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也许我太脆弱了。
到现在为止,与其说我因为喜欢了天宇,而替他觉得委屈,不如说是我看见了这个世界的黑色而感到恐惧。
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至少好人聪明一点,应该就可以和坏人井水不犯河水。好人做了好事,应该就有人记住他的好。好人因为足够善良,当受了委屈,就会有勇敢的人仗义执言。
世界之美好,应该像歌里唱的那样,再多崎岖,金钟罩和铁布衫总能解决,还要给你一副好灵魂,好心肠。
难道不是?难道不该?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