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66.雪融

门轻响。
樱空释走进来,回身关上门。
他停一停,眸光转向病床,看到艳炟依然闷闷不乐的躺在床上。她倒不曾开口埋怨他,只是面容朝着窗口,在寂寞而静静的呆看。
她纵然再显得跋扈,再渐渐像过去那个动辄抽鞭子的艳炟,终究不是那时的她了。她早已不再像幻世初逢时的危险和任性,而学会了收敛,因而有时候,竟然低冷安静得有些像另一个世界的艳炟。
樱空释轻轻吸气,缓步走到床边。他低头看看自己掌心的小玩偶,握住——这是刚才从哥那拿回来的。他低声喊她,“艳炟。”
艳炟回过头,她眸光微微气恼又诧异的看着他。
“怎么了?你不是生气了,走了吗?”
——一点小事,就默不开口。
樱空释抿唇,没有解释。他只是坐下来,把躺在掌心的小物递给她。
艳炟起先眯眼没看清楚,目光停了一会,忽然从床上坐起来,喜形于色。
“是它——你在哪找到的?你去红巴士了?”
樱空微微怔了怔,他低声应答到,“是。”
艳炟捧在手上专注看了半晌,伸手指想去理那人偶头发,一副甚为宝贝的样子。但她停下偷眼看看樱空释,然后有点尴尬的清清嗓子。
“咳,”她故意咳嗽几声想转移樱空释的注意力,把那巴掌大的白色人偶向后塞进身后枕头底下。
“多谢你。你怎么知道是我的?”趾高气昂。
樱空释转开视线没搭话。
——除了你,谁会用火族灵力做这个?
然后是一阵短暂的沉默。两人在各自寻思着什么。
艳炟忽然昂头道,“樱空释,你放心吧——”
话没说完,她声音便渐弱下去了,接着眼眸也沉落。如此孤独的凡世,樱空释的身边几乎一无所有,到什么时候,她也不会置他于不顾的……
“艳炟,我放心。”清冷声音淡淡答道。
嗯?艳炟一皱眉,她挑着眼睛在琢磨,这家伙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那双清透的大眼斜过来,樱空释便与之凝目相视。然后他轻声道,“艳炟,对不起。”轻轻的扬眉,他无比认真,“从此,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艳炟眼神带一个问号盯住他不语。
樱空释叹口气。
“我是说,我想过了。你跟焰主想清算的,还有你们火族的事情,”他目光安静平视她,直接的道,“你都可以亲自去。”
艳炟睁大眼睛,她不可置信的慢慢跪坐起来。“那么说,你也同意我好好练灵力?”
“嗯。”他点点头。
下一秒,她微微的蹙起眉尖,而后雪白面容似照透了金色的光彩,灿若朝阳!
她满脸的喜悦,向樱空释一倾身,双臂搂住了他。
“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答应!”
樱空释下意识的举手抱住她,闪烁眸间是道不明的淡淡忧伤,没有被艳炟看到。
片刻,艳炟自他怀中起身,她看向他平静面容,勾勾红唇,问到,“看什么?本公主是不是很好看?”
樱空释抿唇一笑,回答得半是揶揄,“你最好看,我说过很多次了。”
艳炟反倒不禁扭捏得有点不自在。看见对方那不惊波澜的样子,她很不服输的伸手,做了个彼此都再熟悉不过的动作——她像幻世拉云飞腰带那样,一拉樱空释胸口的衣服。樱空释不期然向她靠近,下意识的微微向后躲开去保持平衡。艳炟见他神色如她所意料,得意的仰脸,歪头一笑。
樱空释目光停驻在了她脸上。
他年少时做云飞,也曾不服气的回以眼神挑衅着她,那样的眼神大约彼此意会,如同一场暗地里意兴盎然的角逐。她暧昧不明的靠近,是他不能拒绝的光影。
再以后……他每走一步,都失去一些。没有了身份,没有了哥哥,没有了唯一的好朋友。竭力维护的,都如流沙陷空。直到他一无所有,周围的一切却还要再流逝,比一无所有还要空洞无力……
他褐色眼眸轻轻闪了下,回神。
她仰头眼睛大大的,目光还闪着,等待的望着他在那里走神。
他忍不住怜惜的伸手,轻轻抱住她。艳炟便直着脖子,十分听话的蜷着两臂靠在他胸口。
“樱空释,你魂飞了。”
冷汗。我还魄散了呢。
他皱着眉头,带着点埋怨低头吻上她的唇。
那触碰柔软,热烈,似乎夹杂着她忘情的喜悦。
艳炟,你在欢喜什么?欢喜终于一日日确信,可以再张扬自由,挣脱幻世悲惨的印记,挣脱做了二千年傀儡的压抑束缚——
他皱紧了眉,手抱紧她吻得更深。脑海里却一遍遍闪回之前看到的那些画面,画面中的她似乎与眼前的她合而为一:他看到王柏的手伸向她时,她目中屈辱凄楚的神色,看到焰主骤然出现时,她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他下意识的攥紧了她的身体,艳炟轻轻的哼了一声。
他听到,便放开了手,也停下亲吻,轻轻环抱她,将她的脸庞靠上他的肩。
“樱空释?”她喘着气低声在他耳边问。
他眸光再幽幽的闪了下。
她是火族第一个女战士,被这样对待却无力反抗。而那么骄傲的公主,以前委屈了会跑到河边大喊大叫。现在,却什么都不说,只会无声去看着窗外。
“艳炟,你要记得,你从不亏欠谁。”他低声回道,还有些如同是自言自语。“你不亏欠火族,也不亏欠我。”
艳炟随着他声音抬起头,她慢慢的唇角上扬。
“樱空释,谢谢你。”
她曾问他要的那“谢谢”两个字,她渐渐发现,也是她该对他说的。
樱空释闻声低头看着她,他目光落得轻缓,歪一歪头,神色纯净不染。
从何时开始,她在他身边存在的分秒,都使他的身体里如同慢慢充满光亮,可以令他拥有的每个瞬间也慢慢实在而耀眼,如遇太阳。
可是历经亿万年,那光芒又是如此虚弱,像真正的烟花,似乎随时都会散去再化作一团红雾。
“樱空释?”艳炟皱眉翘起红唇,“你怎么啦?”
伸手,指背轻触她的脸颊,他低声道,“没什么。”
而后他吸口气,柔和目光如恒星照在她脸上, “艳炟,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她扬眉,忍不住好奇。
樱空释淡然的抿唇一笑,他伸手在艳炟眼前轻轻晃一晃,“你先闭上眼睛。”
艳炟只觉视线里他的手掌慢慢划过,狐疑的偏头去看看他,果真依言合起眼睛。
樱空释微微皱眉望着她,她此刻是豪无防备的仰脸坐在他面前,苍白俏丽,如一尊精致的娃娃。他缓缓伸手,停在她面前,手掌侧过向下一挥,她的人便无力的向旁一歪,樱空释已伸手接住她的身子。
她昏睡了。他轻轻抱起她,把她妥当的放回床上。

艳炟再觉得清醒时,发现自己身着当日火族公主的红裙,正站在一座熟悉雪白的宫殿里。
她仰头惊讶的四处看看,一转头,却看见一道白光闪过,樱空释背向她落地。白衣白发,仍是那冰雪王子的打扮,转回身,他对她露出淡淡的纯净一笑。
“艳炟,对不起。我又带你来幻影天了。”

艳炟瞪大眼,她向左右再仔细看一看,“樱空释,这是你的梦?你带我入梦了?”
樱空释不答,慢慢几步走到她对面。
红衣黑发,白衣白发,两个身影静静对立。彼此还是原来幻世的模样,时光似重回过去的岁月,可不知为什么却像比曾经的幻世更加真实可靠。窗外,还暗藏着冰火大战蠢蠢欲动的硝烟,将息的落雪里,也随风翻腾着不知名的隐秘消息。一切看起来如故,感觉却又不同。
艳炟蹙眉片刻,“那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樱空释低低道,“因为……”他顿了下,“因为,这里可以帮你不避讳孩子的事,练灵力——”他说时却想起脑海中的那些片段,皱皱眉,身侧的拳握紧。
“还有——”
他的话还没说完,艳炟抬着大眼一笑,退开距离,抽出鞭子骤然向他一挥。
“好主意!”
樱空释神不守舍,竟然没躲,艳炟一鞭抽中了他的胸口,啪一声,他吃痛退了一步,立刻抬手握住她的鞭稍。
艳炟大惊,放下鞭子跑到他面前,伸手抚上他的伤处,
“樱空释?”
樱空释神色复杂的看向她,他手横在肩侧,扔握住那鞭子的一头,忽然手臂一震。艳炟随着这一拉向前抢了一步,已被他伸手勾在臂间。
冰样蓝眸,闪动着写满复杂心情和欲要靠近的眼神。
有畏惧,痛楚;绝望,希望;欣喜,相惜……
他低头贴上双唇,比梦外更深切的吻她。艳炟也合起眼眸回应他那如雪融般的温柔索取。好像不需要他再多的言语,她知道他想要些什么,为什么想要……
有再多时间,再远未来,又怎么抵得到现在,一刻投入,是触得到的拥有。
“艳炟……”他托起她的头,迷蒙双眼几乎没有看清什么,低声喊她,然后再寻回她的红唇。
因为我需要着此刻,此刻就是我的拥有。我是云飞,是樱空释,是小剑灵,是罹天烬,是马天赐。是遇见了你,也遇见了自己的那个孤独的神。是一次次重逢,重逢,再重逢,情愿抵死纠缠也不愿放手的神……
那是我。是我。樱空释。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