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34.破茧

蝴蝶展准备好了。这展厅如同一座阴郁的宫殿。冰晶碎块般的顶棚,悬挂下冰冷的寒星——不显得璀璨,只显得幽深。
王柏和马天赐,并肩走在展厅的通道里。他们一个古里古怪,一个寡言而淡漠,走了很长的路,也并没有聊什么。
但是走到了将近这展厅的终处,王柏还是开了口,“我真是对你的才能感到惊奇。后期不必我提醒,你把这份感觉把握得一丝不差。老实说,你的设计,有很多知名的设计师都警告我说,你说的那种材料和设计意图,根本没可能做的出来。不过看来我相信你,没有错……” 他看看一脸淡然沉默的马天赐,转身站住了,倒有些认真,“只不过,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做的建筑都有些像你? ”
他歪歪头,“你的助手呢?最近都没见。”
马天赐未曾理会这问题,也没太细心的回复那些夸奖。他只淡淡道,
“你满意就好。既然这样,签过字,我们的合作,就圆满终止了。”
王柏看着马天赐。
知道王柏已经满意,马天赐转身径直走开。
只几步,他忽又停了下,冷然回头,“王先生,有件事,还没谢你。”
王柏望向他。
他微微低头。但没有说出谢的是什么事。
王柏只在继续凝视他。
“希望你一切顺利。”他已扬眉道。

夜,现在距离某一时刻,还有十五分钟。
他静静在黑暗中等待赴约的人来。
在这世界上,也许是因为他的时间太多,所以像是从来不急。可对那个人来说,等这短短时间已经是很浪费了,再多的什么,他委实懒得给。
月光淡淡透过薄云,映着他脸庞,依然纯美得犹如神祗。
一辆车在展厅门前停下。
樱空释依然保持着等待的姿势,没有急着走下台阶。车门一开,一个蓝衣女子急匆匆的走下来。
“Martin!”
她稍作镇定的对他喊了一声,然后踩着高跟鞋步上台阶。
樱空释对她点一点头,“枫枫。”
枫枫微微低头涨红了脸,“想不到,展厅落成了,你会约我。”
“是啊,我想约你庆祝一下,只和你,愿意吗?”
枫枫抿唇,她眼睛看向旁边,秀气脸庞有些羞涩的一笑。
“怎么?你之前,不是一直都不爱理我,今天干嘛这么突然,还这么说。”
樱空释的褐眸随意的看着某处,轻轻眨了眨。他神情平淡到近乎冰冷的道,“因为我发现,只有和你一起庆祝,我才会真的开心。”
这句话听在枫枫的耳朵里,几乎使她欣喜若狂,虽然马天赐的音色平静,可是话却放在那里,况且他一向就那么冷淡。
“那,你想和我怎么庆祝?”枫枫忽然脸上飞红一下,变得声若蝇蚊,“现在……现在这么晚了,我……我这个人可胆子很小的,是不会答应你很随便的庆祝的。”
樱空释转过头来看看她,“你想多了,我只想让你陪我过个十二点。”
枫枫羞涩的低头无言,她觉得心跳的好快!
樱空释转身向门内的昏暗中走去。风沫觉得他未免有些太冰冷了,但是……他本来也不是常人不是吗?她全都知道……
她快步追上他的身影,默默的跟在他身背后。
走到展厅正中,樱空释站住了。
“我听说,这展厅里隐藏着一个很久远的传说,说人面蝴蝶,本来是爱的信物。”他清冷的声音淡淡的道。
枫枫不可置信的抬头睁大了眼睛,她脱口而出,“怎么可能?那种动物……”她轻嚷了一半,立刻中途收了声。
樱空释冷冷的回眸看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
枫枫连忙紧张的摇摇头。
樱空释看了她一会,转回头去,
“我很愿意相信,这样的传说。我记得人面蝴蝶的独立展厅,就在南面,是吗?”
枫枫这次点点头,她补充到,“不过,现在是晚上,那里不可能有任何蝴蝶啊的,蝴蝶都在饲养池。这个时间绝不会送到别处去。”
樱空释低声道,“所以我要谢谢王柏,是他给了我一个机会。枫枫,你去找找吧,那里有我送你的礼物。”
当枫枫满怀希冀,心跳加速的来到那间独立展厅,她发现是听着马天赐的指引,走进了一片黑暗之中。然后她感到身后的门轻轻关来起来了。屋子里一阵细微的悉索之声。
她在黑暗中睁大眼睛,忽然对那声音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马天赐!”她原地站定,猛然转身喊!
然后不由自主的一抖。
马天赐根本没有意思想跟她进来,相反,她迎面看见马天赐慢慢向她走,然后站在门外,静静与她相隔一个玻璃。
“这里有什么?放我出去!”
她喊叫,拍着玻璃。
樱空释没有掩饰的伸开左手,让一簇幽蓝的火苗跳动在掌心。火光幽幽的映亮了他身边一圈范围的东西,也包括对面玻璃房门里的枫枫的四周。
枫枫未曾被马天赐的举动惊诧,那秀气的面庞在看清自己周围的一切之后,变得恐惧扭曲得狰狞!
“人……人面蝴蝶!它们为什么在这!为什么?”
人面蝴蝶,不过是个由传说而得来的虚幻名字。它其实是一种毒药!在人面蝶的幼虫破茧孵化成成虫后的那一刻,它们会成群结队的用嘴上的刺针刺破动物的皮肉,吸食新鲜血液,然后将剧毒的体液送进那只动物的血脉——
枫枫不止一次看到过羊羔或小狗的身上布满那种肉乎乎肚腹一伸一卷屈,背后耷拉着两只依然软化着的丑陋翅膀的昆虫,然后在它们覆盖的蠕动中痛苦死去。
“快点放我出去!”她大喊!眼泪从她眼里不由分说的往上涌。
樱空释却只是漠然的看着她的举动。
所有虫茧,十二点开始准时孵化,还有五分钟而已。
“马天赐!你是故意的!你特意把这些东西送到这里来!”枫枫拍门喊叫起来!
这门当然拍不碎的。
“不是我。”樱空释在门外淡漠的道,“是王柏做的。”
“王柏?他为什么要害我?”她不解的愣住。
樱空释不回答,目光却落在风沫身后的某处。枫枫已如惊弓之鸟,慌然回头,背靠在门上。她这才发现,和她共处一室,地上还有一个人,是个男子,而且昏睡过去,对周围的一切似乎一无所知。
“谁!”她惊叫。
樱空释歪歪头,淡淡的道,“是王柏自己想请他享用人面蝴蝶的人。”
枫枫惊恐的转回来半个身子,“为什么?”
王柏……为什么要杀这个人?
樱空释道,“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我只猜到,因为展厅这部分完全对称,饲养员很容易收到某个错误灯光的暗示,将方向颠倒,于是将蝴蝶幼虫送至了本不该去的房间。就像今天。”
他平淡的说到最后,微微的扬眉。
枫枫颤抖的将手扶上玻璃,她不止恐惧,而且激愤在胸!
“为什么,你借此来要我的命?”她呕肝沥胆,不甘心的对他问。
“因为你该有此报。”他低声道。
“为什么?你不是神吗?你不是该宽宏大量,一视同仁,拥有神力的吗?”枫枫落泪急喊道。
樱空释淡淡的笑了一下。那笑容似乎温和却透出无边淡漠。“你搞错了,我不是那种神。”
枫枫惊恐的睁大眼睛,她这一刻感到了无边的绝望。她是专业饲养蝴蝶的,熟知着每种蝴蝶的特性,知道一旦孵化的时间到了,茧的门打开,自己和身后昏睡的那个人都必死无疑。不止如此,她想到满身扒着蝴蝶未完全变态的幼虫,就恐惧已极!
“我……我只是喜欢你……”她目中流露畏惧,不忘颤声的说。
樱空释抬头看了一眼高处的大时钟。距离孵化的时间还有一分钟了。
他低头看向枫枫,低声道,“神没有别的作为,这就是他给你的缘分。”
他转身离开那间屋子,没有心思再多看等下的一幕。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