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78.舍弥还是卡索

此时另一边。
“樱空释!”
一声焦灼地大喊,艳炟翻身坐起!
旁边的冯索,和正忙着用四方梦源布阵的星旧都一怔。
冯索立刻凝眉给了星旧一个眼神,星旧会意地点头。他走过去蹲下身,斟酌着道,
“艳炟公主,你不能乱动,你晕过去怕是因为动了点胎气……”她现在最好不要得知自己晕倒的真实原因,也不要离开这里,以免在最后这个节骨眼上再生事端或危险。
谁知星旧的话,艳炟充耳未闻。她眉心紧蹙,大眼中闪着惊惧,迟疑地看了星旧一眼,便四面寻望起来。
“樱空释,樱空释他人呢?”她急道。
冯索忍不住恼火地吸气——他未明的恼火!
这个女子!这个女子诚然不是什么焰主,可是从某种角度来说,也和焰主没什么区别!她同样的只会纠缠着樱空释!
——横空一道闪电般的念头忽然从他脑海间闪过!
他不禁怔忡了一下。怎么?他一直以来竟然还有这样偏颇的想法?为什么?
在他当卡索时,他该从未有过这样的记忆啊?卡索的心,就像一个雪绒做的乾坤袋,装满耀眼和温暖的朗星,无论对着谁,更何况火族公主一直是弟弟的挚友。
那这念头,会是怎么来的?
他默站着万分矛盾地和自己僵持了一阵。
眉头阴沉地皱起来,他闭口气:
“星旧,”他冷声道,“先看着她。”
言下之意,无论发生什么事,绝不要让她到处乱走动,也最好别见到樱空释。
星旧不禁抬眼看冯索一眼,他皱眉谨遵,没言语。
艳炟连忙睁大眼扭头看了看冯索,“冯索,我们得马上去找到樱空释……他……”她虚弱又心急地想解释。
“这种时候不许再去找释了!你呆在这儿!”冯索冷冷提高声音。他说完立时抬手,用冰凌化出一道严丝合缝的结界,封住了大门。
艳炟一怔,她凝眉转过去默望着那结界半晌。
“王,您这是——”星旧也眼露诧异地问。

艳炟在暗暗地咬牙。她眯起了眼没再坚持着继续解释,眼中却流露着复杂变幻的光影。
“冯索,其实……你到底是不是卡索?”清越嗓音,忽然幽幽带着怀疑开口道。
冯索一愣,他转回头,“大战在即,不许胡言乱语!我是……”
不等他说完,艳炟将黑瞳微眯着对着他,薄怒地再次重复了一遍,“我只问你,你到底,还是不是卡索?”
这句话使冯索心头震惊,连星旧也跟着神色震动!屋内一阵沉寂。冯索呆望艳炟半晌,呐呐道,“火族公主,你又想闹些什么?”
艳炟渐渐蹙起眉,“我也知道大战在即,所以我才想问你的。卡索,是樱空释一生最爱最小的哥哥,本公主,曾亲眼所见!你还是不是樱空释的兄长了?”
冯索握拳摇晃着,全身颤抖的挪近了那红影几步。星旧怕有什么意料不到,惊恐地看着他,不自禁伸手拦了下。
“王……”他为什么会跟着害怕?对了,艳炟还有着身孕呢。
冯索已经红着眼眶爆出一声大吼,“我不是他哥哥,那谁是他哥哥!”
艳炟在那大吼声里,一时间似心中多种记忆交错涌上,她大睁如雾黑眸望着眼前男子,带些委屈地顿一顿,然后一个字一个字道,“本公主……本公主觉得像并不认识你。你屡次防备我和樱空释,其实卡索他……”
冯索眼眸里瞬间闪过一束冰蓝的暗光,他大叫,“你给我住口!”
艳炟眉心微皱,终究难受地沉默了下去。待她重新凝视冯索,低声却清楚地道,“舍弥身为幻世的先祖,复活在凡世也无可厚非,但是卡索,还在这身体里吗?不管你是舍弥还是卡索,若今生你还当樱空释是弟弟,那么都到了这个时候,就把他哥好好还给他吧!”
冯索剧颤后退!
艳炟一咬牙,人已站了起来。
星旧仍反应迟钝蹲在原地抬头去看,“艳炟公主——”
艳炟雪白着一张脸,手臂在阴影中簌簌颤抖着,她抬手召唤,掌心中立刻充实一柄闪着冰焰蓝光的彼岸花鞭。
她转头看向冯索,眉目忧戚决绝,“我情愿陪着樱空释的是卡索,就像幻世时一样,即便樱空释爱你胜过一切,而我只是他的仇敌,至少他为自己的选择坚定不易,爱他的哥哥时,不曾彷徨痛楚,更不曾甘心被另一人欺骗!”
她伸手掩住小腹,垂头提着花鞭,沉沉的自语了一句。
冯索没有听清,只觉得心如坠冰窖,在白日烈焰和暗夜冰雪之间辗转挣扎。
“霰雪……”他忽然带着几分惶恐迷惘的脱口而出。
艳炟将鞭影一摇,化作一团红影,在半空绕了几圈,忽然向门前的结界直冲过去!
冯索一惊,抬手将那困住她的结界撤回!虽然稍慢了一步,但那红烟,只是在结界上碰撞出轰然一响,然后便无虞挣脱而去,留下水波气浪般的震荡,直至渐次消散。
“她没事吧?”冯索紧张道。
这女子有孕在身,还这般肆无忌惮,真是头疼至极!
星旧呆呆站起,望着艳炟离去的方向轻轻摇摇头。
“没事,但是……王!”
“嗯?”
星旧面露惊惧转回头看他,“她刚才说的是——别急,我这就去救你父亲。”
冯索拧眉,“什么意思?”
星旧道,“她腹中有冰焰后裔,元神亦曾与樱空释血脉相连——难道她通过那孩子,预感到樱空释……”

樱空释侧躺地上,急忙去捡掉落的剑。
焰主缓缓踏前两步,将一只高跟鞋踩在弑神剑上。
“剑灵,你看你选的主人……他有真神灵力又如何?还不是不敢杀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弑神剑发出一阵幽光,然而剑灵并没有现身。
樱空释抬手去握住剑柄用力拔,焰主翻着白眼骄横地越加踏紧,
“樱空释,你口口声声说无比爱你哥哥,却屡为艳炟放走烁罡放走火王,最终让你最爱的哥哥死于非命,你为怕艳炟伤心,险些放弃为你挚爱兄长报仇,因这一念之差,被火燚连艳炟也害死了。到了凡世,你还是没有长进,等赤凝莲的开花足足等了两千年,结果在我的绝望火界里,你竟甘愿被艳炟杀死。哼,这些就是冰焰族和冰族的愚蠢之处,往往无路可退,左右为难,你,像了个十足十。”
樱空释被她的话所激,蹙眉忽然附身吐出一口黑血。
他抬头时嘴角挂上血痕,却凝眉一言不发,只想撤回自己的弑神剑。
焰主撇嘴,满面莫名恼火,忽然咬牙飞脚将樱空释整个人踢飞了出去。

便在这一瞬间,耀目的红光一闪,艳炟忽然翩身而至,她一把接住摔飞出去的樱空释,扶他站住。
眼神瞬间交汇。
而后她黑发一飘,决然上前,挥舞花鞭向焰主狠狠扫去。
“啪!”火光四溅!

焰主见她鞭子来势凶猛,连忙后退一步。火光触地,已拉开两边的距离。
焰主抬眼上下打量对面和她生着一般模样的公主——艳炟长长卷发已经随手扎起了个马尾,绊脚的猩红晚礼服被火族灵力一烧灼,斑斑漏洞,露出腿上一大截白皙肌肤。
俨然化身狠厉的火族女战士。
“你做什么?艳炟,樱空释都不敢杀我——”焰主冷声道。
艳炟不言语,眉一皱长鞭已如幻影劈下。
樱空释没有了弑神剑,垂手站在一边,褐眸慌张地追随那忽然而至的身影,“艳炟?”
杀了她你也会死!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