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番外篇:云息的烦恼

番外篇:云息的烦恼
…………………………………………
天朗气清,晴光浮云。
教室里安安静静,只有翻阅纸页的沙沙声。
这是奇光中学的A班。坐在这里的二十个人,就是全国父母口中的人家的孩子。毕竟奇光简直是全国的学生家庭梦寐以求的学府,能进来这个地方,是一种代表,甚至还胜过考取了一个二等三等的“野鸡”大学(也只是被这里称为“野鸡”)。当然,从奇光出来的学生,也不可能止步,进那个程度的学校。
所以这里的自习课,从来不会吵闹,更多时候安静胜过大学的图书馆,而这里的每个人都彬彬有礼,书生意气,同时,还带着多多少少察觉得到的那么些些野心。
云息拄着脸,目光看向窗外,叹口气。
同桌立刻很好奇的转过脸来。
他暂时放下手里的书本,“为啥叹气?”(你还叹气?你长的好看,智商高标,家里土豪!)
如果是一般人,其实不太可能轻易吸引得到同桌的注意,实在是云息这人本身就太过吸引人。
他是一个据说曾经一年换一个幼儿园的小孩,不止如此,连居住的城市也是变了又变,全家搬家极为频繁,是直到来到了奇光,才算暂时安定下来的神秘美貌的人。
此刻阳光照上他的脸,有如神祗,纯净俊美,几可夺人呼吸,可他不甚在意也无心自知,整天只会笑得又甜又安静又软。在这样一个强者如云的校园里,他撩到的妹就别说了(同桌捂着脸想哭),可就连恨他夺走全部妹子的男学生也会偶尔不经意被他撩到。
同桌问的声音不高,毕竟周围大部分人是在用功。
云息轻声道,“学的不好,被我妈骂了。”愁眉。
同桌睁大眼睛,“你妈太不知足了!”(这是什么世界啊……)

放学后。
云息背着书包慢慢走,沿途不时投来惊艳的目光,那些婆婆妈妈小姐姐们,一路都是要流出口水的注目,云息只要看到,就一一回以纯净微笑,笑容美好得如一个孩童。
他的家,最近搬到这里来了,外面先是家里的火锅店,穿过正在吃火锅的客人,他礼貌的和熟客点头招呼。
上了楼,一进家门,迎面一鞭子!
“云息!你又躲到凡人的学校去了!昨天教你的火族幻术学会了没有?”
云息一躲(想起当年的云飞啊(*/\*))。是母亲艳炟。他软声狡辩,“母亲,当初父亲像我这么大,别说火族幻术,连冰族的都不会……”
艳炟蹙眉抿唇,“不许托懒!马上去练,我忙完店里的事就去考你!”她将鞭子利落的收起,红发一甩,转身出来招呼火锅店的客人。
常来的客人是什么都敢聊,此时见老板娘面色不善,心知她是在同儿子生气。这奇葩场面也不是看到一次两次了。
“看不出你这么年轻,居然有个孩子!”
艳炟蹙眉,提起儿子就一肚子火,近来那孩子火族幻术全没有进步。
灰色身影一闪,安静秀雅的人忽然出现。看模样就知道他和云息是一家的——否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两个长得那么像都那么美好的人?可是,和对艳炟的质疑一样,令人怀疑的就是,这么年轻的人,虽说看着比云息要沉稳的多,可真的是他父亲吗?
樱空释帮手艳炟简单整理了一下她正在弄的柜台上的东西。又看看她的脸色。他转身走近内室。
少年正气闷的坐在地板上翻书包。
樱空释淡声安静的道,“快去练吧,不要惹你母亲生气。”
云息委屈得皱眉,可是很快乖乖低下头。

星期天,去格凝公司找大伯。
没事和大伯聊聊,云息觉得还是挺惬意的一件事,因为大伯为人温和幽默,又爱说话,不像父亲那样,话少,语气也温柔却冰凉。
云息坐在窗口白色的横梁上,晃荡着两条腿,眼睛望着远处天空尽头的彩色流云。这地方是他的专属座位。
声音有点淡淡的飘远,“我要找个女票,心疼我。”
冯索开心笑着一张脸,“找吧!大伯告诉你,凡人也是不错的!”
云息低头闷闷的:“不是很明白他俩为啥要生我。”
冯索迟疑的想着,“这个么……”
大伯每次给的答案都很安慰但都不一样。
——“你父亲是冰焰族唯一的后人,一直希望有个子嗣。”
——“你父亲要给你母亲一个世间最好的礼物!”
——“你母亲天性热情,渴望亲情。”
这次云息忽然打断了冯索,“大伯,你别吹了,我父亲一点也不想要我,他只想要我母亲。”
“……”冯索沉默了会。
末了,冯索慈祥一笑拍拍云息,“好啦,小孩子不要想那么多。我和你父亲小时候,哪有你这么多心思,每天只知道在雪雾森林里爬树荡秋千踢球!”
云息抬起褐色眼眸,“雪雾森林?听起来是个好地方,大伯,那都是你们小时候的事?”
冯索闻言追忆着眯起眼睛:嗯,那都是几亿年前的事情了……
………………………………………………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