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69.你在担心什么呢?

樱空释陷入沉默。
“哥。”他低头片刻,抬头望着冯索,“这朵明开夜合,是属于你的。你想要拿他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冯索凝眉仔细看了樱空释一眼,樱空释觉察了,他不自在的避开目光,捏着艳炟轮椅的手下意识的握紧。
冯索低低道,“我不会那么傻,把明开夜合直接交给她的。艳炟说的对,她的确不会善罢甘休。”
艳炟向身后瞟了一眼,抬手耐着烦懒洋洋打了个哈欠。
樱空释抬起了褐眸认真问到,“你是想引诱她出现?”
冯索点头,眼眸变闪亮。
“哥……”樱空释轻叹一声。“我……”他迟疑犹豫了下,转而扬眉问,“你想什么时候?”
“尽快!凡世已经有混乱的迹象,那就不能再等了!释,我们必须尽快和焰主做个了结。”
樱空释沉吟着,也点点头。
冯索又道,“既然这样——其实我昨晚就和洛洛商量过这件事。我现在再去找她,还有星旧他们!”
他兴冲冲对樱空释一笑,又低头看看艳炟,就抛下两人,急匆匆的向医院里面走去。
樱空释微微眯眼看着哥哥背影。
春日阳光温柔明亮,照在他灰衣的肩头。他静静站了良久,没有话,只轻轻叹了一声。
“艳炟——”
似乎他有向来的习惯,有事没事,就喊一声她的名字,然后却化为了继续的沉默。
艳炟看他一眼,红唇一勾笑出两个梨涡,“樱空释,我跟你说过的。我们火族,早该和焰主做个了结了。”她把头低下去,“本公主,是火族的最后一人,我要告诉焰主,不是我不配做火族的公主,是她,不配当火族的女王。”
艳炟说完,陷入沉思望着前路。
樱空释微微皱下眉,他一时没言语。

如今凡世,每家医院都有自己的装饰风格。像这家医院里,就很爱用馨雅的白色,此刻那半透明薄帘映着窗口一抹懒懒春景,显得别样温暖。
艳炟坐在病床上低头咬着果子,慢慢地翻看着一本杂志。她翻着翻着,一眼发现,杂志右下角有艺术家制作精致黄铜火柴盒的广告,忽然来了兴致,将两个手指一捻,燃起了一束火焰。
偏头看看指尖的光芒,艳炟骄矜一笑,然后撇撇红唇,又觉得只是这样还不够好看。她直接将手一翻,化指为掌,将跳跃的火焰捧在了掌心,接着幻化出两个烟花,围着火焰的光束打转升起,闪映瑰丽光彩,伴着啪啪爆响!
觉得做得甚是满意,她洋洋得意欣赏一阵,才觉得今天屋子里太安静了。
侧头,眼眸飘向那个沉默的身影。樱空释平日就话不多,从昨天在花园和冯索聊过,他就显得话更少了。他这会儿坐在窗前,静默披着日光,淡淡若有所思的样子。
“樱空释!”艳炟兴致勃勃地喊。
樱空释凝眉微微望着前方,好像没有听到。
“……樱空释?”
她再抬高嗓音喊了几声,樱空释才忽然觉察的恍然回头。
“艳炟。”他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低应。
艳炟缓缓抿起红唇而笑,伸手捧过烟火。“你看。”
褐眸被烟火映亮了,幽幽闪动,他的神色似有一瞬惊喜和暖意。很快,就重又沉静下去,如同埋藏阴影。艳炟望着他,眉间微微露出忧戚,“你怎么啦?”
樱空释被问怔了下,但只一下。他浅浅扬起一点微笑,“没怎么。”清冷声音微微低哑。
眼眸停在艳炟身上半晌,慢慢移开,他低声的道,“只是觉得,像现在这样,很好。”

艳炟蹙眉望着眼前人。她偏头转开视线,熄灭了手中烟花,一时也沉默的欲言又止。
空气安静,带着若有若无的压抑低沉。
“喂,樱空释——”她抬起大眼,重又笑笑,“你今天还没讲故事给我呢!”
她兴冲冲的嚷完,樱空释却微微凝注着褐眸,没反应。他似乎已重沉浸在那个冥想的世界里。
艳炟不自觉的对着他蹙眉收了声。
门忽然响了。
冯索兴冲冲的开门闯进来。他斜靠门上,看到屋子里两个人似乎正在说话的样子,却陡然又异常安静,觉察到自己的到来有些尴尬。
“对不起,着急没有敲门——”
樱空释这次听到了,有些迟疑的抬起头,他看见了冯索,褐眸闪动,连忙低下,却又抿唇笑着站起来,“哥。”
冯索呃了一声,随即摸摸头释然一笑,“释,我来找你,想谈点要事。”
樱空释瞬间微微露出些惊慌的表情,他失措看了艳炟一眼,眼光又迅速离开。
“哦,好……”仓促的低应。
冯索对他伸出手,樱空释便抬脚走过去。
两兄弟并肩离开了,房门很快重又被轻轻合起。
艳炟沉默望着门扉。
她良久才轻轻叹了一声,向后靠在背后的枕头上。
樱空释,你在担心什么?

封天婆婆神色肃穆坐在屋子中间的长沙发上,星旧和洛洛没有坐着,都站在她的身后,眉头紧锁,冯索在他们眼前来回踱步的讲解着。
樱空释独自倚靠一只沙发的扶手静立。他们所说的一切,和用明开夜合引诱焰主出现的计划有关。他也应该留意听的。说不定,他到时候就会和焰主相遇,会针锋相对,甚至以命相搏。可是他此刻望着屋子里这番景象竟心思全无。
直到冯索开口喊了他一声,“释,你觉得呢?生日宴会那天这样办能行吗?”
樱空释抬起头,见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似乎等待他的回答。可是他之前根本没有听到经过,现在更没心情参与讨论或听任何重复。
“我——”他低声道。
“释王子,这是禁术,后果难以预测!”星旧忽然急急插嘴,“星旧并不是怕死,只要能救凡世,星旧万死不辞。只是到时候……万一我真的失去寻梦的能力,谁来控制四方梦源呢?”
冯索凝眉,“可是我想过了,释曾说的,的确是现在唯一的办法。释,你是冰焰真神,会使用冰火两族和凡世六族所有的幻术,你能接替星旧去控制四方梦源吗?”
樱空释听到这,明白了大概,“哥,冰焰真神是拥有无界的灵力不错,可是对寻梦族的幻术,我也只懂皮毛。而且,我只能通过血脉相连来入梦。”
星旧吃惊看他,“你入过梦?释王子,你需要血,那是因为你没有寻梦族的媒介,如果有我的四方梦源在,或许你可以一试?”
樱空释愣了一下,他低声道,
“是,我入过艳炟的梦。”
众人沉默了下。
樱空释吸了口气道,“也许,我可以试试。”他转而停顿,忽然开口道,“星旧——”
星旧听了望过来等着他后面的话。
然而樱空释静默半晌,只轻轻的出了口气。他凝眉没再说下去。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