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71.女人在这个时候

冯索包的这间病房空间虽然阔朗,但是一下子多出了五个人,再加上冯索、樱空释和艳炟,还是显得有些喧闹了。
冯索身为格凝总裁,与这几个女子,有的互有耳闻,有的曾经谋面。他乐呵呵的尽东道之谊,安顿她们几位落座。
艳炟没加理睬,如在自己家一般,大摇大摆的坐上床,翻看她枕边的杂志,似对一任闲杂人等没什么心情。
樱空释也就由她去独自休息。他自己坐在靠近明娜这边,目光却时不时飘去那边一下,然后再安静的移回。
“Martin是吗,我是Luna。”一个女子试探着先开了口。她笑着伸出手来自我介绍,准备礼节性的握一下,也算揩到美男子一点油了。她记得,明娜说,这个人还是很好相处的。
马天赐静静的望她一眼,面容上的神色一副淡然无虞的样子。他轻轻扬起唇角伸手回握。
“你好,Luna。”
马天赐伸出的手缩回,Luna却仍举手,她呆呆的看着对方的脸,似被股电流打得麻酥酥的。
“我是桃子!”“Martin,我叫可儿!”
另两个女子见状吸口气,同时抢着向马天赐伸出手来。
马天赐一怔。他犹疑了下,正要开口——
“马天赐!”
脑后忽然一声清越的喊!
樱空释顿了下,凝眉转头。只见艳炟手背拄着下巴尖,大眼横视这边。
樱空释未言语,褐眸望着她,似在等着她说话。艳炟飞着凤眼停顿片刻,支起头傲慢道,“我渴了。”
樱空释转回,向眼前两个人道一声,“抱歉。”就沉静起身。他去取了杯水,递到艳炟身边去。
艳炟大眼斜瞄了身旁的樱空释一眼,蹙起眉头,“手疼!”她红唇轻启,刁蛮道。
此言一出,屋子里更加尴尬的安静了一下。
“这个……这个,”冯索看看那几个目瞪口呆的女子,“哈哈哈哈——”他揉揉鼻尖,大笑出声。
樱空释如未听闻,低头坐在了床沿,他伸手拿起艳炟的手看一看,见似乎没什么事,便侧身环过了她的肩头,将杯子递向她唇边。
艳炟红唇凑近饮着水,觉得这口出气才顺畅些。
她停下来,见樱空释没那么快起身,仍擎着水杯似乎在等她再饮,忽尔挑眉旁视了一眼,向后一靠,后背刚好抵在他肩上,人窝进了他胸膛中间。
樱空释低头看她头顶绒绒的黑发,不解的一愣。
“怎么了?”清冷的声音跟着问。
艳炟翘着睫毛蹙眉,故意曼声道,“没什么,累了,靠一靠。”
樱空释已经瞧出她脸上分明写着大大的三个字:不耐烦!他也未置可否,扭头将水杯先放回床头柜上,另一只手扶她靠着。
明乐终于情不自禁低低的哼了一声,怪声道,“感情真那么好,什么时候不能靠啊?偏要这时候靠给人家看?什么意思?”
艳炟冷冷斜了一眼道,“怎么?我以为你到这儿就是来看我的?不然,你来这里做什么?”
明乐大睁眼睛,满脸都涨红,口不择言——“你!哈,没错,我啊,就是想来看看,听说有人还没结婚,孩子倒先有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明乐!”明娜连忙呵斥一声站起来。这孩子只管维护姐姐,太过耿直心性了,哪能这样口无遮拦?
这一次,艳炟还没有说话,一直没太言语的马天赐倒轻叹了一声,他低头寻思片刻,慢慢抬起头来,低声问道,“你说的是我吗?”
明乐一惊,“不是……”她尴尬收声。
整个屋子里都安静半日。
艳炟忽然毫不掩饰地哈哈长笑起来。
她眼光飘开,臭着脸,红唇里不屑的冷冷“切”了一声,“那我劝你等办满月时再来吧。”
唉——明娜皱眉叹气。因为她的存在,明乐和艳炟不和睦也不是这一两天的事了。
她此时有心想找马天赐聊天搪塞一下,缓和这屋子里四处流动的尴尬气氛。可是目光看到了马天赐,又觉得暂时无话可说。
因为——
马天赐的为人清冷淡漠,言行周全,城府似乎很深,却又直白古怪。这会儿对于艳炟和明乐互相刁蛮无礼的举动,他也没怎么有心思想管 。比如问完那句话,他也没有等明乐的什么回答,仍是安静坐在那里,一副在专心致志照顾病人的样子。
明乐忍不住冲动站起!明娜手快地拉住她。
“姐,你别老是拉着我呀!我早就看不惯她了!”明乐挣着怒声喊!
明娜当然不肯放手,其他几个女伴也站起来帮忙劝慰,
“明乐,我们可是来看病人的,别闹了——”
这话听在明乐耳朵里简直要炸了!
她终于甩脱众人怒冲冲向前闯几步,冯索连忙轻咳一下站起来。他拦住了她,抿嘴笑笑。
“呃……别见怪。据说女人在这个时期啊,她就是这样火爆脾气的。你看,天赐也都照顾她惯了。”
“冯索哥!”明乐喊叫着往左往右都越不过冯索,气得扭身跺脚。
冯索适时笑着拍拍她的肩。
然后他又打岔道,“对了,正好我还有件事,想去找你们姐妹俩呢!你们既然来了,我就早点告诉你们。过几天啊,我们格凝要举办一次生日会——”他说到这里,微微使个有内涵的眼色,“下了大本钱!保证办成奢华独特百年不遇!我代表格凝全体成员,欢迎你们每个人,到时候都来,而且还可以带着家人朋友,一起参加。”
他很成功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生日会?你们格凝……有谁过生日啊?”明娜纳罕的看着冯索。记忆中,菲奥娜奶奶、冯索、洛洛、马天赐、星旧……没一个是最近过生日的,难道是要给艳炟过?
冯索低头用指背触触额头,“嗯……是给我另一个弟弟——他叫冯子夜。”
众人皆惊!明娜更是瞠目结舌!“你说你……你还有个弟弟?”
哪来的?冯总,你今年是弟弟收割机吗?
樱空释抬头静静看哥哥一眼。他眉目间神情隐隐有些不太一样,但很快又低下头去。
艳炟本来是很舒服地靠在樱空释身上的,颇为洋洋自得,她正想回头看樱空释一眼,便扬眉转头。下一刻,却看到他眉心低垂,沉静面容上,是深怀隐忧的样子。她不觉缓缓的蹙起眉。两人无声的相互对视。他望了她半晌,试着想说话,却还是沉默了。
“是这样,”冯索在旁拍下手,很神秘的继续道,“除了天赐以外,我还有个亲弟弟。而且,你们那句新词语怎么说的?wuli阿夜,那也是很帅的哦。”
说完,冯索还一本正经拿过手机,打开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男子年轻俊俏,但神色木讷,有一对细长的眼眸。
大家伸头端详。
“哇,果然长得不错诶,不过……我觉得还是Martin人更帅一些!这么说来,冯索,那天我们是一定要去捧场的喽!”
“这个,你们自己说呢!”

这番寒暄过后,明娜她们也要告辞了。冯索欣然相送。
冯索的手搭上门把的瞬间,艳炟忽然抬眼,喊了一声。
“明娜。”
明娜一怔站住,她有些惊讶地眨着眼睛回头,想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听错。其他人面面相觑,冯索反应很快地一回身,拉走了又要激动地护着姐姐的明乐。
人都出去了,门轻轻合起,病房里安静下来,来访的人只剩下了明娜自己,她向艳炟走近。
“怎么了,有事吗?”
艳炟蹙眉寻思了下,低声道,“格凝的生日会——你最好不要来。”
明娜愣住了。
艳炟已经立刻转开了视线,她很快说道,“这件事别怪我没提醒你。”
这两句话毫不客气,在凡世里极容易引起误解。但不知为何,明娜却未听出其中的恶意,反而被引得一阵无名心慌!她深望艳炟,觉得那美艳面容,莫名地给了她一种熟悉感,妖娆的大眼仿佛是隔着时空向她幽幽闪动。
“……艳炟?”她喃喃低声道。
樱空释凝眉沉默。他看艳炟一眼,起身道,“我送送她。”
艳炟未置可否,抬手打个无聊的哈欠,伴着叹气,重又躺回床上,若无其事的。
樱空释伴着明娜缓步向外走。
出了门口,明娜不禁问,“她……为什么提醒我不能参加?”
樱空释停步,他低声道,“别误会。她脾气虽然跋扈,只是因为为人一直天真。”
明娜蹙眉抬头,“你搞错了!我没觉得她有恶意!我是说,她这么说为什么?为什么不想我参加?格凝那天到底是个什么宴会?”
樱空释低头沉吟片刻,抬头低声道,“确实没什么。不值一看。”
“嗯?”明娜纳罕,“你说什么?”
樱空释一声轻叹,“我是说,你听艳炟的吧。”
艳炟会顾忌曾经的岚裳今世只是凡人——而他,也不想再次牵连明娜了。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