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50.封天婆婆(今天有3章可长了,有9000多字)

两人相视一眼,樱空释脸颊也得了赦,他无言拉了艳炟,两人换了个方向,漫无目的的缓缓走着,将那靠近的消防车的声音抛在身后。
眼前这条路,又不同于刚才繁华的大道,没有多少璀璨的灯火,只有微微摇动的黑色树影,和每隔一段路,就掩映其中的一只明黄路灯。
走了不多远,半空多了一片飘雪,接着又是轻轻的一片。
艳炟仰头去看,她不自觉伸出手掌。
“樱空释,是你啊?”
樱空释摇摇头,“不是我。”他也伸手去接。
这是凡世的雪?
随后他皱皱眉。接着雪的手忽然放下,他已转回了身。
背后不知何时静静站着一个身影,紫红色的短发,宽宽的黑色长袍,本就微弯的两只眼睛笑呵呵的望过来。
“释——”
樱空释一愣,竟是封天。
“婆婆。”他立刻露出抹浅淡清冷却又很温顺的笑。艳炟也站住转回身来,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蹙眉沉默的望着封天。
封天慢慢走到近前,她笑微微的看看释,又笑微微的看一眼他旁边默然的艳炟。然后她低头凝眉瞧了瞧腕上手表。
“释,你哥在格凝公司办的跨年之夜,你为什么不去啊?他说有通知你,难道冯索这孩子,也学会骗我了?”
樱空释微微的扬眉一笑,目中含着对婆婆细心地安慰。
他轻声说,“是和我说了。可是我又不是格凝的人。”
艳炟眉梢不由轻轻动一动。樱空释从来没和她提起过这个宴会,那不像是他无心的疏忽,想必是他本来就不想要出现——
封天闻言低声叹了起来,“你这个孩子就是想得太多了。你哥已经恢复了记忆,他又怎么会在乎这些呢?”
“婆婆,我哥,自然是不在乎这些琐事。可是他如今是凡人之躯了,而且又有了冰族先祖舍弥的记忆。”樱空释低下头,“之前发生那么多事。我很多时候,不是个好弟弟——有些情形,我该远离他一些。”
比如现在……
他眉心忽然皱了下。
封天不放心的道,“释?是不是冯索上次,又跟你说了什么?”
樱空释一怔,淡淡摇头。“没有,婆婆,你别多想了。”
封天很仔细的看看他,慢慢嘱咐道,“冯索,此次恢复了记忆,分明也放心不下挂念你,他内心依然把你和洛洛都看做他最重要的人。”
樱空释了然的一笑,他低声道,“这个当然。”但见婆婆依然流露出不悦的深思,他不觉沉吟了下。
“婆婆,”他淡淡皱眉的开口,“你可能是觉得,我哥不愿跟我回幻世,还封印过弑神剑,我会怪他——可我不怪他。其实哥没有做错什么,谁都没有错。况且,婆婆你了解我,从小,在我心里,为哥做了什么,都是应该的,我又怎么会因为这些怪我最爱的兄长……”
封天抬头看了他一眼。“可是你——”
樱空释已面无波澜的说了下去,
“可是,我哥他恢复记忆的时间尚短,那些复苏的记忆也错综复杂,是我之前的做法逼他太紧了,也许他只是还没有准备好用什么样子面对我。况且我觉得格凝的元老们不大欢迎我,凡世有凡世的规则。婆婆,我可以等哥的。”
封天忧心的轻轻抚上他的手臂,“我这个做婆婆的,希望自己的每个孙儿,都能幸福。我也愿意看见你幸福的,释,你明白吗?”
樱空释眼眸扬起,在夜色中纯净如照透了一缕淡淡的星光,“婆婆,我当然幸福啊。”这句话似牵动了某个记忆,他转开眼睛顿了顿,余光中,那曾捧着烟火的笑着许诺的红衣公主此时就在身侧,雪白面容幽静美好,暗含淡淡的骄矜。他继续道,“之前凡世千年,胸口养着赤凝莲等花开,我都坚持过来了。现在有你,还有哥,你们都平平安安的。”他说到这里看向艳炟,又道,“其实我……”
封天忽然瞟了他一眼,道,“嗯,释,你当婆婆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
樱空释十分震惊的停下了话。
他险些问了出来——婆婆你是怎么会知道的?
但反应了片刻,他微怔的低声说,“……星旧说了什么吗?”
封天说,“没错。没有星旧,我看我还什么都不会知道!”
樱空释半晌无语。他对自己的事,向来甚少在众人面前开口,竟一时也想不出接下来该如何说。
“因为时日浅,我们没确定,才没说的……刚才是要和婆婆说了。”他沉静片刻照实解答。
然后他皱眉觉得袖子口被人轻轻的拽了两下,余光中艳炟神色幽冷,眼神却如火一样瞪他,她小半个人都不自觉站到他身后去了。
樱空释愁眉着转转念头,“其实——”他被逼索性开口要去承认这前后的事。
不想封天竖起两个指头,用一句话打断了他:“两千年了,你悄悄复活火族公主同在凡世,怎么,这时日还浅吗?为什么这件事你从来不说给婆婆?”
褐眸睁大了,然后樱空释感觉袖子又给轻轻拽了下。
他低头笑笑,算是默认。封天正带着几分得意,没有觉察他笑容底下的复杂心情。
她很慈蔼亲热的拉上了他的手,收了笑容正色的道,
“释,实话讲,我刚才骂了冯索一顿。我错怪了他忽视弟弟。”
樱空释惊讶的抬起头,艳炟更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封天一眼。
婆婆骂冯索?为了樱空释?
封天瞧见他们的神色,反倒低叹了一声,“释,你这孩子真是孤独惯了,就觉得自己那么不重要吗?我会在这遇见你们,是因为我专程到雪屋去找过你,然后又悄悄追着你们的气息来到这里。”封天语气犹豫了下,“你……和艳炟……真的不去看看你哥?”
她停下来,满怀期望看了他们一眼。
樱空释凝眉沉默了。

51.夜宴

星河遥远。
灰暗城市里夜色成了模糊的背景。凡世的人们,各自匆忙奔波在属于自己的轨迹上。他们仍没有多看一眼周围发生的事,只是坦然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安稳。
所以他们自然不会知道,在头顶的半空,有一缕黑雾正缠绕着一道红烟,遥遥追随着一枚银色流星飘游而过。
抵达无人处,三个人化身而落地。
樱空释轻轻牵着身后艳炟的手,若有所思的目光却望着婆婆,眼看那道身影踏上台阶,就要走进格凝的大门了。
“艳炟——”他没有跟上去,转向身旁。褐色眼眸里如有浅淡的波纹在静静散开,那分明是抹隐藏的忧虑不安。
樱空释,你总在担心什么呢?他低叹。
艳炟斜飞着眼眸看向他,瞧见他那认真的神色,歪头抿起红唇,“干嘛啊?”她对他扬扬眉!
樱空释凝眉转开脸去,微微的有些尴尬,但他没说什么。
他只是一路总会莫名的顾虑,自从她被明开夜合复活以后。他不想促成她和哥过多的相见,也怕她会因见不惯格凝里的人而生烦恼。偏偏刚才遇上婆婆那种极力的邀请,她虽一直没说话,他仍犹豫着,觉得似乎还有些什么需要问一问她。
可是如今不问了也罢。
“没什么。”如常的温和清冷的声音,却透着淡淡的思虑。
他沉静向前走,见远远的,婆婆觉察他们走慢了,正停在一盏水晶挂灯下慈蔼望着他们,等待着他们。

樱空释走进了格凝,一边顺眼去望着那巨大晶亮如冰凌的挂灯——那看来是新挂上的。有多少认识和不认识的,华贵的宾客们,笑意盈然穿梭在它冰莹的光耀之下。
这情景有些像一幅画。
久远以前的画了。
“哥……”声音清冷,眉微微蹙起,他看向远处那白色的身影,轻声的喊。
如同有一种感应一般,嘈杂中那颀长的身影一顿,停下了口中的寒暄,慢慢转过来。
停顿,兄弟的眉间是隐隐的忧戚。只是樱空释的神色,隐忍而温柔,冯索的表情,却更加低沉和复杂。
便在此时,有几个人闻声将目光向这边转过来,然后那些人脸上愕然。他们纷纷对那灰色身影看了半日,便低低的响起一种议论。
“那不是马天赐吗,他也来了?”低问。
有人回答,“不是说冯总根本没请他吗?而且上次的蝴蝶展闹得很不好看。哎,你们瞧,那个跟他一起进来的,穿红衣服的是谁?模样看着不错啊,新晋的小花?”
“那是他的助理,你不知道前阵子的事吗……”
那阵窃窃的议论声,是隐隐约约的,然后很快也就识趣的压低下去,重新淹没在了众人彼此的客套声中。
不管怎么说,马天赐,毕竟是格凝总裁的亲弟弟。
可是这些声音,樱空释,冯索,还有艳炟,却早已听得一清二楚。

此刻,那个远离了众人远远站着的灰色身影,眸光里若有星辰寂灭。他俊美、纯净、安然,目光隐约模糊却又冷如秋潭,像两片寂静的湖泊,曾有的暗流涌动,如今似都在一片莹亮褐色中随尘埃落定。
“释。”冯索向他喊一声。
他轻步走到了樱空释近前。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去握弟弟的肩膀。
释看了哥哥一眼,低头淡淡一笑。
“我以为你不来了。”冯索道,他也是会被想念折磨的。兄弟两人都默然垂下眼睛。樱空释抿起唇,他不是不想靠近,怎么会不想靠近?只是……世事这样,还能如何?
“没有,你别多想。本来有点事。结果碰见婆婆。”褐眸抬起,温柔的声线低声道。
他以往每每和哥哥说话,特别是在幻世时,无论自己已有再强的幻术,再多的谋略,甚至历经了再多的波折和沧桑,仍会在言语间不自觉的流露出孺慕之情。只因在卡索面前,他永远都是弟弟,永远可以像孩子般,去依赖。
可此刻,他语气却竭力的冷淡了,刻意和冯索保持了一点距离。
他也说不清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他越靠近就会越清楚的感觉到,冯索和曾经的卡索是多么不同的。虽然哥所做的、说的一切一切,他心里不忍怪,也觉得不该怪,可他又确实是会感到伤心的。保持距离,是他下意识想试着不再那样沉溺于受伤。
而且还因为他也越来越发觉,冯索的内心矛盾与复杂丝毫不少于自己——哥好像需要靠近了彼此才能安然,可又不知为什么,从没真正准备好过离得太近。
这一切想,不过电光火石间,那褐眸微微的闪了闪,他只继续浅浅的微笑。
冯索也笑笑,眼光转向了艳炟,他停了下——这是于弟弟眼中相当重要的女子。
火族……熔浆烈火一般的存在。他倒从未设想过,这样的神有一天是否也会冷却?如今那张面容还如昨,却不知何时起,眸间的烟火仿佛将熄在这千年清冷幽静的岁月里。
他眯眼仔细地看那对眼眸,想看透那深处隐隐透出的骄傲灼耀。
“艳炟公主,你放心。格凝,自然也会欢迎你的。”他微笑。
艳炟抬起大眼,点一点头。其实,格凝欢不欢迎她,她倒没什么可不放心的,她本来也没寄希望格凝会如何欢迎她。
倒是她的思绪,也如身边那两兄弟一样,早就纷乱而飘远了,她似已回到前世熊族那个湖边的船上,想起樱空释还在她身边做着云飞时,对她说起过的卡索:
“除了我母亲以外,我哥,是我最重要的人。”
那该是个天生发光体般的兄长,而曾经黯淡的樱空释,他是被照透过卡索的光芒。就像在寒冷的冬夜沐浴了春风,看过了骄阳,那温暖和耀眼让他忘了阴影中的自己,又或是甘当幻影……
而后,莲姬与樱空释虽为母子,相互挂牵,渐渐走的路已不同。在那样年纪的樱空释,没多久前还是个神族的幼童呢,战事迭起也许他的心都还来不及长大……他疲于应对情势,只有余力保护那几个他最爱的人。
他爱莲姬,可还不够爱。
而他所最不能改变的情感,除了哥哥,其中……一直以来也有她吗?艳炟微微凝眉,手轻轻覆上腹部,日后,可还会有谁……
一只微凉的手忽然伸过来,轻轻将她手握住,掌心贴着掌心。艳炟抬头。释已又微笑了一下,他语音轻快了些,偏头道,“哥,还有谁来了。你还不带我去看看?”
冯索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怎么不带?你一来就挑嘴。我这就要带你们去。”他边说边笑笑。灯的光亮,映得樱空释秀雅的面容瓷白,而他好喜欢弟弟那秀美面庞上的神色,好像沉静得什么波澜都没有,带一点遥遥的距离,目光模糊中透着淡淡温暖。有一瞬,他甚至敢确信在心底那笑容如此美好和重要,竟胜过了洛洛和他自己。
可是……他忽然打断自己的冥想,连眉目也莫名阴沉下去。
“哥,”见冯索答复后还皱着眉,樱空释想想正色的温声道,“你今天,宴会散了记得在这等等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冯索怔了一下。
他一笑,“上次宴会,好像是我留你的。这次倒过来了?”
而后他含笑点点头,“好。”

会客室。
“嗨!Martin!Ada!”
一声招呼,是明娜,她听见脚步声回过头,看到了来人,那一双娇媚的大眼染着笑意——
“Martin,你又肯来了啊?整天什么事那么忙啊?”笑盈盈的打量一下艳炟,她忽然指着马天赐道,“这么能干,你不怕把你家漂亮的助手给累坏吗?艳炟,你可不能纵着这个人,他看着文静,可坏着呢!”
樱空释淡淡的笑。
等她说完了,他才低声开口道,“我们来晚了。”
明乐正在吃东西,这时停下来打量马天赐,又上下看看艳炟,噘嘴,“菲奥娜奶奶说的真对!天赐哥,她不找你,你就真的不来啦?枉费我姐为这宴会陪菲奥娜奶奶花了那么多心思!小哥哥,你多长时间没见我们啦,记得吗?”
明乐说起那些话,前面还不怎样,说到后面忽然整个人就被只拳头暗捶了一下。她眨巴眼睛转过去看看姐姐,明娜也不理她只对大家笑,她只得怏怏收了话。
艳炟不言,只是有些烦的偏开脸去。
樱空释抿唇浅笑到,“明娜,谢谢你这么惦记我。”他说完褐眸故意皱皱,“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能做一做你们姐妹的男神呢?明娜今天这么漂亮,我看我也只好排着了。不知道在明乐那还有机会吗?”
明乐忍不住掩口开了笑颜,却又马上矜持抬头,半认真半玩笑的回,“天赐哥你今天——”
她身子又颤了一下,咽下后半句,想是被旁边什么人悄悄捶了上去。明娜仍甜笑而不言。
樱空释亦不再多说,牵起艳炟,向里面一张白色沙发走。还没走几步,忽然从两人经过的地方伸起两只手,一把拖住了他!樱空释站住。他皱眉低头去看,眼前只见一团乱发。瞬息间,他已经猜到那人是谁,但只漠然低头望着那双缠住他的手不语,嫌少有人这样靠近他,触碰他。
乱发底下,一对晶亮眼眸扫到了樱空释的眼神,那双手立刻一张放开了。接着她伸手拨开头发,从那团蓬乱底下露出一张惨白兮兮的脸。
“马天赐,想不到我还等得到这一天,你总算来格凝了!”那人声泪俱下。
坐得很近的明乐看她一眼就扔下点心拍自己的胸口,“杨丹!你想吓死谁啊?”
樱空释只凝眉,却淡淡无言。

沙发上,三个女人一排坐了下来。
杨丹如同“女主”一般位居正中间,她抽抽搭搭的拿着一沓面纸擦着鼻子,不时夸张的擤几下。她左右两边坐着明娜和明乐。不远一张窄沙发上,倚着些微保持着距离,幽冷的抱着手臂的艳炟。马天赐则与她们更远离了些,他靠在一张沙发的扶手上,侧头静静看着杨丹哭唧唧的样子。
“我说杨丹,你说清楚啊,怎么了?在格凝谁敢欺负你啊?”明娜好奇的递纸巾给她,很关心的道。
“呜呜,还说没人欺负我,我现在都快完蛋了……这还不都是冯索、星旧和马天赐害的!”杨丹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指控。
“啊?”明娜明乐尴尬的皱着脸对视,摸不清底细。马天赐也不多言语,还是像在看戏一般闲静。
“他惹你哪了?”艳炟蹙眉有些冷声的道。
“他惹我……嗯咳!事情是这样的,三个月以前,在我手里有一个超级棒的剧本,叫《星梦奇缘》,那剧本抢手的很,为拿到它我已经联络了几个月了,原计划当然是想让星旧去做男一的。本来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可是想不到,有天我家星旧偷偷见了马天赐一面,就不知撞了什么鬼,变得越来越不听我的话,最终还撇下公司独自离开了——我的人生现在简直跌进了低谷,星旧之后虽然又捧了好几个小生给星梦,那边都不满意。所以马天赐!现在只有他,只有他能救我!可是他竟然和冯索商量好了,说什么都不帮忙!”杨丹说到这里简直嚎啕。
艳炟飘了樱空释一眼。关系凡人的事,她没太多兴趣,关系星旧的事,她不想多话。
“你找不到星旧吗?”马天赐接口回答,声音淡淡的低缓,似乎没有什么事他放在心上。
“星旧那个家伙肯定是已经死了,要不怎么会躲得这么彻底?除了南极和北极,全世界的地方我是都找遍了。我会每年烧纸给他的。”
樱空释听了却扬眉笑笑,沉声道,“是吗?”
杨丹立刻眼巴巴的双手合十扒过来,“是!所以你肯不肯和我签?你一定会红的,没人拦得住!”
“我去国外工作时,顺便帮你找找他。”他扬眉淡淡道。
杨丹捂着一张纸巾哭了一声,明娜和明乐互相提提眉毛,这女子戏还真足,不如自己直接当演员算了。
这时杨丹忽然停下哭,凑近了脸到一身红衣的艳炟身边。
“妙啊……”她上下扫视低低的自言自语。
艳炟只蹙眉后退些回看她。
“小姐,我发现你的形象相当不错,而且气质非常特别!你愿不愿意……”
杨丹的话还没说完,马天赐转头看了过来。
“她不行。”他忽然一改温和淡漠,站起身道。
所有人,包括艳炟,都各怀心思的问到,“为什么?”
马天赐也没解释,只转开眼睛,温声低沉道,“日后你再想找她,可以自己去问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最近不行。”

几双眼睛都一起诧异的看着他。
艳炟却低头默而不语。
樱空释也没继续说什么。他避开了杨丹怒怨谴责的视线,眼光下意识的向门外寻了下哥哥和婆婆。然后他目光凝固了下。
有个人正好端着两杯酒在向这边走过来。樱空释望过去,唇角便暗暗翘了一下,秀雅的面庞上,恢复了那熟悉和气却淡漠的笑意。
“王先生,好久不见。”待那人走进,他清冷声音淡淡的道。
那个人勾着唇仍带着一贯的古怪气,笑着走到昔日打交道的这位设计师面前,站住了。对面的沉静身影,越细看越是宛如少年般俊美,却神秘而矜持,令人丝毫不敢妄动亵渎之心。
可他是王柏,不是别人。
“的确好久不见!”王柏举手随意的把酒杯递到唇边喝了一口,另一杯举来递到马天赐的手前。
举手投足都是侵略性的暗示。
从见到这人走过来开始,杨丹就闭嘴在暗暗咬唇。明娜、明乐也都无声看着这一幕。她们各自多少都有些耳闻,关于蝴蝶展的那件事。毕竟不久前,新闻掀起好一阵子轩然大波,最后虽是以警方查而无据按照意外事故了结的,涉及的人却都没有落得好名声。据说结案时王柏还曾自愿的付了一笔抚慰金给两个死者的家人。
马天赐垂着眼眸,他微微停顿了一下,伸手接过对方递来的酒杯,然后轻轻放在一旁的桌面上。
王柏的笑意更深了,他慢慢开口道, “Martin,我们俩,现在可以算是一条船上的客人吗?”
马天赐没看他,却一笑,纯净得像个天上的人掉在凡世里了,他轻声道,“这个意思我就不懂了。只不过,有的人是死者的命,有的人是我们这种命,既然都是命运的厚待,也就别追究了。”
王柏靠近了一些道,“果然是你会说一些……”
马天赐不动声色的避开了,背过身立刻微微的凝眉。
王柏便退了半步,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脚下,轻“啊”了一声,“只不过,我想起,你最近,可能都不太忙吧?”
“不。想多了。”马天赐很平静的摇头,他冷淡却认真的道,“忙的很,最近,有一个新设计。”
王柏终于似乎有些不太满意的眯眼,看了马天赐一眼。他无趣的转头四下瞧瞧,眼一亮,望见坐在一旁无声凝视他们的红衣姑娘。
烟花般燃着的神秘女人。
“Ada?有阵子不见,你还是这么漂亮……”
这句客套话还没说完,樱空释忽然回过身拦住了王柏,“王先生,看样子她们几个对你说的也没什么兴趣,别打搅女士们开心了。”
这不客气的驱赶,令王柏一怔,那两双眼睛无声对在一起,褐眸安宁纯净却深远,黑色眼睛里流转不息一抹阴沉。
停了片刻,“好!那你们好聊。Martin,改日再见。”王柏大方的举举酒杯,他笑着倒退几步,然后一转身离开了这地方。
“这人为什么看着就那么讨厌啊?”等王柏走远了些,明乐望着他背影噘嘴开口道。
明娜没回答,她很是担忧的看看马天赐。
杨丹抱着臂低头咬着指节琢磨。如明乐所说,她第一次见到王柏时,是在一次会面洽谈上,那时也有一种不大舒服的感觉。当时星旧在场,她把王柏拒绝了,星旧这个怪孩子不知什么原因,却把王柏介绍给了马天赐。
她想到这里有点懊恼的抬头看看马天赐,也就没再提什么签约的事情。
马天赐忽然淡淡叹了一声。
他看了一眼艳炟。
那眼神令艳炟蹙眉。
“你在这和明娜坐吧,我想去找找我哥。”褐眸扬一扬,他淡声对她嘱咐。

52.招惹神的凡人

樱空释从那间私人会客室出来,便拿目光搜寻着冯索的身影。
他有些急。
一眼看见冯索在窗边和几个商场上的宾客觥筹交错,相谈甚欢,樱空释没有停顿的走了过去。
“哥。”他停在冯索身后不远,低喊了一声。
冯索一愣停下聊天,他回头对弟弟绽开一笑,“释,”然后他又转回去,对那几个大亨介绍道,“这是我弟弟马天赐。释是他的小名。”
那几个年龄不一的精英人士,一齐向马天赐点一点头。
“早就有耳闻了,冯总的弟弟——Martin是吧?”
那几个人分别伸手来与马天赐交握过。或许是蝴蝶展出的事情他们不曾放在心上,都对马天赐流露出了喜爱之情。不管怎么说,这年轻人真是太好看了。“真心希望,以后和你们兄弟两个人都能有合作的机会。”其中一个说。
樱空释抿唇很礼节的一笑。他沉吟下,转而向冯索再次凝眉的道,“哥。”
冯索眉心一紧,他这次会意了,转身向那几人举一举酒杯,“你们可要尽兴。”
两兄弟一同转移到了一个僻静处——厅外露天的阳台上。
“什么事?”冯索反过身来看向跟在身后的弟弟。
樱空释也站住了。
“哥,我本来想等宴会之后才跟你说这件事。可是现在——”
樱空释还没说完,“怎么了?”冯索敏感的靠近一步皱起眉来。
褐眸眯起,樱空释低声道,“焰主还活着。而且我发现她似乎想附身于凡人!刚才我遇见王柏,和原来见到他的感觉完全不同,他身上似乎沾染了火族的气息,十分可疑。”
冯索吃惊的道,
“王柏?怎么会?你说焰主想附身于凡人?那她不是也会沦为凡人,她会甘心吗?”
樱空释道,“没错,可她还有神的元神在。”
“那又有什么用?”
樱空释顿了顿,“哥,我用来复活艳炟的明开夜合,有两朵。”
冯索听闻瞪大了眼。
樱空释继续道,“另一朵,我给带回来了。它现在在雪屋。”
冯索紧缩眉头却不语。
樱空释叹了一声,“那是想给你和洛洛的。对不起哥,我擅自做主养育了它。”
冯索在迟疑着琢磨,“可是……你说过明开夜合是……是……”他费力的慢慢道。
“我没有让它出去伤人。”樱空释道。
见冯索仍不说话,樱空释忽然有些急了,他很快的说,“哥,明开夜合发芽成了两朵,这是平白给我们得到新的机会……”
冯索迟疑打断了他,“你说那东西在雪屋?”
樱空释一时凝眉不言。
他刚想开口答言,冯索又追着道,“你说它不出去伤人?”
那到口边的话,又吞声咽了下去,樱空释只看着冯索。
“你拿什么喂它?”冯索问道。
“冰焰族的血。”樱空释神色复杂的清冷声音道。
他说完感到冯索握住他肩的那只手在抖。冯索那透出暗暗冰蓝的眼眸簌簌闪烁着,似有无底的柔软的情感不断涌上。
樱空释的褐眸慢慢睁大了,他只觉得心里难受至极,似乎已看见了卡索的那双眼睛。
“哥……”他忽然不知该如何,有些无措的喊了一声。
冯索慢慢吸了口气,他终于回复本来凛冽的神色,木头人般的退了一步,放开了樱空释。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哥不值得你这样!”他凝眉沙哑声道。
樱空释抿唇垂下眼睛,当他再抬头时,褐眸已是重归寂静。他浅浅一笑,“哥,我早说过。这都是我自己愿意的。”
他们俩一时都没有再说话。直到冯索僵硬的再退后了一步,靠上了背后的栏杆。
“艳炟知不知道?”他低声的问。
樱空释立刻道,“哥,焰主已经不在艳炟身体里了。”
他皱眉看看冯索的眼睛,忽然袭上一种摆脱不去的身心疲惫。
“艳炟复活之后,就一直和我呆在一起。而且虽然她是火族的公主,之前也曾反抗过焰主——”
说到这里,樱空释却凝眉停住了,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一直停了良久,他才慢慢的轻声道,“哥。”
冯索抬起头,他显得有些歉然的笑道,“这个自然!你想什么呢?我只是在想,我本来是个凡人,洛洛也是凡人,可这个凡世,会不会也倾覆了,和当初的幻世一样。”
樱空释转开脸微微扬了扬眉毛,他清冷的道,“哥,凡世不会倾覆的。”
冯索慢慢讶异的再抬起头,“释?”
樱空释凝眉,目光渐渐变得冷淡而决绝,他伸手去,在幽暗的夜色中伴着轻微的铮鸣幻化出了弑神剑,神色幽然的道,“有我樱空释在的一天,所有妄图染指凡世平静的邪念,我都会让它灰飞烟灭。”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