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23.早就不欠了(2)

夜。
红巴士。
艳炟只身走进火锅店。
她一进门,微微吃惊,看到一个半大的小孩冷幽幽独坐在一张椅子上。他手中很悠闲的慢慢摆弄着一只黑色玩偶,听见了脚步声,抬眼瞧了一眼。
“樱空释呢?”那男孩冷然的问,好像对眼前这女子的到来,一点都没有意外。
艳炟凝眉看了他一眼,摇摇停下了脚步。
“剑灵,别来无恙。”
时隔亿万年,艳炟的声调清越依然,语气里却显出沉吟的低冷。
剑灵将手顿了一下。他放下玩偶,抬头看了看她,忽然邪气的笑了,
“说来,我还忘了谢谢你,火族的公主。托你的福,我如今好的不能再好。既然只有你来,替我转告樱空释,我还会在这等着他——”
艳炟蹙起眉。
“不。”她低声的答道。
剑灵有些出其不意的道,“不这是什么意思?”
艳炟一时沉吟着无言。
纳闷看了片刻,那孩子忽然阴森的冷笑起来,
“公主……你心疼了?”
艳炟抿唇,那如熄灭了火焰一般的乌亮眼眸重又对上剑灵阴沉的眼睛,她将昂然声音压得低沉的道,“剑灵,我只想来告诉你,从今以后,不必做梦樱空释还将自己的元气交给你——”
剑灵未置可否,只冷冷哼了一声,他缓缓伸手拿起桌上的人偶,目光不看艳炟,却直逼视着那小人偶没表情的小脸,悠闲的道,“樱空释,现在势必是变弱了吧?他流失的元气藏不住了,都被你发现了,是吧?”
剑灵说到最后,幸灾乐祸的昂起头。
艳炟凝眉眯眼,转过雪白的脸,一团火球瞬间汇聚在艳炟的掌心,她凝目,将这凝聚元气的一击击向剑灵。
剑灵一惊,慌忙皱眉一躲!手中玩偶被甩到地上,立时跌断了一只腿。
“艳炟!你疯了”他愤然抬起头,“你想怎么样?”
艳炟扬眉低低一笑,“你很快就知道!”
她再次凝结火光,击向剑灵,这一次,剑灵躲避不及,堪堪被击中了右肩,剑灵痛喊一声跌了出去!
“住手——你想同归于尽”剑灵咬着牙,惊恐的捂着肩膀后退,“再这样你的身体会消失的!”
“怎么,不舍的死那你就还手吧”
她再次凝结一股灵力,却觉眼前已一花,连面前那坐在地上的剑灵的样子也变得模糊摇晃。
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艳炟!住手!你想找死吗?”
已伸出的右手,不受控的熄灭了火焰。艳炟似被一股力量推搡,低喘着倒退了两步,靠在一张桌子上。
一道红影闪过!一个面貌与艳炟完全相同,但瞳仁却是暗金色的女子,疾步自艳炟身体里抢出!
她立时回身与艳炟眯起眼相对!
剑灵看到这一幕,瞬间就化为一道阴冷的蓝光消失在了剑身上。
艳炟一惊!
她抬头低喊,“焰主”
这是被复生以来,艳炟第一次正式再见到焰主的元神。她凝目含着点点水漾星辉,愣了片刻,转开雪白面容,依旧很绝然的冷声道,“焰主,我是不会让你,再留在他的身边的。”
焰主扬起眉,她转着圈迈步,打量艳炟半晌,阴沉的问,“怎么?你又想帮樱空释?”她扬起了脸,“可是那谈何容易……难道,你是存心想我们都元神俱灭吗?”
艳炟只默不答言。
对面的金瞳一凛,立刻将手伸来扼住艳炟的咽喉!
艳炟被扼得十分难受的蹙紧眉!她忙抬手竭力想去与焰主相抵抗,但那只手却在与焰主的臂膀交叉之时,相互如触虚无般穿身而过!
什么也没有抓到
艳炟眸中一闪!
“哼哼……”焰主勾唇冷笑,她咬着牙关加重了那只手的力度,直扼得艳炟难受的仰头低哼了一声,
“你这个所谓的火族的公主,本来就是不该有的存在……既然你存了这样的心,本先祖,送你一程又何妨……”焰主冷冽无情的道。
但她说完这话忽然一怔。
一片如无形质般的冰凌,飘然飘至,轻轻落在她的发梢。那缕黑发立时断裂,化为冰雕,随即破碎成晶莹的粉末。
漆黑的门廊口已安安静静的站了一个人。
一身熟悉的黑衣,棕发褐眸,眼中清亮。
他歪着头看过来,抬着一只手,掌心中还在不断翻飞着片片细雪。那些雪花看似轻盈晶亮的飞舞着,凡被它们飞过粘到之处,却都在不知不觉中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寒冰。
清冷的声调淡淡开了口,
“焰主,你没有好好待在你该待的地方。”

两个纠缠在一处的红衣女子闻声一同怔住。
艳炟蹙眉,眸中含上焦灼,她奋力挣扎了一下。焰主也就顺势放开了手。两人一经分开即刻各自退开几步。焰主转过身面向了来人:
“呵樱空释。”狠戾金瞳如炬,唇边勾起不屑冷笑,“你来得还挺快的!”
艳炟在旁低喘,她望了樱空释一眼,终究无言,蹙眉转开视线。
樱空释淡淡闪了下眼眸。他也转开头。慢慢走近焰主,他用低冷的声音道,“我曾经警告过你。”
“那又如何?”焰主不甘的道。
话音甫落,一道蓝光瞬间自樱空释掌心升起,冰凌凝结袭上焰主的脖子和双手,焰主皱眉微挣一下,却不敢大动,生怕暂时化为冰雕的身体会和那缕头发一般碎为冰晶。
樱空释重又抬手,似要再击,但犹豫一下,无言放下了手。
焰主身上忽然解冻扑倒在地,她恨恨抬头,不言,却有红光闪过,身体渐渐化为透明。
艳炟在旁忽然向前抢步摇晃了一下,焰主元神已消失不见。

火锅店,忽然便陷入一种寂静,唯有墙壁上封印的弑神剑,还幽幽发出蓝色光晕。
樱空释抬眸环顾一下四周,打斗似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他转身走向艳炟身边。
目光刚扫及地面,褐眸一顿。脚下,躺着只摔断了腿的玩偶——
樱空释停步弯下腰,伸手将它捡起来。
艳炟望见皱眉转开脸。
樱空释的褐眸垂下,无声的看着掌心的玩偶。
他转开头低叹了一声。

凡世此刻,已完全被夜色笼罩了。
也许凌晨一点,也许两点。时间好像已变得更加不重要了。
黑衣,红衣,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似在无方向的沿着街道慢行。
仿若游荡。
艳炟默默无声的跟在樱空释的身后。
快到雪屋的门前,樱空释忽然站住了。
他微微侧身,转过头来。宁静的目光眨了眨,有个瞬间,似闪着忧戚与无措。
艳炟也站住,仰头去蹙眉看着他。有什么趁着这黑暗莫辨的时分,悄悄从她眼眶中涌出,一滴两滴,全落在街角空荡的地面上……
她快步走过他的身边,独自先进入了雪屋!
樱空释无言的与她擦肩,而后转身,默默无声的跟在她身后走了进去。
艳炟完全不想回头。她踩着高跟鞋急步穿过玻璃栈桥,打算直接上楼去就算了。
一只手忽然伸过拉住她!
她微微一惊,人已被樱空释拦住。
“艳炟……”他靠过来微微皱眉。
身后刚好是雪屋的墙,近已只在咫尺,她忽然间眼花心跳,慌得无路可退。
樱空释一怔。
他无言凝眉望着她苍白面孔,有好半晌,才慢慢的伸出手,轻轻在她脸上湿润的印记上擦过。
“别哭了,”他低声道,声音微微有些哑,“会没事的。”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