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46.沉寂万年的冰焰

艳炟闻言拿手轻点点他肩上伤处,樱空释淡淡皱眉,见她眯着眼靠近,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道,“樱空释,本公主上次说的话可还没兑现呢,还不知道谁要被收拾。”
他无声的眯着褐眸,安静接收了她挑衅的眼神。
他一向这个安安静静淡淡然然的样子——
可是,不,好像也不是。
她慢慢凝望他愣住。
亿万年来,或许他是变了,只是在一起太久了,她都没有觉察。最初相遇的他,毕竟还只有沉默着被她捏下巴喂焚心果的份。何时开始,他虽容颜不改,却又不再如昨?
是时光太漫长了,太久远了,他们在其中慢慢随着折射的光彩变了,想不到尘埃却一直游历漂泊,始终没有落定。
他和她都不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刚成年的神了。他依然带着她熟悉的纯净淡漠,眼眸间却又多了如雾般的模糊柔软。而他褐色眸中倒影着的那个自己呢——
他在安静注目她许久,忽然慢慢的偏一偏头,清冷声音忧心的低低的道,“你脸色不好。”难道明开夜合那花,还有什么不明的弊端?
艳炟回过神来,垂下黑眸,下意识的伸手,指尖触到自己的面颊上。
对面的人此时相距很近,他的模样也看得越发清楚,棕色的刘海下,两道眉微微蹙起。他低声继续猜测道,“是这几天有点赶?”
艳炟摇摇头。便在这时,两人耳边忽然有一阵吵闹声传来。
“快点!没看错!就在里边!”
模棱两可听得到这样一句。
樱空释和艳炟同时怔住了。
“发生什么事?”艳炟蹙眉,很敏感的低声问。她的话音未落,就被已近在耳旁的杂乱脚步的声音淹没。
两人一同慢慢转过身,随即,被那冲过转弯蜂拥而上的人潮惊讶得一时无言。
来不及给他们躲避或反应的时间,端着摄录器材的人群就拥堵到眼前,无数个话筒已经迫不及待的抢着伸过来,一片相机闪光灯破碎般的白亮和快门咔嚓声!
樱空释一皱眉,这些人……
“马天赐先生,您怎么会忽然出现在格凝?是为什么而来?是为这位神秘的红衣小姐吗?还是因为与你哥哥有一些矛盾尚未解决?”
另一边也有声音抢着问,“能不能解释一下,您上次主设计的展厅建筑,会出现意外,您的感受如何?”
“意外发生当时您也在场吗?”
“接连死了两个人,是不是你的设计出了问题造成的?或者说……”
樱空释沉默的看着他们,他抿唇面色渐渐沉了下来。
“设计,没有问题。”他望着众人缓缓开了口,声音不疾不徐清冷淡漠。周围那纷乱的人潮不知不觉渐渐如临军压境一般寂静下来,只听得到他一个人的声音了。
他吸口气,含着一抹遗憾的淡笑,继续道,“那件事,警方也说了,是意外。对于我,设计就是设计了它该有的样子。也许有的人该离开了,或是有的经过该结束了……这种事,不如我们还是问老天吧。”
他说完轻轻扬一扬眉,美好的面容纯净无染得像稚嫩的孩童,带着莫测的悲悯,却又淡漠到诡谲,一时令人无法再问下去。

“那请问马天赐先生,您身旁这位小姐……传闻曾和人面蝴蝶致死事件中的一位罹难者有过不快,这件事是真的吗?”
静了片刻,有个出乎意料的声音忽然再次打破了沉默。
那人带着个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歪着头,两眼中是无动于衷的冷漠。他的语气好像重点只是陈述,并没有真的急于要得到答案。
樱空释不由习惯性的停顿了下,然后似有若无的一笑,将褐眸淡淡扫过了那人的脸——
可还没开口,他耳边传来一声浅浅的摒气声,是艳炟。余光中,他看见她脸色已明显的不大好看起来,抿起红唇似乎忍了又忍,忽然脸色苍白的摇摇转个身,将燃火般双眸对上了那人。
那人只用冷冷的目光回敬着她。
樱空释转开的褐眸闪了闪,然后他直视着那人,平静而凌厉的问,“你为什么想知道?”
口罩记者微微一愣。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反问的。
“怎么?如果光明正大,这事有什么不能问的吗?”他顿了顿,似乎沉吟了下,就很滑头的转了口,“Martin,其实我们大众一直都很关心你……更关心这个社会有没有姑息任何罔顾道德的行为。”
樱空释淡淡看他,
“那么,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了。其他的,你还想知道什么?如果我的事情跟你无关,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人冷冷一笑,瞬间会意了,
“好吧!您是知名的大设计师,自然见多大场面了,我们愿意相信您并没有如传言的和某些猜想的那样去做。不过,在这解释清这件事,也是你和你这位助手小姐一个洗脱清白的机会——”
“胡说八道,他本里就是清白的!”一个冷冰冰的回答忽然很急地把这个对话打断了!
那声音,是随着一阵由远及近带着回音的脚步声一起传过来!
在场所有人的行动都跟着停顿了一秒。随后,一排排目光越过眼前马天赐和艳炟的身影,向他们后面看过去——果然,沿着格凝雪白的走廊走来一个人。
樱空释背对着那个声音沉吟了一下。他目光闪烁着,下意识的握住了身旁艳炟一只手,回头,
“哥。”

冯索看样子过来的很急,但脸上依然保持从容。他径直停到了弟弟和艳炟身边,扫了他们一眼,就去看那个正在提问的记者,眼中带着怒意。他严肃而冷硬的道,“今天是我和家里人的私下聚会,没办法欢迎一些不请自来的客人。”
冯索,这个一向以亲和幽默著称的格凝总裁也出现了,这本来更令记者们兴奋。可他这番不客气的话使得记者们一片隐隐惊讶不满的骚动。
冯索冰样目光继续冷冷扫过众位记者。
他其实刚才就有预料,想叫住释和艳炟的,可没来得及——
记者们中有几个道,“冯先生,我们只是代表公众想关心一下格凝,马天赐是你弟弟,那这位小姐是谁?既然他们俩屡次出现在格凝,不该给格凝的大小股东,给关注格凝的我们一个交代吗——”
“这件事跟你们没什么交代的必要。”冯索皱眉。
与此同时,樱空释也忽然转身开了口,他低声却清楚的道,“哥,可以说。”转头对着面前所有人,他清冷声音隐约带着些许莫名的急切,“她是我太太。”
算上冯索在内,所有人都静了。艳炟愕然的扭头去看他。
连樱空释自己似乎也愣了一下,他沉默片刻,而后补充道,“我们马上结婚了。”
记者们全体在傻看着他,傻得过了半天才又开始有人陆续拿起相机拍照。
“以后再要聊什么,就聊聊祝我们新婚快乐吧。”
樱空释扬眉继续道。他转过头,看见冯索张大口看着他。兄弟无言的对视,眼神错综交换。
“哥……”低徊的声音开口。
“哦,你们先走吧,这边有我呢!”冯索立刻恢复寻常,对樱空释道。
樱空释未曾言语,转回身。
他将在背后的那只手上幻化出一顶黑色鸭舌帽子,带在呆呆的艳炟头上,帽檐遮住她仓皇雪白的脸庞。他扶着她肩要带她离开。
艳炟依然还仰望着他,她有想说的话但一时说不出口,犹疑目光下意识的移过去,从帽檐底下看看那些记者。
那些记者在举着相机拍明天的新闻,但是他们也都和她一样,被这新闻惊得张圆了嘴巴——这位设计师真是不按牌理出牌啊……他竟有办法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忽然在风口浪尖上公布了新的爆炸消息。而这神秘女子的身份,是他太太?但是这样说,也就怪不得曾经漫天的谣言了:马天赐第一次出现在格凝,是为一个女子和兄长闹翻……只是……只是……
艳炟转回头,低垂帽檐下只见得到她的红唇,樱空释也无言,两人似空白了一秒,但这一秒出奇的漫长。
艳炟向后错开了一步,她想随他离开了,却忽然一阵晕眩。樱空释诧异的伸手一扶。目光对视了下。
樱空释微微愣了。
他在她身体里感到一股细不可查,不一样的灵力。
那是……冰焰?

樱空释仰头望着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