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10.听说,你有个弟弟

樱空释似道幻影,无声的悬浮在格凝窗外的阴影里。
"樱空释!快回来,救救我!"
一瞬间,耳边有个小孩子样的急切声音传来——
樱空释一怔,他向着红巴士火锅店的方向转过脸去,疑惑的微微皱眉,"剑灵……他怎么了?"
远远的,有几个行人走来,刚好向着这个偏僻的方向。樱空释的目光扫过。
当那几人来到他刚才停留的地方,诡谲莫测的情景早已经恢复如常。

格凝的雪白通道里,在总裁办公室门前等待的杨丹还在心急的耗着时间。
一听到星旧回来的脚步声,她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星星?你是跑去哪个星球的卫生间了,啊?冥王星吗?"
星旧被她问得站住一愣,"呃……"他很乖的摇摇头,"没有……没那么远。"
杨丹听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I服了U,怪不得你表哥喊你喵星人!快走吧,找他去——"
"诶?"星旧却停在原地没动。
他低着头,一脸像犯了错误的小孩一样的表情,低声道,"——我刚才,好像被什么人给拍到了。"
"噗————"杨丹猛然转回头,眼珠险些瞪出来掉在地上,把星旧看得紧张得闭嘴。有这么严重?
"你说什么——这下完了……你上厕所被偷拍了?"
星旧闻言白净的脸上一红,他连忙两手齐摆:
"不是!其实,我刚才没去卫生间——"
"嗯?"电光火石,空气静了几秒。

"冯索哥!"一声招呼。
冯索正靠在办公桌后的一张躺椅上休息,至从封印了弑神剑,他迟迟没有恢复好。但对身边的普通人来说,这是秘密。他们顶多觉得他有点不适罢了。
听见了声音,他坐起身子,脸色却仍是苍白的。
"杨丹,"习惯性向来人身后看看,他问,"那喵星人呢?"
杨丹如今都把星旧当成铁打的摇钱树了,今天怎么没带着?
"星星?他好得很啊。今天我们先不谈他!"杨丹笑眯眯清清她的嗓子,继续目光炯炯的看着冯索。
"啊?那谈什么?"冯索一愣,随即警惕的说,"洛洛现在可……"
杨丹已经移形换位般的到冯索桌前坐下来,"呵呵呵呵呵——"她露出一脸十分熟套的职业笑容,"冯总!"
搞什么鬼啊……冯索的一滴冷汗滑下,"……你敢说不是有事求我?"
"喂!什么叫求?"
杨丹用细白的手指比成个八,往自己脸上量了一下,"老板你仔细看看,我的脸上,挂着多么友善的微笑,再加上一双,这么闪亮的慧眼!你怎么就不觉得,我是有天大的好事要找你共谋发展啊——"
冯索挑眉,"你有话快说,不说我接着睡觉了啊。"
杨丹连忙稍微靠近冯索一些。她大眼眨眨,切换成密谈的表情,"嘿嘿嘿,说起来,这件事,有我这么精准的雷达,居然还是等到今天才发现:原来冯索哥你还有个失散了多年的弟弟,颜值简直高到逆天了!"
杨丹单刀直入,她哼笑等着看冯索的表情变化!
用星旧的原话说,"长相?什么长相?哦,你说我见面的人?他母亲是三界第一美人,他自然是长得好看了。比我好看啊。"
“拿出来看看!”杨丹对他弯弯小手——
三界是什么鬼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
对面,冯索闻言皱起眉,他静了好久开口道,"那又如何?"
杨丹啪的一拍小手!
"我,在圈内练就火眼金睛,你弟弟的条件绝对是大大的潜力股,一匹黑马,出现就会爆红!冯索哥,你看,你都和我们家洛洛这么好的关系——呵呵呵呵呵,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你肯定是不舍得让他签给别人家的,对不?不如就交给我代理,你想想,要是签成了,一天得给格凝公司赚多少啊?"
冯索沉思着陷入某个回忆,愣了半天,他别有深意看回杨丹,把杨丹看得有些愣住了。
"嗯咳,怎么啦?"她略拘谨。
"我有弟弟的事——你听谁说的"
杨丹尴尬的一笑,她翻着白眼搔搔头,"这个吗——"
冯索似已了然,不问了,"我是有个弟弟。"他忽然坦然的回答,"不过……他现在并不想曝光。他也不会跟你签约的。他不好热闹。"
杨丹更加兴致勃勃,"哟,还不愿占哥哥的光?有神秘感!"
冯索淡淡接口道,"两回事。他啊,根本不缺钱,是个在海外也出了名的建筑设计师,脾气怪得很。"伸手指指自己鼻子,"还不如你家老板好伺候。"
"建筑……设计师……"杨丹一愣。她万万没有想到,刚才在星旧手机里看到的那个秀雅绝伦年纪轻轻的男子,竟然还有这样的身份。
她愣了一会,重又恢复了金牌助理的盘算和公关本能,低着声咕哝,"看来这个还真是亲兄弟啊……这个人居然可以跟往常掉进钱眼里的样子截然不同……"
冯索从烦乱中抬眼,"嗯?"
杨丹露出贝齿一笑,"我是说,冯索哥哥,你们家的基因真是不错,你看你的弟弟们,怎么个个都可以靠脸吃饭呢?改天我给你也包装包装,说不定你还可以给公司卖卖大叔范。"
"诶你这是什么话啊?怎么到我就得是大叔啊?我才二十八!"
杨丹慢悠悠转个身,小碎步跑着逃出冯索的办公室。冯索在身后大喊,"喂!把那喵星人给我叫过来!"
暗处,有个人影暗暗呲笑。
呵呵,冯索,不用急,你有弟弟,而且弟弟就是隐形设计师马天赐的事,迟早铺天盖地,全地球的人都要知道了。

夜影笼罩的红巴士车。
距离车身还有一段距离,一阵黑烟落下散尽,樱空释向前踉跄两步,他站直了身子,缓缓吸口气,没有表情,只有褐眸在月光下隐隐闪着盈彩。
冰凉的夜辉,映着他的面容,清冷光华,一如天上月亮皎洁虚幻。
剩下的路,他是一个人慢慢走回去的。
甫一进门,他走了几步扶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跌倒砰的一响。
低低的喘了口气,他凝眉在幽暗中缓缓抬头,环顾了下。
"艳炟……?"
周围是分外的安静。
她去哪了?
他扶着那张桌子,安静站了片刻,穿过椅子横七竖八的空荡的第一层,走上楼梯。
"咳——"扶着扶手,他皱眉向上低唤,"艳炟?"
奇怪的,没有任何声音应答他。
樱空释迈上楼。
一片安静的昏暗,整个二楼也空荡无人。
他凝眉片刻,转身下楼。待走出红巴士,他快步融入夜色之中,没有几步,人已重新化为黑烟。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