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17.我的助手是个高度近视

傍晚。
明娜托腮对着梳妆镜。
镜中人娴静娇媚。可她理理刘海,唉,一声幽幽长叹。
明乐忽然从她身后冒了出来,伸臂抱住姐姐脖子。
“怎么啦姐?让我猜猜,你又想起你那个极品的男闺蜜是不是?”
明娜未置可否,眼中淡淡忧郁。
“Martin小哥哥,风姿卓绝,帅了旁人一脸,又懂陪你说知心话,又个性超凡脱俗。姐,换了谁动心,也不奇怪啊?你愁什么?”
明娜转过脸来,
“唉呀,不是的!你啊,就知道八卦我。是最近圈子里有些不好的小道消息,好像是关于他的。”
“什么小道消息?”明乐转到姐姐身边坐下来。
“一些传言,说格凝总裁冯索的家事随时要被曝光了。据传冯索有个失散多年的弟弟,是个高级别的建筑设计师,平时经常隐形,而且颜值超高……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嗯,可是这些是和冯索哥有关,和马天赐有什么关系啊?”
明娜看了明乐一眼,“可是,他们说的人怎么会那么像Martin啊?我怀疑是他被什么人盯上了。”
明乐闻言也恍然点头,“这么一说还真是啊?那……Martin自己是怎么说的?”
明娜面露沮丧,“我其实好久没见到他了。上次拜托他帮我写了星钻对戒的广告词之后,他就一直失踪。最近他……好像很忙。”
“那——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去他家问问他吧。”
“这不好吧?”明娜犹豫起来。
“我们这也是想关心他,有什么不好的?对了,姐,你不是说,Martin和冯索好像从见面就莫名投缘吗?冯索哥最近一直身体不适,你就约他一起去看看冯索啊!等约到他出来,不就可以当面问清楚了?”
明娜琢磨着点点头,"也好……"

明娜开着车,两人很快到达了雪屋。
马天赐的雪屋如他本人的个性,坐落之处安宁到带点僻静。停好了车,明娜下意识的四周看看,“诶?Martin的车不在楼下。他可能不在家,要不……我们在这等等吧。”
“可是姐,他这门没锁啊?”
明乐说着试探的伸手一推,果然门便开了。门内露出明亮的布满玻璃装饰的前厅,细雪仍不分昼夜的离奇的飘落。两姐妹无言的走进门,踏上玻璃栈桥,高跟鞋踩在玻璃上,回荡着咔哒咔哒的清脆声音。
“他好像是真的不在……”明娜轻声嘀咕。
不知何时,有一道红色身影无声走出,她停在她们俩头顶的扶梯上,低头向下看,但二人都没有注意。
“你们是谁?”清脆的女声缓缓开口。
两姐妹闻声都大吃一惊!一同抬起头!
“是谁在!”明娜紧张的喊。
视线寻到二楼,楼梯旁静悄悄站着一个手扶着栏杆的红衣女子。她长发微卷,垂在肩上,面容瓷白,红唇欲滴,一双大大的凤眼看过来,眸光清丽。
明娜和明乐看见她都是一怔。
“姐……这人是谁啊?马天赐雪屋里怎么会有个女人?”明乐拉拉明娜手臂,压低声音问。
明娜摇摇头。
“你们是谁?”红衣女子见她们盯着自己发愣,平淡的再次开口问。
"我们……"
明娜说了一半,就被明乐抢去话头。
“我们是马天赐的朋友!密友!你又是谁?我们怎么从没见过你啊?”明乐的语气中带着一些莫名的好奇和敌意。
这个红衣女子可说非常美好,可也让明乐感到了满心的不舒服,因为她的美显得不同于寻常女子。明娜很美,但温柔娇媚毫不张扬,洛洛也很美,可活泼阳光大度柔和。眼前这个女子偏与她们都不同,她美得明艳照人,流动着灼热,天生骨子里便如食魅而生,可那双眸子又清亮得仿似不染人烟。
山魅……
明乐脑海中瞬息浮现一个山海经中的词汇。
“哦,马天赐出去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呀?"明乐催问一句。
红衣女子摸着扶手,迈步向楼下走来, "快了。你们若有要紧事,在这里等着他吧。"
那女子走得并不快,脚步还有些迟疑。
明乐忽然皱起眉不悦了,"喂,可你都还没说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Martin家里啊是他什么人"
这一连串问题,换来那精魅般女子停步,清亮眼眸在她脸上凝注片刻。
她白皙手掌捏紧栏杆,忽然勾唇一笑,一抹冷冽霸气的笑,如有心想将眼前人一一的摄魄勾魂,洁白颊边却同时现出两个娇俏天真的梨涡。
莫名的,明乐自动就收声,有些紧张的捏紧拳,连在一旁不言的明娜也觉心头压迫了一下,她伸手将妹妹拉到自己身后。

这两个凡人女子——
艳炟心里已莫名开始烦躁起来。
她们上门来找马天赐。
没错,樱空释,这里是你的雪屋。你人走了,也不留话给我,要我拿她们怎么办?我怎么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难道是堂堂火族公主,该躲起来
偏偏那女孩子还那么多烦得要命的问题。
艳炟在台阶上气恼着停步片刻,见那问题女人老实了些,她斜过凤眼看她一眼,继续踱步走下楼。
她的眼睛虽看不清,可也不能随意透露给外人。
“我是他的……”她绕到两姐妹面前,声音清越低缓的道。话到中途,她下意识的抬眼去看了她们一眼,然后猛然转头睁大了双眸!
离得近了她才发现,面前站的,居然是岚裳!
怎么回事?
她没说下去,低头眯起眼,仓促的琢磨了下。
“樱空释,你搞的什么鬼?人鱼公主都找上门了……”
明娜纳闷的皱皱眉,“你刚才说什么?”
艳炟斜过眼瞟她一眼,“你叫什么?”她冷然道。
明娜扬扬眉,一如万年前,不设防的道,“我叫明娜。你呢?你也是Martin的朋友吗?”
艳炟凝眉,继而挑眉,“我叫Ada。是……Martin的助理。”
明娜再扬扬眉,低声的,“所以,你也……住雪屋啊?”
艳炟厌烦皱眉,“觉得必要的时候。”这句她选择性的如实回答。
明乐打从见到这个Ada开始,就认定了她不是个善类!听了这句,立刻接道,“说的这么好听,什么叫做觉得必要的时候住过来?是不是想着干脆发展成长住呀?”
明娜立刻尴尬,"明乐!她也是Martin的朋友!"
艳炟的脸色倒没变,只抱着手臂,却十分好笑的轻哼了一声。她真该回敬几句,可心里却偏平静得很,凡世过去千年,她早更习惯了忍耐了。
"你们到底约过他没有?"她倒忽然想起了这回事,慵懒的开口。
明娜笑了一下,"没有,因为我们也是有点急事找他。"
艳炟转过身。怪不得,那家伙一句嘱咐都没有,原来这两个,是不速之客。
"那你们还是约了他再来吧。"她看着她们,"什么急事,他都不会觉得急的。"
"哎,你凭什么安排?"明乐不甘的说。
便在此时,身后忽然响起了个推门的声音。
一个熟悉清冷的声音开口问, "你们怎么来了?这么吵,要见谁?"
明娜和明乐姐妹听到这声音,立刻相视一笑!她俩回过头,"Martin!"
门口站着她们熟悉的马天赐。灰衣白鞋,目光柔和。身影站着雪屋的飘雪下,像个乘着暗夜归来的纯美幻影。
艳炟见了,蹙着眉转开脸, "你回来了正好——你这两个朋友跟我不熟,再晚一刻马上就误会了!"
樱空释沉默走近,他随时依然是那样淡然清冷的模样。
明娜笑看向他,"Martin!"
樱空释向她点点头。他把车钥匙随手放到玻璃台上,走近来,可是步履疲乏,脸色也微显苍白。
艳炟本来要走了,见他如此又停步,"你去哪了?"她狐疑问。
樱空释低声答,"哦,我去火锅店那边看看。"他放好钥匙,径直走到她身边,看她,"你没事吧?怎么下来的。"
艳炟耸肩,"就走下来的啊。"
樱空释淡淡道,"那你等我一下。"
他转过来看向明娜明乐姐妹,温声道,"她身体不舒服,需要人照顾。不好意思,也没空招待你们了。有事的话,改天约一下吧。"
明娜和明乐都沉默下来。
气氛虽有点尴尬,樱空释仍似浑然不觉。
他懒得解释,很累了。
明娜捋一下头发,开口,"对不起啊,也没先打电话给你。我不知道你女朋友也在……她这么漂亮,你怎么从来不介绍给大家认识呢?"
樱空释未至可否,他偏头笑看看明娜,"你带你妹妹自己开车回去,方便吧?"
明乐恼道,"哎你等等!我姐她可是特地有要事来问你的!"
樱空释重又看看明娜,"是吗?什么事"
明娜要开口,想想又蹙眉。她看一眼旁边的Ada,见樱空释没有反应,仍在静静等她开口。
"就是……最近有些小道消息,不知道你听说没有好像是关于冯索和你的……"她尽量含蓄的说。
樱空释哦了一声,向旁边看看,"是真的。他是我哥。就这件事?"
这答案让明娜明乐差点把眼睛瞪出来!艳炟转头看了樱空释一眼。
这家伙怎么累得,连搪塞的精神也没有了。
明娜微张着嘴愣了半天,"你是说……你真是他弟弟?"
樱空释扬眉点头,"这还有假吗?谢谢你一直关心我。没什么事,让他们传吧。"
明乐跺脚,不甘心的道,"哎!那你知不知道冯索最近身体很不好啊?他已经整个人都病恹恹的了,医生也查不出!你既然真是他弟弟,这种时候怎么可以不去露面呢?"
樱空释整个人都一顿,他面色忽然间冷了下来,"行了,别说了。"他冷声道。
明乐不明,仍愤愤,"Martin——"
樱空释转过脸来,目光冷冷,"就不送了,你们俩早点回去休息吧。"

明娜和明乐怏怏离开雪屋。
明娜依然诧异的自言自语,"他为什么忽然生气了呢"
刚才,虽然Martin回来时有些疲惫,不太想待客的样子,可是一开始语气并没很冷。
明乐回忆着,"好像是说到冯索哥不舒服那,他忽然脸色就变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Ada在一边搞了什么鬼。"
明娜看了明乐一眼,"你还说呢,之前你乱说的话,说不定Martin都听见了——"
明乐上前挽住生气的姐姐的手,"可是姐,我乱说什么了?那个Ada,左看右看哪有你好看她长得,就不是什么好女人!真不知道Martin怎么想的……居然留她过夜!"
"行了!行了!"
姐妹俩懊恼分开,分别从两边上了车。
明娜叹了一声,发动了汽车。

雪屋里。
樱空释若有所思的对门站了片刻。
艳炟凝眉从背后看着他,也满腹狐疑。
末了他轻叹一声,转回头。
注目她,那微翘的唇角渐渐扬起,"Ada,这名字,挺好的。"
艳炟随之忽然想到什么,脸上飞上红霞。她连忙不语转身。
樱空释见了,伸手扶住了她,
"明天早上陪我出去做点事吧,就说你是我助理。前几天,有一个蝴蝶标本的展厅找我。"他淡淡的道。
"好啊,我帮你。"她答。
两人都无言,一个在神不守舍,一个在焦灼难安。
"樱空释!"艳炟忽然停在一级台阶上。
他愣一下看她。
"你除了给我灵血,你还有没有给了什么别的?你……你不对劲?"
他褐眸转开眨一眨。
离得太近,她是觉察了。
他有心不答,扶她想继续往上走。她固执的甩了下他的手。
"我分了些元气给剑灵。"他平淡道。
"为什么!"她惊喊!"他……他从来也不敢这样,你就让他反了?"
樱空释抿唇转回视线,"剑灵被我哥用冰茧封印了!"
两人在台阶上相对而视。
"先送你上楼吧。"他重又恢复寂定道。
她却难受的怔然呆立着,他轻拉一下,她便茫茫然的继续往上迈步。

评论(1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