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43.着火的人

黑雾间无声显出一道身影。
樱空释眯眼审视,他先停在原地站了会,目光淡漠而又幽深,然后慢慢走近那颗树旁。
抚下树干,他已能觉察到此刻四近并无人。轻轻仰起脸一挥手,以这颗树为界,他向附近一个范围里设下了一道巨钟般的结界。
然后,褐眸轻轻合起,有道蓝影如似灵魂出窍般的浮现,那是冰焰灵力。它如烟般离开了他的身躯,在身前缭绕片刻,便转而在绿叶掩映的山林间穿梭。
良久,眼眸睁开了,声音清冷的叹了一声,他扬眉轻声道,
“等他们找到你,恐怕你,已经变成枯骨了。”
黑色身影无声张开了手臂,向下一倾,如一道流星滑落向谷底……

草影与树阴之间,露出一抹淡黄色的裙角。即使凡世已有发达的科技,这座山依然属于难以探测全貌的地点,许多深壑常人根本无法抵达。
樱空释低头看了看,然后默默在那小身体旁蹲下。
女孩安静的仰面,躺在枯黄的荒草间,圆圆的脸庞和淡黄色的连衣裙在自山上摔落之时被沾染不少尘土血迹,翘嘴唇还微微的张开着,双目却无神的半睁开半合起。鼻子和口中流出两注黑血。
樱空释皱皱眉,低声道,
“从这么高掉下来,有命才怪。”
他的话刚说完,忽然眉间一蹙,那女孩的胸口似轻微的颤动了下。

她浑浑噩噩的歪着头在昏睡,隐约只感到耳边风声簌簌吹得好快。
可是……哪来的风呢?
她就在半梦半醒中下意识地琢磨了好一会儿,直到真的醒了。模糊着睁开眼睛,她发觉自己正被人抱着,头倚靠在一个陌生的肩膀上。
什么人?难道是那个怪物吗……
她悚然一惊,“啊”的一声,立刻警觉的直起身!随后却一愣,张圆嘴巴——
从看到那面庞的瞬间,她的心思几乎就认定了,这个抱着自己的人一定不会是坏的,因为他秀雅纯美得实在是……实在是好好看啊!好像他不是这世上的人,而是传说中的王子或神仙。
小手不自觉的伸出去,触在了那面颊上,是微微的凉。
樱空释一怔,褐眸一转看向了那女孩。女孩也一怔。“——你是谁啊?”童音飘荡风中,充满惊奇的问。
这是樱空释第一次听见这位小伤者的声音,稚嫩懵懂,却自带着少见的平静。他没回答,只摇了摇头,然后柔和的低声道,“你还有哪疼吗?”
女孩这才忽然想起什么,她睁大了眼,有些纳闷的低头看看自己两只手掌,只见大指头到小指头都干干净净的,衣裙也整整洁洁。
樱空释见了,便无言的转回视线。他早已用灵力帮她处理过了,只想再问问看有没有漏掉别的伤处。
这女孩和蝴蝶展厅那只烧到半死的蝴蝶一样,它们都是属于凡世的,都还有微弱的生命迹象,他也才能用幻术医好他们。
“哥哥……是你救了我吗?我刚才好像是不小心滚下山坡了,我记得摔得好疼。”孩子眉头皱皱。
“我经过时,看到你。”他安静答道。
女孩“哦”了一声,她很自然的凑近,伸臂抱住了樱空释的脖子。然后她好奇回头去看,四周的景物越来越熟悉了,她发觉眼前这条路似乎是她见过的,前面不远的建筑里透出微弱的灯光来,正是她和爸爸妈妈这些天旅行到这里住的那间酒店。
“哥哥,你认识我的家,我到家啦!”她抿嘴笑到。
樱空释不言。
待那孩子回过神,已经到了自己家那间客房的门前。
她的父母亲还在里面等她。
樱空释转头,虽然性情更习惯冷淡,也对她扬起唇角淡淡一笑。
他把女孩放在门口。声音低柔道,“别再到处乱跑了。”
女孩站定,因为这个哥哥太好看的关系,她特别像个小淑女般有模有样地整整裙子,然后转回身抬起头,却又忘了回答 ,大眼盯着他那好看的面容看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她忙摆摆手摇摇头道,“我没有到处乱跑,我是看见了一件可怕的事情,才想逃走。”
“你看见什么了?”他弯下腰,温声问。
女孩眨了眨眼睛,似在思索。她伸手向廊前一片黑影里一指,比划着小声道,
“我看见了一个全身着火的人,他就直着身体站在那边烧,好像根蜡烛一样,很可怕的!我喊他说,‘喂,你没事吧?你都着火了,你不疼吗?’那个人开始还是不说话,也不理我。后来他就慢慢转过身来,还向我走过来!我吓坏了,才赶快跑,结果跑出门就不小心踩空,掉下去了!”
樱空释一怔,他褐眸闪了闪。

一声门响。
艳炟抬起头,是樱空释回来了。她立刻站起。
“没事了?那些凡人怎么说?”她指的是那些警察。
樱空释背朝她关上门,他摇摇头,
“我们可以走了,那孩子,也没事了。”
艳炟展露笑颜,两个白净的梨涡跳跃,”你找到她啦?”
樱空释慢慢走进来坐到床沿。他似目光迟疑半晌,才忽然回神,却直接问道,“对了,阿夜呢?”
艳炟向剑灵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
“没事那就好。”他低声道。
艳炟在凝目看他。
她转过身,有一瞬似要说什么,想想又忍住了。
“你是不是这一趟消耗灵力太多了,太累了?”她担心的问。
樱空释抬头,扬唇浅笑了一下,他深深看她了一会,却终于欲言又止,又转开了视线。

有人慢悠悠的伸手一挥,一道光芒划过黑暗,随后辉点慢慢延展做漂浮半空的画面,如同海市蜃楼。
"樱空释,来呀,快来呀,这些都是给你看的。"
樱空释淡淡的皱着眉,他此时身处在一片幻景,向四面仰望:
阴沉的天空飘着斜风冷雨,熟悉的都市高厦林立,建筑物如刀直插入天幕,而它们脚下,是繁华如流水的街市。
"……凡世?"
他低声的话音刚落,眼前一栋摩天大楼竟忽然裂开一道缝隙!透过裂缝,可以看到楼里的人还在继续忙碌,好像完全没有察觉一场灾难就要降临!
接着,沿着那道缝,建筑又裂开更多的裂纹!冷雨中,分明从裂缝之间升腾起浇扑不灭的诡异火焰,将那些破损的墙壁瞬间燃烧化为齑粉和灰烟!
樱空释抬手向那射出冰凌,却已来不及阻止一切的发生。
转眼,火苗已扑向那些无知无觉的凡人!整个凡世,一个建筑接着一个建筑,带着熊熊火焰,逐个在樱空释的眼前崩塌了……
樱空释的脸庞渐渐变得苍白而清冷,拳也在身侧不由自主的捏紧……
悚然一惊,樱空释慢慢睁开了眼睛,他静静蹙眉,看着被夜的冰冷阴影染成灰蓝的天花板,眸间似还倒影着建筑坍塌,化做齑粉的景象。

44.她在凡世跟着我们

清晨时分,艳炟蹙着眉被晨光照到眼睛。她觉得不大舒服地揉一揉眼,睁开,手臂立刻荡了下,却发觉身旁是空荡无人。
慢慢坐起,她扶额纳闷的自语,“我记错了?昨晚樱空释没走啊……”
披衣下床,她走到窗口向外面看。却见窗下的山路边,樱空释还是昨天那一身黑衣,早早的起来,仰脸站在透明的晨光之下。他立刻似有觉察的慢慢回头,目光触到她脸庞上,对她露出一个微微的温暖笑意。
艳炟也笑着对他挥挥手。他眸光忧戚转开了,神不守舍的看着远方发起呆来。
挥着的手慢慢放下,艳炟默向窗口站了半晌,忽然蹙眉伸上了衣袖,转身向楼下走去。
走过木质悬梯时,刚好有个很高瘦的服务生端着一只藤编托盘走上来,盘中有几样精致点心,水晶壶盛满碎果,另有一枝清晨采自山中的鲜花和一根小蜡烛。但他一时只顾抬眼专注看着眼前人,那托盘险些倒扣过去。
“对不起!来送早餐的!”他红了脸退后一步,避开她雪白脸上的那对摄人的晶亮大眼,拿一只手扶住盘子上的东西,连忙给她让出一条路。
艳炟没心思停顿,一径走下楼去。她步子略有些急,三步两步冲到了路边,在那孤立黑影身后,不掩饰的对他大喊道,“你什么事没有告诉我?怎么了?”
樱空释一怔,有些惊讶的回头。
红影已经直接步到了他面前,她大眼睁大,眸间带着了解和质问——
昨晚开始他就不对了!
樱空释望她半晌,喏喏似真的有什么话要开口。
但还来不及说,从旁边忽然窜出一道黑影,直向樱空释扑上去!
樱空释快速反应,本能的扣起了食指,他身周隐隐冰焰的蓝光一现,就要把那黑影弹飞出去!但褐眸一偏,却已扫到身旁的那些凡人。
不能……电光火石间,扣起的食指已暗暗化为拳捏紧。
一阵剧痛,两排利齿咬中他挨着脖子的肩头。
樱空释无声的皱眉,他忍了下来。
是阿夜!大概是他昨晚疏忽没有喂食给他……
艳炟呆立在对面噤声,颜色已是雪白。
清晨时分,这间酒店路边有多个早起的住客。凡听见动静看过来的人,此时都是一脸吃惊,其中一个住在隔壁的中年男人与他们稍微熟悉,便伸手指着恐惧地结巴道,
“哇!Martin,你这弟弟……你这弟弟怎么……好像有点问题?”
樱空释凝眉,他暗中用灵力制服了阿夜,一伸手拉开了他。一缕鲜血顺着衣袖里黏腻的淌下,沿着他捏紧的拳滴落。
“樱空释?”艳炟立刻蹙眉伸手在他肩头悄悄设了一道止血幻术!他上一个伤口才恢复了一半。
“先带他进去。我们今天就回去雪屋。”樱空释低声道。

一进剑灵房中,樱空释抿唇。他用力一甩,阿夜仰面跌在地上。他惊恐的抬眼看着樱空释,慢慢挪着的向后退开。
冷冷褐眸扫过阿夜的面庞。樱空释本有心想斥责,想想却沉默下来。艳炟蹙眉轻声提醒,“樱空释,你的伤……”
樱空释看向她,叹气摇摇头,“我没事。”他低声道。
一直躲在那屋子角落里的剑灵,安静从桌边冷冷抬头,他此刻居然有心情哼笑一声,“哦?这家伙居然得手啦?樱空释,不是我不想替你看着他,实在是他越来越难管啊……我早提醒过你,明开夜合这东西,在身边留不得。”他放下手中的一只人偶。
樱空释扭过头冷冷看向那孩子。
剑灵站了起来。他缓步走到阿夜身边,忽然一伸手掀开阿夜的衣襟,阿夜一惊,却被剑灵制住没能反抗,乖乖露出身侧一块干枯的皮肤——
樱空释未曾言语,褐眸却睁大了。
剑灵抬头瞥了樱空释一眼,“看见了吧?明开夜合这花性贪至极,一没血肉吃,就会开始枯萎。樱空释,你当日为你哥养了朵赤凝莲,如今还要为他再养朵明开夜合吗?”他抬头继续看了樱空释半晌,却见那张面容依然平静温和,似若有所思,但眸间淡如秋潭。
半大孩子般的阴冷声音继续极慢的响起,“看在我也曾为你效力过这么多年的份上,今天还是劝你一句……最好不要这么肆无忌惮的消耗自己,凡世,只怕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太平……”
樱空释忽然转脸。他夹带了冰焰灵力一伸手,地面钟乳般长起无数尖利的冰凌,它们快速生出蔓延凝结,不及掩耳之势,将剑灵多半个身体冰封起来!剑灵一惊,摇动两下双肩,已无法挣脱开。
“樱空释!”他不甘的怒声道,“我现在又不是要害你!你怎么还不分好歹!”
樱空释冷声道,“别装了。你知道些什么?”
随着这句低冷的问话,寒冰威胁的沿着剑灵的肩头爬向他无遮挡的脖颈,剑灵仰头渐渐显出痛苦窒息的神色。
“樱空释……咳,我知道的其实……其实也就和你一样多……咳!别的事,我真的不知道!”他见樱空释依旧无言的将手停在空中,似在慢慢思忖,又急转向艳炟,难过的叫道,“公主……公主!”
艳炟一直蹙眉旁听,此时沉吟下,伸手抚上樱空释举起的那只手,她低声提醒,
“樱空释,就算有什么事,我们也该先回到雪屋再说。”
樱空释闻言,凝眉轻轻放下手,剑灵一经解脱,扶着脖颈后退,吁吁气喘。
樱空释沉吟片刻,低声道,“立刻启程。”

他转身向自己的房间去,走到一半又停下来,转而扬眉对艳炟温声道,“先去你那吧。”
他是想起昨晚没有走,睡在艳炟身边了。
其实和艳炟同睡,这不是这两千年里的第一次了,也不是第二次,记忆中以往也该曾有过几次,可那时与今天终究还是不同的。
艳炟立刻敏感的看见剑灵向他们瞟了一眼,她低头凝眉瞪向樱空释,略有尴尬。樱空释却将一双褐眸若无其事静静看她,如是寻常。
二人转身出了剑灵的屋子,向艳炟住的房间去。
推开房门,艳炟先走进,她忽然“咦”了一声。
穿白衫的清瘦服务生背对他们,那只藤制托盘放在桌上,他自己却一动也不动地扶桌站着。
艳炟纳闷回头看了樱空释一眼,“这个送餐服务生怎么还没走?”
樱空释轻轻摇摇头,他哪知道?
那个人听见有客人回房了,竟然还是没动。“搞什么?”艳炟不禁蹙眉伸头看他,缓步走上前去。
然后她大眼瞬间睁大,连连挥手低喊道,“樱空释!”
樱空释微微蹙眉,听出了她声音有异,几步走了过来。
那人原来是面对着桌面一只燃起的蜡烛呆站。他双眼专注凝视着跳跃的火苗,似乎完全听不见身旁其他的声音,也看不到周围发生的一切。
艳炟疑惑的上下端详他一会,刚想伸手去拉他一把,那服务生却又忽然自己动了起来!他慢慢弯下腰,起先不知所谓,渐渐才看出,他是将一只眼珠徐徐凑到了蜡烛的火苗上去。
艳炟伸出去拉他的手停在半空,她越看越是惊异,就在他的皮肤马上要碰到火舌的前一刻,她忽然手向下一挥,控制住那火焰即刻熄灭。
火是熄灭了,但服务生还在惯性的继续低头,直到迎着燃蜡后的薄烟,眼珠将要碰着那根还有余热的烛芯,他才慢慢停了下来。
然后,他身子忽然一歪,一个长手长脚的人就沿着桌子滑落倒在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上来送餐时还好好的!他是被这烛火操控的,可是不是我!”
艳炟退一步。她立刻回头去看樱空释的眼睛。
“樱空释?”
樱空释凝眉在吸气。淡淡回望她,他垂眼低声道,“艳炟,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所以昨晚才没有跟你说的。焰主,应该还活着,她一定还在凡世跟着我们。”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