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同人文:樱花童言之——小红帽(短篇完结)

樱空释和艳炟无言对坐着。
中间桌上是氤氲的蒸汽,正从红色火锅中缭绕的冒出。
窗外夏日阴凉的树影,被一阵经过的微风轻摇,斑驳了桌上的花纹。
“樱空释,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红衣公主忽然有了兴致,托着腮道。
樱空释抬起头,他仍是一身灰衣,白鞋。安静无声。褐眸看着她。
“喂?难道,你都不想问问是个什么故事吗?”红衣公主放下托腮的手,不解的琢磨道,“听对方这么说,不是都该问一句吗?”
樱空释果然轻声的问,“什么故事?”
艳炟见他听了话,也不予深究什么,重又得意洋洋的勾起红唇,
“我要讲的啊,是个非常美丽的小女孩的故事!”

以下是艳炟的故事:
从前,在一个小村庄里,有一个很爱练鞭子的小女孩。有一天,她得到了一顶十分漂亮的红帽。戴上这顶红帽子以后,村里的大人们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可爱的小姑娘。从此以后,大家都只叫她小红帽。
有一天早上,小红帽刚一起床,就看到床头放着一封冰蓝色的信笺,上面还盖着一朵红玫瑰样的封漆。
“这么神秘又漂亮的信封,可是会是谁寄的呢?难道……是远方的他寄给我的吗?”
小红帽想到这里,脸红了。

“艳炟,小红帽,不是个小孩子吗?”樱空释忽然打断了对面投入讲述的女子。
艳炟语音一顿,她斜眼看看樱空释,低声嘀咕,“你听过这个故事啊?”
樱空释点头,唇角轻轻扬起,“是啊,我还知道后面怎么了?”
见艳炟睁大眼看着他,他淡淡的低声道,“后来,小红帽打开了信封。”
艳炟的大眼一亮!她忍不住抿唇暗笑,口中道:“对,就是这样的!”

然后是艳炟继续兴致勃勃的讲述:
小红帽小心的拆开了信封。
她拿出信来慢慢的念到:
“我是住在森林深处宫殿里的外婆。今天我生病了,你可以带着蛋糕和葡萄酒来看我吗?”
信上泛着淡淡樱花的气味。
小红帽歪着头想,“我还有个外婆吗?从来没听爸爸提过啊?”
她的爸爸,是全村最足智多谋,最孔武有力,也最勇敢果断的人。可是他却从没告诉过她,在森林里有些什么。
小红帽自言自语的说,“还是我亲自去看看外婆吧,不就知道她是谁了吗?”
她瞒着家人,用一只篮子装好了蛋糕和葡萄酒,又把她心爱的小鞭子别在了腰间,就快快乐乐的出发了!

小红帽来到了漆黑的森林里。她提着小篮子向前走。沿途遇到了很多大野狼。
“小姑娘,你这么细皮嫩肉的……”
啪!一声鞭响!
这只大野狼不知怎么,被抽倒在地,还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又一只来送死的,还要劳烦本小红帽送你去彼岸。”小红帽轻轻一哼,将手里的鞭子别回腰间。
可是,随着越向森林深处走,光线越阴暗了。
外婆的家在哪里呢?会不会那里没有外婆,有的是一个可怕的大怪物呢?
小红帽走着走着,有些紧张起来。她竟然在黑暗中迷了路,又疲惫,又难过,靠在一棵树下睡着了。

“公主,公主,醒醒”
睡梦中,有只手伸来,在轻轻摇晃她。
小红帽恍恍惚惚的睁开眼睛。她十分惊讶的看到,身边有个人正单膝跪着,黑发褐眸,面容纯美,担忧的凝着眉,低头看她。
“公主,我去给你抓野兔了,你怎么在这就睡着了?”
“公主?你找哪一族的公主?你又是谁?我不是你说的什么公主,我是森林外村子里人见人爱的小红帽。”
那人皱皱眉,用手在小红帽眼前晃一晃,“公主,我是云飞。”
“云飞?”

樱空释本就似笑非笑的唇角,微微的扬起一下。
“艳炟。”
“嗯?”讲了一半的艳炟停下来。她伸头打开锅盖看看,里面的水滚沸着。
“云飞怎么会出现在小红帽里啊?”安静的褐眸在蒸腾的雾气后面望着她。
艳炟"啪"一声扣上锅盖,
“因为,云飞是真正的大野狼啊!”
“云飞是野狼?”清冷的质疑。
“对。”艳炟点头,“他带着小红帽,走上了抓野兔的不归路。小红帽上当了,抓了一只又一只。然后云飞先跑到了森林深处的宫殿里。”
樱空释道,“可是这个故事根本就不该是这样讲的。我记得,后面的内容,应该是这样……”

樱空释用清冽的声音,开始了他淡淡的讲述。

事实上,云飞根本不是大野狼。
相反的,他是一个善良的小猎人。他看到小红帽在森林里迷了路,就主动的出来帮助她。
而小红帽并不知道,在这个森林里,还潜伏着一只可怕的大黑熊。云飞要带小红帽避开危险才行。可是他非常不善言辞,只好出此下策,带着小红帽去抓野兔。
“云飞,你是安的什么心?为什么要骗我来抓野兔?你看,抓得太阳都落山了!我还没有找到宫殿。”小红帽抓了两手满满一只只的野兔,她沮丧的低下头,“如果宫殿里那个樱花味的病人天黑前病死了,怎么办?我见不到他最后一面,就永远解不开外婆来信的谜底了。”
“噗!”
云飞听了她的话,捂着胸口,一副受了重击的样子,差点喷了。
他眨眨眼睛,镇定了一下,
“公主,那个人是不会死的。他会长命百岁,在幻影天一直等着你。而且,他也不是你的外婆。他真正的身份,其实是一个孤独的王子。”
“一个孤独的王子?”
朱红的凤眼惊讶的睁大了。
云飞点点头。
“那他为什么要给我写信呢?”
云飞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因为他受到了诅咒。”
“什么诅咒?”这件事勾起了小红帽的好奇心和同情心。
云飞转身,向悬崖边走了几步,风浮动他的黑发和他猎人服的衣袖,
“在他的心上,被种上了一朵赤凝莲。这是一朵魔花,从化生开始,就在诅咒他永远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当然,也就永远得不到自己的真爱。”
“除非……”云飞的声音说到这里停了。

“除非什么?”火锅仍煮得沸腾着,但艳炟没注意,她睁大眼睛全神贯注的望着对面雾气里的樱空释。
“除非你找到他。”樱空释淡淡道。
“然后呢?”她追问。
“然后?”一阵短暂的沉默,“然后……不要问他问题。”
“为什么?”
“因为问了你就会失望……他永远也学不会说爱。”樱空释低柔的声音道,“他只会一直在宫殿里等着。”
“那又是为什么?”她偏着头凝眉追问下去。
樱空释扬眉,“这是童话里的诅咒,你没有听过童话吗?”
艳炟陷入了沉默。
“你怎么了?不然,我们回去吧。”樱空释忽然道。
“不!”艳炟抬头,她的眸光闪亮,眼眶红红的,“你继续讲,后来呢?”
樱空释一怔,微微启唇,褐色眼眸依然安静。
“你给我讲故事总要讲完的吧?”红衣公主用手拍拍桌子。
樱空释的视线静静对着她停顿了片刻。
“后来……云飞就带着小红帽,找到了通往宫殿的路。”
他真的又继续讲了下去——

在宫殿门口,云飞停下脚步,他抬头看看那高万仞的冰雪之宫,“公主,云飞只能送你到这,不能再继续陪你了。”
“为什么?”
云飞皱眉,“喂!你怎么这么多为什么啊?你以后不要叫小红帽了,叫十万个为什么吧。”
小红帽睁大眼睛,“我一路上只问了你一个为什么!”
云飞皱眉转开头,“哦,是我记错了。”
小红帽看了他一眼,“怪怪的……”她小声嘀咕,然后摇摇的转身向宫殿的大门走去。
走了几步,她忽然停住,再回头去看看那小猎人。
“你快去吧。”他低声催促,“他在等你。”
“那你呢?”小红帽问。
“我?”盈亮褐眸静静望着她,“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那个神秘的小猎人就消失不见了。
小红帽独自走进了宫殿。
孤独的殿宇寂静幽冷,一扇扇窗里的光,把她的身后的影子拖得长长短短。
直到她走到了一座苍白大殿的门前,悄悄推开一条门缝。
吱——
会是谁住在里面呢?
在这间幻影天里,静静坐着一个雪白的身影——他的衣服是白的,长发也是白的。空气中还游离着淡淡樱花的香味。
“喂!是不是你病了?我是住在森林外村子里的小红帽,我给你带来了蛋糕和葡萄酒。”看见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小红帽一点也不害怕的推门走了进来。
可是当白衣王子转过头来,小红帽却诧异的站住了。
她揉揉眼睛,走近他一些,纳闷的问,“你……就是那个写信给我的人吗?”
“嗯,我叫樱空释。”白发少年点头。

“喂!”一声清越叫喊声。
樱空释被打断了,停下来。艳炟插嘴道:“前面不是说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吗!”
樱空释追忆了一下:“哦,我忘了……”
“哎!你讲故事,讲了后面就忘了前面!”

故事仍在继续:
小红帽诧异的追问,“可是为什么,你的脸,会长得那么像云飞呢?”
“因为……”少年有些结巴的转开视线。
“又为什么,你的身材也那么像云飞呢”
“我是……”
“而且为什么,你皱着眉的神情也那么像云飞呢”
“艳炟……”
啪!一声嘹亮的鞭响!
可爱的小红帽刹时变身威风凛凛如同女战士,
“你快说,是不是你把我的小猎人吃掉了!本小红帽一鞭就送你到彼岸!还要剪开你的肚皮救出他,再在里面换上一堆石头!”
你…………!
樱空释有些负气倔强的转开脸,他清冷的道,
“被你发现了,其实云飞就是我!是我变成云飞一直骗了你。”
“你说什么?你就是云飞?”小红帽完全呆掉了!“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樱空释转过身来,他纯美的面庞一时有些隐约发红,“为了让你发现一件事。”他轻轻捏着拳皱眉说。
“是件什么事呢?”小红帽傻傻的问。
樱空释拧眉,他的脸冷了一下,滴下一滴冷汗。
“那是一件被诅咒的王子无法说出来的事!”
“到底什么事?”
“就是那件事!”
“那你说出来!”
“你想听什么?”
“亿万年来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说好了不问王子问题!”
“那你怎么可以一直不说呢!这样的心态健康吗?”
“你可不可以不要看我说了什么,而是看我做了什么?”
“你信不信我抽你啊?”
“……”

“……从此以后,小王子和小红帽,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他们俩白天会在森林里打猎,到了晚上……”
淡淡的清冷的声音还没讲完,清越慵懒的声音已打断了他,
“喂!你讲的这个故事,他们俩最后明明在吵架中结束的。”
樱空释褐眸安静的抬起。
“好了,故事讲完了。”他低缓的声音道。歪一歪头,看着她,他轻轻扬眉,“你还吃不吃火锅?等下都煮化了。”
他伸手去替她掀开了锅盖,蒸汽迷离了他的眼眸,连手也不自觉的微微顿了一下。
——艳炟,我要说的,你明白吗?
他在氤氲的雾气后面眯起眼眸。
窗外夏日阴凉的树影,被一阵经过的微风轻摇,斑驳了桌上的花纹。
“哎,”对面的红衣女子定睛朝他看了一会,忽然轻轻仰脸将筷子抵住红唇。
她低声道,“我早就知道。”

——完——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