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孤独的巡礼(原名:碎片)

14.去休息吧

远远一群搬运工人在一件件的继续搬运货物。
其中有桌桌柜柜,有蝴蝶暖箱,有标本,有书籍资料,有图签画册,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档案袋。
樱空释抬着褐眸,出神的在望着那里的动作。
一切设计工作顺理成章的就接手开始了。可他此刻心思似乎没全在这个地方,而是仍旧模模糊糊,如坐雾间。
“樱空释!”
身旁有人喊他,他微微回头。
会这样喊他的,不会再有别人了。
那红衣女子托着腮,俏倚着黑色长桌的桌沿,在定睛望着他。见他回眸,雪白的手伸至他眼前,轻轻摇晃了下,又收回,
“你怎么了?”清越的声音低问。
是不是那剑灵很难应付……
樱空释淡淡的向她开了口,“没事。”
他重又转向那些搬运的人,“我只是觉得,王柏这个凡人,应该还对我们隐藏了一些秘密。”
艳炟闻言凝眉仰起脸回忆了一下之前的会面,
“这人是有些阴阳怪气的……”
樱空释看向她,柔声道,“不只如此,刚才他带我们参观这里的时候,我也发现,他对展厅结构的要求,挺刻意的。”
艳炟听了无言的凝眉。
刻意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吗?
她心里微微的紧张起来,就忽然的觉得一阵眩晕和头痛,掌心冷汗涔涔。
至从这次复活,她不只不能动用灵力,就连体质和力量也都大不如前了。
是因为伤过太重吗,还是因为有焰主的争夺拉扯?
曾经的她,拥有着令人望而生畏强大的火族神力,而现在,已不过是个徒有虚表的神,也许借着自己的火族神的元神和樱空释的冰焰灵力,她仍可不老不死,可是其实……
“艳炟?”樱空释像已觉察了她的不对。
她避开他的眼神。
似乎他最近已是非常损耗了。
“呃……樱空释,你看,这里这么多文件,都要靠人力阅览完要看到什么时候?”她伸手拿过一沓,贴得离眼前极近的看一看,曼声念道,“太阳毒蝶……”
樱空释也转过来,他对着那些文件资料,开始着手整理。
这些都是在他设计之前需要了解的一些功课。
但他心里一直隐约有些另外的不适。
星旧的梦,从没出过错。蝴蝶,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样心浮气躁时,若是旁边无人,他便要催动灵力阅读了。
当年他当王子和冰王时,都曾在幻影天批阅奏章,常以游走的灵力,将这些文字浮展空中,逐一用灵力提取内容……
可是现在在这里,显然这样不太方便。
他伸手拿过一叠,低头查看。
看不多时,他重抬眼,褐眸安静无声的凝望。
艳炟在极力的将目光移近纸面,借着灯光辨认着那些字迹。
“艳炟。”他淡淡的出声。
但她太过专心应付手里的篇简,好像听都没有听到。
樱空释便不再言语,也去看自己的。但他一边看,一边不时安静的抬头去望她一眼。
“蛱蝶类?哪种是蛱蝶类……”艳炟蹙着眉,她口中重复着这些词语低语,头晕晕的,伸手去,想试着从一摞图鉴中找出对应的照片。
奈何那摞东西堆得高,且不太稳。艳炟的手也许是碰过头了,那些东西便全散架了,整叠从桌沿滑下来。艳炟一惊!
一只手快如闪电伸来,接住了那些滑落的纸张。
樱空释一脸平静无波的将手中的东西轻轻放回桌上。
艳炟凝眉,下意识伸头回去看看,有没有人注意这边。
“弄出声音,他们……”她堂堂公主,竟有些狼狈不堪。
“你去休息吧。”樱空释忽然道。
艳炟一愣转回头,“怎么?是我……我手脚太笨了……”
樱空释面上无波,眼底闪过温和的光晕,“不是。去休息吧,你的眼睛现在做这个太勉强了。”
艳炟低叹一声。
她知道,他说的对。她的眼前只是勉强看得到一点儿东西罢了。

艳炟站起,她也没再多言。
樱空释在背后看着她。
他瞬间便有心想起身,想放下手中的资料。
但下一刻却莫名犹豫了一下。
他想要做的,究竟是什么呢?为什么做也做不来,也如那些话说不出口……
艳炟根本就没有注意,因为她根本不回头。她只是站了片刻。因为她看不清,辨认了一下路线。
她理所应当的独自找沙发休息去了。

展厅边的办公室,门没关。
里面对坐着四个女人。
其中一个,正从门口看出去,望着那个脸蛋身材都惹火的助理Ada,踩着高跟鞋大摇大摆的走过门前,去会客区。
“这个女的为什么看了就讨厌啊?说是助理,从来根本没见她做正经事。风沫,风沫!你别再看她了好不好?”含着根细细烟卷,一头短发的女子不耐烦的喊。
一直望着门口的那个,怯生生回过头,
“也别这样说,人不可貌相嘛。她有权利打扮得这样……”
第三个,长相颇孩子气,猛一看倒有点呆萌,她急忙向那叼烟女子问,“谁?飞儿,你们说的是谁?”
“小源,你是不是傻啊?还有谁?就Martin那个助理啊。我就是看不惯这样的女人,骚!说来可气,风沫,明明我们两个在夜店见过Martin,这两天工作时遇到,他却像从没见过我们一样!”
风沫眨眨眼,她的脸庞较秀气,配合这个动作,显得弱不禁风,“也许他当时太忙了,那天他是挺赶的。再说……他说不定……”
小源又转过头来追问风沫,“说不定什么?说不定什么?”
风沫面上红了一下,“说不定,那个Ada真对他有什么想法。毕竟,Martin也太出色了嘛,谁不想近水楼台先得月?Martin装作不认识我们,也许是因为知道她这一点,怕惹多麻烦。”
叼着烟的飞儿冷冷斜眼看了门外一眼。小源猛点头道,“我觉得风沫说的有理诶。诶?你们还没说,你们在哪遇见的Martin啊?”
飞儿和风沫都没有回答她。飞儿抬眼看了风沫一眼,“诶!”她忽然凑近过去,“我想到件解气的事……”
她低声嘀咕。
风沫低声回道,“虽说是玩笑,但……会不会把玩笑开大了啊?我听说她眼睛本来就看不清。”
身旁还有第四人。那个人忽然站了起来,“诶,你们这过分了吧?Martin不就是个出名的设计师吗,长得帅些吗,你们至于吗?”
她也没再多停留,转身就离开了,口中嘟囔,“受不了你们。”
风沫见了涨红了脸,她低声对飞儿道,“艾米说的也对,不好,不好……”。
飞儿冷冷如充耳未闻。小源却撇嘴,对那离开的艾米的背影挥了挥拳头。

艳炟叠着腿,抱膝静坐。一只红色高跟鞋撩人翘着。
她的心头心事搅和着记忆,感到空荡而压抑,眉目间不由自主的尽是冷漠。
一个蓝衣女子慢慢走近来。
“Ada?”她弯腰轻声叫。
反应了一下,艳炟才连忙抬起头。
Ada这名字还是她自己临时起的,可是被叫仍是有点不习惯。
不过她没有再摆冷脸臭脸,而是露出梨涡天真一笑。不管对面是谁,反正是和樱空释暂时一起工作的人,现在的状况,她无心再添什么麻烦。
那蓝衣女子腼腆一笑,显得十分怯弱,“Ada,我是饲养员组的风沫,请问你,可不可以过来帮我一个忙啊?”
艳炟眉头锁起,“我是——”
我是眼睛看不清才在这里休息的,艳炟有心想直说。
但风沫已打断她,补充道,“真对不起,也是刚好看见你有空坐在这,是不是……打搅你休息了
艳炟沉默了下。
“你怎么了?”她这次有点不耐烦的抬头,皱眉问。
风沫面含愁容的眨眨眼睛,“其实……怪我,刚才开箱时,不小心放出一只蝴蝶。这蝶虽然不是很名贵,可是是一位王柏先生往来的客户赞助的,要是不找回来太不礼貌了。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帮我找一找?”说到后面风沫换上一脸焦急。
看来还算是公事。艳炟点点头,“好,我陪你找找。”
红衣身影站了起来。
风沫的脸上带上了笑意,“那,谢谢你。”
她转身走在了前面。
艳炟狐疑的眯眼盯着她看了一会。

樱空释此刻正在不远处查对资料。
他做了一会,停了下,回头向某个方向看看。
褐眸微怔了下。
那里没人。
眼光无声在空间里慢慢扫视过。
她到哪里去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