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16.星旧来访

晨光浮动眼帘,眼睫轻启。
艳炟渐从朦胧的意识中醒来。
她猛然惊出一身冷汗,慌忙的坐起来,却惊见天光已经大白。手不经意触上柔软的被子,不禁缩了一下。
一切都是真实温暖的——原来现实一经降临,即可自然驱散梦内的虚幻。
模糊的视线转动。
是樱空释静静坐在床边椅子上,他背向窗外的一抹晨曦,赭色眸光淡然无波的望向她,似在等她醒来。
目光交织的片刻,艳炟忽觉一阵无底的惶惑!
她倾身上前环住眼前人,蹙眉合上眼睛。
樱空释被抱得微微的愣了一下。
"艳炟?"
她不言只埋头在他肩上,似不想理会任何事。
樱空释褐色眼眸平静越过艳炟的头顶,注目前方。他的面容安静,看不出他的心事。
良久,他慢慢伸手,扶上她的背。
"没事了,"清冷的声音依然低徊平静,却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别再担心了。"

片刻相抱,他流露一刹的温柔,已是难得。身体贴近传来的暖意,忽然令她面上微微泛红。
凡世千年,他们又如此熟悉,也不是没有靠近过彼此,只是——
两人之间从来都有摸得清和摸不清的距离。
她慢慢推开了他,樱空释由她推开,顺势将她扶起。她抬头去看他,樱空释也平静回视她,眼眸中微微流露着隐忧。
"你早就知道焰主还活着,为什么一直隐瞒我?"她忽然带着气道。
樱空释不慌不忙地回答,"我没有隐瞒你。"他随即转开脸去眨眨眼,觉得这话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便低声解释道,"我不是有心的。只是你刚醒来,身体不适,我还来不及告诉你。"
艳炟凝眉望了他半晌,无奈又道,"那你的血呢……你说的血,又是怎么回事?"
樱空释依言耐心解释道,"不能用神界的实物来造你的身体,总不能连一点神界的引子都没有。况且,"他说到此,放开了她,站起了身,"我知道了焰主的存在,不能不留后手。"扬眉望向艳炟,他淡淡道,"以后你可以放心的睡觉。只要你入梦,我就会去陪着你。"
她低头听着,蹙起眉心,想了想,再问出一件担忧的事,"那剑灵呢……他如今肯听你的话吗?"
樱空释转回头去,"你别管了。再怎么说,我是他的主人,他不敢怎么样。"
低叹一声,走近她床畔,他低头望她良久,似有话,却又沉默不言。半晌,他才温声道,"今天没有事,我陪你出去走走,好吗?"
艳炟点点头。
樱空释浅浅扬起唇角,"那我去准备一下。"
"嗯。"
他不再多话,转身离去。
望向他的背影,艳炟的面容忽然苍白,神情变得忧伤低沉,她浅浅的笑了笑,低声道,
"谢谢你刚刚,在梦里说的……"

格凝大厦。
会客室里坐着三个人。
杨丹的手指在桌子下面来回敲打。星旧则很乖的坐在她旁边给大家剥桔子,好像一个外星人。
杨丹笑眯眯对那在座的第三个人开口,"王柏先生,您这个广告和星旧的造型气质不符合,他走的是萌主路线……"
星旧听到放下剥了一半的桔子,按杨丹的教导适时露出萌萌哒微笑。杨丹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星旧笑过又继续拿起桔子剥。
"他不太适合表现您那个产品要求。"杨丹把话说完。
对面的客人抬起头。他三十岁左右年纪,衣着华贵。
"就是说他不行了?"他冷冷道。
杨丹依然笑眯眯的,
"但我们格凝可以给您联系其他艺人,保证都是活跃一线的superstar!"
王柏冷笑,"我的这些蝴蝶,是世界上最宝贵的标本……"
杨丹正在想如何措辞下去——
"你说你做什么?"星旧忽然惊愕开口。
杨丹和王柏都是一愣。王柏看看星旧,回答道,"蝴蝶标本——人面蝴蝶。"

"樱空释,我有要事找你!"
樱空释回过头,他没有想到,不期而至的是星旧。此外,他还感觉到星旧带来了一个陌生人。
不速之客。
樱空释放下手里在准备的东西,向星旧迎了几步。
"你今天怎么来了?不用拍戏,跑通告?"
"樱空释,我……"星旧下意识回头看看门外。
樱空释已转身,余光扫到星旧的动作,淡淡道,"说吧,他听不见。他是凡人。"
星旧皱起眉,哼笑一声,"是不是没有什么事能瞒过你的?"
"未必,我能知道多少?"樱空释转头看看星旧,似显得心情不坏。
星旧低头想了想,叹了一声,"的确,我身为梦主,也一样不知道多少。连我妹妹星轨在哪里,都不知道。"
樱空释沉吟不答。
"对了。樱空释,我来找你,是因为我前几天,做了预知梦。我梦见了蝴蝶,还有……还有你……"星旧靠近来,低声道。
樱空释听了眉心微动。
星旧继续道,"外面的这个人,来找我做蝴蝶标本的广告——我觉得这个巧合来的有点蹊跷。"

那男子进了雪屋,伸手去接飘落的雪花。
"这东西居然是真的?"
樱空释扭头看他一眼。他微微浅笑,走上前,伸出手来与那人交握了下,
"王先生,是吗?"
那人对雪屋上下看看。"你的助手呢?"
樱空释道,"我没有助手。"
"就你一个?人面蝴蝶的展厅是个大工程!"那人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这所谓设计师如此年轻,不经介绍都会以为那本身就是个助手。
樱空释看着旁边,他似乎在想什么。
"哦,我有个助手。"他忽然点点头,扬扬似笑非笑的的唇角,改口说。
"嗯,这还差不多……我这展览很重要,不能出差错。"
樱空释这次没再理那人。他若有所思的转身,不知从哪取出一瓶酒,倒进杯子里。澄澈金黄的液体折射这雪屋的光彩。
"星旧,带他走吧。"
星旧和那人都愣了一下。
"怎么?"星旧以为他看穿了什么。
王柏则认为这位设计师是自视身份高,有心加码。
"我的助手最近身体不好,我照顾她可能没有时间帮你完成展览,我也只是想带她出来玩玩。"樱空释淡淡说道。
星旧闻言一皱眉,暗自揣测。
王柏则神色不定。
樱空释转回身,声音温和,却不容拒绝,"王先生,我也没有必要给你任何保证。愿不愿意找我做展览,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想好了再说。我最近很忙,不会有多少时间陪你讨论这些。"
"呃……Martin。"星旧喊了一声,语气中暗含深意。
"别担心,我跟他聊过两句,就知道不是他。"
王柏纳闷的听着这对话,到后半段他更加听不懂了,"你们在说什么?"
"星旧,帮我送送他。"樱空释淡淡招呼。
王柏不由眯起眼睛:
这人容颜秀雅,难见的俊美,比之旁边当红的明星星旧,依然仿如天人。而且他看来年轻,没多少年岁,却语境低沉,透着莫名的气息,更怪的,他和星旧说话的时候语气虽然温和,似乎星旧还要下意识听从他的命令。
他究竟是什么人?果真是国际知名的设计师?
星旧已转向王柏。
他做了个手势,正要开口,王柏已经举起手,"等一下!我决定了,这次,我就选定马先生做我的展厅的设计师。"
星旧一怔,皱眉。
樱空释依然背对着那两人,他悠闲的端起酒杯,没有靠近唇上,只侧头,未置可否的道,"送王先生吧。"

走出雪屋,向停车场去,王柏忽然开口问,"马天赐这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星旧对这声问琢磨了下,他为人本沉稳内敛,睿智却不善撒谎,思忖片刻,笑答道,"他的家族,是我们家的上司。"
王柏越发疑惑的点点头,"还有件事,星旧先生,我听说你的个性,向来不爱问琐事,为什么会乐意揽我的这件事呢?"
星旧扯唇文雅一笑,"缘分吧。王先生,你不必多想,我这位朋友,他不会害你。"
王柏闻言凝眉再次点了下头,他转身上了车,向星旧道别了一声,离尘而去。
星旧目送他远去,眼中却显出另外的纳闷。他回头看看雪屋的外轮廓,沉思片刻,抬脚重又轻步的走了回去。

清冷的空间内,细雪点点,而玻璃台上只放着刚才的酒杯,樱空释不在。
星旧扫视了一眼整个空间,就快步走向雪屋的一侧,一扇扇的拉开了其中的暗门。
都是空荡的房间。
"星旧。你找什么?"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樱空释静静站在身后,冷冷的问,"王柏送走了?"
"呃,送走了!"星旧瞬间尴尬,他强自镇定了下,却皱眉转过来反问,"可我为什么感到了你以外的神的气息?"
"不可能的。"樱空释淡淡的答到,"她能够苏醒,用的是我的灵力和我的血。所以这里不可能有其他人的气息的。"
星旧大吃一惊!"你说……你说……"
樱空释看了他一眼。"我没有想隐瞒你。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说出去。"
星旧不甘的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不会说?"
樱空释转身去,再转回,递来一张卡片,是个击剑俱乐部。
星旧狐疑接过。他立刻想起樱空释曾给他看的镜像,"星轨,难道……她在这?"
"你虽然能找到她,可是她却已经不认识你了,而且也早已忘记寻梦族的一切。
如果可以,最好别太打搅她。"
星旧握着名片沉吟片刻。
"樱空释,为什么不告诉王,你现在的处境……"
"我很好。不需要他为我做什么。"他淡淡的道。垂下的褐眸安静内敛如深海,面容却秀雅纯真的像个很乖的孩子。
"让他好好照顾洛洛吧。"
他看了星旧一眼,转身向二楼走起,淡淡道,"楼下客人多,没有你想见的。"
星旧望着那灰衣身影若无其事的拾级而上,他凝眉望了一眼,立刻跟了上去。

一扇玻璃门。门内是温暖的阳光。
那两人站在门外,远远的看,樱空释没有开口,没有推门,星旧也就没有想着走进去。
屋子里的红衣女子,本来静坐着,此刻似坐烦了,她慢慢摸索的起了身,但显得颇不习惯,走了几步,就在桌边轻轻碰撞了一下膝盖,白皙的面容龇牙咧嘴了一下,眉心微微簇起。耐着性减慢了速度,她移向柜子,伸手摸过一张报纸,好像完全看不清,她捧起贴到一对大眼上皱眉细看。
星旧一时心酸,"她是怎么了?"
"眼睛还没恢复,我没有神界的实物。"
"你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也很难受吧。"星旧蹙眉问。
樱空释望着里面,淡淡的说,"你问我的话,有意义吗?"
他接着道,"眼睛,总会慢慢恢复的,时间问题。即使不恢复,时间多的是,总会想出办法治好她。"
星旧叹了一声,他忽然感到,也许这样已经很好了。看向樱空释,那赭色眸子目光宁和纯净,却又似乎苍老憔悴。
他至从从那烈焰光柱中回来,似乎人就比从前更加安静,安静到眼里时常带着一点模糊。仿佛这世界离他已分外遥远,一切的人,一切的事,连同曾经最近的哥哥,都已经遥远得彼此再无法妨碍了。
而这女子死过两次了。如今能龇牙咧嘴的坐在阳光里,还不够好吗?
星旧愣了一会儿,"你有没有见到过焰主。"
"有。"樱空释慢慢回答,他转身下楼,"我不会让她得逞的。"
星旧再向门内看了一眼,追上樱空释的脚步,"那她……现在知道吗?"
樱空释面上不带波澜,表情依然沉静而安闲。他浅浅的笑了下。转过来时,已经收起了笑容,可唇角上却又仍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星旧。
"你日后遇见她,尽量别和她提这件事。"
"……为什么?她可以想办法尽力去压制焰主!可以帮你。"星旧诧异道。
"我不需要她帮我什么。我只希望……这件事,最好别再生什么事端。"
星旧闻言皱眉看了他一眼。
"那王柏,我怎么答复他?"
樱空释边走下楼,边轻声道,"就说我帮他做了吧。"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