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孤独的巡礼(原名:碎片)

7.心像海底针

艳炟双眼灰朦而警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她蹙着眉,听着那靠近的脚步声!
“樱空释?”喃喃的自语一句,她抬头诧异低问,“我为什么看不见你?”
樱空释怔了一下。他走出无光处的阴影,径直来到她的面前。
“你看不见我?”他审视着她问。
艳炟抬起手向面前那模糊的人影处摸了一下。樱空释凝眉望着她,她的温热指间轻触在他脸颊上。
“你……你真的是樱空释?”触到他略凉的熟悉体温,她带着喜悦和安然,雪白的脸上闪现两个梨涡。
“我们在哪?”她又接着狐疑担忧的问。
那一双在凡世本应黝黑的眼睛,此刻泛着一层朦朦的灰影。
樱空释望着她。他微微笑了下,拿过她手,淡淡道,“在你家。”
她看不见了……为什么?他转头去。
没再说话,他忽然满心杂念,一时只想到该带着她……牵住她,他凝眉向一旁沙发走了几步。
她怔了下,也十分乖的无言跟了过来。
“等等——”
她叫住他。
“怎么了?”他烦躁回头去。
反应过来,忙给她个笑脸,他道,“别担心,会没事的。你只是睡的有点久了。”
艳炟将模糊的灰色眼眸抬起定定凝望着他。
“樱空释,”她睁大眼要求道,“镜子在哪?我想去照下镜子。”
“镜子?”
樱空释有些诧异的点点头,“好。”
在这个房间里,就立着一面艳炟常用的穿衣镜,他牵住她双手走过去。
镜中立刻出现了两个身影。就好像映着一幅画卷,一个灰衣冷寂,面容纯美,一个艳装如火,清媚惑人,可他望了一眼,满心烦乱,无暇再赏。
艳炟却一脸认真的靠近镜子,因为眼睛看不清,她的鼻尖险要碰上去,随后又伸手去摸,触手冰冷,满目困惑。
樱空释低头问道,“你怎么了?”
他原以为她关心自己复活后的容貌,可是看起来又不像。
艳炟双眸睁大,向着镜子呆呆思索片刻,她转过来对着他,“樱空释,我……我……眼睛什么颜色的?我看不清!”她比划着问。
“眼睛?”他被问得一怔,随即笑道,“眼睛没事啊,眼睛很好看。”
艳炟焦灼的用手扯住他的衣袖,急惶之下,气他不明所以的打岔:
“哎呀,你在说什么?不是问这个!你看我的眼睛,还是黑色吗?”
樱空释轻轻摇摇头,然后想起艳炟看不到多少,“不是,”他低声说,“有点灰……”
艳炟的眼眸睁得更大了,双瞳如同烟雾蒙蒙的灰圈,她抖着松开他,将手缩回来。
樱空释被动的解释道,“这是因为,你之前受过伤,睡得时间又久了些……”
“樱空释……你……你又复活了我……”她忽然打断他低声的说。
她的记忆混乱,交错中恍惚而迷惘。
一阵寂静。
他低头,没说话。
眼睛看向旁边,他模糊的想,他是否在自私的强求她……有个瞬间,他一阵心慌,这是她要的吗……
他一直都是如此自私,自以为是,无论对哥哥还是对待她。可是,难道他太寂寞了。寂寞到有些畏惧只剩自己一个人。他放不开,甚至也贪恋她在身边的感觉。
“是。”他无措得有些冷淡的道。
艳炟听到,慢慢低笑了下。她的神情了然而又凄凉,像不知为什么而苦。
“樱空释……我告诉你,”她蹙眉扬声道,“我感觉到不对劲。醒来之前,我一直在黑暗之中照一面镜子,镜子里的映像眼睛是金黄色的……那也许不是梦,我觉得有什么……”
“好了!”他出言打断了她。
“别想了。也许因为是我用了冰焰灵力的关系。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艳炟不甘心的用灰眼“望”着他,“可是樱空释……”
“别再说了。”他淡声说,声音不高却已不容反驳,“你不用管这个。”
而后他轻声道,
“你在这等我,你的眼睛,我去找剑灵想想办法。”
艳炟皱眉,“我也要去。”
“你哪也别去,留在这里。”樱空释回答。
然后他转身向门走去,还没到门前,人已化为黑烟,消散无踪。
艳炟寻声向着他消失的方向转头。她的面容忧伤凄切,良久,才缓缓的道,“樱空释,谢谢你……”

黑烟散去,樱空释急步走向依然被冰冻在墙上的弑神剑。
“出来!”他伸手挥过,一片晶莹蓝光里,全身黑衣的小孩子凭空的出现,跌倒在地上!
他愤而回头,咬牙切齿道,“樱空释,你做什么?”语气中带着威胁。
樱空释冷淡的扫了他一眼。
“说,你搞了什么鬼。”
“你胡说什么?樱空释,我现在被冰茧封印了,敢在你面前搞鬼吗?”
“哦?”樱空释转头淡淡的笑道,“那艳炟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你解释给我听听。”
剑灵吃惊的看了樱空释一眼。随后,他阴仄仄的笑了起来,“怎么?这么说,你的老相识,那个你宝贝的艳炟,已经醒了?可喜可贺,樱空释,这次你可得把那火族公主看好了,免得他日又要让你来这求我……”
樱空释突然冷着脸伸手去,一个光圈已套上剑灵的脖子,樱空释凌空慢慢抬起手臂,如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剑灵慢慢提起离地。
剑灵忙用两手抓住那个光圈,两脚踢蹬。
他艰难的说,“樱空释,你快放开我!否则艳炟会给我陪葬!”
樱空释冷冷回道,“说,艳炟的眼睛为什么不能视物。”
剑灵挣扎着道,“因为……因为艳炟才刚刚苏醒,就像刚破茧的蝴蝶翅膀柔软,她还要过几天才能恢复……”
樱空释的目光冰冷带着寒意,停在他的脸上。
剑灵紧张的叫,“是……是真的!樱空释,你相信我!”
樱空释不语,缓缓撤回了那只隔空掐住他的手。剑灵忽然重重跌落地面,他用手捂着脖子伏地大口喘气。
樱空释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剑灵恨恨抬起头,他忽然目露凶光跃起,向樱空释的背后扑上去!
樱空释后背似生了眼睛,他无声勾唇,不紧不慢,不曾停步。剑灵却猛然惊觉自己的双脚不知何时已被冻结在地面上!
他大吃一惊,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双脚,想试着移动,却分毫不能再动。
樱空释回过头,他淡淡警告道,“今晚你就在这站着睡吧。”
剑灵抬头有些畏惧的怒视着他,已不敢再言。
樱空释冷然一笑,“剑灵,知不知道为什么给你机会偷袭我?”
他转开了脸,慢吞吞的道,“就是为了给你这个教训。记住,我是弑神剑的主人,而且永远都会是弑神剑的主人。所以我要你跪着,你就得跪着,这就叫天经地义。乖乖听我的话,你就可以有取之不尽的元气享用。若不听,别怪我让你灰飞烟灭,不留一点痕迹。”
剑灵听了僵立着,脸色渐渐变得惨白无色。
樱空释转身步出这里。

直到他确信剑灵已经看不到他了,才眨着眼慢下脚步。赭色眼瞳眯起,闪过冰冷的寒光。
那天,他关起来那四个误闯的凡人之后,剑灵在冰茧之中已挣扎在生死边缘,迫于无奈,他只得用自己的元气去救活他。之后他威胁剑灵复活了艳炟,又因而消耗了许多。
捂住胸口低咳了两声,他本来抬起手想幻化成黑烟,却又停下来。
凝眉,反正不远。
低叹一声。
剑灵,从未有一天忠诚于他。不马上给剑灵一个警告,那个家伙会伺机反扑,搞出事端。所以虽然他近来元气虚耗,灵力未复,也有这个必要给他点颜色。

樱空释回来的时候,艳炟还在屋子里等着他。
他停住了脚步,“艳炟。”熟悉的声音,透着温和低柔。
艳炟却仍抱着自己的双臂,在幽暗之中呆呆出神。
“艳炟?”他又喊。
红衣公主这时才恍然如出梦的回头。
“樱空释,你回来了!剑灵呢?”她站起身,灰蒙的眼睛转过来。
她隐约还可以看到一点东西。
他熟悉而模糊的身影微微摇晃着,似移到她的近前。
灰瞳睁大,回来的只有他一个人。
她紧张的要开口——
“别担心了。”他望着她,低声说,“你的眼睛会没事的。这次和上次不太一样,没有红莲和浴火鹰的羽毛了,所以恢复得会慢一些。”
她闻言勾起红唇,对他笑了,
“我不怕的。剑灵那家伙听话就好!”
他们都没再说其余的话。
若隐若现的月光轻轻移动着,穿过了窗棂,照在沉默的两个人的脸颊和肩头……
樱空释撇开脸,一时不知道自己的心情。
心,好像明明已彼此照见了,却又都捉不住对方此刻闪电般的念头。那些没说出来的话,会永远似海底的针吗?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