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70.探病

金碧辉煌的休闲会所里霓光魅影。那正举着个麦在深情歌唱的女子腰肢款摆,身段映着大屏幕上播放的电影,似不经意的撩拨着谁的心弦。
明娜独自翻看着手机,周围的声音全没听在耳里,突然从人群里扑出一个身影,把她吓了一跳。
“姐,你躲在这干嘛呢?又看手机!唉,那个总是阳光明媚的明娜,现在到底哪去了?”明乐就势挂在姐姐身上,不满的撒娇嘀咕。
明娜下意识将手机往身后藏了藏,才发现了是明乐,她翘着嘴说,“我随便看看——”
明乐拿眼睛斜瞄着她,低哼了声,不依不饶的把手一伸,“随便看看?我不信,拿来。”
明娜面露尴尬,她故作微愠的正色道,“别闹了。”
明乐收回手,却不客气的抢白,“姐,你是在看你的男闺蜜在不在线,有没有回复你吧?”
她见明娜默然,直接坐到明娜旁边的椅子上,“姐,你不是说,Martin跟你表白了,说一直喜欢着那个长得不像好人的Ada吗?你也已经把他当成朋友了啊。”
明娜扬眉辩解,“是啊!那又怎么,朋友之间难道就不可以关心一下啊?”
明乐轻轻瞟一眼明娜,嗤了一声,“姐,关心谁随便你。不过我可听格凝的人说了,他们现在都在医院里,既然关心,你怎么不去?”
明娜忧心地皱眉低首,低声道,“用你说,这个我也听说了。可是……终究也是件格凝的私事,他们又没告诉我。”
这会儿,台上唱歌的女子唱完了,丢下麦克风,和另外两个女子一起向明娜姐妹俩走过来。她到了跟前放下酒杯,媚媚地靠近轻搂明娜的肩膀,“你们姐妹俩,不和我们一起寻开心,居然躲在这里说悄悄话。我说dance queen,什么神秘的事不能分享给我们也听听啊?”
明娜笑了一下,伸个懒腰,“是本皇后今天有点累,不想跳了。”
来这里一起happy的朋友,不是有某个达官显贵的爸爸,就是来自商场上的精英家族,大家相互敷衍敷衍,对彼此是都有好处的,但玩得开心则可,深谈私事一般就没那个需要了。
旁边的明乐有意无意扬扬眉毛,“哪有什么悄悄话?我们啊,无非就是在说一个人……”
明娜俏脸仍笑得不动声色,手顺势在明乐衣襟上轻拉了一下,她这个妹妹一惯的冒失!
明乐轻轻抿嘴笑,继续道,“Martin,你们肯定听说过吧?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建筑设计师。唉?我刚才在跟我姐说啊,怎么忽然觉得,这个地方暗暗的,闪灯照得像雪,倒有点像他的设计风格?”
三个女子闻言若有所思的点头。
“中文名马天赐是吧?听说过,但没见过。”
一个接口,“我爸说,他为人低调,好像有点怪。不过天才都是孤独的嘛,据说他做出来的建筑都神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观瞻一下。”随即那女郎一笑,伸指在明乐鼻尖上刮一下,“明乐,你什么时候连建筑这么深奥的东西都懂了?”
明乐抱着胳膊,脸上风光得意,目光飘向姐姐,见明娜继续默不作声,便大声道,“我可不止关心他的建筑,还认识这设计师本人呢。”
三个女子掩口轻笑,眼神显出不大相信来,“真的假的?我可听说了,这Martin本人好看得能出邪了。那你有合影照片吗?”
明乐呲笑一声,竖起食指,“此言不虚,天赐哥颜值高的呀——”
她忽然一把抢过明娜的手机,拿在手上摇一摇,“也只有女主角是我姐才配得上。”明娜愣住的功夫,手机已经夺不回来了,被那几个人掐在手里传阅开。
随即一片惊呼——
“哇!就是这个人我见过插图!明娜,你和Martin有合影,这人真的帅啊,也太好看了吧!”
“诶,你们说,有没有哪个明星能比?这就是神仙了吧?”
“说真的,我原来还以为知名的建筑师都是老头,难以想象——他好年轻啊,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明娜皱起眉,看了明乐一眼,默默伸出手把手机拿回来。
女伴们看得正投入,“哎呀”一声,抬起头调侃着抗议,“明娜,你不是吧?变这么小气,看看怕什么?哎,说起来,你是怎么认识马天赐的啊?现在到处都说,他不喜欢接触人,接了很多单子,到最后作品完成时,对方有的连他真人的样子还没见到——”
明娜抿唇反驳道,“谁说的,他人很好的,没有那么不见人。”
明乐帮腔,“就是就是。他还总会开玩笑哄我姐高兴呢。”
女郎们露出惊讶的眼神,随即其中一个人感叹道,“唉,真是美女的特权啊!”
明娜听到了恭维话,一时心头也悄悄得意,只扬眉不语。
这时有人岔道,“哎?不是有花边新闻说,他有个穿红衣的女朋友吗?不久前他还曾经跟记者说他要结婚了——要我说,这类新闻太夸张了吧?是不是噱头啊?”
明娜霎时眉心聚上阴霾。明乐看姐姐一眼,打断那女子道,“哎呀,什么女朋友,那个不就是天赐哥的助手吗?我们常见到她,打扮得撩,是个半瞎子的近视眼。依我看,天赐哥对她也没什么出奇的,不过是认识时间长一些,互相熟悉,她又身体不好,天赐哥对她多些照顾罢了。要是我姐早认识他啊——”
三个女伴眉目相传会意的一笑,一起凑近拥着明娜,“瞎说!怕什么?我们明娜是谁,现在认识也来得及啊!”
明娜在一片起哄声中更正道,“哎哎!别乱说啊,我和Martin,真的一直是普通朋友。”
“姐,你胆子怎么就变的那么小啊?”明乐斜着眼在一旁不满意了,“既然你们是朋友了,那这种时候去医院看看他无妨吧?你躲什么?”
“医院?为什么?他生病了,还是谁怎么了?”有人问。
“没有,只是道听途说的。”明娜忙摆手解释。
另外三个女子互相看看,眼神交汇中默默达成同一立场。她们不约而同互相拱拱肩,然后笑嘻嘻地道,“明娜,你就去嘛!我们陪你一起去啊!就像明乐说的,这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堂堂明娜,探个病什么时候还要这么小心翼翼了?”
其中一个夹着眼睛补充道,“而且……正好让我们姐妹也有机会见见Martin真人!预先打电话会多生事,我们今天就空降好了!明娜,大家都是姐妹,就这点要求,还不行嘛?”
说完,一行人立即连拉带扯,拖着明娜起身,其中一人大方对身后一酒保挥一挥手,“今天记我帐上!”
明娜被她们推挤着出了门,向左右急着挣扎道,“哎,犯花痴了?谁说我答应你们了!”她嚷了半天,无效,只得回头对明乐那个得意洋洋的始作俑者瞪眼。
明乐抱着手臂忍不住的给她一笑。

一群女子兴致勃勃地上了车,开着直奔传说中的那家医院。
一进大厅,一名支着头枯坐的小护士抬起眼睛。两边的人互相都愣了一下。
这几个女子一身珠光宝气的,晃得那小护士直眨眼睛。
明娜硬着头皮上前,其他人互相看一眼,挑眉一笑围在了她身后。
“护士小姐,我想找一位……叫马天赐的病人。”
护士恍然,依言查一查,抬头抱歉的说,“对不起,这名字没有人登记。”
明娜沉吟。
明乐又说,“你查下冯索吧。”
护士依言查过,又摇头道,“不好意思,也没有。”
“明乐,你听说的是谣言吧?好像他们根本不在这?”有人咕哝。
明娜咬唇站了一会,她正寻思,明乐已伸手摸出手机,“哎呀姐,都到了,打个电话嘛!不就问清楚了——”
“就是嘛。”有人附和。
这几位还真是不嫌事大啊——明乐准备打电话时,明娜叹口气转头,望着不远处。
视线沿着大厅穿过一段短过道,后面便是对着医院后花园的边门。明娜的目光忽然奇异地闪动了一下,然后伸手轻轻拉正在拨电话的明乐,“明乐——明乐……别拨电话了,我都看到他了。”
“啊?”
明乐抬起头,另外几个人看看明娜,眼睛也都顺着她眼光的方向找去:
花园寒冬萧索。细石子路上,静静走来一个黑衣男子。他长身慢步着,因为距离略远,显得人有些模糊,但仍然看得到,那面容纯美秀雅至极,即使是不声不响站在由各样病人组成的背景当中,却有种如神祗的错觉。他身边并肩走着一个年轻女子,乌发冰肌,丽影明艳,浅色病人服外面披了一件红色外褛遮着冷风。她脚步虽慢,神情却总微微显得不耐烦,鲜明的大眼四处巡看着。
明娜神思迷惘,她隐约间感到,似很早以前就看过这样一幕。她喃喃低语,“是艳炟病了?”
“艳炟?是谁?这名字好怪哦……”一人低声道。
远处,樱空释继续扶着艳炟在花园里走着,他似乎没有注意大厅里有一行人,而且其中还有明娜,褐眸望着不知什么方向,不声不响的发呆。艳炟在耳旁喊他,等了片刻没回应,伸手按他的鼻子。樱空释才回神,他转回头似有若无的一笑,牵着她的手继续走,艳炟蹙眉翘起红唇,随后将头一歪,懒洋洋地靠到他肩上。
明乐不禁呲一声,撇嘴,“她这不挺健康的吗,住什么院,难道是治眼睛啊。”
旁边的护士闻声,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原来你们是想找他们啊?她是养胎。”
什么情况?!
几个人听了都愣了片刻,瞪大眼,微微张口,好不容易才忍住嘴里的惊呼。
明乐最先反应了过来。她凝眉较重的哼了一声,不高兴的用一种不大不小的声调,对明娜说,“孩子都不一定是天赐哥的。”
那个护士慢慢抬头,拿眼睛盯着眼前的女人,“怎么说话呢你这人?”她呛声质疑道。
“哎,又关你什么事啊?”明乐怔了下,反驳!
想不到护士蹭的站起来:“你知道她先生对她多好吗!他每天都呆在这里,这些天从没离开过!你这人怎么能对人家说出这种话?他们就医的时候我可就在旁边!他当时都快崩溃了!他太太就是个医学奇迹,能活下来多不容易!”
这一串连珠炮,怼得明乐越发地赌气,她没理那护士,霍然转个身,“姐,我们走吧。”
其他几个女子尴尬的互看,呐呐不言,要跟上明乐。
明娜凝眉道,“明乐,等等!”
她看向马天赐和艳炟,沉声道,“我们已经来了,应该去问候。”

“马天赐。”
一声喊。
樱空释回头惊讶看着来人,“明娜?你怎么会来?”
明娜回以明媚一笑。
“怎么,我这个VIP——会员已经过期啦?”
樱空释微微怔住,有点不解,但只淡淡一笑。
明娜背手踱步靠近他和艳炟,故意道,“你有了好事也不跟我讲,有了坏事也不跟我讲,你哪还当我是朋友啊?”
樱空释微微凝眉,“什么呀?”
“你快当父亲了,不是好事吗?”
樱空释哦了一声,面容仍然平静,“这不是很平常的事吗?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明娜窒住上下看看他,这个人的思路她有点跟不上。
“那艳炟呢,艳炟出了那么大的事,都成这家医院诞生的奇迹了——”
樱空释低头寻思了下,“明娜,谢谢你关心我们。”
见他总算开始说人话,明娜也不想再多聊这个话题了。她溜了艳炟一眼,见那明艳面容上带一抹骄矜,依旧显得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可是对马天赐这些奇葩冷血的对白却没有生气的迹象,还很习以为常,只把一双大眼睛牢牢盯着自己身上。
有点尴尬的掠掠头发,明娜纳罕的想——难道我有哪里不对劲吗?眼前这两个可真是对怪人,不愧是从一个孤儿院长大的。
“明娜,你跟我们回病房吧。见见我哥。”樱空释淡声邀请道。
明娜嗯了一声,正合心意,却不自觉的再小心看看艳炟——
还好,艳炟的眸光已经转向了一边,红衣在刚起的一阵风里轻舞,什么也没说……
“不过……马天赐,”明娜转回来,小心的补充,“我还带来了几个朋友,明乐在外面陪她们呢。她们几个,可都是艺术爱好者,对你的建筑很感兴趣。请她们也进来,一起上去聊聊?”
樱空释沉思了下,随后很自然的一笑,“既然是明娜的朋友,怎么可以不见呢。请她们进来吧。”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