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76.月下的银质烛台

樱空释手提弑神剑,独自走在寂静黑暗的走廊里。
这一刻的格凝对他而言变得有些陌生,人群的杂音忽远忽近,被隔绝在楼下。
他对自己的焦躁、不安,甚至恐惧,也感到很陌生。
许久没有这样了。
两千年里,他自然也曾不安过。
但此刻的感觉不同于失去哥哥或失去艳炟时,那种明显到无所遁形的疼痛。而是任由剧毒如游丝一般,在空气里黑暗中,不知何处细细碎碎的飘荡的惶惑。
他走着走着猛然立住,然后慢慢的侧过头。
“霰雪?”幽幽的一句自他口中念出来。
对面有人影。
他定定神,却发现,他看见的是玻璃幽暗反影中一袭黑衣的自己。
霰雪……你曾给我看过什么……
心头有什么场景闪过,他忽急急扭头,加快了脚步,想要离开这里。
“樱空释……若我是你,我就停一停。”
樱空释闻声再次站下,凝眉低头。
他抿唇暗暗的捏紧了弑神剑,低哑声道,“剑灵,不许废话!等会儿我让你杀谁,你就杀谁——”
“我干这事很容易。可你下得去手吗?”剑灵忽然一闪,已离开了弑神剑,阴仄仄地面壁立在了一边。
他慢慢的回过头,“樱空释,你不敢杀她。即便她伸手就把凡世毁了,你也一样不敢。刚才死了一个凡人,你就自责后悔了?如果这凡人没死,死的是艳炟,你又如何?”
樱空释凝眉沉声道,“是我疏忽,与艳炟无关。我刚刚也没有想到,那个凡人明明自行离开了,还会遇害。”
“你没想到的事情可多了,不过也有些你早就想到的。樱空释,焰主注定会毁了凡世,你一直很怕吧?你怕的不是她的灵力如何强大,你怕的,是你自己不敢杀她。”
剑灵冰冷目光飘过来。
“我们剑灵,代表的就是你们三界间的欲望,愚蠢短命的凡族,以为他们受伤害是因为纯洁无辜,可是你是神,你该很清楚,谁会因为至纯而受伤呢?那不可笑吗?……看看你,你舍不得自己想要的,又不想一再辜负凡世,你带回了焰主,可有些事,照样还是不能两全,如今,连你最爱的哥哥也讨厌你如此。樱空释,那个凡人今晚会被焰主杀死,你不知道,可我说的这些,你可全知道。”
樱空释凝眉站了良久,冷声道,“住口。”
他提剑一挥,剑灵化为蓝色萤点,被吸回剑中。
褐眸凝视着剑,他目中光影反复,明暗似乎在褐色瞳仁中幽幽交叠。
手握紧,他转身继续向黝暗中走。

两个黑影从未开灯晦暗的走廊间穿过,一闪身,快速躲进了旁边无人的空屋子。
“诶!黑布隆冬的,你拉我来这儿干什么啊?你说来参加宴会能见到马天赐的,马天赐他人呢?”小源走进屋来,圆脸呆萌,眨巴着眼睛四处瞧。
窗外有一轮圆月——那抹颤抖幽冷的光照在地面上。除此之外,这屋子里似乎再没有其他更有生气的东西存在了。
她近旁,短发的女子背朝她站着,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小源不高兴地噘起嘴:
“飞儿,你倒是说话呀?你搞什么花样?”
自从几个月前的某一夜,枫枫忽然遇到意外,死在蝴蝶展厅里,小源和飞儿之间的交集也就不知不觉地减少了大半。那件事之后,飞儿莫名的晋升飞快,短短时日,她已经成了王柏的贴身秘书。
凭什么啊?本来还不都是一样的人……小源暗地翻个白眼。
飞儿没搭理小源的问话,昏暗中她的眉眼都拧在了一处,利眸幽幽看了昔日的朋友一眼,轻手把一样东西放在了台上。
那小物留下一片斑驳拉长的投影,竟是个精细的银制蜡台。
飞儿慢悠悠的开口了,“马天赐、马天赐——小源,都这么久了,原来你还是那么喜欢他?可你,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小源不屑地耸耸肩,自己搬着手指数起来,“你有病吧?还有什么好了解的?他帅、酷,是那么有名望的建筑师,这些还不够我喜欢的?你刚说他一会儿到这来,到底什么时候到啊?”
飞儿依旧没心思理会这些问题,只轻轻地出了口气。她走开几步,在屋子里不声不响的弯腰摸索着,不一会儿,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转回身,原来是盒精致做工的火柴——她划着一根,把那根蜡烛点燃了。
烛火影影,映着两人礼服上的褶皱,使大片阴暗浮动跳跃着。
小源看着那柱火苗,一时深觉怪异,都有些呆住了。
“你……你这又是在干嘛啊?”她小声的问——月光下点着根白蜡,总觉得像要祭祀谁一样。
“小源,”飞儿抬头看了看她,“老板忽然急着要用人,可是我实在是找不到了。能试的地方我都试遍了,如今连那些流浪汉也学聪明了。你知道吗?真没人也不行……说句实话,我现在越来越怕他——你也算我们公司的老员工,当老板的有事,我想来想去,让你帮帮忙,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小源相当莫名其妙的听着这段话,她皱皱眉头,十分迟钝的接口,
“你到底说些什么啊?”
烛火这时陡然跳一跳,飞儿立即有些紧张的微微退步四面瞟瞟。她轻声道,“小源,真是对不起了……”

“王柏手下的人,还真是像他本人啊。”
屋里忽然不知从哪处而来,响起几声高跟鞋的清响,接着一道红影一闪,阴暗中,美艳绝伦的女子忽然出现在这间屋子。

小源看着那女人一怔。她纳闷的借着那簇烛火仔细钻研了半晌,呐呐道,“A…Ada?你刚才不是在楼下吗?我们在说私人的话,你跟上来干嘛?”她话音未落,忽听咕咚一声,回头一瞧,是飞儿深深埋下头,脚软地跌坐地上。
红衣女子勾唇轻笑,她幽幽走近两人身边,路过飞儿时缓步未停。
空气中压抑着一种细细喘息声。
不知是对飞儿,还是对小源,她冰冷却又如烧灼着魂魄的声线,饶有兴致地开口,
“你……曾经对本先祖不敬,不过小事尔尔,也不直一提。想要你的命,随时都可以。”
那女子斜过金眸瞟瞟两人,冷笑着低头看自己渐渐捏紧的手掌。
即便小源是个略为迟钝的人,此时也感觉到莫名的畏惧。她微微地抖了几下,颤声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女子向她抬了下眼皮,露出无限美艳的笑容,“我?我才不是什么Ada——本先祖,乃是火族的王,焰主。”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