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65.玩偶

红巴士里一片狼藉,成了废墟一样。
一白一蓝两个身影正站在那一堆破败的东西中间。
“王,”蓝衣男子开口道,“这里弄成这模样,我们恐怕是找不到焰主什么痕迹了。”
冯索看看他,点头,“就算找到,上面的灵力估计也会是虚弱混乱的。毕竟当天,这里也有过我和樱空释的灵力。”
物体越不完整,沾染的攻击越多,就越难觉察其中的信息。
两人沉默了会。
“除非……”星旧若有所思。
冯索转身看看他,“除非什么?”
星旧见他急切的问,不好意思的一笑,“我是说,除非刚好有件东西,上面的灵力是纯粹的。说真的,即使那件东西留下的不是焰主的灵力,我也可以,通过这纯粹的灵力回放当时的画面。”
“你说的是……”
“寻梦之眼。也是寻梦族的一种幻术,相当于,在现代通过一个摄像机看录的影像。只要是一样由灵力所造的东西都可以。”
冯索沉吟过后抬抬眉毛。“这么神奇?”
他审视着星旧,“你们寻梦族的法术还真是好用啊。这么说来,这许多年你都没告诉过我你有这个本事。你当初怎么不跑去火族拍点录像回来?啊,万一我寝宫里的什么东西落在你的手上……”
星旧歪头看看冯索,“王,我只不过那么一说。你以为,对火族人生地疏,找一件他们用纯粹幻术所造的东西就会那么好找?而且除非入梦,不然我要想进出火族不被发觉,根本不可能。至于你寝殿里的事,就是捡到了你做的冰雕,我也没有兴趣。再说……你不做春梦吗?你们梦里做的事情更好笑,我全都知道……”
冯索连忙服了他的抬手,把脸转开了,“行了行了。”
两人开始在废墟中蹚着那些扣在地上的火锅盖、半截的椅子腿寻找。
渐渐的他们各自专注自己的脚下,分路两边去了。
冯索找的是通向内室的那一边。
而星旧找的方向走到尽头,遇见一面墙。
他只得站住脚触着下巴琢磨。
“没有路了……”
这时,他的目光忽然被什么吸引了,探头仔细地看看,似有个细细的白色物件,埋在布满尘土的红沙发的缝隙里。
他眼睛一亮,伸手捡了起来。
“王!”
一声大喊!走上了半截楼梯的冯索一激灵。他连忙转回身。“星旧?”
几步跑到星旧面前,“怎么了?”他连忙问。
却见星旧端着手,掌心躺着一只白色玩偶。样子好眼熟。
此刻,那玩偶周身发出微微红光。
“王,这红光是火族灵力的余温。一定是有人,拿幻术做了这个。”星旧看着人偶道。他喜悦的看了冯索一眼,把娃娃拿到一张破桌边,使小白人保持坐姿。
他托起四方梦源,正要施法。冯索举手拦住他,
“等等,应该喊释一起。”

病房里。
樱空释仰头看着半空飘荡游移的白色光球。
他接到哥哥隔空的传讯,犹豫不定。
艳炟蹙眉抬起大眼看他的神情。
“樱空释,怎么啦?”
樱空释低声道,“我哥说他们有发现,叫我过去。”
艳炟抿抿红唇,很不在意的道,“你去好了!我叫护士推我去楼下花园逛。”
樱空释皱眉重又坐下了。
“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焰主此刻还不知身在何处觊觎,他没打算留下艳炟一个人。
艳炟沉默望着他,然后她将大眼转开。
“樱空释。”清越声音慢慢的道,“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褐眸抬起,“什么事?”
艳炟斟酌了下。
“焰主,她是火族的先祖,而我是火族的公主。现在地球上,虽然已经没有我火族的其他神民,可是还有我在。守护凡世是幻世众神的契约,你们冰族自然可以声讨,可是焰主身为我族先祖对火族所做的一切,更应该由我和她了结。”
樱空释目光跳闪了一下。他慢慢皱起眉头,“艳炟——”
艳炟转回头来,眉目忧伤,“樱空释,你还相信我的力量吗?是不是我虽然复活了,元神有了躯体,可是神力却一直不如从前?”
她的话透着些许自知的无奈,让樱空释一阵心酸。
“公主,自然是火族最强的女战士。”他低声道。
这反正也不是骗她,现在火族也没有别人了……
艳炟顿了下,立刻倾身凑近他一些,眼底闪着辉点,“那你是答应我了。”
樱空释点点头。
艳炟喜得绽开一笑,眉目光耀。她声音高昂信誓旦旦地道:
“樱空释,我也答应你,我必然不会由焰主放纵的!等过几天我伤好了,我就要开始练灵力了。这许多年,焰主她不许我出来,我很多的幻术都荒废了……”
樱空释听到这里不由的抬头看她,他斜开眼睛,低声道,“不行。”
艳炟正兴致勃勃,忽然听见他直白的制止,疑窦道,“为什么?”
樱空释直言道,“你都没有恢复几天,你还要练幻术,你现在有孩子了,怎么还能拼力而为?”
艳炟提高声音道,“我不会有事的!我从来都是这样练的!况且替火族向焰主讨回公道,这是本公主最后的机会!”
“不行。”清冷声音停顿了下,低而坚决。
“樱空释,我是火族唯一的公主!”
樱空释忍一忍豁然站起,他憋闷半晌,低声道,“你有没有想过……”
话语如暗流止住,他转头没在说下去。他对她的话一向少,现在只这半句话,就足以让她心乱如麻,疼楚难当。
艳炟望着他的双目慢慢蹙眉,委屈的扁扁唇角,忽然一挥手背过身去,“算了!本公主不求你了!”

樱空释不曾出现。
冯索和星旧赶回来时,却看见他独自在病房门外,低着头沉默不语。
“释?”
冯索快步捏着那个白色人偶走近。
“你怎么站在这里?”
樱空释看看哥哥和星旧,“哥,你找我做什么?”
“哦!”冯索眼睛一亮,托起掌中物件,“我们在红巴士里找到这个,你看。”
樱空释低头看看那人偶。
他眼神一僵,这是什么造型,样子还真是“扎眼”。他微微红了脸,正想伸手接过,冯索却一转身,把人偶递到星旧手上。
“释,我们能看到当时发生的事了!星旧说他有办法!”

这是艳炟那间病房隔壁的一间病理观察室。冯索看看左右无人,拉着樱空释和星旧走进去。
门锁上了。
白色工作台前有叫不出名字的电子设备,一排水晶般透明的电脑屏幕,几只错落摆放的黑色座椅。
“哥?”樱空释疑问的看着冯索。
冯索道,“我慢慢和你解释。”他转向星旧,“开始吧。”
“好。”
星旧应了一声,把那只释人偶摆到工作台上。他祭出四方梦源,紫色光雾渐渐弥漫。很快,那个小人偶如同受到了召唤,慢慢站起,悬浮到了半空。
接着四周的墙壁如水染般呈现出另一个地点的背景。
那是樱空释再熟悉不过的地方,红巴士。
他凝眉注视着这般变化。
水染似的画面轻轻荡漾了几下,忽然力量大胜似的,瞬间取代了原有的空间,变为了更真实的全景。
那个垂头悬浮的小人偶也变得四肢舒展,好像在伸开双手仰望着。
樱空释褐色的眼眸注视着这一切,内中折射出盈亮的光点。
他和冯索对视了一眼。
冯索解释道,“这是星旧的一种幻术!就像凡世的摄影机。这个小人儿是有人用火族灵力所造的。”
樱空释淡淡接口道,“可以用来当做镜头?”
星旧抬头向他看了一眼。
他忽然集中精神道,“王!释王子!有动静了。”

画面里,渐渐的浮现出了一个人影。
是个红衣黑发的女子。她躺在红沙发上,似在自语什么,在樱空释三人处的这个角度,只看得到她背后卷曲的长发。
“艳炟在说什么呢?”冯索转向星旧问。
星旧摇摇头,“这幻术,声音是没有的——”
冯索扶着下巴沉吟道,“默片啊。”
便在此时,十分突然的,从红巴士的大门一边摇摇走进来另一个人。
樱空释已经皱起眉来。
是个男人。那个王柏。
幻景中艳炟似也有所觉察,她立时起身了,并且抽出了鞭子。
气氛变得剑拔弩张,冯索和星旧也不再说话了,三人都沉默的望着那一切。
樱空释的褐眸闪闪的,艳炟与王柏分明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他不能听见他们的声音,但他却看得清艳炟的神情。他甚至看得出艳炟眼眸里的厌烦,惊愕,紧张,还有掩饰过去不着痕迹的畏惧……
幻景中的两人,继续似提线木偶般无知无觉的重复着当时的所作所为。他们很快动起了手来,火族幻术对火族幻术。但没有过几招,又停下来。
“释,王柏的幻术,你觉得如何?我和他交手的时候,感到他实力其实很不稳定。会是因为凡人的体质还没完全适应焰主的灵力吗?”冯索认真的询问。
樱空释没回答,不自觉的迈前了一步。他想要看清楚,他们究竟在做什么。艳炟此时表情痛楚,面色苍白虚浮布满着细汗,显然在那个时候,她已经觉得非常不适了。可是还偏偏冒出这么个人。
接着,他忽然的一怔。然后睁大了眼睛。拳在身侧,已不自觉的暗暗的捏紧了。他只是瞪着那一幕,一动都不动。
房间里的气氛瞬间降到一种尴尬而恐惧的冰点。星旧一边操控四方梦源,一边偷眼看看冯索,他俩慌忙对视然后马上移开视线,都寻找到樱空释的身上。
王柏这个小人!他竟然……竟然还冒犯了艳炟!?
看着那男人贴着艳炟的身上,手脚继续不老实的举动,冯索转头看看樱空释的背影,他想打断!
简直是鬼催的!他为什么要喊释一起来看这个?
可是樱空释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方向,冯索竟然不知如何召唤这一声——
良久,直到焰主自一片红光中出现,樱空释忽然转了个身。
他似魂飞天外的无措,又带着出离愤怒无处可发泄。
顿了一下,他话也不说,即刻离开了这个放映场地。
“释——”冯索连忙挥手叫星旧暂停,他抬步追了出去。
“释,”冯索焦急却又尽力小心的跟上,走到樱空释身后,“你……你还好吧?”
樱空释抿唇,目光冰冷的回过头来。他看了哥哥一眼,转个身继续沿着医院的长廊走。此刻他的神色不想给任何人看。
“释!”冯索快步跟上他,“你想去哪里?做什么?别轻举妄动,我知道你必然想杀了那个凡人。可是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凡人和神的元神结合后,至少要再过几十天,才能渐渐稳定而不易拆散。现在要是杀了王柏,焰主又会失去踪迹。”
樱空释一下站住了。他控制着压低声音道,“让星旧先暂停一下。”
冯索忧郁凝眉看着弟弟,他叹气,也低声道,“好,释,那你休息一下再来。”
樱空释没有转回去,只轻轻点点头。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