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20.吓死你
“刚才,我就在这误开了箱盖。”枫枫带路,直到走到人稀少处,推开一扇窄门,在空静的过道里停下来,她转回来向里一指,眼睛看着艳炟。
艳炟蹙眉,负手摇摇的向前走了两步,她冷眼审视了一下这里,扬眉开口道,“死胡同,这儿也没别的出口了。”
枫枫点头,“你说的对啊,那只蝴蝶估计没有机会飞出去。不如——我们俩分头找找这里的几间屋子吧?这样会快一点。”
她娇弱面庞上,有闪闪的目光看来,觉察艳炟要有动作,又转开去。
艳炟将凤眸玩味看她一眼,“好啊。”她声线清越地回道,说完踩着高跟鞋,直接走进其中一间黑屋之中。
眼前一片昏黑和模糊。这应该是个废弃的仓库,隐约堆积了不少杂物,空气中一股呛鼻的尘土气味。
艳炟随着视线慢慢适应,看见一只淡黄色黑斑点的蝴蝶停落在旧箱子上,因花纹甚为显眼,她视力虽然模糊,借着微光也看到了。走近两步,她停下来,向身后道,“找到了!”
之前还真不白陪着樱空释查对资料。长尾凤蝶非洲的吧?她刚才刚好看见过这只蝴蝶的标签,有剧毒,可以毒得死六只猫。
门在身后忽然无声的关紧了。还伴随咔哒一声轻响。
艳炟没有吃惊,她抱着手臂站了片刻,原地转身,凤眼眯着似燃火,对着那个枫枫道,“把门打开。”
枫枫的声音在门外面答道,
“这扇门被风吹得关起来了,好像还是自动锁。Ada,你别急啊,我现在去找找钥匙。”
“等等。”
艳炟红唇微启立刻喊住她,枫枫正要走,愣了一下回头站住。
艳炟向门上的小窗口踱了几步,清脆的鞋跟敲击着地面,从窗子直视她,
“枫枫,这仓库里灰尘味这么大,是今天刚被人打开的吧?那你应该很快就找得到钥匙——”
门外的枫枫眼睛转了转,耸肩道,
“也是啊。那我这就去好了。”
艳炟的眼睛眯了起来。
“别急……”她暗暗用眼眸向四周扫了扫,指间悄悄催动了些微灵力,“先找找你的熟人吧,还说不定就在你朋友身上呢!”
枫枫在门外呆站着凝眉不语。下一刻,她的眼睛忽然睁大了!一只手轻颤的举起,指着仓库里,“你……你身后……那里……怎么着火了?”
艳炟冷然侧过头看看,微微凝眉,她转回来道,“你想烧死我?”
这凡人太过分了!而且真是好骗——那蝴蝶有毒,共处一室,她毫不犹豫对它施了火族幻术。至于剩下那些蔓延开的火,樱空释说过她不能太用灵力,那些已不是真火,不过是她手中的幻象,只是她存心想要吓吓这个居心不良的女子。
枫枫的眼睛瞪大了,脸色铁青,惊恐后退。火!她倒很想把Ada在这里关上一天禁闭,也不在乎Ada出点“意外”,可是她不敢这样玩,失火事情就搞大了!她再退了几步发现已经靠到一面墙上,立刻转身几步奔着出去。艳炟微微仰脸蹙着眉,从窗口冷眼望着,听见走廊里传来那一连声的喊叫,“飞儿!飞儿!仓库失火了!”
艳炟冷笑了下,低头看看自己涂得朱红的丹蔻。
好玩吗?吓死你!

枫枫那嚷嚷着失火了的求救声很有效果,转瞬吸引来了一大群人:
“着火?怎么会?在哪里?”
“怎么还有个人在里面?那是Ada吗!谁开的仓库?”有人从外面摇摇门把手。
用灵力开下锁,是件很容易的事,可是艳炟此刻倚靠在了一只旧箱子上,她假寐,没理任何人。
呵,急什么?现在巴不得她出来了?这纸箱虽没沙发舒服,有的休息总还不错,她不挑剔,挺满意的。
“她怎么了?受伤了?”门外一片七嘴八舌。

枫枫很快小跑了回来。她急着拨开攒动的人群,身后还拉着飞儿,两个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快呀!你快把门打开!”枫枫抖着声音一反常态。
飞儿一窘,整理下自己惊疑的面色,暗里看看周围的人。她忽然发现,连那会儿她们聊天时曾在场的人这会儿也闻声而来,心头越发如芒在刺,颇不自在。
她还是拿出钥匙走上前开门,许是心里紧张,又带着对枫枫将她也泄密出去的愤怒,插了几次钥匙都没插进去,忽然叮当一声,倒落在地上弹了出去。
“你怎么搞的啊?”枫枫焦急的没好气道!
她现在真心只想赶快把里面的人弄出来!当初商量得好,引诱Ada进去的人是她,而飞儿则是负责今天带着这把钥匙消失掉。要是Ada在仓库里面捉蝴蝶中了毒,自然是Ada自己不专业。但是失火这种意外,就不好解释了,她会第一个受牵连!
开什么玩笑?她不要!
想到这里,她跺脚,赶快亲自跑过去捡钥匙。
可是还没等她触到,另有一只手慢慢伸过去,将它无声捡了起来。
枫枫抬起头,看到一张秀美无暇的面孔,神色清冷而平静。
“Mar…Martin……”她紧张的瞪大了眼。
樱空释没说话,他拿起钥匙看看,安静走到门前,向里望一眼,便自然而然的打开了那扇门。
门洞开,那些燃烧的火竟变得有些透明,并没有多少光热。门外的光线成了仓库黑暗中唯一光源,映着他长身而立的轮廓。连身后议论纷纷的人也都不自觉静止看着他的举动。
褐眸的长睫轻轻眨了眨。见艳炟还斜靠在箱子上,他抬步走了过去。
身后已经有声音在低问,“还在烧……灭火器呢?Ada会不会有事啊……”
轻轻俯身在她耳边,他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清冽低语道,“把火灭了吧。装得还挺像的。”
一只凤眼悄悄的翘起一条缝,“你别来捣乱……”她向他微微扯动红唇。
樱空释的唇角不易被觉察的微微扬了一下,他仍俯着身,淡漠道,“不识好歹。我要是不来,看你怎么演下去。真的烧吗?”
一双手忽然伸向她腰间背后,艳炟来不及反应,已被他整个人抱了起来。
他要干嘛?
艳炟睁眼一抬头,熟悉的面庞近在咫尺间,褐眸低垂,他的呼吸几可相闻。
“喂,樱空释……”她手臂推他挣了一下,小声质疑道。
凡世两千年。两千年里他们不乏亲近的举动,似乎也没有太多身体的距离,可是樱空释很少这样——
樱空释微微低下头,见那对大眼仍很迟钝的怔怔看着他,带着疑问。
“有人来了,眼睛闭上。”他似低叹一声,低声提醒。
艳炟反应过来,头一歪靠到他胸前,只是那合起的凤眼和额前的黑发却还在藏不住的微微颤动!
火顺势渐渐灭了。本来就是假火。可怎么也留下了一地黑色的灰烟……
樱空释低着头,沉默不言。
“Martin,你的助手,她没事吧?”几个工作人员,很紧张的凑上前询问。
樱空释侧头看看身后的人,抱着艳炟走了出来,
“麻烦给我个空房间。Ada,可能需要照顾一下。”
语气冷淡。
但他一向不热,也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而那对褐色眼眸,淡漠的目光,即使在这个时候,也依然清冷,好像从没有什么人或事能惊动他。
但王柏一方的人,心知肚明一定是自己方出了问题,他们都低下头,觉得马天赐的语气里深含指责。
连忙有人跑去安排了。
枫枫和飞儿不自觉的微微向后缩了一下。

感觉到樱空释好像抱着她走了出去,艳炟大眼微眯很想偷看。
——“哎,樱空释,你明明就比我装得还像!”
可是旁边人太多了,她没有真的偷看,这句话也没有真的说出来。
轻轻闭起眼,窝在他的臂弯,她也懒得再计较这些小事了,乏累得很。算算,好久没有像这样来回敬别人了。一百年?二百年?不是,应该比那还久……她惯于忍耐了。明明是堂堂的火族的公主,明明是曾经带兵打仗的女战士,她连在幻雪神山面对渊祭时都不怕,又怎么会介意一个区区凡人?
翘起红唇,梨涡显现,鼻尖随着他不疾不徐走动的脚步,轻轻挨蹭着他的衣服。透过衣衫,一股熟悉的淡淡的樱花味在她鼻端萦绕。她忍不住轻轻吸一下,这种味道真是好闻啊,当年他还是云飞的时候,她就发现了。
眼前渐渐浮现那黑发少年回眸望她的眼神,又摇摇的和现在的马天赐的褐眸重叠在一起……
樱空释……
艳炟的心头悚然一惊!
怎么回事?怎么她头中竟然有些混混沉沉的!
挫挣了一下,她心慌意乱的睁眼要起来!
“你擅动灵力,就会这样。幸好只用了一点。”他像会读心术一般,忽然淡淡的直接回答她。
那声音温和,带着点不易察觉的责备。
艳炟僵住,双目睁大。而后心瞬间从温暖的旧梦跌回冰冷的现实。
她……她早已不是曾经的那个火族公主,现在的她,哪里有半分从前强悍的火族灵力?
她只是个连动用个小小幻术,都会深感疲倦的没有用的神。
她蹙眉难受低沉的呆怔片刻,瞪圆了大眼叫道,“樱空释!放我下来!”
樱空释怔了一下。
怎么了?
他依言轻轻的放下她。
高跟鞋触地,她背对他默然站着。这走廊深处已经无人,只有一片寂静。

“樱空释,”良久,她转头看他,"我——我还是火族的公主!不是吗?”
“你想怎么样。”他褐眸静静相望,直接低声问。
她转回身蹙眉,抿紧了红唇,“我……我刚才想我可以回火星去——我记得那里还游荡着数不清的火族元神……他们都是我的亲人!”
“赤凝莲已经枯萎了。”他轻轻眨了下眼眸,静静道。
“我知道你会有办法!”她不甘心的再蹙眉看他。
樱空释默然望着她,久久无语。
艳炟吸气,忍不住又换了个说法,
“樱空释,你都已经救了我两次了……有什么,都还清我了。不用再把我留在你身边。”
他继续默默看了她良久,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直到她眼睫闪动,已有泪影浮现。伸手,他轻轻在她湿润的眼眶下轻轻擦了一下。
“别哭了。”他沉沉的低语声,和那总在若有所思的目光,这些都令她心口一紧,她忽然闭眼摇晃了下,觉得一阵眩晕。
樱空释凝眉,连忙伸手握住她的肩膀。
“艳炟?”
立刻翻掌,他在掌心里凝聚一团冰蓝的灵力,就势环住她的腰身,将这灵力送入她的身体里。

“樱空释……”凤眼渐渐迷蒙起来,艳炟只感到有冰焰真神的灵力正在慢慢不断汇入她四肢百骸,渐渐让她不再虚无。可她却咬紧牙,前所未有的心痛心伤……
“艳炟,会没事的。”他微微闪动着眼眸,低徊的声音忽然近在耳畔道。
可是……我怕又会害了你。艳炟无力合目,雪白额头抵靠在他肩上。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