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一卷:孤独的巡礼

35.明开夜合

樱空释一进雪屋,先祭出了弑神剑 。
暗影般的剑身闪着萤火样的飘飞的蓝点,凭空的出现在他的手里。
停剑在面前,“出来吧。”
樱空释的话音落了地,随着光亮,他脚下出现了一个单脚跪地颔首的孩子。
是剑灵。
“你恢复的不错吗。这么短的时间,没恢复到多半,也有一半。”他抬头看向樱空释,不甘愿显出胆怯,但也尽量恭谨的道。
樱空释没有和他计较前事,他冷声吩咐道,“从今天开始,你去找焰主的下落。”
剑灵一怔。樱空释低头看了看他,“怎么?不想去?”清冷平淡的问声。
剑灵连忙低头,“不是,只是……我只是没想到你还肯放我出来。”
“既然我元气那么不济时,都敢放出你,现在,有什么不敢的?”樱空释淡淡说着事实。
剑灵冰冷的目光躲闪了下。
樱空释转过身,背对他,以低徊的声音继续吩咐,“找到焰主,立刻告诉我。你有一点怠慢包庇,无论我身在何处,都会知道。那时你就准备好自己做祭品。”
“嗯。”剑灵抿唇凝眉,低头轻哼了一声。
见樱空释已要离开。
“等等!”剑灵忽然在后举手喊他。
樱空释诧异回头。
剑灵目光流转在暗自打着主意,他忽然开口道,“樱空释,我……我乐意帮你一次,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信我?”
樱空释淡漠看着他。“你?帮我什么?”
剑灵慢慢的站起身,他带着诱惑的神情抬抬眉毛,“帮你你现在,最想做到的那件事。除了你的哥哥,还有你一样放不下的那个火族的。我其实知道,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救醒她。”
剑灵的话没说完,一股寒气已经逼人而来,夹着碎雪扑面!还来不及反应,樱空释一只手已经冰冻住了剑灵的颈项!那额前褐色的发似被冷风鼓起,露出怒不可遏凌厉的眉目。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剑灵连忙拼命支撑着樱空释的手,他艰难的道,“是,是真的……我之前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是因为我恨你!我特别恨!可是现在我也只能继续听你的话——我承认,你才是世上最强大的神,你是弑神剑的主人,比焰主更强!咳咳,快放开我!”
他骤然被放开了。
樱空释凝眉睁大了眼眸,惊讶的怒视着他。
“咳咳!咳!”剑灵扶着脖子坐在地上低咳着。
他抬头看见樱空释疑窦丛生却竭力按耐的眼神,连忙止住咳嗽,开口道,
“你是不是以为,像幻世的隐莲和赤凝莲那样,恒古流传下来的能诱惑心魔之花,只有神界才有?呵呵,我样子虽是孩子,可我们七情剑灵的寿命远长过你,早在当年幻世你没出生时,我就听闻过,在凡界也一样有过像隐莲这样的传说。只不过,和隐莲是来自幻雪神山的灵物不同,这朵凡世的花,它的幻力只是来自凡世的土地,所以能力十分有限。它不可能像隐莲一样实现任何愿望,更不可能像赤凝莲那样强大到逆转时空,但是它的花蕊,可以附着凡人的魂魄或是神的元神。一旦它与魂魄或元神相遇,它的花朵就会渐渐枯萎,而使元神化为实体……”
樱空释凝眉听着剑灵所说的一切,他的褐眸灼灼闪烁着,一时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剑灵阴沉的凝目看着他,缓缓道,“所以它真正的作用是,死而复生。那种花,名叫,明开夜合。”

冯索正在主持格凝最近的一次股东大会。
他身上忽然就感到一股寒气。股东们都四面看看有点不自觉的搓搓胳膊。
“怎么回事?能不能把空调关小点啊……”有人嘀咕。
冯索连忙一起身站了起来。
“各位,稍容我走开一下。”
他也不等那些人答复,很快步出门外。
樱空释似乎是刚到的,身周还散发着淡淡黑雾。他听到门声和脚步声立刻旋回身看着哥哥。
冯索一怔。
“释?”
他怎么会来?
樱空释的神情不同寻常。“哥,”他向冯索低喊了一声,那晶亮的眸光,紧张难抑。冯索下意识就抬手,去扶弟弟。
樱空释闪着眼睛半含犹疑的道,
“哥,有办法救艳炟了!”
冯索简直难以置信!他一起也感染到了一份激动,迷惘的重复,“什么?你说什么办法?”
“明开夜合,那就是开在凡界的隐莲。”
“隐莲?凡界也有隐莲?可是,可是……释,这样不会再生什么波折吧?”提起隐莲,冯索不禁担忧的寻问道。
樱空释摇摇头,他蹙眉含笑,心头空空落落似乎什么也没有了。
冯索身后的门忽然一开,秘书JOJO走了出来,她看了冯总的弟弟马天赐一眼,又看看冯总,手指向里指了指。
冯索闻声回头,看见那一圈围着桌子坐着的与会元老们都满脸不耐烦。
对他们来说,这个会议就是头等大事。
“哥,你先去吧!”樱空释忙退开一步,放开冯索。
冯索点点头,转身先回了会议室。
“冯索,刚才那个人就是你弟弟?看样子你弟弟可不太尊重我们这些股东的会议啊?”一人见他返回坐定,不满的道。
“冯总,他既然是你亲生弟弟,那日后你会不会把格凝的股份分给他?”旁边的人相对沉稳一些的问。
“喂喂,你们这是在说什么?我们现在这么重要的事,他跑过来打断做什么?他不是知名设计师吗,不该这样没规矩。”
冯索恍若未闻,他将手交握在一起,神色复杂的凝眉,好一会,才自顾自的笑了下,“太好了。太好了。”
各位股东见状唯有互相摊手看看,纷纷不解的摇摇头。

雪屋中。
焰主忽然被一道蓝光弹出。
缓缓抬起头,金眸皱得狰狞!“剑灵,你胆敢背叛我,”她伏着地咬牙道。
剑灵的声音传来,
“我哪里背叛你?我若是背叛你,刚才早就把你交给樱空释了!你还不快走。他现在已经渐渐恢复了,若是被他发现你,我们俩全死定了。”
焰主恨极。她勾唇一笑。“好!”抬头,她恼怒的抖着蹙眉道,“我是无情无义,这世界对我也是一样这么没有情义——我若是不在这世上称神,枉为先祖!”
剑灵怒道,“别再疯了!你现在连魂都没处去,还做黄粱美梦!你以为还是当初的时代?”
焰主不理剑灵的声音,她先是低低的哼笑,而后渐渐变作一连气的,狂妄自大却又无限苦楚的高声大笑!
霰雪!你看见没有!
你好好看着!

触目,是一片浩渺的冰原。万仞高的圣殿,无声的伫立在皑皑白雪之间。冰雕般棱角分明的岩石从那积雪下露出。过往朔风,孤寂无言。
冯索揉揉眼睛,呆望外面的景色!他明明记得刚才还坐在自己地下室的家里,悠哉的端着一杯咖啡!
低头,手上空空如也,回头看看四周,也没有熟悉温暖的家,只有空旷陌生的大殿冰冷广寂。他迟疑的站起来在大殿内慢慢的转了个圈。
虽然陌生,可他仍能感到自己是这里的主人,一呼一吸之间,使这世界似乎都为之起伏绵延。
然而憋闷的是这里的时光彷如静止,心渐渐跳得他喉咙发紧——
“洛洛?菲奥娜奶奶?喵星人?”
他高喊了几声,不知为何慌慌的伸手去摸摸自己的脸。
而后一惊!触手竟然远低过自己本来的体温,是冰凉的!
冯索目光求助般的四处巡视了下,他很快从大殿的一侧,一幕冰筑的厚墙里,和照镜子一般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果然——依旧熟悉的一张脸,容颜英俊,银衣雪发,发际带着银冠。
“呵,这一身从头到脚,都白的快发光了。”他狐疑的暗念了一句,慢慢的走近。那倒影,也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摇晃的向他靠过来。
痴痴的伸手去摸了一下冰面,和倒影的手指尖相触,他喃喃自语,“我是卡索。”
片刻,皱眉,冯索抬起头。
他看到对面的那个倒影,带着有些陌生的温柔悲悯的柔和目光,在看向他,那张与他相似的面庞上泛着柔雅光辉,使人如沐春色。
冯索昂头慢慢退后一步,摊摊手,他忽然质问般的自语,
“卡索,那凡世活了二十八年的冯索,现在又是谁?”
倒影闻言似乎一怔,有瞬间静止,接着他的动态与冯索拉开了一种时间差。蓝色眼眸抬起回望着冯索,他缓缓收回了手臂,站直身子,神情间似乎有些失落,但举止依旧非常安静典雅。
冯索被凛然惊跳了,慌的向后倒退了几步!
冰中倒影却只是凝望他的举动,面上神色忧伤而怀念。
“释,梨落……”
一阵细弱声音温柔清朗,却又缥缈如幻听般几不可闻。
冯索只觉心头被这声音唤起无尽酸胀澎湃。
他正想回话。
大殿外,长年不息的飘雪忽然被一阵莫名的狂风卷了进来,雪花疯狂的飞舞着迷乱人的眼睛。
对面的倒影立时看不清了。冯索莫名恼怒的胡乱挥舞着手臂,打向那肆虐的风雪!
“走开!走开!”
直到不知过去多久,风雪才渐渐停止,冯索已经在这冰天雪地里挣扎出了一身大汗!他低头低喘着,好半天,才再抬头向冰幕中看看。
然后他忽然就瞪圆了眼睛。
那冰幕后依然还静静站着一个人。
长衣垂地,一头蓬松的白发,晦淡的面容不苟言笑。那倒影,早已不再是卡索,而变作舍弥。
他目光忧戚的望着冯索,冷硬隐秘,许久无言,然后竖起食指,放在唇边,似做了一个嘘声。
冯索忽然感到脊背发凉,一阵惶惑!
他啊的一声惊喊,抬起头来,却发现自己俯在窗前睡着了。
一只手温柔伸来,在他沁出细汗的额上轻抚了下。
洛洛的声音,“怎么了?看你忽然睡得挺沉的,没有喊你。做噩梦了?”
冯索回头看向洛洛,见到一张温柔大气的面容,视线交汇,他觉得梦中的情节立即像碎片散落,难于记取,可是心情却仍如浸梦里。
“没……”
洛洛纳闷的歪头看看他。
“咖啡给我,我帮你换新的吧,都凉透了。”
冯索闻言将被子默默无声递给她。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