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72.离乱凡世

这个世界,是你我的梦。
因此你可以看成它是我们心上的碎片。
那黑衣褐发,孤独俊美的少年;那永不犯错,永远爱他的兄长;那樱花两面,并心而生的火一样的女子,不过是我们自己日有所思的倒影。
是面对面打破的镜子,用粉碎的意识映照着真实的千般面孔。
抖一抖我们的衣服,碎片纷纷落在脚下像雪,再拼出一个完整的凡世。
谁以为凡世就将是坚不可摧的?
拿起弑神剑,那个影子就是樱空释,就是迷一样等待着被爱的,那个冰焰真神。
…………………………………………………………
明娜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上的直播。
又出事了!
不是失火,就是爆炸,不然就是失踪案,或者是那种伤痕满身漫延的怪病——总之,最近都是这样的新闻!
此刻电视里的女记者正在介绍事件经过,她身后是一栋被烧得焦黑的建筑,而她身边,经过现场的稀少民众,没有谁愿意在这弥漫的烟气里做过多停留,都步履匆匆。
“可以说,最近莫名高发的各类火灾事故,和受害者的一些异常行为,已经引起到民众的广泛关注。有网民呼吁,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提高效率,尽快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也有网友表示,政府应当出面平息不实谣言,以维护社会生活的稳定继续。但目前为止各方的说法仍然莫衷是一——”
记者侧过身,对那栋建筑摆着展示的手势,
“那么据目击者称,当时就是从我身后这栋建筑里边,先后发生了两次剧烈爆炸,然后,以这栋建筑为圆心,在半径将近五十米的空间里,都出现了一些原因不明的红色光线……”
她正在说着,出乎意料之外,不远处一块烧化倒塌的牌匾忽然似被无声的怪风掀起,它动了!
这反常情形让电视前的明娜也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
电视里的记者下意识地缩退一步,她缓步转过身,面向那个出怪事的方向。
怎么了?
明娜狐疑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她走近几步靠近电视,想看清楚些。
然后她被吓了一跳!
镜头忽然摇晃了几下,记者的背影花了,随即不知从哪里发出一声叫嚷!“——啊!”电视画面变得失控而歪斜,录到了许多人的脚在慌张的向外围退开!
“明乐!”明娜站在屋子中间,握着遥控器,紧盯着电视高喊!
她隐约听见直播里还有人在细声商讨着什么,“你去看一眼,看看那里有什么……你等等,你让小王先……”
然后话音忽然遏止,画面更剧烈抖动几下,镜头突然倒了过来!颠倒的画面里,那个似乎不断要掀起来的焦黑的牌匾大力的一鼓!
“啊——”明娜猛的闭眼向后一退,跌坐回沙发里,心脏狂跳不止!
刚才,她在电视画面里看到一个忽然靠近变大了的轮廓!
就只有一瞬间,那轮廓像极一个黑色的人形,完全看不到脸的痕迹,只在头部该有眼睛的位置闪着两只亮闪闪的眼珠!
电视咔的变为了雪花点,直播中断了!
明娜屏气,皱着眉头对着杂音哗哗响屏幕呆看。
又过了好一会儿,明乐才从房间里慢腾腾步出来。她在摇摇晃晃的擤鼻涕——自从探了艳炟的病,她生了些气,又着了点风寒,回家没多久就感冒病倒了。
明乐轻轻揉着鼻子,走近明娜,她坐下来摇了摇姐姐的胳膊,
“姐?你喊我啊?”
明娜面色惊惧地喃喃自语,“……这都什么鬼?N市发生了什么事……明乐,现在到处闹得人心惶惶的……”
“我看啊,八成又是谣言呗——”
“可是刚才的直播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而且……”
而且马天赐是冯索的弟弟这话,也曾经是谣言。
明娜凝眉,忽然间产生一种联想,又很快的断片了。她转头望着明乐的脸,睁大眼,莫名其妙的问道,“格凝冯子夜的生日会,还有多久?”
“一个礼拜吧?”
明娜抱膝犹豫着。
她忽然站起身来,“我要打个电话给冯索。”
然而电话空响了很久,却并没有人接听。

雪屋。
一辆车子无声滑过,稳稳停在冰晶般的门前。
车门打开,王柏推推脸上的墨镜,走下车。他向四周打量打量,勾唇一笑,“马天赐……好久没来你家做客了——如今我总算知道了你家里雪飘不尽的秘密。”
他迈步大摇大摆的向门里走。刚到门前,却被一个看不见的屏障所弹开。
王柏摘下墨镜,露出金色眼睛,他吃痛扶着肩头皱眉。
与此同时,雪屋里,剑灵放下手中的玩偶,抬头向大门看了一眼。
“不是樱空释?”他冷冷的自语。
王柏站直身子,忽然两臂向前一震。一道红影一闪出现在他身前不远。
是焰主。她依然是那身熟悉的装扮,冷冷抬头,低沉的声音道,“怎么?你如今有了灵力,这个结界,不许你近前了?”
王柏昂头地哼了一声,他十分傲慢的咬牙,指间已祭出法术,想要冲破那道结界。
焰主侧头瞟了他一眼,阻止道,“不用了。”
向大门走了几步,她指间燃起一簇火苗,对着那火光戏谑的笑笑,“剑灵,一向可好啊?我是焰主。”
雪屋中没反应的沉寂了片刻,忽然门上笼罩的光闪一闪,凭空消失了。
王柏眼睛诧异的亮了一下,“哟!这是什么意思。原来雪屋里边,还住着你的老相识啊?”
焰主红唇勾起,得意洋洋的笑了,“樱空释,是他的主人,只可惜,他像我们一样恨樱空释。”

剑灵慢慢扶着台阶的扶手,移步到二楼的透明走廊里。
他目睹着红色和黑色两个身影从玻璃栈桥上走过来。
“焰主。”孩子般的声音低冷响起,在这半空旷的冰雪空间带着一点回音。
焰主寻声抬头,不由对着那孩子灿然一笑。
“他是谁?是樱空释的孩子?”王柏也仰头看着那孩子。
焰主一声冷笑,她挑眉,“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樱空释,是他的主人。”
她的话里带着些许挑衅的声调。剑灵果然不满的皱眉,把脸转了开去。
“主人……”王柏琢磨着喃喃自语,他眯眼盯着剑灵,慢慢扬起唇角,露出一个充满野心的微笑。
剑灵觉察了他的目光,冷冷睥睨着,“他是谁?”
焰主的眼睛向站在后面的王柏瞟了一眼,“他是我的宿体。”
剑灵的脸色变了,他转回来仔细看看两人,然后一闪身幻化到焰主面前,“你是不是疯了?居然和凡人合体?你难道不怕,百年之后,世上再也没有你这个火族神!”
焰主施施然转身,在雪屋里慢悠悠的踱步,她显得满不在乎,“百年之后?如果当日不是你帮樱空释逼得我走投无路,我又怎么会做这种选择。而今就算屈指百年,于我也算是好的。”
剑灵皱眉望着她。
“我是在帮你!既然这样,那你还来干什么?你就不怕碰见樱空释?他到处在找你。”
“他?”焰主抬抬眉毛,“他不会来的,艳炟有了冰焰子嗣,他现在还在医院,分身乏术——”
王柏听了在一旁低头,怪笑开一张脸。
焰主继续道,“剑灵,我们也算有多年交情了,这两千年,我们没少合作,我这火族的先祖,算待你不薄吧?”
剑灵默然不语,似在琢磨她的话。
焰主缓缓伸手,做了个把握住的动作,勾唇轻笑,“如今樱空释不在。你让条路给我,我要用明开夜合,来永得神身!我们来日方长。”
剑灵终于了然的露出一抹笑容。他哼了一声,“原来你为这个而来的,我早该猜到了。不过,可惜,我是帮不了你的。”
“怎么?”
剑灵眼睛看向楼上,“你当樱空释傻吗?他早给明开夜合设了结界。不同外面大门上那道,这结界人神勿近,我也没办法。”
“怎么,你骗我?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见到明开夜合?”
“或者是他托付过解界结印的人。”
焰主渐渐陷入了沉思。
“如果我们俩硬闯呢?”
剑灵悠哉的看了她一眼,“我们?焰主,你还是不要算上我了。我既然已经决定效忠樱空释,是不会陪你干这种勾当的。”
焰主眉目瞬间含恨。
“剑灵,从前你也没少干这样的勾当,从你嘴里说忠诚简直好笑!如果不是害怕樱空释的真神灵力,你会站在他那边?”
剑灵傲慢昂头不置可否。
寂静片刻,焰主慢慢收起那副表情。她扬眉点头退后几步。
“也好。”她冷声道,便故作轻松的转身离开。
王柏不言语,跟在她身后。
剑灵目送两人从大门出去,他伸手一勾,将门关上。
低头,他掌心里是一道发光的冰焰符文。樱空释给他的这道符文相当于一把进出结界的临时钥匙。这个符文虽然不如艳炟的那个好用,但却也能带着焰主进入结界之中查看。只不过告诉焰主这些,对他自己没任何好处。樱空释随时都会回来,他才不会做这么得不偿失的事情。

焰主冷着脸向前走。王柏跟着她,走了不远忽然站住了。他回过头去,看着那扇已然禁闭的门。
“焰主,那孩子说的,是真话吗?你就如此信他?”
焰主闻声站住了。
“你想说什么?”
王柏显得若无其事,“我是想说,樱空释这么久都不回来,若说没人抢得走明开夜合倒是可以放心,不过明开夜合是花儿吧——难道就不用浇水施肥吗?”
焰主迈出一半的红色高跟鞋慢慢着地,停在那。
半晌,她幽然冷声道,“你知不知道,樱空释一天不死,他用冰焰幻术所设的结界,就一天无法打破?因为他的幻术是独一无二的,凌驾所有神族,就像曾经的渊祭。”
王柏屏息凝神听着,半晌才咬牙轻轻出了口气。
焰主回过金眸,“所以,剑灵才敢公然的背叛我。”
她邪魅的抿唇一笑,压低声音道,“不过没有关系,我的时间还够用。我很快,就会还给樱空释,一个离乱的凡世。然后,让他用命抵偿他的罪!到时候,我想要的一切,都会重新握在我的手上!”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