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73.光明的中心

凡世是灰的。如林的建筑,寂静的车流,这里是千载万载岁月堆积而成的流沙。
此时。
樱空释仰头望着大厦的高处。
看了半晌,他转回头看看身边站的阿夜。
“你饿了吗?”清冷声音淡淡的问,似不设防,却暗藏了诱惑怂恿。
阿夜从黑发底下小心看看他,摸不准他的用意。
樱空释伸出两指,搭在自己的手腕上,他在从自己身上吸引出灵血。那灵血似稀薄的雾,随着他的手抬起,化作雾剑飞向大厦里。
“等下你看到的那些人,只要你还有胃口的话,可以尽管下嘴,只要你不离开我的灵力范围,他们就动不了你。”
“去吧。”一句淡淡吩咐。
阿夜如同嗜血的兽,受到灵血的引诱已经不自觉的掀开牙齿,他立刻按灵血引的路扑进大厦黑魆魆的门洞!

王柏有些诧异自己为什么独坐在这栋大厦的顶层。
他的四周一片漆黑。
“这是哪?樱空释呢?”
他问的话音带着回声。似乎整个凡世都已经空旷。
一阵细微的响动,禹禹如一只虫子在爬行,王柏抬起头,他竖起耳朵听,
“谁?”
自然也无人回答。
安静独坐了片刻,王柏无声的站起身,推门走了出来。
眼前突然看到的东西,让他十分不舒服的僵住了。
门外有青白的灯,灯下摆着一副巨大的油画:画上画着无数烟黑的蝴翅,它们不约而同围绕着一个模糊而冰冷的中心点。
“这画怎么会在这!”
他止不住内心的厌恶开口。
这时,从另一边传来一声轻微的摩擦声。王柏寻声望过去,忽然发现刚才还空荡荡的走廊里多出个奇怪的人。
那人背对他站在不远处,好像没有呼吸,一只手垂下,沿着染红的手指尖在向下滴着什么液体,地面留下斑斑黑褐的痕迹。
那人似乎也听见了王柏发出的声音,慢慢转过身来。是一张苍白的脸,口边沾满血迹,谈不上长成什么模样。他对着王柏掀着嘴唇,好像微笑的动作,立刻露出了一嘴细密的利齿。
王柏一凛后退!
然后,他看到脚下居然还有一个人!那人匍匐在地上,穿着浅蓝色的制服!
“飞儿!”他对她一声惊喊。
她尚且活着,正挣扎在昏暗中,滚蹭在几滩血痕之间,目光惊恐,看到王柏立刻伸出手,颤声求救道,“老……老板,救命啊……”
王柏凝眉没有动。
耳边,慢慢地响起了一种咕噜咕噜的声音,像是野兽喉咙发出低沉的颤抖。那人收起了那诡异的微笑,斜眼看了看飞儿,忽然一跃闪电般扑上去撕扯。
“啊——”一声嘶喊响彻楼道!
只见飞儿立刻手脚并用在推那俯下的头,拼了命挣扎扑腾,惨叫连连!与此同时,空气中听得到骨肉分离和吸吮吞咽的声音。过了一会儿,飞儿的身体慢慢不动了,只有从身体下渐渐渗出的鲜血腥气扑鼻。
王柏眼望着这一幕,眼中流露恐惧,却又忍不住闪过奇异的光彩。
他停顿片刻,试探着慢步走上前,对着埋头在飞儿肚子上的怪物缓缓伸手,轻轻的在那油光的黑发上颤抖的摸了一下,
“明……开夜合……?”
阿夜被触碰,慢慢抬起了头。
王柏眉梢阴沉,“从今以后,你是我的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阿夜忽然张嘴向他做了个扑食的动作,王柏猛然后退推开阿夜!
阿夜摔了出去。他两手撑着地爬起,野兽般警觉的低嘶几声,突然间转身便逃!
“别走!跟我在一起!”王柏大喊一声,连忙抬脚追赶!
他边疾步走过长廊,边抬手过头,捻动着指尖。霎时,从整栋阴沉的大厦的各扇门后,纷纷走出了他手下那些数不清的员工。他们个个身上都还燃着些未尽的余火,仍然穿着已经破烂的浅蓝色公司制服,身姿僵直呆板。这些人自动的汇聚在了一起,追随着王柏。当王柏追出了大厦,站在街道上,他身后已经有一堆人林立。
王柏抬起头一怔。
眼前的凡世不知何时已经是空荡荡的,弥漫烟尘宛如一片废墟,对面只站了一个熟悉的灰衣身影。
王柏微微眯起眼。
樱空释正在对着阿夜伸手,似在喂给他什么。阿夜凑上去无声的用嘴轻衔起。
王柏瞧着这一幕,忽然笑出了声音,“马天赐,谢谢你,一直在养这朵明开夜合!如果不是你,我也没有机会,享受火族的神力!可是若是不杀了你,我怎么能继续舒舒服服的继续享受火族的神力呢?”
樱空释转过身,安静的看了他一眼。
“明开夜合,是给我哥的。你不用做梦了。”清冷声音,淡淡的回答道。然后褐眸冷冷的扫过王柏的脸,
“我来,是想问问你,你是想让我亲自来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如果你在这儿自行了断,或许我会考虑,不那么残忍的折磨死你。”
樱空释的话,让王柏的眉梢微微跳了一下。他没接话,忽然举起手,以火光划圈,做出了个召唤的动作。
他身后的那些人,一个个便听从他的命令迎了上来。同时,又有更多的人,从凡世的四面八方各个难于察觉的阴暗的雾气里走出来。
王柏得意的将举着的手攥紧成拳头,“哼哼!”
樱空释凝眉看了那些人一眼。他抬手设了个屏障。那无数受支配堆涌上来的人便被隔在屏障外,盲目的挣扎。唯剩中心的寒光映着那些舞动的黑影。
王柏望着这一幕,忽然感觉有点眼熟。他身体里像隐藏着一团蠕动的不安,开始动荡起来。
樱空释微微带笑的转过来俯视着他,扬眉淡淡的道,“怎么?觉得很像你展厅里挂过的一幅画,《光明的中心》,是吗?”
王柏迟疑不语。
樱空释已骤然举手将灵力收回,所有黑影瞬间失去阻挡,笨拙的向前一跌,摔做一团,然后忽然被中心那蔓延的蓝焰点燃!
清冷的声音慢慢道,“王柏,难道你不明白?所谓的光明中心——不就是飞蛾在扑火吗?”

放在身体上的手一抖,王柏从睡眠中警醒!他倚靠在一张椅子里,因睡眠不佳眼窝青黑,显得神情委顿。
刚才的一切原来是他的噩梦?他怎么会梦见这些?梦里的一切已搅乱了他的心湖。
窗前,焰主在静静凝望着凡世街市的夜景。她听见动静,冷冽转身,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
王柏皱眉摇头,“没。没什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