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9.胶着

樱空释从黑烟中现出身影。现在是白天,他落在一处无人会觉察的高厦的屋顶上,俯视着脚下城市某个角落的景象。
目光凝结向不远处,那个人影相对密集交错的地方,是格凝公司的总部,格凝大厦。
“星旧……我要见你……”
在常人不觉的冥冥之中,清冷声音带着神秘魅惑,以神界所特有的方式传送出去。

近日,格凝公司里的一众工作人员显得繁忙的很。他们在忙着包装一个新人。
说起来,这新人的艺名像个外星人般透着古怪,但却莫名适合这个新人呆萌出尘的气质形象,也十分符合大众的猎奇心理和爱好神秘冷鲜肉的口味!
他,就是樱空释从幻城带来的那位老熟人,星旧。
这位梦主本尊,自然是对这凡世的名利场根本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他除了对凡世觉得新鲜好奇,再便是碍于冯索身为老王的面子要求了他,又加之他性格天真,茫然听信了杨丹那个掉进钱眼里的小助理的安排,结果机缘巧合之下,竟成了演艺圈红到如火如荼的人物!
近来,他更是频频出现在镜头前,在公众面前秀他那一脸唇红齿白纯良俊逸,轻松就赢得了一堆妈妈粉姐姐粉老婆粉,势头直逼其他新晋鲜肉,简直成了冯索公司里首席行走的印钞机!
而当红女明星洛洛,至从和格凝的总裁冯索公开了关系,就一直处于半隐退的状态,许多工作都不接了。
这就叫做东边太阳西边雨吗?
杨丹此刻一边拖着星旧的手,一边奔向冯索的办公室。
“诶,杨丹。”还离门口一段距离,星旧忽然拉住她,停了。
杨丹带着诧异的表情回头,星旧穿一身浅浅蓝衣,黝黑目光犹疑,皱眉看着她。
杨丹上下打量打量,凑近他,“星星咖,你又是什么问题啊?平时你说你不习惯强光,不知道什么是采访,莫名会晕镜头,丹姐我也就算啦,今天怎么还怕起冯索来啦?冯索是你亲表哥,不是一向最疼你这表弟的吗?”
星旧一时竟有些慌急无措。
“杨丹,不是,是我……我……我忽然觉得肚子有些疼……”
这话说完,星旧对上杨丹一脸质疑的眼眸。他转转眼珠,只得灵机一动弯下身子,捂着自己肚子叫起来,“真的,好像还越来越疼了,哎呦!杨丹,要不还是你先进去找冯总吧,我……我就去去,很快就来!”
说完,星旧已经等不及的转身!杨丹瞪着他快步离去的背影,无奈举手叮嘱,“喂!喂?哎你可要快去快回啊。”
还要记得躲开记者!
杨丹这句话来不及喊出,星旧已经跑远了!

格凝大厦对面一处极安静的天台上,当红小生星旧避开耳目,一步步的迈上来,他用谨慎的目光在刮着凉风的空荡间搜索着。
他果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一身黑衣,倚栏而立。那人像背后生有眼睛一样,慢悠悠的对着他的方向回过头。年轻的容颜,非凡的俊美,唇角微扬,似笑非笑。赭色的眼瞳微微眯着,内中的神情深不可测。
"星旧,别来无恙吧。这样看着你,比在电视上看舒服一些。"清冷的声音像是漫不经心的说,这句话却并没有因此被天台的冷风搅得四碎分离。
"樱空释,你这次找我想做什么?"星旧无心如他般寒暄,开口便向对方直问。
他毕竟是借肚子疼遁走的……而且许多年来,每当对着樱空释不可测的眼眸,他总是感到紧张而压抑,凡世里就更甚了。虽然樱空释曾没有犹豫的进入由赤凝莲开启的光柱,可也未缓解星旧这种感觉。
樱空释转个身去看着栏杆外的街景,他淡淡的笑了一下。
那温和落寞的笑容,却令星旧一怔。
"连我哥,都喊我马天赐了,你这习惯还是改不了。"樱空释侧头,淡淡道。
星旧凝眸深深的望了那人一眼,在这个刹那间,好像忽然有一些了解樱空释:
他的低沉,他的冷淡,他的那种距离感——在幻城时代,他已对人人都有一视同仁的距离感了——身为马天赐,经过凡世两千年的纠葛,这距离只有越发变得模糊而深远。在凡世,他既是能俯瞰脚下,高高凌驾于众人的神,又是甘心隐于世间,却不曾属于任何地方的混沌的颜色……
樱空释,心头间那些早已无法描述的悲欢,千年万年的等待,和千年万年被旁人遗落的记忆里漫长的孤独,又有谁能够为他解脱?
"王他……他是不是用冰茧,封印了你的弑神剑?"星旧不禁也感到黯然失色。
樱空释没回头,他轻笑了一下,倒似不介意和星旧讨论这件事。
"是,他之前来找过我。看来你对他的事,如今知道的该比我多。"
星旧走到樱空释近旁,也依靠在栏杆上,
"王,似乎变得不同了。这个世界也不同了。可是……我却不知道,在这样的世界上,究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又才是公平……"
"你身为梦主,在梦里进进出出,怎么还要问这么孩子气的话。"樱空释淡淡的道。
星旧向他看了一眼,觉得他神色隐隐的憔悴。
"你最近还好吗?"
樱空释叹了一声,"好不好,也都是我自己的事。我问你——"他转过脸来,赭色眼睛望向星旧的黑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用入梦术,欺骗梦中的人,令他离魂?
"离魂?"星旧低头沉思着,他慎重的道,"我不知道……这,伤害想必会很大,即使有也是禁术。"
"那如果,一个身体里有两个元神,其中一个永沉梦里,另一个会怎样?"
星旧抬起头,"两个元神?"他沉吟了下,"这很难说。如果这两个元神纠缠得太久,记忆交葛得太深,搞不好另一个也会难以醒来。除非再有像隐莲和赤凝莲那样的圣物,可是……"
樱空释望着远方没说话。
凡世的灯火明明灭灭。
"你怕不怕这世界有一天会毁了。"他忽然淡淡的问。
星旧一愣,随即摇摇头,
"该来的,总会来,怕也会来。所以我不怕,可是,若有办法,总还是想办法阻止的好。"
樱空释扭头看了星旧一眼,他很浅的笑了,笑容纯静而又有些了然。但那神情很快一闪而逝了。
"是不是一直想见你妹妹?"他忽然安安静静的拿一只手扶着栏杆说。
星旧的那双黑眼睛陡然就亮了起来!他几步就靠近,差点贴到樱空释身上!
"你手上有星轨的下落?"
樱空释淡淡低头看了他扶过来的手一眼。星旧立刻觉察他目光,放开手。
随即他反应过来什么,怀疑的盯着樱空释的脸,
"你,你是不是又想让我为你做些什么?"
樱空释笑得若无其事的道,"刚才不是说了吗?那件事,帮我,想想办法。"
他转身欲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来,意味深长的说,"日后若还想同你妹妹长相守护,你就努力点。"
他身上散发着黑气,已将化成烟雾。
尚在若有所思的星旧望着他施展灵力的背影,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忙一伸手,"樱空释!王现在没有灵力了,你知道吗?"
那团黑烟凌空飘动了一下,倏忽转向星旧的方向!眨眼,樱空释已化身重又出现眼前,面向星旧而立。
"没了灵力?我哥怎么了?"
星旧看看面前樱空释的脸色。他叹口气,如实相告,"我猜到王不会让你知道——其实王的灵力已经完全没了,据婆婆说,三个月内都不会恢复。"
樱空释褐眸讶异,他琢磨的转开脸庞,面色显得苍白而莫名的恼怒,继而他转回盯着星旧,
"为什么这样?"
星旧解释道,"应该是因为冰茧。所有逆天而行的事,从来都是损伤剧烈的。像你……你曾经用心血养育赤凝莲,也是这样。"
樱空释陷入了无言的思索。沉默半晌,他微眯起眼,
"我知道了。星旧,这件事,记得别再在任何地方提起。"
星旧闻言,有些好奇的追问,"为什么?"
他边问边向前追了几步。这次樱空释却急急忙忙的离开,未再做停留。

"不能在任何地方提起?为什么……"星旧十分诧异的琢磨了下,他寻着樱空释离去的方向,在刚才樱空释站的位置扶着栏杆,也向下俯视。片刻,他若有所思的张大眼睛!
"难道说他……"
便在这时,星旧忽然一皱眉,他看到不远处的大厦里有个亮点一闪,好像是有人拍照——
做了好几个月大明星,就是再笨也知道觉察这件事了!
"这里的凡人,为什么会这么喜欢照相呢?从前的凡世人们不是这样的。"
他纳闷间,脑海已浮现杨丹的那张脸,还有她嘴巴动呀动的那些叮嘱。本能的一伸手,他想用寻梦族的幻术去毁暗处藏着的相机,可是掌心的一道光刚闪过,那黑影早躲得不见踪迹。

与此同时,一股黑烟飘荡着,沿着大厦的外墙靠近格凝总裁冯索的办公室。
于楼群的暗影之中,樱空释现身,他单手背后,无声的落下,悬浮在窗外。凝眉望着里面靠在躺椅上休息的冯索,他的面色苍白,似没有什么表情。然而赭色眼眸里忽然间一阵波动,如水面荡漾细纹,他转开脸庞,
"哥……"
仿佛有一个梦,千年万年的在他身上继续,冰冷,炙热,光明和阴影……
到这梦醒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在哪里?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