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孤独的巡礼(原文:碎片)

2.叵测的兄弟对话

空静的大宅。
男子静静坐在桌前椅子上。
“冯索。”
一声轻喊。
冯索没有回头,是洛洛。
他正陷入回忆。那回忆片片段段,斑斑驳驳,好像都破碎得不真实了。可他却偏偏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哥,我希望你和洛洛能幸福,”
——“哥,你是自由的。”
回想这些话,冯索心头酸涩的凝眉。
“王。你觉得,他会听话吗?”洛洛没有走。她走近俯身将手臂搭在冯索肩头,在他耳边低声开了口。
冯索回神,他不知道如何回答。然后,他倒忽然对着面前的屏幕笑了一声,“我说,其实当凡人还真是有意思啊,你看我们发明的这些聊天软件,好像当年神界的传声鹰一样!”
洛洛扬眉一笑,
“你们这些神啊,天生拥有强大的幻术和无尽的生命,对凡人世界的一切,接受起来也毫无障碍。那天我听星旧说,他刚来凡世时发现,樱空释居然还可以直接用手凭空检索硬盘数据。你说,你们是不是太可怕了!”
洛洛的一番话却让冯索的笑容停顿了一下,他很认真的回过头,“不是这样,洛洛。其实我和释,并不完全一样。”
“什么?”洛洛诧异看着冯索。
冯索皱紧眉,“我虽然恢复了卡索甚至舍弥的灵力,可毕竟,我已经有了二十八年凡人的记忆,说真的,我很喜欢这个凡世,喜欢格凝,喜欢我们的家,洛洛 ,我和你一样,不想看这凡世被破坏。”
他慢慢站起身来,“可是我知道,释对凡世的感觉和从前在幻城时代一样,只是出于神的职责偶尔去守护。可经过这次,他已经知道了他的前世是霰雪了。当年霰雪和焰主之间的纠缠……我真怕一切再重演会毁掉这里的一切……”
洛洛绕到冯索面前,她关心道,
“那……你前天到底是怎么和他说的?”
冯索看着洛洛,“我对他说,幻城世界的一切都已经成为碎片,既然现在已身在凡世,过去遇到过的人,都该尽快忘掉。”
洛洛仰望着冯索,“那释怎么说?他不肯答应?”
冯索抬起眼睛。
眼前又回忆起当日樱空释淡然的脸色和低沉的声音。
“哥。也许本来也都是碎片,什么又不是?”那背影孤独清冷,微微向哥哥回头。
洛洛没等到冯索的回答,皱眉再问,“还是他答应你了?”
冯索凝眉摇摇头,“他没答应,也没不答应。”

一片黑暗,对面慢慢走近一个人影。
那人影身上带着耀目的白光,晃得樱空释忙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什么人?"他疑惑的沉声问。
强光隐去,那人已停步在他面前,光影模糊间,露出轻盈悦目的一笑,一脸纯真快乐,自由自在。
樱空释慢慢的放下手。
"霰雪?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黑一白。
两个脸庞一模一样的人,面对面站在一起,时空仿佛被他们的气场划分为两半: 一半,是光耀如可近在身边的白色星辰。一半,身影沉静幽远,在片片飘落的细雪间,似乎已化为了披着阴影的存在。
"最近的事情和我有点关系,顺路就来看看你。"霰雪轻松微笑着道。
樱空释微微偏过头,眯眼,"什么事又和你有关系了?"
霰雪笑道,"焰主啊。你心知肚明,还故意问我,我们本来是一个人,怎么过了万年,你学得这么坏了?"他的笑容坦白明朗,仿佛旭日东升露出轻盈的晨光,连这点像是责备的语气,也是简单轻松得欣欣然。
樱空释也不由翘起唇角一笑,随即赭色的眼眸望向黑暗之中,自言自语般的重复,"本是一个人?”眼前,似有许多看不清的微点在分离和重聚……樱空释轻叹一声,“我遇见的谁不是我呢?”
霰雪只是笑微微的看着他。
樱空释转而,有些心不在焉的对霰雪道,"我提醒你,焰主的事,我可不想帮你。她的事情啊,最好是什么样就什么样。你也别再动了。"
霰雪点头一笑,"好主意。那——你的那位艳炟公主呢?"
樱空释一窒低头。
霰雪轻轻叹了一声,"樱空释,你还以为我是来,求你帮我复活焰主的?"
他慢慢的转身背向樱空释。
樱空释只是凝眉看着他。
"我其实是来告诉你,焰主和艳炟,这次一样没有那么容易分开。因为我看得到焰主,她的执念依然很深,以她的个性,是一定不会放开艳炟这个机会的。"
霰雪说完回头看了樱空释一眼,他慢悠悠的伸手一挥,一道光芒划过黑暗,随后辉点慢慢延展做漂浮半空的画面,如同海市蜃楼。
"我来,是要给你看这样东西。"
樱空释随之迈前一步,淡淡的皱着眉,从霰雪身后仰望那幻景:
幻景中,阴沉的天空飘着斜风冷雨,熟悉的都市高厦林立,建筑物如刀直插入天幕,而它们脚下,是繁华如流水的街市。
"……凡世?"
樱空释低声的话音刚落,眼前那摩天大楼忽然裂开一道缝隙,透过裂缝,可以看到楼里的人还在继续忙碌,好像完全没有察觉一场灾难就要降临!
接着,沿着那道缝,建筑又裂开更多的裂纹!冷雨中,分明从裂缝之间升腾起浇扑不灭的诡异火焰,将那些破损的墙壁瞬间燃烧化为齑粉和灰烟!
转眼,火苗已扑向那些无知无觉的凡人!整个凡世,一个建筑接着一个建筑,带着熊熊火焰,逐个在樱空释的眼前崩塌了……
樱空释的脸庞渐渐变得苍白而清冷,拳在身侧不由自主的捏紧。他对着这一幕,缓缓开口道,"你给我看这些假的东西做什么?"
霰雪伸手将幻术收回了,他轻声道,
"谁说这一定都是假的了?"
樱空释似在暗中强自忍耐着什么,他忽然淡漠的转开头,“真假又如何?”
霰雪转回看了释一眼,目光温和透明,但这次没有笑,"这么说,你想好怎么做才对了?"
樱空释低声道,"没有。"他转过头看霰雪,"不如我们就随它聚聚散散吧。既然一切,都不过如同一场梦里的碎片,是与非,也只是刚好经过,那我们做的,所谓的对错,还有那么重要吗?”
对面的霰雪忽然收起了纯真淡然的笑脸,他阴沉的看了樱空释一眼。然后那人形从头开始,一点点消散了白光,被一缕黑烟侵占,凡黑烟笼罩住的地方,都变成了和黑衣的樱空释一模一样。
樱空释凝眉望着这一幕皱眉。
他没有动,直到自己的身影完全从黑烟中出现在对面。
室内的光明灭了几下,重新映亮这间狭室。
这是他住的雪屋的洗浴室,他正对着一面镜子无声静立着。
伸手去扶着流理台,冰冷的触感只令他的疲惫更深一层。
他抬眼看着镜中的自己,赭色瞳仁在焦灼的望着自己的脸庞。
"你这是怎么了?你想干嘛?"
他低声向着那面镜子问。

雪屋里常年不间断的飘散着细细的落雪。
就像曾经那个世界。一场雪落,可以十年之久。
樱空释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衣,静坐在飘雪之间。
他忽然伸手到自己面前,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然后慢慢的捏紧了那只手。
眼前似有一抹妖娆的红色在卷曲着弥散,樱空释的睫毛忽然间低垂着抖动了下。
“哥,你也是想让我放弃……是吗?”
他慢慢仰头。
也许站在你的面前,只要是你希望我的,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你……所有放弃,或是不放弃的,和你的心愿相比,还有什么所谓。
可是,哥……
他忽然站了起来,两步步下台阶,举手幻化出了弑神剑,然后握在手上,细细的递到眼前看着。
剑身上隐隐的笼罩着一层红色光晕。
赭色眼眸里,似慢慢流露一抹疼痛的伤痕,然后眼瞳似在冰结,凝固作了一层霜雪。
樱空释缓缓横过了剑,偏着头看。
雪屋里,低低回荡着他清冽低沉的声音,
“哥,与其让你知道真相,再陪我一起做这样的选择,不如这一切,只由我自己去面对好了。反正,两个月后,我就可以恢复灵力,那时,又有什么可以阻止我?”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