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7.双重

樱空释低头望向那猩红的大床。
艳炟一时还没有醒来。
她熟悉的面容,带着郁怨、忧伤、迷惘。记忆中曾天真的英气的眉目,而今都隐隐透出一层灰气。
樱空释慢慢伸手向着她眉心,可将碰到时,他却陡然停住了。
“剑灵,怎么回事?”
他立刻站起来,回过头去想找剑灵,却发现周围安静异常,剑灵那家伙,早已不知何时不见踪影。
刚才,在即将触碰到的刹那,他仿佛看见艳炟雪白的肌肤微微的泛起风动水波时的那种涟漪!
难道她不是实体?
他狐疑的慢慢转回来,呆看了她半晌。
当发现剑灵不见了,他才察觉这间火锅店里已十分昏黑,他忘了,没有点起一盏灯笼。
“剑灵!”他皱眉恼怒的喊!
剑灵仍没有应声出来。
反而,床上的水波般恍惚的人忽然不安的动了一下!
她仿佛听见了声音。
樱空释立刻扬起眉,去看着她!
“艳炟?”他移动几步过去。
可是如墨的凤眼仍黑沉沉的合着,没有睁开的迹象,脸色也白得如同透明。
“哼哼哼,”耳边忽然有个声音发出十分熟悉的冷笑,“果然又是你?樱空释?”
一道冰冷阴沉的女声已慢悠悠的响彻。
但艳炟那紧闭的红唇并没有一动。
樱空释冷了脸缓缓直起身子,
“焰主?”半晌,他冷冷的回应,“你还有脸留在这?”
那女子声音似低低冷笑了一声,“当然在了,我在凡世陪你2000年,怎么舍得走呢?况且,樱空释,你早就知道——艳炟的灵魂,是属于我的。”
樱空释沉默了一下。
他缓缓地道,“这个身体,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你说笑话,”女子声音颓然道,“我现在也和艳炟一样,只是一缕剑中的残魂,还有什么本事搞鬼?”
樱空释听着她的话。他淡淡的勾唇笑了一下。那声音如烟雾就缭绕在他的四周,不过他没有转过身去看她。
“说吧,要怎么做。”
他说这话时,已飞快的想到,焰主,既然和艳炟一样,如今自然也只能依靠这具身体获得新生和自由。她与他们彼此为敌,她会选择不避讳的露面,想必,是实在想告诉他什么有用的事吧?
“哈哈哈,樱空释,你果然是挺聪明的。”
一个红衣女子翘着腿缓缓落在他面前显出身影。
她半坐在空中,有着和艳炟一模一样的面容,带着魅惑的笑意,樱空释没动声色。
“樱空释,你不用找剑灵了,那家伙这次没骗你,他已经尽力了。”她仰起头,从凤眼底下高傲睨望着樱空释。“只不过,没有获得神界的任何什物为依托,这具身体还是无法固定的。”
“什么意思?”樱空释冷然的问。
焰主的幽魂缓缓飘下一些,慢慢靠近他,直到离他的鼻尖只一点距离才停下。
樱空释挺直背站着,他没有动,也没退开。
“意思就是,”焰主轻飘飘的慢慢说,“除非有神界之实物融入她的身躯,否则你像刚才那样一碰她,她就会像烟一样消散。她的身体不存在!”
樱空释皱眉。
他的身周忽然已化出一圈蓝光,光芒如有形之物,瞬间将焰主弹了开去!
焰主突遇障碍,皱紧眉向后飘散,然而她很快在半空中慢悠悠的定住。
“哼!”她抱着手臂看着樱空释,慢慢的扬唇冷笑了一声,“樱空释,我提醒你,我们现在可是在合作。若想救你的艳炟公主,你该知道怎么做——”
说完这些,她不再做停留,一双本来朱红的眼睛蒙上邪佞暗金,人形也随即渐渐化为了透明的浅影。
只剩樱空释皱眉站在艳炟的床边。
“走开……本公主……本公主……”床上人忽然皱眉,手臂动了下,红唇微启,却喃喃吐出一句模糊呓语。
樱空释低头望着她,他若有所思的皱眉。

恐怕,没人知道,这间外表只有一辆公车大小的火锅店,里面究竟藏匿了多大的空间。
第一次进来吃饭的人,通常无不惊讶。即使时间久了,也仍会有人觉得诡异和奇怪。
不过在2020年,地球上好像本来已是无奇不有。
就说格凝集团的总裁冯索吧,最近就在策划着帮人们进到某个人的梦里玩游戏。
所以,一辆公车里可以展开多大的折叠空间,好像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更何况,这家火锅店,据说还是请了一位知名的天才建筑设计师设计的。
至于小小火锅店的老板,如何搬得动设计界炙手可热最顶尖的神秘人物,就没人猜得到了……
此刻,在这间火锅店的地下。是的,地下。
一处阴暗空旷的屋子里,几个黑黢黢的人影正瑟缩其中。他们刚刚从浑浑噩噩中醒来,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随即他们想起了之前那恐怖的经历!
这……这地方有——
始终紧闭的那扇门忽然无声开了,一双踏着白色鞋子的脚迈了进来。
四人瞳孔紧缩,借着门外投进的幽暗光线抬起头,当看见来人,吓了一跳,顺间都支撑着坐直起来!
“啊,先生!不,不是,老板!你……你是……”靠近门边的两个男子惊恐的往后移动,他们很快紧贴在里面两人的身上!
四个凡人,挤在一堆,满眼惊惶,怀着对未知的恐惧!眼前这道俊美的深灰色的身影,让他们联想到了诡秘、阴骛和生死的判决……
樱空释安静的没有说话。他只有些好笑而玩味的看着他们。
“别怕了。”清冷的声音淡淡的说。
那清冷声音仿佛带着雪般的魔力。即使在极度恐慌之下,那些人也不自觉的静了下来,仰看着他。
“你们既然可以活到今天,就不会死在这的。”好看的唇淡淡说着令人惊恐的话语,“我是来放你们回家的。这店,日后,还欢迎你们常来。”
四人听见这话,不敢回答半句,只管狐疑眨巴眼睛:
看到过这些匪夷所思的诡异事件,谁还会敢来吃火锅?
不过,恐怕只有白/痴才会对这男子把实话说出来。
樱空释在淡淡的望着身边,好像在出神。
“你们想见的人,很快,就会回来了。”
他慢慢的说。
四人呆望着他,一时间竟忘了再去害怕。
樱空释转回头来重又看着他们,他的面容这一刻美好安宁无比,神色也出奇的认真,像个孩子般歪着头。
然后,他已目露警告,缓缓举起了手。
离他最近的一个人刚好一眼瞥见他的掌心,眼光随之呆滞了一呆,
“血……”
那人旁边的同伴,听闻惊恐诧异的追问,“血?什么血?”
樱空释一皱眉。
他的模糊淡然的目光瞬间凌厉!周围空气已骤然变得寒冷起来。
那四个不明就里的人,还只是诧异的抱住自己的手臂,用茫然目光不安的四面搜寻。接着,他们眼前便出现了令人惊异的景象,不知怎么,从这间屋的半空里,竟慢慢飘落下了黑色的雪片……
“这……这是?”
四人均已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樱空释拿回了手,他用另只手的指尖轻轻捏住自己这只手的掌心。
没有再看他们,而是看向旁边,他幽冷的道,
“你们都听好了:昨天到今天,你们看见的所有事,都是一场梦。从现在这一秒开始,你们不会跟任何人交谈,直到你们走回到家中为止。然后你们会立刻入睡,当你们再醒来时,这场梦的记忆将会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四个惊恐的凡人瞬间瞪大眼,如同被樱空释催眠!他们如傀儡般的呆看着前方,等樱空释的话音一落地,他们便直着眼睛,乖乖的齐声应答道,“是。”
樱空释侧着脸凝眉。
随后,一股黑烟散开,四人已摇晃的站到火锅店的大门口。樱空释漠然无声的静坐在了他们身后。
无需商量,也没有对视,四人呆站少顷,便对着大门齐齐的迈步,离开了红色巴士。待下了车,他们便木讷的沿着不同的方向四散走去,只一会儿,就不见踪影。
樱空释这才凝眉去看了他们几个消失的方向一眼。他转回头已再度化为黑烟,重出现在刚才的房间里。

房间内,红衣女子背对着他,卷曲的黑发低垂,直直的坐在那里。听到声响,她惊恐的站起,转过脸来,
“谁!”她厉声问!
他的脚步停了下,继续向前走,声音淡淡的回道,“是我。”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