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33.无从挽留

凡世的街道照样车水马龙,凡世的夜色照样灯红酒绿。
明娜缓缓的在街头漫步。她没叫明乐陪着,最近不知为什么,她觉得那丫头在旁边的呱噪总让她心里不安。
轻叹一声,一缕街边橱窗的光照刚好打在她身上。光幽幽的,白白的,像太阳越过万尺深海,使得她心里隐约一阵恍惚。
“明娜。”忽然对面有个声音低喊她。
明娜一愣抬头。
“Martin?”
眼前的人让她脸红心跳骤然急促!
马天赐不知何时静静站在对面,他的样子从容安闲,像是算好了,沿着长街迎面而来,有意为遇见她。
熟悉的黑衣褐发,俊美依然的面容,还是那个淡漠到不食人间烟火的设计师的模样。只是他淡然的眉目间似有隐隐两颗远星。幽亮如将息的流闪。
“你还好吧?”明娜耸肩道。
樱空释只对她微微一笑。他没有回答。
“我听说,你和冯索最近都病了?你们兄弟俩是怎么回事?因为那些媒体又搞什么鬼吗?”明娜眨着眼睛询问。她见对面马天赐凝了眉。
他吸气低语道,“流年不利。”
他总是这个样子,淡淡的,像从天上来的人。
明娜的目光里一阵迷惘。
“马天赐,你早就有喜欢的人,是不是?”她忽然问到。
樱空释一愣。他没有否认,只很自然的点点头。
“是谁?”
清冷温和的声音,“你见过她。”
“是你的助理,Ada?”
樱空释轻轻扬眉,“其实她并不是我的助理,她也不叫Ada。她是艳炟,而且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明娜了然低头,微微的蹙眉。
随后,她又猛然抬起头来,他那淡淡的补充,换来她诧异的瞪眼。
“你为什么不和你喜欢的人,真正在一起呢?你别说你有,我一眼就看得出来!而且,你居然说她是你的朋友!”
樱空释被她的一番话引得微微扬起唇角。他轻轻的笑一笑。
“是啊,我惹她了。你看,她都没出来。”
明娜被他的话说得掩口失笑,却又感到心中委实难过。
“祝你幸福!”她忽然伸手大方的说。
他依旧浅笑着,在她伸来的手上轻握了一下,放开。
“明娜。”他低声道。
“嗯?”
“还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见他说的郑重,明娜抬起脸。“跟我还客气?”
樱空释低头,凝眉道,“王柏的展厅有个蝴蝶饲养员,叫枫枫。你对她还有印象吗?”
明娜转转眼珠,“有啊?这个人很多心思,我不太喜欢她。”
樱空释点点头。
“我最近在王柏那里做展厅设计,觉得这个人,太麻烦了。帮我把她调到你身边去。”
明娜依言点头,后又纳闷的嘀咕,“这为什么啊?”
樱空释望着她,想了下,他稍微离得近了些,唇向她耳朵方向,道,“明娜,我不想瞒你。是因为这个人留不得。”
他撤回身子,看见明娜惊诧的睁大了眼睛。他似随口冷声道,
“剩下的不用问,都和你无关。”

雪屋的飘雪经年不散。
樱空释缓步踏进这个属于他的地方。
他边走,边抬头,去看着这些无名而来的飞雪。
有他的幻术,它们可以飘十年,飘二十年……也可以继续飘上万年、亿万年,可以一直静静飘下去。
那是他的过去在陪他。
渐渐的,他竟也只有过去了。
过去的幻世,过去的冰族,过去的火族……
向雪屋里走,他的褐色目光闪闪的,像是极纯净的孩子的眼睛,却又模糊柔软,带着习惯了世间变迁的老人的神情。
偏头,看了看最深处那道楼梯,他一步步的拾级而上。直到眼前是扇熟悉的门。手轻轻一推,门便开了。
黑色身影在门口站了片刻,安静走到床边,慢慢坐下来。
床上,合目沉睡着的女子,黑发间夹杂火样的几丝深红,那发缕此刻都安静披散在雪白的肩头上。同样雪白的脸庞,颊边微微透着点红晕,活泼娇媚得有如生人,微启的红唇也像随时要开口说话。
"艳炟。"
他轻喊了一声。寂静中,眼眸慢慢落在她脸上,可又像不在看她,视线模糊安宁像隔了一抹晨雾。
慢慢将拇指靠近那熟悉脸庞,但是还没触到,她的脸庞却如水波颤动。
他的手停下了,眉渐渐蹙起,静静看了她良久,转开脸。

有脚步声从身后隐隐传来。
樱空释没急着动。
等到那脚步停在门口,不再往前走,他才回过头。
下一刻,他脸上仍露出眷眷熟悉的笑颜。
“哥。”他扬眉对来人轻声的喊。
冯索颀长的身影正站在门口。他也刚醒来没有几日,面色依然还很苍白,目光中的神情,透着清冽和低沉。
“释。”他蹙眉微笑着说。
樱空释神色淡淡,回过了头去,他的眼眸微微闪着柔光。
“哥,你好久不叫我马天赐了。”
冯索诧异走进来,站到樱空释身后。
他低头一笑道,“你怎么了,不是早就不那么叫你了。”
安静停了良久,樱空释用种浅淡的声音,低徊的道,“哥,其实我没有觉得马天赐有什么不好过。哥喜欢叫我什么都可以。只不过,对我来说,缺少了谁,都不会是真正的樱空释了。”
冯索皱起眉。
樱空释低下头去。他可以牺牲掉许多,却从来不想用牺牲来换取爱和肯定。
而明明曾经也有一种爱……从不需要他的牺牲,就爱着他。
他将褐眸眯起,像在注目着窗外的日光。光照映得他的脸庞明净。
“我不想留在这里了。”他忽然低声说。“也许以后,凡世不再有马天赐了。”
冯索吃了一惊,他快步走到樱空释正面,蹲下身去仰看他。
“为什么?你要去什么地方?”
樱空释淡淡的笑了下,随后却难再忍耐的皱眉转开眼睛。
“不知道。”他故意轻快的道,“我是世间真神,你别担心,没有什么地方是我不能去的。”
冯索急道,“可是……”
樱空释打断了他,“哥,我一个人在凡世生活了两千年了,本来也不止用过马天赐这一个名字。等王柏这个展览结束以后,我就打算要走了。”
“你是为了什么?”
樱空释站起身,他犹豫着,将放在旁边台上垂着的一缕红色流苏下意识的握住,轻轻抿唇,低声的开口道,“我呆腻了。你和洛洛,已经可以平安相守,我当然也可以走了哥。”
冯索忽然弹起来,他走近释,带着逼视道,“你为什么不直说?你是不是因为火族公主艳炟?”他吸气拧着眉,对弟弟点点头,“是因为她变成这样,所以你怪我们所有人吗!”
樱空释起先只是淡淡的听着,到后面,他惊讶的睁大褐眸,直视着哥。他平日少有波动的面容上,眉渐渐皱起,不同以往的忧戚和低落,而是显出难压抑的委屈。
冯索被他看得怔了下,觉察自己似乎说错了话,连忙收住口。
但是樱空释没有说话,他眨眨眼,胸口起伏着忍耐了很久,才低声颤抖道,“我从没有怪你们。”
冯索呐呐迟疑着,“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你这样走。”
樱空释闻言似有些失措的转开身,他背对着哥哥,双肩仍在呼吸间微微抖动。
“哥。你想太多了。”
“现在这样,你让我怎么能不多想?”冯索激动道。
冯索以为弟弟会转过来解释。
可是出乎冯索的意料,樱空释越发一直背对着冯索在沉默着。有许久,他似乎才十分努力的渐渐平息了内心汹涌而上的一切。那有些哽咽的声音,让冯索吃了一惊,他在极力压抑着,但却仍能听出他声音里隐忍的低颤,
“哥,我……我从来没有因为艳炟的事而责怪你或谁。你怎么会这么想?”
他忽然间噎住说不下去了,只能将垂在身侧的拳渐渐捏紧了。
“老实说,我也本来就知道她是火族的,而且是焰主的分身——这些事我一直希望都和哥你无关。”他垂下头声音恢复清冷,压抑的颤抖着,始终没有转回来。
冯索惊皱着眉,一时无言的站在樱空释背后。
他十分懊悔刚才的话,不知道平时很少将情绪外露的沉默的释,此刻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可那背过身去的样子,显然是不想给哥哥看的。
半晌,伸出手,冯索轻轻搭一下樱空释的肩,
“对不起,哥……哥从前的记忆,也只知道你们在火族相识,她……她确实舍命救过你,可是哥却不知道她对你来说,也十分重要。”他温声的道,“是哥太疏忽了。如果时间重来一次……”
他的话换来樱空释无声的吸气。随后是一声提起精神,略带鼻音的反问,“哥,你傻了?你想重来做什么?如果当初赤凝莲花开,那一切就会重来,她就会和我一起回到幻世,离开了凡世,到时候,我们不还是冰火为邻,彼此敌对……”
冯索听了不禁凝眉,不知如何回答。
樱空释回过头。他轻轻蹙眉,眼眶微微有些发红,赭色眸中似含着澈亮的水光,可是反而对哥哥扬起唇角,像是想了很久,他才轻声说道,“哥……我和艳炟,就是仇敌。冰火世代交战,我们本来也不可能成为朋友,更不可能有任何别的交集。这些也根本不是你一个人能改变的。哥,你知道吗,前一世,我没有别的愿望,我只想做你不想做的王,给你自由,我反正会留在刃雪城里,一辈子都出不去,我也可以娶你不想娶的女子。”他蹙眉低下头,唇角忍不住垂下,“这都是我愿意的,即使让碎片重来多少次,也许我还会这样选择。”
冯索慢慢放开了弟弟的肩膀。他垂着手,站了好久,忽然奇怪的问到,“你刚才,连着说你不怪我。你真的没有怪过一分一毫?”
樱空释闪着眼眸微微抬起头,却没真的看冯索,只是静静的听。
冯索继续道,“释,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在自以为了解你。我明明知道,你是我最亲爱的弟弟,我又有卡索全部的记忆。为什么我最近觉得也许还不够了解——”他抬起头,“释,如果我真是卡索……我会对你说什么?”
樱空释没有言语。
哥,卡索,如果你是卡索,你会说什么?如果是卡索,他根本不会怀疑我任何事,如果是卡索……
他慢慢摇晃着,越过冯索,走到床边去。轻轻侧坐下来,他答非所问的笑道,“哥,你很奇怪我为什么要走吗?”
低头望着那红衣公主的容颜,他轻声道,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因为我现在很想救艳炟。不是因为怪你,或你们。”
他此时的声音清冷,好似已恢复如常的他,在说一件旁人的事情,没有多大起伏,只是声调低弱了很多。
“我曾经,为了哥你能归来,踏遍幻世,找到了上古神物赤凝莲。现在,我也相信在世界某个地方,一定还能找到,带艳炟回来的方法。她为了救我,现在……”樱空释的声音压抑着顿了一下,继续道,“而且我也曾答应过她,一辈子时间,都会拿来找她。”
他抬起头,目光凝重而透着深深凄哀。微微向冯索偏头,他仔细看哥哥,
“如果没有这样方法,我也不想再留在这里。我想离开这。”
他许久没有再言语。
冯索听完这些,半晌,点点头。
他向弟弟微笑了下,下意识的伸手,轻轻的摩擦台子上的一件装饰物。那是上次释乘光柱离开时,他留在这雪屋的冰雕传声鹰——
“那我请婆婆他们都来,让我们送送你,好不好?”他恳求的低声道。
释再抬头,这次他真的看着哥哥笑一笑。摇头。闪着凄凉的目光中,再现出一束熟悉的光彩。
“哥。你就是卡索。”他慢慢扬眉轻声道,随后淡淡的补充,“只多不少。”
窗外射进来的光线拖长了两人的影子,映亮冯索理石般白的面容,那兄弟俩的脸上都带着笑意。
冯索终于转身离开了,没有再多停留。
他身后,樱空释默默注视着哥哥离去的背影。然后他神色已渐渐变了。褐色眼睫忽然带着些模糊的渴望,像个懵懂极的幼童,一件一件丢失了心爱之物,却全不知道去哪里才能寻觅,只在无措的原地踯躅。那纯美面容仍然平静得无波,可只稍不留意,眼眶下,便忽然间划下一道清澈泪线。他自己一怔,眼泪已落到床上红衣公主的身上,漾起不易觉察的轻微涟漪,很快不见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