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42.意外

樱空释和艳炟一同走下楼来。这家山中酒店的楼下直接就是一条进山的马路,路中间已经围绕了满满一圈人。
“发生什么事?”他靠近,低声向他们问。他的声音清冷柔和,引得围观的人都纷纷转头看向了他,也露出圈中的情形。
樱空释和艳炟这才看到。
地上瘫坐了一对三十多岁的男女,女的在嚎啕大哭,刚才他们在屋子里听到的就是她的声音,男的一头的急汗,正一手扶扶着她一手在打电话。
“他们说,他们的孩子凌晨时发现不见了。本来来这里是旅行的,你说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啊?”
“还是赶快报警吧!”有人急急的插嘴。
“……孩子?”樱空释凝眉喃喃随着他们的解答,低语了一声。他缓缓低头,发现,那女人手中抱着一件小姑娘的白色童装,衣角上的血迹历历在目,有些变黑。
他脑筋一转,不由得想到什么,倒退一步,抿起唇。

“樱空释?樱空释!”艳炟急跟在樱空释身后,只觉得他人虽安静,但却已忽然就恼怒异常。
他顾不上理会身后艳炟的喊声,大步走进剑灵的房间,一进门,向尚坐在桌前摆弄玩偶的剑灵看看。
“阿夜呢?”他冷着脸急问。
剑灵悠闲又冰冷的道,“后面花园。那没人。”
樱空释抿唇转身。他背向剑灵,听见了剑灵冷哼了一声,“哼,昨天就告诉过你。”而后那半大孩子似的脸抬起,看看跟着跑来的艳炟,继续摆弄手中的人偶,不再理会。
樱空释转而疾步向花园中来,一进园门,他一眼看到草木掩映中,有个背影蜷缩在那里,似在专注啃噬什么东西。
眼眸眯起,他赶上去伸手抓住那怪物,带着冰焰灵力将他用力甩开。
阿夜一声惨叫跌出去,抛下手中的东西,竟是血肉模糊的一团。
“明开夜合!你胆敢!”樱空释低头看一眼地上留下的血污,祭出弑神剑指住了阿夜!

阿夜抬起头,表情十分僵硬的望着樱空释盛怒的面容。
独自留在房间里摆弄玩偶的剑灵,似感觉到了什么,纳闷的皱皱眉。他忽然紧张站起身,化作一股蓝光不见了,只留一个塑胶人偶扭着腿躺在桌面上——
蓝光一闪,剑灵已出现在花园门口。
“樱空释?”他十分惊讶的看着被动仰卧在地上的阿夜,“怎么了?干嘛这么大动干戈的?”
“大动干戈?”樱空释冷声重复着,弑神剑的剑尖微微向前递出去,指着阿夜。
“樱空释,你先冷静!”艳炟就站在他身旁,连忙急道。
剑灵皱眉诧异万分。他抬眼流露惊恐望着樱空释的矛盾和怒意,忍了忍,还是忍不住低声道,“不就是一只猫吗?”
樱空释闪了闪眼睛,怔住。
他转过脸来了,清冷的声音里,带着措手不及,低声的询问到,“什么猫?”
不等有回答,他回过身伸剑,将那血肉模糊的什物挑开一下,褐眸微微眯起。艳炟蹙眉看着那血污,不舒服地撇开脸。
“那女孩呢?”他抬头继续问到。
剑灵更显出不解,“什么女孩?”
樱空释凝眉抿唇看着他,而后转向阿夜,淡漠声音低声道,“你吃没吃那女孩?”
阿夜捂着胸口,忙摇摇头。
樱空释凝眉吸了口气,他褐眸低低的闪烁了下,压抑着低声道,“我们今天就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阿夜坐在地上,低头,眼中仍显出惊恐。樱空释似不想再看他受惊吓的样子,转身就走。

几个人暂时各自回到了自己房间里。
艳炟进了门,迟疑着站住。
她不禁纳闷的皱眉,转头去问樱空释,“那女孩究竟哪去了?”
樱空释也在诧异,他摇摇头。
然后他低叹了一声,“我们马上离开这吧,以后不能把阿夜留在人群里。”

他们的本意的确是想走得平常些。
因为樱空释想要省事。既然是在凡世,最好的省事的方法就是顺势而为,免去一切不必要的麻烦,两千年里,他也一向是这么做的。
于是,樱空释还是独自去办理了退房手续,艳炟、剑灵、阿夜都在身后不远等着他。
那位服务台的小姐看到樱空释的脸,像被下了迷药,目光闪闪,有求必应,服务周全——
可是还是偏偏慢了一步。
等一切都办理完了,他们要离开时,樱空释依旧沉默的走在前面。当他刚走到大门,迎面进来了几个人。
他不觉慢了一步,目光疑惑。两边的人流在交错着擦肩。
警察?一定有凡人,刚才报了警。
那几名警察也一直在抬眼看着樱空释。然后伸手拦住了他们。
“请你们留步。这里的人,暂时都不能离开。”
樱空释微微的凝着眉,站住。
这时,一名警察已慢慢越过了樱空释,走到了阿夜面前,他仔细看了看阿夜的神色,然后伸手捻捻阿夜衣袖上溅上的血点。
樱空释回头看看那名警察,低声道,“他是我弟弟。他……有孤独症,不会说几句话。”
他的话音,仍然淡漠自若,低冷而安静。
但是有其他的人听到了这边的对话。是一直坐在大厅会客区里等消息的那对相拥而泣的凡人父母。他们忽然敏感的抬起头,然后瞥见阿夜身上有血这一细节,颤抖着,瞪大眼站起。那母亲突然从旁边冲上来!
“你身上哪来的血?是不是你?你说,你有没有带走我女儿?”她拽着狂摇阿夜!阿夜却不说话也不动。那父亲冲上来不阻拦妻子,反而更疯狂的加入撕扯。
樱空释安静看了半晌,忍不住皱眉道,“你们住手。”
有两名警察见状很尽职上前阻止了他们,又拖又扶,带情绪失控的受害者回去重新坐下,进行例行的劝解。远远有声音影影绰绰传过来。还有许多双旁观的眼睛觉察了动静,已在向这边看。
“这是什么?”警察继续捻着腥红印记,扬眉对阿夜问。
阿夜僵硬沉默。警察看着他。
“这个人,方便跟我走一趟吗?”警察回头问。
樱空释沉默思索着。
另有一个警察,忽然皱眉慢步靠过来,仔细打量,“我看你……眼熟的很。”
“你是马天赐,对吗?最近有个离奇的蝴蝶展厅案件,是发生在你设计的建筑物。”
在场所有人都抬起了头。
樱空释凝眉不语。
“这样吧。我跟你们去吧。”他低声说。

警局的问询室。
警察在简单问话。然后是漫不经心的拖延时间。樱空释一直心不在焉,他担心阿夜闯祸。
时间分秒过去。墙上黑色挂钟时针指向下午五点。扭头,窗外的天光渐渐变得阴沉起来。
似又忍了片刻,“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他向对面的警员低声问。
警察合起本子,看看他,
“那女孩找到,或是能证明你们是无辜的。怎么,马先生,你很急吗?”
樱空释听了有些惊讶的抬头,微微凝眉。
空气陷入沉默。
忽然接了一个偶然的来电,那名警察暂时起身离开了。剩下樱空释一个人坐在那。独自安静的稍坐,樱空释缓缓抬头看了监控录像的镜头一会儿,他站起身。录像忽然失去信号。
“咦?怎么回事?”坐在监控室的人奇怪的看着屏幕的雪花点问。
那人刚站起来,信号很快又闪了几下接通了,他能看到马天赐还坐在那。

那是一场幻境。
樱空释已瞬息间离开了警局。他化身一缕黑雾,疾行在这近山小镇暗淡的黄昏里,从那些不知情的凡人头顶上幽幽飘过。直到折返回到清晨出事的地方。
那个山中的原木屋酒店。
他无声的落下,现身停到那对已疲惫睡去的父母身前。睡梦中,那女人怀中还抱着女孩的白色外套,外套上的血迹已经完全变成黑红色。
樱空释微微眯起褐眸。他慢慢抬起一只手,掌中发出一道蓝光,光芒化为光球,笼罩在了那抹白色上。
他是在以灵力,从这件遗留的衣服里提取信息。
眼前,随着灵力催动,从衣服上方浮现出断续模糊的景象:有女孩跳跃的背影,也有她在他们常走的那道走廊上跑过的画面。
樱空释皱眉,接着他似乎看到那衣服是挂在山边树上,然后被惊恐焦急的妈妈发现。
“是那……”他低低的自语,将手掌收回。

艳炟仍托腮坐在房中等消息。她忽微微的凝眉,然后抬起头。
踩着高跟鞋几步走到门前,她伸手拉开门。一股黑雾散尽,樱空释正转过身,看着她。
艳炟立刻睁大大眼,“樱空释?”
他的面色沉静无波,眸光静静看向她,柔和温润。
“已经没事了?”她不禁笑出两个梨涡。
想不到樱空释淡淡摇了摇头。“倒是没事,”褐色目光看向一边,他低声道,“可是我不想再在那等着了。我想尽快带阿夜回雪屋。”
艳炟闻言重又蹙眉望着他,“那怎么办?”
“我想去找那女孩。”他扬眉道。
“我也去。”她点头连连,便要出来。
他已抬手拦住了她。
那只手轻轻扶在她臂上,秀雅的面上,淡淡显出一抹笑意,眸间如温柔樱花绽放,清冷声音柔和低缓——
“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自己去吧。我只是来看看你,有没有事。”
艳炟怔了下,而后骄矜抿唇,乌瞳也闪了闪,“胡说。本公主,怎么会有事呢?”
樱空释点头,他似犹豫了下,才低头道,“在这再留一晚吧,你早点休息。”顿一下,而后他转身。
艳炟望着那黑色背影,忽然出手如电将他拉住。
樱空释凝眉又转回来。
“怎么了?”他低问。
艳炟眨眼看看他,他那面容闲静淡然,让她不禁愣一愣,怀疑自己刚才在他神色间看到的一瞬别扭腼腆是错觉。
他看她半晌,已伸手轻轻在她发愣的额头上敲了一下。而后再转身,人化为黑雾散尽。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