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4.突变

楼下有人来了!
一缕黑雾陡然散尽,即刻已经重又出现在楼下——
樱空释自黑雾中瞬间化出了身影,长身站在冯索面前。
他白着脸下意识用身体挡住了哥哥的脚步,随后露出尴尬紧张的一笑,
“哥,你怎么会来?”
冯索没再继续往前走。
他停步看着弟弟,忽然间低沉开口问,“天赐,你为什么会留在这地方?”
樱空释闻言怔住。
他转过脸来,一时竟连笑容都已经不见了。慢慢走到一张桌旁,他低下头,以指尖幻化出一缕冰焰,点燃了一只红色火锅。看了那火好一会。“哥,这是我的店。”他淡淡的说。
冯索看着他不语。他是刚从雪屋找他过来的。
樱空释的背影和他现在常用的冰焰幻术一样,黑气弥漫。穿着那件深灰色的外套时,他看起来好像一道冰凉沉郁的幻影,在这一片蒸气缭绕的红色空间里,显得尤其清冷、孤独而沉默。
冯索不由自主的思量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是临行前他特意与婆婆商量过的事……
樱空释转回来,带上一抹疲倦的笑容,“对了,哥,你还没说,你怎么会来的?是不是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对。释……”冯索听了这句话,便忙舒展了紧缩的眉头。
他提着气要说话,一抬头,却见弟弟那暗赭色的眼眸仍是那么乖,随时对哥哥透着安静的等待。
冯索心口像被猛戳了一剑,突的一疼!
他觉得心口不由自主的翻涌着什么,差点想过去抱住弟弟,放弃今天的所有计划!
可是,不行……他连忙阻止了自己这样下去,这事关重大……
“呀!你看,我怎么还叫你释呢……我都忘了……”冯索移开了眼睛,他有点慌的勉强笑了一下。
樱空释目光疑问了下,然后他也跟着低头,浅笑了一下。
兄弟一时无言。
冯索在皱眉暗暗的吸着气。
好一会,他才终于重新慢慢开了口,都是按照来之前准备好的那些话,
“天赐。其实,我来找你,是因为一些旧事——”
他将脸转过来,已经面容肃穆,开门见山:
“上次在格凝,婆婆就曾跟我提起过火族。幻世如今是没了,可也没有了冰火对立,算得上天下太平。此外也有些事,别人不知道,哥还是了解的,火族的那位艳炟公主,从前就一直对你很好,在幻雪神山时,她也为救你出过力。如今你若想救她回来,本来也无可厚非。可是你记得吗?至从到了凡世,她却一直和……和那个焰主的元神合二为一,”当说到焰主,冯索停下来,看了释一眼,“天赐,你知道吗?哥只希望这一切不要再死灰复燃了——”
樱空释没有说话,也没出言打断,他安静的听完了这些话。
长长桌上,有一只杯子,里面的水波漾起晶莹的折射,将所有经过的光彩撕裂成碎片。有一瞬,樱空释看见它倒映着那一排红巴士的窗口,像让每一扇都变得破败扭曲!
他的心一惊!借着哥的话,他仿佛又看见了那一夜在镜子中看到的无尽幻象!都是齑粉,和烈焰!
“哥!”他急促的低喊了一声!然后陡然停了。
窗外是不歇的雨声。
冯索闻声去望着他,皱着眉等着接下来那一句回答。
但樱空释没有说下去。
好一会,他似又恢复了一惯的模样。回头,他用略嫌冷淡的声音道,“哥,这事你别管了。”
这像是拒绝。
一时间,只剩下那只燃着的火锅在咕嘟咕嘟的冒着水泡的声音。
冯索点点头,忽然叹息了一声,笑了。他温言道,“那算了。那你的弑神剑呢,上次已经被焰主震裂了吧?哥给你看一下。”
一只手静静伸过来。
樱空释愕然又回了一些神,如画的眉目有些怔怔的看着哥哥。
这世上如果还有一个人能修复弑神剑,那个人就只能是冯索了,因为只有他,永远都是弑神剑的剑鞘。
樱空释未加思索,就举手化出了弑神剑,递了过去。冯索伸手接过来,他皱眉抬头去,仔细瞧了瞧剑身,果然看见一处裂伤。
樱空释背转过身,他低头凝眉。因为冯索从找回舍弥和卡索的记忆开始,太耀眼了。哥哥本就耀眼,而自己——胸口那曾养过赤凝莲的地方,似乎仍有根刺还插在那里,令他心痛难当,却又与哥哥近身不得。
此刻站在樱空释的身后,冯索已用一只手,慢慢从剑身的伤痕上抚过。
他忽然扯动着嘴角,笑了,随后严肃皱紧眉:
感谢上一次,焰主让这把剑身上受了这处裂伤——
慢慢的握紧了剑柄,冯索的另一只掌心安安静静已幻化出一个冰茧。

樱空释骤然间感到了背后的寒气。
他觉察到什么,惊讶转回身!却看见冯索手上多出个由白色冰凌交织的光球。
是那个极寒空间!
“哥?”他无比诧异的一声问。
在逼人寒气中,冯索额前的头发都渐渐向上飞舞起来,双目也已经化为冰蓝色!他此刻只很冷漠的向弟弟看了一眼,之后手一扬将弑神剑掷起,数道银色冰凌已带着裂响附着剑身之上,弑神剑瞬间被那只半圆状的冰茧冻结在了朱红的墙壁上。
樱空释完全愣住了!
他像都不知道弑神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呆立着!
“哥,这冰茧怎么会听你的控制?”他皱眉看向冯索!
冰茧虽然是忠诚守护冰族之王的圣物,但却历来不能被人为操纵的!
话音刚落,墙壁上被冰茧缠住的弑神剑忽然开始发出蓝光和格格颤抖。躲在弑神剑里的剑灵似已感到了彻骨的寒冷,是他忍不住震动着剑身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啊——救救我!这是谁干的?我好冷!樱空释,快把我放出去!”
“哥!你?”樱空释听着弑神剑的惨叫,再次惊讶的看了哥哥一眼!
冯索缓缓转过脸来:
“释,你看你,像个孩子,如此紧张干什么,我管管剑灵罢了。”他笑着慢慢的解释,“这弑神剑上面,有着隐隐流转的红气未散,分明是依附了火族神残余的元神。为了凡世的安稳,哥只能把这个随时会不听话的剑灵永远的封印在弑神剑里。
至于我为什么能控制得了冰茧,你忘了,我现在已拥有着冰族先祖舍弥的记忆,自然可以知道太多连你也不知道的秘密。”
樱空释听完这些话,转头看着那把被冻结的剑,那双睁大的暗赭色的眼睛闪了闪,样子让冯索心里忽然一阵难受。
冯索连忙就无声的转了开去。
“哥……”樱空释在身后似忽然低声颤抖的唤了他一声。
冯索没听清,并且只回以沉默,他抬步走了出去。
在他的身后,樱空释将左手紧紧捏住了拳,他的眼光仍看着那冻结在墙上的剑。一片抖动的红光下,剑里仍在一阵阵传来哀嚎。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