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37.怪人

冯索走到了车前,但没立刻上车,他凝眉,脑海中还停留着释来找他时的模样——“哥,”释伸手去抓哥哥的衣袖,眼中晶亮,“我找到办法了。”
可是,释啊……你要去哪里?又有谁知道,这个办法,会给凡世带来怎样的结果呢?
“财迷,你又在想什么呢?”有个声音打断了冯索在想的心事,是洛洛轻步走到冯索的身后。
她浅笑看向他,面容秀美柔和却不失坚毅,一如亿万年前那个单膝跪地接王回家的女子。
那该是他最爱她的样子。
但冯索没有回头看她。他在仰面看那天空。这日的天空尤其晴明,那丝缕白云,似乎可以组成一个雪白的人的脸,一个雪白的飘渺的身影……
他看了半日,才慢慢转回身,对着洛洛一笑。
“没想什么。”
此时有一道灰色身影,就站在不远的阴影里,对着那两个相依偎的人遥遥的相望。他看了良久,直到唇上慢慢带上笑意,目光中透着若有所失的模糊。
转身,他凝眉向前走了几步,欲要离开了,却又不禁站了一下。
冯索似乎忽然有一丝察觉,他放开洛洛,皱着眉向这边看过来了。
但那一闪而逝的身影已经消散无踪。

星期天的大好时光。
明娜和明乐并排蜷坐在沙发里,姐妹俩悠哉的闲聊,电视则大开着播放着无聊的电视节目。
“哎哎哎?姐,你前男神——”明乐忽然直眼,停下说个不停的嘴巴,指着电视猛摇明娜!
那是正在播放的一段新闻:屏幕里,记者们纷纷围绕着坐在长桌后面的冯索——
“冯索先生,请问您的弟弟马天赐,现在人在什么地方?”
明乐和明娜不禁对视一眼,显出忧虑。明乐小声嘟囔道,“怎么又是问天赐哥的啊?”
电视里的冯索扬扬眉毛,可他还来不及回答,近旁另一个人又提问道,
“Martin这次的设计落成后,还没有正式开展就发生了意外,而且后果严重,造成两人无辜死亡,请问他对这件事是否有想过去负担一定的责任呢?现在传闻各界找不到他人,是不是因为这件事的原因?”
冯索的眼睛闪了下——无辜?世上哪有真正的无辜……有的只是凡人的不甘,和神族的不甘……
坐在电视前的明娜不由自主紧张的将手指蜷起凑到唇边。
“不是这样,”冯索苍白而勉强的带上微笑,看得出他已经在尽量耐心的回答了,语音微微停顿了一下,“我想这次意外,还是应该请王柏方面的人给出解答,才是最合适的吧?就算世上的意外再怎么难以预料,一个蝴蝶展的员工工作的失误,和房子的建筑师又会有多大联系呢?至于Martin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公众的视野——毕竟在他设计的作品中,发生了一件这么令人难过的事情,他暂时不想去谈及,这份心情我们也都可以理解的,对不对?”
冯索的说辞很圆满。
但记者仍在不依不饶的追问,“据称现在死者家属对于死者的罹难,情绪还是非常激动的,如果警方需要马天赐针对此事提供证词,或是出庭作证,他能否按时出现呢?还是说,他会选择继续逃避这个问题?”
“冯索先生,据传马天赐身边有个重要的人遇到了很大意外,请问这说法是真实的吗……”
明娜望着电视里乱语纷言的场面,轻叹了一声,她沉入自己的思绪,以至于没注意冯索如何回答的。
“都有阵子没见到Martin了,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发生这么多事,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明乐啪一下打掉明娜手里的零食,嘟嘴,“姐,Martin这个男闺蜜啊,当的越来越不称职了!跟你连句像样的交待也没有,就不见人影了。还有那个红色的助手Ada,你发现没有她也一起不见影子了,肯定是和Martin混在了一起!”
明娜兀自出神,对明乐的话,也没有听进去多少。

无人的寂静山岭。
一处雪白的瀑布,水沙沙响着,冲着入秋冰凉的落叶。
叶子随水落入水潭,而后翻覆着在水波中挣扎。
有个黑衣的男子静静蹲在水边,将手指心不在焉的荡在水中。
看他的衣着似乎来自一个现代文明的都市。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出现在深山之中也不会令人觉得诧异,因为他安静已极,似乎还该来自比此处更寂静的世界。
他慢慢仰起脸庞,露出秀雅纯美的面容,褐眸含着淡淡忧伤,凝视着面前悬挂的水瀑无言。
一道蓝光一闪,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忽然出现在他身后,“樱空释。”他喊那男子。
幸而渺无人烟的山林,没人看到这诡异的一幕……
俊美如少年般的人慢慢转回身。
“有吗?”他对那孩子简短的低问。
剑灵摇摇头,“没有发现。”
樱空释没有回答,只回头继续看那瀑布。
良久,他才叹口气,低语道,“随缘吧。”
剑灵很纳闷的抬眼看看他。
“实话实说,若我找不到明开夜合,难道你不介意?”
樱空释低下头。他扶了下腰间悬挂的红色流苏。
“再往前走一走。”他对剑灵吩咐道。
剑灵立刻挑眉,“还走?樱空释?这一路怕有遗漏,错过明开夜合,还常常不能使用灵力,我已经累得要死了!”
樱空释偏头看着山顶,慢悠悠的道,“你不上心找,我就把你来祭奠。”
剑灵脸上一僵,知他说的淡然却可能句句当真。
二人无言向山岭上走去。

渐渐的,天色暗沉下来。
似山雨欲来,但并没有风,那只是一片常年笼罩了山顶的阴云。
走在前面的樱空释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偏着头向前方看,褐眸诧异的透出幽亮。
不远处树下独坐着一个人,在满山阴绿沉沉的背景中,这么个直挺挺孤零零的人影显得十分异样。
那人是背朝着樱空释的方向坐的,一头长长的黑发如瀑,在垂头轻轻晃荡着两条腿。
一个女子?
剑灵快走几步靠近了樱空释身边,“你看见了吗?那居然有个活人?”
樱空释没有答话。
他是真神,在凡世,他不觉得他有什么好躲避的。
他缓缓抬步走到那树下去,低头对那人眯眼看看,轻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住在这儿吗?”
那人慢慢停下了垂挂摇晃的双腿,抬起眼眸看了面前的人一眼,黑发间露出一对狭长的眼眸,苍白的轮廓分明的脸,眉梢向上挑起,显得妖异又冷淡。
这竟是个男子?
樱空释微微凝眉,而后抿唇,“我是个摄影师,听传说这附近有一种花,叫做明开夜合,美丽非常,我想给它拍张照片。你听说过吗?”
那人自坐着的矮树枝上慢慢站起,“明、开、夜、合?”他似带着一丝不解疑问,又像对樱空释的话盲然的重复。
剑灵皱皱眉,带着隐隐对危险的预感,有些不安的退后一步。
“你到底是什么人……”
樱空释淡淡扬眉,他那句话还没有说完,那人忽然张开嘴露出一嘴锐利,伸出两手扑上来!
樱空释一惊,本能的向后一躲,险被他咬中了脖子!他凝眉扣起食指,唤起一股灵力,在身周形成一圈保护的幻术,自动将那古怪男子弹了出去。
男子很重摔落地上!
樱空释这才发现他身上赤裸未着任何衣衫,刚才只是头发奇长,遮住了身躯,现在一番滚动,露出前胸手臂和大腿青白的肌肤。
这是什么怪物?
樱空释立时将手一抬,弑神剑已握在手上。剑的煞气催动他额前的褐发随着飘起!
那男子看见了满脸惊惧,转身就逃!
樱空释不言,却散做一团黑雾,如阴影在飞速飘荡,紧随其后。剑灵也立刻化成了一小缕蓝光跟上去。
那怪人像惊弓之鸟,他跑得慌慌张张,并不很快,一路跌跌撞撞,似乎十分畏惧。直跑到一块满是青苔落叶的山石前,远远的,只见他身体向下一扑,不见了踪影。
黑雾散尽,樱空释已迅速无声站在那岩石旁,他低头向下望望,见到一个黑黝黝的洞口。不假思索,一弯身,他已跳入洞里。
“喂!”剑灵在后急喊了一声。

38.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无光。触眼是一片漆黑。洞外明明是明亮的白昼,一入洞中,好似忽然变得和中夜一样。
一道幽明一闪,樱空释已在掌心燃起一缕冰焰,递向洞壁四处查看。
“有路。”清冷声音,淡淡撞上洞壁,化为低低回声。
他正要迈步,忽然身后一紧,回头,却是剑灵跟上来伸手拉住了他。
“樱空释,我们对这地方一点也不熟,追个怪物罢了,不犯着一定要进去吧?”
那张孩子似的脸上,透着亿万年的老奸巨猾。
樱空释回过身,脸色淡淡没有波澜,他偏偏头看着剑灵,
“我刚才说了,不想进去,那现在你在这就死吧。”话语平淡,却使剑灵怨毒的眼眉都暗跳了一下。他不再多说,只跟着樱空释继续向里走。
沿着这黑路走了没多远,剑灵忽然又一把抓住樱空释。
——“喂!那是什么?”
樱空释被拖得一顿,一凝眉站住。
接着他也看见了是什么惊吓到了剑灵。
前方有一团模糊的黑影蜷伏在地上,比之前遇到的古怪男子几乎要庞大上一倍。
在洞中的不是跑进去的那一个?那会是什么?
樱空释无声催亮了手上冰焰,手臂前伸,蓝光照亮了前方。也是这时,他和剑灵都隐约听到那一阵紧似一阵,细细低低的絮语。
火光中,洞的深处,两个黑发都奇长的人抖着相抱。其中一个轻颤着,无措的安抚另一个,喃喃低语,“不要怕,不要怕。”
樱空释一怔。他没再踏前,端详了两人片刻,又原地仰头静静看着这地下的洞府。
“剑灵,你曾说,明开夜合的力量,是来自土地……”他低语,声音低徊在幽冷空间里回荡。

对面坐着的两个人黑发交融在一起,互相拍着安抚了一会儿,都抬起头。
那男子目光仍然惊悚,只微微一扫樱空释的脸,就吓得低下头去,将头重新埋入另一人的怀里。
另一人则以手轻轻抚摸了他几下,向樱空释转过脸来——
那是张十分苍老的面容,比之凡世百岁多的老妇,有更多细碎斑驳的皱纹,很像一个完全泄气皱缩的皮囊。
“终于有人来了。”她微微带着惧意,老迈的声音轻颤,但目光还算平静。
“你是谁?”樱空释淡淡道,“你们,是守护那朵花的族人?”
老妇闻言,满是皱纹的脸上,竟慢慢扯出一个笑容来,没有恶意或嘲笑,她低声开口道:“年轻人,明开夜合,是凡世寿命最长的生物,有什么,可以永远的守护他们?”
樱空释被她这样称呼,也没有立即解释,褐眸望着老妇,等她继续说下去。
“我们俩,就是你要寻找的东西——传说里,可以将死者复生的花朵。”
“你们不是人类?”
“你觉得我们,很像人吗?我们,和神界的隐莲一样……你既然寻到了我们,那你听过隐莲吗?”
樱空释垂头淡淡扬唇,“是我差点忘了。”他道。
老妇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他,“难道你也见过隐莲?”
樱空释未加隐瞒的道,“没有。不过我曾听我哥说过,隐莲的真身,的确像是个美丽的女子。”
他说话时,眼光淡然,对于对方,是美是丑是老是少,都并无所谓。
老妇幽幽低叹一声。
“你的哥哥见过隐莲,这么说,我猜错了……你已经不年轻了……”
樱空释垂下眼眸,不语算是默认。
他随后微微疑问的看向那男子,问道,“他跑什么?你们认识弑神剑吗?”
那男子再一触到樱空释的目光,惊吓的向后缩一缩。
老妇褶皱的面容扯动,笑了一下,“弑神剑……我也曾听闻过这把剑。我们是凡界的生灵,身为花木,尤其怕火,这孩子,他怕的不是你的剑,是你身上的火。”
说完,她慢慢站起身来,她的黑发比那男子更长,包裹全身曳着地,个子也如寻常老妇般瘦弱矮小。
“你是火族的神?不像。”她摇摇头。
樱空释低声道,“是冰焰族。”
老妇有些惊讶的扬眉。
樱空释凝眉,再犹疑低问道,“不过,我要复活的,是个火族的神。你们能办到吗?”
老妇满脸皱缩的纹理轻轻颤抖了下,“能。”她点头道。
樱空释闻言褐眸淡淡闪亮。他转头看了看那缩成一团的男子,忽然又问道,“那,你们会死吗?”
老妇仰头犹如自言自语似的道,
“明开夜合,开花结果,顺其自然。我们若是遇到凡人的魂魄,就会随之轮回转世,若是遇到神族的元神,就会随之长生不老。不过对我们本身来说,除了生命续存,再无自己的知觉,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呢?”
樱空释淡淡听着,轻轻点一点头。
“冰焰神族,救你所说的这位火族的神,是我的事了。他,恐怕还要继续等待下去。”她手指着那男子道。
“你现在跟我来吧。”她缓缓的声音道,对樱空释招招手。
樱空释微一停顿,便转身跟了上去。

地下狭窄的通路曲折延伸。
樱空释的耳边忽然响起剑灵的声音,这家伙躲在剑里——
“樱空释,别怪我不提醒你,刚才那男的,分明是想吃了你!我可不想弑神剑从此,被丢在这个凡世的荒山野岭上……”
樱空释未答言。
他脚步走过的地方,冰焰火光照得那儿隐隐晦晦,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白骨累累。

在石洞尽头,岩石壁上,开着一朵极不起眼的白色花蕾,花朵边同根而生,长出一枝新枝含苞未放。
“这,就是明开夜合的花朵?”樱空释声音清冷的问道。
老妇在他身后,皱缩的眼睛只默不言语的看着他。
那花朵看来太普通了,瓣多而细小,和一朵纯白色的蒲公英差不多。樱空释褐眸落在花瓣间的绒毛上,忽然诧异的皱眉伸手去触。他立时剧痛轻缩,已被那绒毛样的锐刺刺破手指!血滴触上花蕊,连同他血中灵力,竟都被吸去而消失!
明开夜合,是朵人间的吸血魔花?
樱空释来不及反应,旁边已经有一股灵力化作一个光环,套住了那老妇脖颈!
樱空释淡漠回眸。是剑灵。他在剑里感到樱空释灵力的波动时,突然就现身了,另一手还同时扼住那个男子。昏暗山洞间,那个半大孩子的声音,阴冷的在回荡,“樱空释,你就是不听我的话!反正有了老太婆一个就够了,他们谁不听话,就杀掉一个!”
“请三思后行!”老太婆抬手惊叫道,“我在这里亿万年了,亿万年漫长时光,我的枝上也只生出这一个花苞。”
樱空释凝眉沉吟了下,他捏住指上伤口,开口道,“放开他们吧,别伤害那个男的。”
剑灵闻言斜眼去看看樱空释。
樱空释不语。半晌,剑灵低低的冷哼一声,他放开了那两个人。
樱空释转身,他静静走到老妇面前,“你可以直说,做这件事,你还需要些什么?”
声音温和。但老妇连忙惶恐的摇摇头,她垂下头去,“天意而已,刚才……刚才是你自己要碰的……”
樱空释偏头看看她,“你们平日里,曾吃的生灵也不少。”他说的声音淡然,也没有喜怒或指责,整个人都是依然清冷的,似同意了这个老妇所说的话。
老妇只越发恭谨地低下头去。
樱空释褐眸安静的眨了眨,道,“那你开始吧。”
老妇继续低着头,她道,“需请那位火族神的元神出来。”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