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第5章四个凡人
月光淡淡的映照着安静的夜。
冯索勉强化出一缕光,闪现在他的家中。
“王!”洛洛和婆婆一同站起来。
婆婆已皱眉,“释,他没有跟你回来?”
冯索摇摇头。他忽然喷出一口黑血!
洛洛一惊,忙上前扶住他。
婆婆皱着眉去查看他的神色,“这么说,你始终还是用了冰茧……”
冯索脸色苍白,他点点头。洛洛担忧的望着他,却没有说话。
婆婆沉吟着,她扶住冯索的肩,低声道,“快去休息吧,记住,这几个月,你都不能再动用灵力了。”
洛洛吃力的扶着冯索走进卧室。
“冯索?”她喊。
他摇晃的很厉害!
好不容易,洛洛才算把他扶到床上去。
冯索面色苍白的躺到柔软的床中央。
他白得像一个假人,连嘴唇都是没有颜色的。
“冯索!你还好吧?”洛洛心急如焚俯身过去,原来使用冰茧,竟然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冯索却淡淡的对她笑了下。
他慢慢的摇了摇头,低哑的说道,“我只是看起来不好。释……”
他没说完,疲倦的闭上眼睛。
洛洛一时语滞。

有几个路人借着灯火夜色结伴走向一辆红色的巴士。
“喂,你们知不知道,那辆红巴士啊,神奇的很,里面是一个火锅店。”其中一个男子兴致勃勃道。
“火锅店?”他的朋友眨巴眼睛,“我们可有四个人,巴士上那么窄,怎么坐得下啊?”
先说话的男子立刻道,“你不知道?那巴士只是个招牌而已,其实里面空间大的很,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装修的!而且我告诉你们啊,”那男子得意的拍手,向朋友们扬眉毛,“那里火锅不是重点,重点是店老板——老板好美啊,完全不比时下的小明星差!”
这句话成功引起其他人的兴趣,另外三人纷纷伸头打听起来,“长什么样子?”
“美人,身材火辣,笑一下像会勾魂,而且每次出现总是穿着身红衣服!”
说起来,他也有一个多月没去吃过了。
说话间已经看到红巴士的车门。
恰好一阵寒风骤起,几个人立刻快走了几步,迈进那巴士里。
其中一个人,甫一进来就不知不觉的惊叹出声,“哇!这里还真是地方很大,居然有两层?怎么可能?”
这句话话音没落,那说话的人就忽然闭了嘴。
因为在幽暗中,他发现整个店里是很安静的,并没有半个客人。只有一个灰衣男子,背对他们而立。他恰好很安静的在伸开双臂,保持这个姿势对着一面墙壁站着凝视,那墙壁陷入了一片黑影中,但隐隐似有什么东西在那里发出幽幽寒光。
这一幕透着些诡异,令人背后有点发寒。
四人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小步。
灰衣男子似已听见了响声,有点意外,他放下手臂,皱着眉转回头来。
四个冒失走进来的男人都更加抽了口冷气,噤了声。
这次不是惊吓,而是惊讶!
这个人,也实在长得太好看了!好看得几不实在,可却又是如此逼真的存在!
他远远站在那里,幽静美好得似一道幻影。
没说一句话,他俊美秀气的脸庞好奇的面向他们,慢慢踱步走了过来。
清寒的赭色双目,随着迈步,在四人脸上慢悠悠的游移。
觉察了什么,这四个客人中,总算有一个先反应过来。他眼光仍继续看着对面男子,喃喃的开口对那位带路的朋友道,“这,就是你说的美人?美是美,可是明明是男的啊?而且他今天好像换了衣服。”
那带路男子听了,忽然也反应过来皱眉,“不是,我没见过他,我本来说的是个姑娘。”
“你是谁啊?是这的老板吗?”他领头对那灰衣男子问道。
樱空释淡淡的看着这四人。
他们来得真不是时候。
他浅浅的勾唇带上一抹笑,“对,我是这的老板。”
四人对看了一眼,“这里换老板了?”
樱空释已走到了他们面前。他慢悠悠的转身,不知伸手怎么一弄,一只火锅就燃了起来。
“没有。我一直是这的老板。”
声音清寒,面庞年轻俊雅。
四人都在就近下意识的打量他。
“之前这,那个红衣服姑娘……是……是……”
带路的男子不自觉的问出半句,然后收声了。因为他忽然莫名的觉得有点恐怖起来,没有胆再问下去。
为什么会害怕?
远远的墙边像有什么朦朦的寒光,那又是什么?灯吗?
樱空释似对这一切都有觉察,他低低的笑了一下,
“常客,来过?”
四人中没人搭话,但有一个点点头。
樱空释淡淡笑着转过身来,“怎么,你们,想再见见她?”
“老板,好像今天就不必了……我看你这里好像打烊了。”领路的男人略显尴尬的说。
樱空释若有所思望着他。他轻叹了一声。
几人的耳边,忽然响起一阵异常古怪的笑声,那声音像个不男不女的半大小孩:
“哈哈哈哈哈!”
除了樱空释,其他四人都被这怪异的笑声吓了一大跳!他们四下寻声去找,却没看到店里有半个小孩,“是什么声音?”
樱空释皱起眉,他靠着一张长桌,当着那四个慌张的人的面,慢慢的冷声道,“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四人的表情仿佛见了鬼!
那个飘荡的小孩声音冷笑道,“你当然不急了!可我已经都快冻死了!怎么样,现在是天助你也,送上门四个活人!你不会错过吧?”
樱空释没有急着回答。
但那四个男人听到这里,已是一心回身想跑!
樱空释眸光淡淡扫了他们一眼,轻轻抬手,火锅店的门已经应之合起。
“剑灵,你不想活了?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指手画脚?”他冷冷的说。
“啊!”那四人听着这诡异的对话,看见门忽然合起,已跌坐地上抱成一团!他们抖着回头,看向这个安安静静,但举手投足处处透着诡异的俊美男子。
剑灵的声音已又凭空响了起来,
“哼!樱空释,你最好赶快想清楚,我在这种酷寒之下,没有元气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我如果死了,你的宝贝艳炟肯定也就别想活!而且这里这么冷,我若没有足够的元气,根本支持不了她等到你幻成真身。”
那四个凡人已吓得大喊起来,“先生!求你,求你,放我们出去吧!我们不该今天来吃火锅!”
樱空释皱眉对着这些连滚带爬的人看着,他忽然淡淡开口道,“闭嘴。”
不知道他是在对谁说话。

明娜欣喜的看着手里的广告样图,上面有马天赐写给她的那段话。
她想了想,坐到电脑旁,敲起键盘来。
“Martin,你在吗?”
消息发过去了。但许久,那边没有人回话。

第6章无依无靠的旅人
此刻,樱空释独自待在二楼的卧室里。
这里红色,金色,黑色,彼此交织得晃眼,全不是雪屋的白。
这间卧室装饰得比楼下那间火锅店,更加像亿万年前的火族。
樱空释仰头,抬手摸一摸从床上方的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红色流苏。
这串流苏是他有次为哥哥的事来找她的时候,随手幻化的,她一直留着,不知道,她是喜欢吗?
眉心隐隐一动,他浮现出心酸的目光。
曾经,在许久以前,冰族无尽海彼岸遥远的火族,她是个那么骄傲吵闹的公主。后来神族倾覆了,他带她到了凡界。这两千年里,每一天,她面貌分明如昔,言谈举止却再不曾恢复当年的傲然和喜乐。
他慢慢站起身。
艳炟……不知你知不知道?无论我是云飞,是樱空释,还是罹天烬,无论我们身在冰族,火族,还是凡世,也无论是在清醒时分,还是那些恍惚的时刻,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你。
“剑灵。”他忽然低声召唤。
一道小孩子的黑影投在墙上,“哼!”有个声音冷笑一声。
“你好了没有。”樱空释淡漠道。
“好,当然好了!”剑灵冰凉道,他的声音不像刚才那样透着虚弱,反而显得中气很足。
樱空释转身让出了正对着床心的一块位置,淡淡道,“那还不开始?”
剑灵阴沉的依言向前走了两步。他忽然斜眼道,“你不是一直都没想好吗?她们此刻也根本没分开。”而且,就算我知道分开的办法,也不会现在告诉你。
樱空释冷冷没有答言。
剑灵十分幸灾乐祸的低头冷笑了一下,“樱空释,你居然会这样优柔寡断?其实你能下定决心,这多亏了你的好哥哥,对不对?若不是他用冰茧冰封了我,想让艳炟的元神和我一起封印,害你没有时间再斟酌……”
樱空释侧头皱眉,“别再废话。”
剑灵冷冷一哼,不再多言。
他对着那张床举起两只手,表情已变得认真,眉心紧紧绞着,身体努力得似快要抖动起来。
一道红光顺着他的掌心慢慢凝聚,一点点飘落在床上。
起先只是聚集一团小小的红色光球,到后来慢慢的化为了一个女子的人形。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樱空释站在床沿,他微微凝眉,静静望着床上面容熟悉却尚在沉睡的女子。她像个幻觉笼罩在一片红色荧光之中。
剑灵此刻却已满脸灰败的缩在了墙边。他嘴唇发白,身体剧烈颤抖着,“樱……樱空释。”
樱空释没有回头。
剑灵又继续喊,“樱空释,我刚才消耗的力量太多了,我需要新的元气!”
樱空释仍没回头,他淡淡道,“知道了。”
便在此时,楼下忽然传来了人的脚步声。
樱空释侧头凝眉。
“你先回剑里去。”他命令道。
剑灵皱眉,无色的嘴唇紧紧抿起,似显得十分不满。
但他还是勉强站起来,听从了樱空释的话。一抹蓝光一闪,他已经不见了。
樱空释独自留在这屋子里站了一下。他回眸看了床上沉睡的女子一眼,转身步行下了楼。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豪华舒适的起居室内响起一个女子声音。
“是因为我在乎你!你连这也不懂吗?”男子在回答。
这声音是电视里在播放着一段电视剧。
明娜窝在沙发里,她噘着嘴看着电视里上演的一幕。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她忽然起身关掉了电视,
“明乐!”
从里面不知哪个房间传来妹妹的答应,“姐——”
明娜已走到衣柜旁去拿外套。
“我要出去一下。”她喊着说。
明乐闻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姐,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要出去?到哪去啊?”
明娜回头叹口气,“我心里有点乱,想出去走走。”
明乐拿一对狡黠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她,
“心里有点乱?姐,你……是不是最近为什么人动心了,觉得难以选择啊?”
明娜皱起眉,“别胡说,小心我打你啊?”
明乐却一点也不怕的样子,她反而笑了起来,“姐,我看啊,还是我陪你一起走走吧!你现在,明显需要有人开导一下!”
“开导?我用你开导?你会开导什么?”明娜白妹妹一眼。
明乐笑嘻嘻的转身去拿外套,她边穿边道,“还用问?当然是——开导你,赶快把你的男闺蜜升级成男亲密了。”
明娜立即红脸,着恼的挥拳去轻打了妹妹一下!明乐一躲,姐妹俩就这样打打闹闹的走出门去。

红色光华在渐渐寂灭,化为实在。
床上沉睡的人,将会慢慢从昏暗之间一点点醒来。
樱空释将眼睛转开对着窗口,他在无声的等待。
赭色眼眸里有一点茫然。
那具身体,还很软很轻,好像她只是被夕阳照透的红色云朵,虚飘得无法安在。
他忽然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他背后,重又出现的剑灵回过头来看他,影子阴仄仄的投在墙上。
“樱空释,我想不到,你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他现在已经再次恢复了精气神,而且神色间显出得意洋洋。
樱空释皱眉,他只淡淡道,“你既然没事了,还不回到你该回的地方。”
剑灵顿了顿,却冷笑一下,“我玩够了自然会回去。我只是过来提醒你,她现在并没有真身,因为神界已经倾覆了,你再也找不到红莲的花瓣和浴火鹰的羽毛。所以想要她的灵体一直保持实在,每一天都需要我的帮助。”
樱空释,从此,我们就要倒过来了,你将只是名义上是我的主人,其实,你只是我的奴隶罢了!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不能拒绝我——

樱空释沉默不语。
他像没听见剑灵的话。
窗外,无尽的霓虹,照亮着凡世的许多许多路。就似给谁准备好的一条漫长旅途,要一直延伸到什么遥远的地方去。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