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11.蝴蝶

嘈杂的酒吧里,流淌低迷的音乐。凡世的喧闹和调笑从不甘于夜的寂寞。
樱空释微微眯着眼,四处环顾。有一刻他像看到前方坐着一个红衣女子,举步靠近去,闪烁的微光下又有些看不太清楚。
"艳炟——"他下意识的轻喊。
喊完,才发觉那里只是一个空位。

樱空释是一路寻着艳炟留下的微弱气息而来的。可是到了这里,她的痕迹已经如墨迹遇水,渐渐化为无痕。
他扶上胸口,他刚给过剑灵元气,再不马上找到她,他就快要支持不住了。
旁边有个女子闻声刚好回过头来。
"你……"她探头问。
她的朋友听见她的声音,也跟着抬起头。
"诶——这人太帅了啊……"朋友放下细细的烟卷低声惊叹,烟却溢出唇角不听话的浮上迷了眼,她随即向那女子斜了下眼睛,"喂,是谁说,这种地方太乱不喜欢的……"
那女子打断朋友的话扬眉,她细声道,"我只是觉得他不太舒服,我们去帮帮他吧?"
说完她离开座位靠过来,一手扶上他,但想想很快又礼貌的退了回来。
樱空释转过来。
那些晃过眼眸的彩光在他褐瞳里折射着琉璃般的晶莹,擦身而过的人潮之中,他只像个长身玉立的黑衣幻影。
眼前女子呆了一呆,她很关心的问,"你,你没事吧?你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
樱空释皱皱眉。他根本没有心思眼前的搭讪。艳炟的身体里有那个焰主!不马上找到她们……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红衣女子……"他忽然整个人都转过来,带着急切盲目的问。
话只说到一半,不等对方回答,他抬起头!
有一丝元神的气息!
"什么?你说……"对面女子疑惑的反问。
樱空释来不及说话,已抬步向那气息追去!
四周光线阴暗,人潮正陷入狂欢的迷惘,他只离开了不远,便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化为黑烟消散。
那道烟雾沿着途中阴影的痕迹而来,转眼飘至酒吧外阴暗的后巷。左右无人,樱空释化身而出,凝目前望。
空荡荡的巷子内,不远处依稀可辨,有两个人的身影。一男一女,他们对面而立,不知道正做些什么。
"艳炟!"樱空释向着红衣女子急喊了一声。但她并没有理会,仍十分专注的看着对面的人,手指在那人已渐迷蒙的眼前慢慢的画一个圈。
樱空释眯眼,他瞬间移过去拉住她的手臂——艳炟慢慢转回头来。
果然!
她的眼瞳已不再是灰朦朦的,而化为泛着暗金的颜色,冷冷的勾唇一笑,她挑眉十分骄傲的揶揄,"樱空释,好久不见。"
也不算好久,有几天吧?
"艳炟呢?"樱空释板着脸问道。
"你说艳炟,那个没用的公主?她还在睡觉啊……"焰主坏脾气的甩脱了樱空释的把握,她慢悠悠转身道,"她之前,在梦见自己是怎么死的。估计这会儿还在那个梦里辗转反侧呢……"
说到这里,焰主已被一只冰冷的手掐在了脖颈上,逼靠到旁边的一面墙壁上,
"你对她做了些什么?"樱空释冷然逼问道,他的眼里燃着冰冷的火。
焰主皱紧眉,她故意加紧咳嗽几声,见樱空释目光丝毫没有软化的意思,她重又冷冷看他一眼,凝眉道,"你怕什么?现在动她的元神对我有什么好处吗?我没碰她,不过是趁她睡着了,出来和凡人玩玩!"
焰主说完,渐渐感到颈间樱空释的手不自觉的放松了。
她冷哼着转头看向她刚找到的玩具,"你看,这些凡人,还真是好迷惑……"她边说边缓缓伸出一只雪白的手,金瞳眯起,想要去控制这巷子里立在他们身边那个僵着不动的男人,"就是让他把眼睛挖出来,他也会听话的……"
那男人眼睛瞬间发出红光,随后如梦游一般慢慢举手向着自己脸上而去。
樱空释看也不看一眼,他扬起脸冷冷在手上加劲。
"我不听这些。马上让艳炟出来。"
他怎么会不知道焰主的打算?艳炟灵力不及焰主,她若沉睡得越久,就会越失去对这身体的把握能力,渐渐沦为在背后受焰主的控制。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焰主扬眉,冷笑一声,知道自己的计划被对方识破了。她金瞳闪闪的靠近他,低冷的声音慢慢的道:
"樱空释,你这样心心念念的护着她,又有什么用呢?剑灵贪得无厌,艳炟却灵力微薄,你还有多少元气可给?千年万年,你还是这么不知轻重!可惜你的宝贝艳炟,在她梦里,反复重复的……是我不等了。"
樱空释目中渐含恼怒,他手上捏紧道,"你马上给我离开!"
焰主忍耐的低哼了一声,带着痛楚!她的金眸冰冷的注视着他闪了一闪,慢慢失去光华。随后,她合起了眼睛整个人一软,歪倒向一边。
樱空释伸手,立刻接住了那失去意识的人,"艳炟!"
红衣女子并没有立刻就睁眼。她似还在沉睡着,口中喃喃的模糊的低语,
"不要,不要,为什么不躲开?……"
樱空释一愣,他在一片黑暗中停顿片刻,轻轻眨眨眼睛,用两手托起她的身体,慢慢向巷子外走去。
怀中人,仍还在昏梦中絮絮的继续低语着,"你为什么这么傻,你知不知道焰主会得到你的冰焰神力……"
樱空释再次停了下脚步,他低头去看臂弯间那熟悉却忧愁的面容。
女子乌黑的睫毛忽然如蝶翅般轻轻翕动了下,一滴泪水沿着她雪白的脸颊慢慢滑落。樱空释一怔,他动了下,试着抽出一只手来为她擦拭。随后,他整个人都如触电般呆呆的立着良久——
"樱空释……我不等了,"她的声音轻声的幽幽的说,"——我只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就喜欢你。我喜欢云飞,我喜欢……樱空释……"
许久,呆立的身影继续向前走。
身后空空如许的巷子里,刚才还僵立着的那男人忽然如个断了线的傀儡,一歪摔倒在地面积水之中。他迷糊的躺了一会儿,茫茫然挣扎着支起了头,稍微清醒立刻惊诧的爬到一边,看向黑漆漆的四周!
"这,这是什么鬼地方?刚才那个同我说话的红衣姑娘呢?"

红巴士火锅店。
如幻影般的黑影带着红衣女子落地。一进来,他忽然一惊,瞟了一眼墙壁上的弑神剑,剑身正在冥冥中发出蓝光,微微的震荡。
樱空释用一手托住艳炟,另一只手抬起,向那蓝光处划出一道结界。
剑身低沉的颤抖止息,渐渐的重新回归暗淡。
樱空释的面上不带表情,只凝目望着那剑。

是夜,冯索的家中。
"王!"
冯索刚一个转身,忽有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在背后适时的响起。
冯索闻声扬起眉,他很熟稔的慢慢转回身。
来人果然是星旧。
夜深人静,他使用了寻梦族的幻术悄无声息而至,此时眉心深锁,认认真真的站在冯索的面前。
"喵星人你怎么会来?还自己来的——"
"王!我……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星旧的神情肃穆。来到凡世之后,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做预知梦,可是梦的内容却令他十分不解。
"什么样的梦?"冯索凝眉。
星旧略一迟疑,低声答道:"有许多蝴蝶。还有……你和樱空释受伤。"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