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45.交织成网

格凝,终于兄弟相见。
“哥,我回来了。”
冯索讶然回眸。
他呆望着身后的人,纯美脸庞,浅浅笑意,记忆里那熟悉的一切仍然没变,只是面色比之前伤重时明净了些。
“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几个月我到处找你,都没有你的下落。”
“哥。”樱空释淡淡唤道,“我刚回来,还没在雪屋落脚呢,就来见你了。”
他轻轻扬眉,又蹙起一点眉心,“而且我传信给你过啊。怎么?还不行啊?洛洛把你惯坏了。”
他确实在艳炟复生不久给冯索传过信。
冯索笑着在弟弟肩上打了一拳。他下手没多重,不想樱空释却骤然面色一变。
他用手扶了下左肩,然后下意识很掩饰的看了冯索一眼。
冯索渐渐皱起眉,“怎么了?”
樱空释放下手,扬唇笑道,“没事。”

冯索暗自疑窦时,有个娇小身影忽然从两人身后不知哪里冒出来。她夸张掩着口,双眼放亮,盯住眼前的樱空释,围着他转了两圈,上下指点着道,“哇!传说中的马天赐真人,今天总算见到本尊了?格凝走了个星星咖,来了块新蛋糕!”
冒出来的,是星旧原来的经纪人,杨丹。她依旧那副时刻算计着成本的精明模样,再加上那一脸不可复制的花痴表情。
这女人的气质类型怎么和前世差了那么多……
樱空释微微皱眉,然后浅浅扬唇一笑。
杨丹不由一怔,太帅了,好看到不可置信……可是等等,为何她只跟他初次见面,他就笑得如此自然平静?好像与自己曾相识了千年的熟稔……
她恍然呆愣了一会儿。
樱空释还未急着答她话,冯索已经立刻亲昵的拍拍释的背,“我弟弟,天赐,长得好看吧?哎呀,只是可惜了一件事啊,杨丹小朋友,他可是不会跟你签约的。”
杨丹从那一瞬茫然中跌落回现实中。 “哈?”她愣了一下,立刻半是气恼的夹着嗓音叉腰回嘴,“冯总,没见过,还有你这样宝贝弟弟的?他又不是小孩子,藏那么紧做什么?你也不想想,他反正已经火了!设计的蝴蝶展不是刚出过……”下一个字还没说出来,杨丹猛然反应过来,忙将手指尖触在嘴上眨眼闭嘴。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冯索继续扶着释的肩,他好一会儿才讪笑了下,樱空释静默无声,但眼眸不易觉察的轻闪了闪。
“呃,对了,释,既然艳炟好了,人呢?怎么没一起来。”冯索随口扯了一句。
他在转移话题。
樱空释抬起眼睛道,“哦,艳炟……其实也来了。”他说完眸光重又转开,沉默了下。
“哥,我先走了——晚些再去你家找你。”似乎默然想过什么,他扬眉对哥哥淡声叮嘱。灰色背影转身,转身之际他像是慢了一步,之后接着再迈步准备离开。
“呃……马天赐!”身后的冯索忽然抬手喊了一声,他顿时觉得别扭,其实他本来也想喊释的,只是又顾虑身边有杨丹的存在。
樱空释一愣站住。
他眨了下眼睛,淡淡回眸,然后轻轻扬起唇角。那一刻,人再次如穿越遥远的时空,化为了幻影,与冯索对视。
“干嘛不带她进来?”冯索凝眉继续看着他。
樱空释眼中渐渐再露出模糊而温柔的神色,“哥,好啊。”他淡声道。
他似乎无所不从。

冯索的办公室里十分明亮,似乎比纯粹洁净的雪屋,还要像一个白色的雪筑的宫殿。
火焰般的骄红身影在这一片耀眼的白之间垂手静立着。
“艳炟公主,”冯索在她旁边慢慢踱步,他转回头忧郁望着那红衣女子,试着微笑了下,慢慢道,“我们又有好久不见。上一次,对不住。今天是否该恭喜你——”
艳炟蹙眉去看看冯索,展颜一笑。
“怎么,你不防备我了?”
冯索见她问得如此直接,一时窘迫,锁紧了眉,眸光垂下去,慎重道,“火族公主,一向情深义重,是整个火族难得深明大义的人。”
这顶帽子带的是什么意思……
艳炟幽幽转开了脸,她凝眉犹豫了下,看到樱空释在用一抹淡淡的眸光望着她,视线相撞,他眼神若无其事转开了。他此刻是那样安静,像个无辜的孩子在不能露骨的等待。
等待什么呢?像等一场,漫长又孤独的巡礼,世间碎片无数,可也许属于他心上的那块碎片,却是终将以冰火交织的面目相遇,世代交替,两族又到何时才肯放弃角逐……
她立刻昂头,扬声回答冯索道,“你是樱空释的哥哥,又是冰族的王,会担心我这样火族的神,也很平常。不过若你真有卡索的记忆,该会愿意相信我的话——无论何时何地,我是绝不会伤害樱空释的。”
冯索闻言,扶上释的肩,一笑。却随即又不自觉的敛去笑意,沉浸在了自己的丝丝回想里。
樱空释似有话,但却低头去,笑笑没有说。
他忽然抬头告别道,“哥,我要先带艳炟回去一趟。另外有些重要的事,我晚点……想跟你细说。”
冯索愣住点点头,他没太着意去领会樱空释话中的深意,本来清冽寒澈的双目,不知因为什么,此刻越来越含着模棱不明的困惑——那生活在凡世无比真实的二十八年,和如梦境般来自幻世的,分不清是舍弥还是卡索的,相互混杂的记忆,仿佛早就交织做一个没有出口的网,把他网住了。当心中一夕泛起温暖的柔软,那张网就会化为冰冷和坚固的城墙去阻止他,当他冷硬如冰雕般去面对是非,那张网又不甘的汹涌如一片深不可见底的海潮。
手慢慢抬起抚上胸口,还有……还有……
“释,我……”他忽然迷糊恍然的开口,却凝眉停住。
已携了艳炟转身的樱空释,听到睁大眼站住,他扬眉回头,望见了冯索眼中来回变幻的矛盾与无常。
“哥,”一声清冷呼唤流露温柔怜惜,他淡淡的笑了下,“你永远都是我哥。”
冯索愣住。
停了片刻,樱空释重又转身,艳炟静默望了他一眼,便随他的脚步一起离开了。

樱空释走了好一会儿,冯索才从低沉的压抑间长长叹出了一声。他回神仰头,忽然灵光乍现,皱着眉眼睛一闪——
“释!”他转头追出去想拦住离开的释和艳炟,发现那两道身影已经远远走了出去。

雪白走廊曲曲折折,艳炟静静的,走的不太快,她若有所思的跟在樱空释身后。
“樱空释。”她忽然轻轻喊了一声。“你哥……”
樱空释站住了。回头看看她。“就是我哥啊。”他坦然的道。
艳炟慢慢走近他一些,她蹙起眉尖,声音低迷,“你会想他吗?”
樱空释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而弥远了,他声音低徊着,道,“想。只放在心里想。我想他,是我的事。”
艳炟将一双大眼斜向他一瞥,她故意轻轻的一哼,“是啊。而且冯索只是个凡人,若是阿夜日后派上用场,他再顽固哪还挣得过卡索天生的神性?”
樱空释转过眼眸望着她,轻轻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我不过,能做什么就做什么罢了。被你说的我。”
他扬唇淡然一笑。
艳炟歪歪头,“你别美了,若日后我也变了呢?”
樱空释皱眉伸手一拉,将她拉近自己眼光底下,温声道,“哪有那么多‘日后’。”
艳炟扬眉一笑,颊边聚了两个梨涡,她甩开他手大步向前走,那红色的背影窈窕惑人——她身上自然早不再是那件穿了一百年不变的红色风衣了,今天穿了从肩头到锁骨处都是镂空的性感的小红衣,和窄窄的蓝色牛仔裤,还蛮适合她的,整个人火辣娇俏,夺人眼球。
樱空释无言随在她身后看着她背影,片刻他慢慢道,“红巴士火锅店,是不是可以重新开了?”
艳炟思忖着,“自然了,不然我回来了闲着做什么。火锅店开了,还有人可以陪我说说话。”
“嗯。”褐眸凝视脚下,他认真点点头,忽然转而道,“你那常客还挺多的。不如以后我给你帮忙吧。”
艳炟惊讶站住脚回眸,“樱空释,不是我不欢迎你,可你很闲吗?”
樱空释眼睛看看旁边,又转回来,“我不可以闲吗?”
“多少设计单子找你啊,Martin?”嗔怪。
“不想做了,想开火锅店。”他任性的扬扬眉道。
艳炟慢步靠近他胸前,“真神——到时候你拿冰焰点火锅,大材小用了吧?”
“你再点火,我就收拾你。”他俯下头低声道。
艳炟闻言拿手轻点点他肩上伤处,樱空释淡淡皱眉,见她眯着眼靠近,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一歪头道,“樱空释,本公主上次说的话可还没兑现呢,还不知道谁要被收拾。”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