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番外篇:无聊的樱燃

樱空释,凡世漫漫,幻世飘零,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当年那个白发翩跹的你了?

凡世,某处凄清的夜。
一座沉静的庙宇,荒凉的人烟稀少的院子。
女子仰头,倚着围栏拄着腮。满天星斗,四面皆是樱花,微风乍起,几片花瓣随风飘过。
幽幽一声轻叹,风携着淡淡香气舞起她的长发,露出被晴夜凉辉映得雪白的一张面容,一对乌黑的大眼,睫毛卷翘,淡淡眉影微蹙着,唇瓣猩红,此刻嘟起来像粒熟透的樱桃。
“父亲。”她娇声低喊道。
前面不远,两个穿着和服的男子听到,一起回头。
他们俩一个穿深灰色外衫,另一个穿浅白色外衫,都是棕发褐眸,面容秀雅纯净至极,几乎长得一模一样,是世上同时间两个美如神祗的存在。
只是细辨,他们还是有区别的——穿白衣的少年满脸低软温文,眼睛总像在暖笑。而他身旁那清冷淡漠的灰衣男子,全身透出的气息低沉安静,目光淡然,似乎看尽了沧海桑田。
女子扬扬眉毛,再喊,“父亲,为什么我们要到这么老远的冷清地方里来旅行啊?有什么意思?”
那灰衣男子被问得微微一怔,他沉默看了看四面的樱海,没有解释什么,末了只是回头瞧了旁边少年一眼。
“云息。”声线低徊。
少年立即抬头看向他,温软目中带着疑问,“父亲。”
“我去湖边,找找你母亲。”
褐眸睇了云息一眼。然后没话了。转身,那灰衣男子便沉默的离开,身影渐渐融入夜色之中。
显然,他就是被少女称作父亲的人。虽然他看起来委实不像有这么一双儿女的年纪,但这一对少男少女,的确对他很是恭敬。
云息抿唇遥遥目送着那灰影不见,这才转个身走向了倚栏的牢骚少女。他看见她气鼓鼓的脸,不由得低头一笑。
乌黑眼眸立刻不满的斜睨着他,“干嘛?又笑得和父亲一样!亏你还是我哥!我问你,住在这么无聊的深山老林究竟有什么好玩的?”
云息未答言,只看看四面的樱花。
“其实我很喜欢这里啊。”他温柔又感到纳闷的道。
少女不满将鼻子皱起来,像只厉害的猫儿要打喷嚏。
“而且,小燃,父亲是为了庆祝你的生日,才找到这个地方的,据说这有凡世最好看的樱花。你的名字不是有个樱字吗?”
“不就是樱花而已,不稀罕,还是无聊!”樱燃愤愤然噘嘴。
云息一笑,瞬间月华照澈眉眼微动,
“走吧,带你去个地方。”

灰衣身影静静站在林中最大的一颗樱树下。他旁边,是穿一抹艳红的女子,雪白的手举着一把团扇,抵着红唇。湖光映着一灰一红两个倒影,随水波盈盈。
“像吗?”清越昂然的声线,幽幽的问。
他不言,只仰望月亮。
女子淡淡叹了一声,“落樱坡……都几亿年了,好像,再也回不去了。虽然也不觉得曾经的幻世就有多么好,但还是总会想起来。”
她看看他,他也转头看看她,
他忽然抬手缓缓施了个幻术,整个人从头开始变化。
很快,纤长白发被夜风浮起,他一身冰莹白衣的装扮,清贵高华,尤似不染尘埃,静静与那艳装的红衣女子对立。

“哇!”樱燃偷偷伏在树上,看得简直呆了。这白衣白发的模样,真的是神界王子,好美啊!美呆了!“父亲……父亲还会变成这样?”
“傻姑娘,应该说,父亲本来就是这样。这里是凡世,父亲母亲自然会显出凡人的样子。我们生来就习惯这里了,可他们却曾经身在幻世,所以有时候,会怀念一下的。”
樱燃回头,愣愣看着哥哥。“你看起来天真不设防的,想不到知道得还挺多。”
对方无邪笑笑——现在你也知道了?
樱燃黑眸皱起,手指抵着下巴尖,似在琢磨什么,“哥……你去过幻世没有啊?你在神界头发什么颜色?”
摇头,“我没试过。星旧说,赤凝莲没有了,现在哪有幻世啊?”
“哎!我在想,也许到幻世,你和爸的长相就分得清了?”
“也许……可是,啊!疼,你干嘛?”
“给我一根头发试试去嘛!”
“别拉了,你放开!”
兄妹的声音,开始是刻意压低了的,后来就争闹得忘乎所以,渐渐拔高起来。
不远处,望着樱花的黑发女子摇摇团扇,斜飞了黑眸,忽然一笑。她身旁,那白发身影微微翕动一下睫毛,轻轻皱了下眉。

“樱燃。”
一声淡淡的唤。
“父亲。”女子将一丝黑发忙向身后一藏,眯起眼,娇滴滴的红唇笑作弯弯。
男子看在眼里,没有理会。
“要启程了,回去雪屋。准备一下。”他低徊声音道。
“呃……不急啊!”乌黑大眼转转,又灿灿一笑,“父亲,你不是喜欢这里吗?多留几天好了。”
“不了。”褐眸淡淡望她一眼,便又无话了。
他转身要走。此时门半开着,忽然一阵风来,一瓣樱花映着朝霞的晴光飘落下来,旋了两个圈,轻轻停落在他的肩头。他无事般的垂下眼眸,看了看。
“父亲……”樱燃不由对着这一幕微微张开了口,看得痴了。

时光不老,只等记忆将至。
然后呢?
然后就……执子之手,永不再放。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