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60.故弄玄虚(该文在完善校对中,本章因故推迟了校对工作)

格凝为冯子夜举办的这场生日会,短短时间里倾全力而为之,可谓是盛况空前了。
当天,政界、商界、娱乐圈……所有冯索能够邀请到的人,也都如约出现在了宴会上。格凝装璜了公司大厦最上面的两层作为宴会开设的地点。是夜,灯火辉煌的格凝,杯光盏影,觥筹交错,宾客往来不断。格凝最不缺的就是明星,还加设了好几个表演场地,烟雾射灯此般高科技效果轮番上阵,气氛狂野。
总之,来者不虚此行,这宴会high到爆炸!
而主角冯子夜一直没有现身。据说为了应景,这位神秘的年轻人要在子夜零点才会出现。

在宴会大厅有些昏暗的光线中,樱空释凝眉四顾了下,然后从纷杂的人群中穿过。
他下意识的低头,褐眸去看身边擦肩而过的人里有没有艳炟。
回想起刚才的事情,他不知不觉的抿唇,眼神透出迷惘和盲然。
刚才他在一楼的休息间里陪她——陪小女子参加宴会只怕历来会如此,少不了等她随时对镜补妆打扮。
艳炟眉峰浓丽,大眼鲜明,红唇漾魅,她没有需要特别妆点的地方,可是衣服首饰还是要有的。不知怎么,就看耳坠不顺眼了,她悄悄躲过来,趁四下无人,试着用灵力稍微改了个款式。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伸手戴上耳环,她偏头看看,鉴赏了下,把问题抛给樱空释。
“樱空释——”
樱空释站在她身后不远,立刻低沉开口道,“很好。”
他注意力有点偏移,扫到她露出的一片背脊。
美自然是很美,只是看得他觉得莫名扎眼,耳朵都有点发热。
她扬眉再扫一眼耳上闪亮,翩然转回身。眼眸抬起,清亮亮的对着他。
樱空释一皱眉。他也不知这一点细微的表情,给艳炟发觉没有。
她这裙子背面镂空艳雅,正面也没遮住多完全,细细的肩带吊着暗红色的窄窄裙装,胸口的边缘交叉叠绣着精美的黑色花边,裙子两侧垂下两条用暗色碎宝石拼成的条纹,举手投足间勾勒着魅惑的身姿。
“怎么啦?不好啊?”艳炟抬眉问。
樱空释微微顿了下,他浅浅的抿唇,笑了下,“很好。”
艳炟歪头,耳坠荡一荡,半藏进披着的绵密黑发里,幽幽闪光,“喂!你除了这两个字,还会不会说别的啦?”
她低头自己抱臂审视了下。
今天来的女宾,大都衣饰华丽,她这一身小裙子也许真的简素得有点太过低调了。
樱空释凝眉,目光略带迟疑,“你让我说什么?”
艳炟听见故作生了气,红唇撅起来,摇摇与他擦身而过。
一缕幽香。
他唇微启,愣了一秒,再转身出来,那红色背影就混进人群里找不见了。

樱空释一时别说艳炟,没有找到一个熟识的人。一片彩色射灯转着滑过头顶的时候,他忽然与人群中的某人擦身而过,被一把拉住了手臂。
樱空释停住,回头看一看。他目中轻微的一闪。
对方是当初在山中酒店里遇见过的那个盘问他的警察。
“马天赐,幸好当初,我们没有抓你弟弟。”警察笑呵呵的对樱空释举杯。
樱空释也浅笑举杯回应。
这警察这晚大约也甚有兴致搭讪,不曾放开他,还继续聊着,“对了,我刚才从顶楼下来,遇到你女朋友一个人在楼上。我看她可好像不太高兴?”
樱空释一怔。
很巧,这警察的话还没说完,艳炟刚好端着高脚杯摇摇走近。
“马天赐。”她喊一声。
警察闻声回头端详她,眼神满是惊诧:
“怎么可能,我刚才——刚从上面下来,明明看见你……”
樱空释和艳炟对视一眼。艳炟低下头,他抬起头。
“我刚喊她下来的。”
“可能你看错了,我没去上面。”
两人异口同声的急着说。
警察怔了怔,而后像是看穿了什么一样,只是睨着眼睛会心一笑。
他向旁边做了个想换地方的手势,就转身去别处了。
看着他走开,樱空释半日无言。
“你怎么还和他搭上话了?”耳边是艳炟的问声。
“是他认出我的。这警察记性真好。”
樱空释答完,低头看看艳炟,“你怎么了,走那么快?”他声音低沉细致,静静的问,不见一丝气恼。
艳炟扫视了一圈附近的人,撇嘴,“你没发现吗?我们俩今天穿的不够好看。”
樱空释褐眸睁大看看她,“谁说的?”他相当惊讶,可语气仍是平静清冷,细听才听得出他认真的质疑。
“哎呀——也不是不好看,是太简单了。”艳炟靠近来用手将声音拢在两人嘴边,悄声说,“就是看见别人出席穿的都很盛大,好多人都是。”
樱空释抬起褐眸向远近扫一扫。的确。
恰好几个男宾遇见他的目光,连忙把投来的眼光移开。
他低回头,一笑,“那没办法,谁让你只不过是个火锅店的老板娘,老公也只是个设计师而已,帮人办事的。”
艳炟听着他淡淡的揶揄声音,勾起红唇,做了个熟悉的动作,一拉他的衣摆!
樱空释凝眉靠近她,褐眸看她脸。
艳炟昂头道,“本公主心思缜密,怕你这大设计师面子过不去,你既然这么看得开,不怕在凡世不好混,我怕什么?”
她得意一笑,放开他翩然转身要走,手臂忽被他微凉的手掌一把拉住。
回眸。樱空释看她一眼,放开她。
“气息有点不对。看来,焰主出现了。”他这次声音放得低了,语气神色已不同。
艳炟斜飞着睫毛,“我无所谓,不过说实话,今天这么多宾客,你们胆子太大了,不怕出事吗?”
樱空释道,“我哥的个性,怎么可能不护着凡人?他和星旧设了不少结界保护。艳炟,我这就去告诉他,宴会上有焰主的踪迹,让他启动结界。”
“嗯,快去。”艳炟蹙眉。
樱空释闪身离开了。

艳炟望着他背影淹没在人群里,便自己转个身,忽然看见对面走过来的是三个难得她在凡世都认识的人。
明娜、明乐,还有一个,是蝴蝶展上王柏手下的饲养员之一,小源。
“哟,这是谁呀——怎么我眼睛都快被晃瞎了?”明乐走到还剩几步距离,就对着艳炟夸张的一睇。
艳炟眉梢微动。
她有孕以来,脾气确是越来越不好了,几有当年为所欲为当火族公主时候的火爆。
“你们这对姐妹花啊?”虑到这宴会的特殊目的,她压着火气勾唇低语。
这是一语双关。
一是因为明娜和明乐确实是姐妹,二是因为她们两人今天的礼服——
明娜娇媚美丽,是明氏集团的千金,今天这样的场合,少不了精心装扮。她的礼服是全场最瞩目的一件:头饰衣服都坠满花馥,裙摆是天蓝色的轻纱如波浪般漫漫铺开。
艳炟蹙眉瞟着,低哼一声,这人鱼公主还真是不凡啊,这么多繁复的装饰衬托得她如花仙子降临一般。
至于明乐,则选了条和姐姐的礼服款式相似的活泼短裙,肩头和后背也点缀许多花样。
“艳炟,你好美啊——”明娜上下仔细打量,露出艳羡笑容。
明乐一如既往地满脸怨恶。
“你怎么还是来了?”艳炟大眼皱起,向明娜问,她明明好心提醒过她。
明娜左右看了看,靠近些,低声道,“谢谢你提醒我,可是你看看这些来宾,明氏是不能不来出席的。况且今天电视、报章、网络的人都来了,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凡世有凡世的麻烦。艳炟撇嘴。
她不禁想起幻世的过往。亿万年前,三界也曾有诸多规矩……
明乐抱着胳膊在旁听得怒火中烧,“怎么?格凝邀请明氏来!你以为你谁,凭什么多嘴?况且,我和我姐常常出席这样场合,”她停下话瞧瞧艳炟那一身总像撩人的装扮,不屑向天翻个白眼,“不像有的人,可能当惯了小助手,家里也没有件好衣服来参加大型宴席。”
艳炟瞬间含怒切换了一张脸,眼眉都扬一扬,道,“是,本公主瞧出来了,你穿的起很多布的衣服。”口气都是满满的讥讽和火药味,她简直不再顾忌这里是不是凡世了!
明娜在旁掐着额头烦恼的叹气。她几乎不想管了,干脆由她们俩去大打一架算了。
“切!你还自称公主?火锅公主吗?”明乐头昂得更高,花朵一颤。
艳炟肩膀立时摇摇的向前一递,拿凤眼低垂着逼视对方,红唇微启,
“本公主学本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当鱼卵!”
“你在说什么!?你才是鱼卵!”
“呃——可是奇怪了唉。”一声轻轻的自语暂时打断了她们,两人一起火冲冲回头看,
“哪里奇怪?”齐声质问!
打断她们的是一直没大说话的小源,她此刻也没看出火候,只管拿眼光四处找寻着,茫茫然说出了下半句,“怎么没见Martin啊?”
“那当然!天赐哥可忙了,那有工夫陪着闲人?”不等艳炟说话,明乐抢着道,神色带点洋洋得意。
艳炟看看她,然后眼神飞开,红唇凹成了嫌弃状。
明乐这个凡人,焰主要是现在出现给她一个火球,她一定不救!
蹙眉,她骄声道,“马天赐是很忙,所以他才让我帮他照顾闲人。”
明乐声音越发提高起来,“你说什么?你不要脸,你才是格凝的闲人!”
艳炟哼一声,“你也真是太可怜太无知了。”
这时刚好有个人走下楼梯,那只端杯子的胳膊不小心与艳炟刮碰了下。艳炟一晃,那人立即抬头,忙抱歉的道,“哎呀,对不起……”然后话音一慢,那对眼睛神情怪异的愣住了。
“你……你……”他直盯着面前的红衣女子,似乎满心纳闷。
艳炟皱眉。她用未端杯的手触触自己的脸。
怎么?难道这也是个在某处偶然见过焰主的?
她立刻回避的转头。白了一眼明乐,朗声道,“这么挤,你们逛吧!”

樱空释见过冯索,再回到原地,却找不到艳炟。
他闭上眼感觉了一下,寻踪迹向二楼走。二楼这会儿人都在逆着樱空释的方向向下走,且上面黑着灯,因为等下有个节目要给众人惊喜,几乎没留人了。
樱空释慢步走到转角,看到昏暗的小射灯下还有一个男子留在那里,似乎在四下寻觅。然后艳炟忽然伸手拉他躲进一间空屋。
她不言欠身把门合起。
“怎么了?”樱空释问。
艳炟蹙眉撇嘴,眼神不屑,“外面那个凡人跟着我。我躲起来了,诶,认识吗?他是谁啊?”
樱空释凝眉又回过头从门缝仔细看看那人。
“好像是个导演吧。来头还不算小。”
艳炟转身,在这空屋里四处走几步,自语,“导演?难道是看中本公主的美貌,想约我拍片啊?”
樱空释褐眸望着她,而后低头抿起唇,“艳炟,凡人,虽然没有灵力,也不乏有心思不纯的……”
艳炟不觉勾起红唇一笑,她伸手摸摸桌上的精致小金器,低头边看边心不在焉的道,“我知道。你当本公主是孩子?不然你以为我躲到这来干什么?”
樱空释扬扬眉。他带着思虑微微启唇,正要说话,门外走廊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樱空释便安静停了下。
艳炟冷幽幽回眸。她在倾听,侧着身,沉默着,黑发垂下半遮着脸。
樱空释偏头望她片刻,继续轻声道,“艳炟。”
“嘘——”食指竖起,斜斜的黑眸给他个眼神做提醒。走廊里的响动显然正吸引着她。
樱空释微微蹙眉,他顿一顿,缓步向她走过去。
“艳炟——”
艳炟连忙转个身迎上,手扶上他的肩膀,“哎!你不要响。”压低的清越嗓音在他耳边不满意的道。
他见了低叹一声,只得暂时收回了想说的话,站着陪她细听下去。
外面隐约已多了个女子的声音。
“啊……胡导啊?”
那声音很娇气,笑意中微微透着点惊慌。
艳炟在蹙眉。
“哟——想不到在这会见到你,啊?爱宝,你穿得好漂亮啊。”门外的男子低沉油滑语气。
“胡导演,我——叫芭娜娜。 ”
“芭娜娜?你看,我怎么又记错了。不是替自己解释,除了星旧这样当红的,小演员们如今是一抓一大把,重样的身材,重样的脸——像你这样的,想在娱乐圈混到一席之地,还真没什么大希望。芭娜娜,得想想办法啊。”
“导演,谢谢指点!我……我一定会努力的!”女子腼腆紧张的声音。
“呵,你看你,这就笨了吧,怪不得你不红——像这些事还用说破吗?我点你到这里,就已经是想帮你了。过来……”
樱空释听到这里,低头转开了脸。
门外有声音急道:“哎?别!我……我等下还有节目,导演……您等等……”
艳炟目中已有熊熊的怒火燃燃,就要开门出去。
她压住门把手,却忽然目眩,只得在门前停顿了一下。
“谁?”那响动使门外立刻响起警惕的声音。
“胡导演,你听,好像有人来了,不如我……我改天再跟您学……”
走廊里一阵错乱的穿高跟鞋的脚步声渐渐跑远消失了,然后门外安静下来。
“哼!”那男人的嗓音,似在低低的自语着,“芭娜娜,什么玩意——矫情。”
樱空释低低头,叹气,“艳炟——”
“无耻。”艳炟如没听见他,蹙眉还要出去。
樱空释皱眉眨眨褐眸,忽然拉住她,将她身子板了回来。
他随即一愣,好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突然这么做,一瞬间只是微微皱眉,诧异的看着她。
艳炟疑惑的抬起大眼,“樱空释?你干嘛啊?”
樱空释被她质问,褐眸在昏暗中幽闪着,心思似停顿陷入犹疑。
“樱空释!”她再低喊。
他沉默望向她,抿起唇。忽然应声靠近,微微一偏头,唇已轻轻覆上她的。而后,一只手不觉抚上她的背脊,将她紧紧抵在门上。
两身相贴,殊无间隙。
艳炟闭上眼睛,瞬间掀起心跳如雷。
她立时沉醉举手想环住他的脖子,可是胳膊却没力了,勾住他时只是绵软的挂着。
一阵低沉紧贴的湿湿的吻。
到他终于抬起头,胸口还在微微起伏。她眯起眼,睫毛细细的翘一条缝,自那睫毛空隙之间望他。樱花的气息相闻。
她不自觉轻轻的一句低声,“樱空——”
樱空释的手一紧,褐瞳闪了一下。他早在刚才就觉出有异样。只是不知道是自己见了她的模样就心绪怪怪的,以致有了些错觉,还是当真有事。
那红影忽然脚软坠下去。
樱空释眼瞳一闪,吓了一跳,伸手接住她。
艳炟倒在他怀里失去知觉。
果然……
皱眉探探她鼻息,他转开眼神寻思了一下。
是对火族神元神有抑制的结界在起作用!
伸手,他犹豫着停顿了下,忙解开了这层楼的第一道结界。
“哥……”他想了想,先传音冯索。但冯索却没有及时回应。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