欣喜的微笑。
“哥!”
欧索文果然是回来了。他站在门口,几个白衣人帮忙接下他的行李,白成远远坐在沙发上目光温和的看着这一幕。
欧索文知道小樱也在家里,脸上是同样温暖喜悦的神情,他听见一声"哥"的喊声立刻转回头来,兄弟俩相视一笑。
小樱的笑容很快消失了,他身后的阎小炟也将眉头皱起来。
欧索文一只脚上缠着厚厚纱布,而且抬起来没有着地。云落见他要转身,连忙去搀扶他,递过一根拐杖来。
“哥,你的脚是怎么了?”小樱皱起眉问。
他伸手上前去,从另一边帮着扶住欧索文。
欧索文挪到沙发边,他重心不稳,身体沉重跌坐下去,疼得嘶气。但温暖英俊的脸依旧。他对弟弟宠爱一笑道,“说来话长,我们回来路上,经过尼泊尔,云落说那里首饰好,非要停下,结果就停了一下。在那儿玩的时候却把脚扭伤了。”
云落不服气的看着他摇头笑。"这话不是长吗?你怎么不说你在国外旅行还不忘了追贼,才把脚扭伤的?"
欧索文见她拆穿自己,只回以一笑。
然后他转身低头在随身背包里摸索,拿出一个精致的小圆盒子。将盒盖打开,他递给站在身边的小樱,目光灼灼闪亮,温暖笑道,“这个是我和云落送给小炟的。不知道她喜欢吗?”
盒子里闪闪发光,躺着一串红宝石。小樱褐眸轻轻眨了下。他对哥哥和云落一笑,便伸手取过,走到小炟身边去,小炟笑着两个梨涡举手给他。两个人在那里试手串。
欧索文抬头向父亲道,“爸,我脚不小心伤成这个样子,如果半个月不康复怎么办?婚礼要不要延后……”
白成本来一直没话,他这个人平时也惯不说话,但听了索文的话,他忽然抬头,厉声道,“不行!你母亲很急,她在等你的婚礼!”欧索文怔了一下。
白成说完,似乎觉察自己的语气不太对,他顿一顿,补充道,“况且,婚期都已经通知出去了,那么多来宾,有世交,有生意上的朋友,还有不少有来往官员,无论如何也不能延后。你就是瘸着腿婚也要结。”
白成的声音肃穆紧张,十分严厉而且蛮不讲理。四个年轻人都一时没有做声。
好一会,欧索文笑着答道,“我知道了。”

小樱扶着欧索文在走廊里慢行。
左右没有人,小樱低声对哥哥道,“哥,这地方有些不对劲。”
欧索文皱眉望着弟弟,“发生什么事?”
走廊尽头,刚好有两个端着托盘的白影闪过……小樱道,“不是一件事。晚上我去找你。”
欧索文点点头。
这时二人刚好走到了秋姨的房门外边。
欧索文站住问,“我妈怎么样了?”他早在国外就听说母亲病了,所以今天回来没立刻看见母亲也不感到奇怪。
小樱摇摇头。
“哥,这就是我说的其中一件怪事。我根本不知道秋姨怎么样了,爸他一直不许我见秋姨。”
欧索文诧异万分。他伸手要去压门把手,想进去看母亲。
他的身体因此挨近了门一些,小樱则在旁搀扶着他。就在那一瞬间,兄弟俩忽然都变了脸色!他们隐约听到门后屋子里传来了一阵呻吟的声音!
"别……别……别杀我……啊……啊——!!"
那声音像一个全身各处都断了骨头的人,在疼痛中沉闷的求救,时不时伴着挖心的嘶叫——
索文停住,与小樱对看了一眼。
"怎么回事?"索文问。
小樱也看着哥哥不语。
索文继续道,"里面是什么人?这不是我妈的声音!"

(未完持续)更文时间不定哦,所以现有三章连发了👼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