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79.弑神剑的伤

“艳炟!”樱空释追过去道。
艳炟此时已又挥出去几鞭,黑眸直视焰主,未曾顾上理樱空释呼唤的声音。
焰主在咬牙运气!
“艳炟——到头来,你还是甘愿沦为感情的附庸!你果然是废物!”
她的话刚说完,闻声头向旁边一偏,有两缕瑶光便先后而至,一白一紫,那显然是冯索和星旧。
冯索一到来,先急急看了樱空释一眼,忽而大喊了一声,“霰雪!”
那一句是对樱空释喊的!
他凛然收声,发觉自己好像完全陷入了一个捉摸不清的泥潭里。
一咬牙,他改口再喊——“释!”
樱空释的面容苍白的一愣,哥哥先后喊他两次,他全都听到了。
电光火石之间,他回过头,褐眸对冯索轻轻一闪动。那双如被犹疑粉碎了的瞳中,倒影出冯索的面色苍白忧郁而慌张。
也是这个时候,焰主一弯腰,探手捡起脚下的弑神剑。她冷笑着,忽然挥剑又向艳炟攻来。
艳炟眉目耸然而动,随之后退一步,旋即扬鞭抵挡。启料焰主的灵力即使到了这个时刻,依然不弱,那火热的灵力加上手上弑神剑的神力,压得艳炟渐渐拧紧眉心,两只手臂颤抖。
“艳炟!”樱空释刚好回眸,忙喊。
他起先不能狠心对焰主下手,是顾虑了焰主元神的安危牵扯着艳炟的元神安危,但此刻不再有犹豫,扬手发出一道冰刃。
冰刃触及弑神剑,便迅速附着而上。焰主又抗了一会儿,弑神剑已经结上蓝盈盈的厚冰,冰凌渐渐爬上她的手指,她身在寒光之中,明显地力不从心了。
一道红焰爆闪,两个一般模样的女子同时向两边分开!艳炟蹙眉转了个身,执鞭垂地,怒视焰主。焰主将弑神剑颤颤拄地,冷冷金眸也抬起回看。
呵!凡世……明开夜合!
她惨然一笑,深知自己的命运已经走到最后关头,她再如何退避,也将无路可退了。
刹那间,她已再寻机会,擎起弑神剑直刺艳炟胸口!
艳炟睁大黑眸一惊,以花鞭抵抗,却觉得对方这一次来势凶猛无比。花鞭与剑锋摩擦着溅起火花,迷乱了她的眼睛,弑神剑上冰凌尽数化为碎晶纷飞。
眼见森寒锋锐已经逼近到了胸腹之间,艳炟将眼一合。一只手忽然无声地及时伸过来,在她身前握住剑尖。
剑势立时停住了,那道身影只默然在侧。
是樱空释忽从旁边冲过来。他掌心捏紧剑刃,褐眸凝视焰主,手臂微微颤抖,手上流血滴下随冰霜的碎屑凝固冰结。
艳炟抬头惊慌失措望他的侧脸。
此时,时空好像进入了一个诡异的所在。有人希望它停滞,有人希望它超越。所以每一秒好像被剖分成了几块,丢到凡世各处。
冯索和星旧来不及做什么,都向前奔几步。
“释,杀了她!”冯索高喊!
樱空释一怔,他似乎整个人都依然还有些抽离和恍惚,此时再次被冯索的喊话点住了。
焰主阴沉一笑。她早知会如此,而且等的就是这一瞬——
弑神剑立时被反手抽回,樱空释仍在无语凝神,剑尖一偏,已改刺樱空释!
时空如固,瞬息之间,弑神剑便刺中了!
“噗”的一声,灰色身影向前微微一震。
“樱空释!”“释!”
这次艳炟和冯索一起大喊。
星旧瞠目而视,完全呆住了。

耳边一片静寂,只有心跳的声音还异常的清楚……
嘭咚,嘭咚……
樱空释凝眉,他低头去看看。
衣上印着的血迹斑斑,在慢慢扩大。他的眸光一时带着不知所措,却又似深知一切已经要如此……眼光再抬起时,只是轻飘飘的望着前方。
“释!”
冯索在疯了一样在大喊!
连那声音也是慢慢传过来的。
樱空释想动动,但是这种痛,锥心刺骨,他记起他曾领受过,就在亿万年前的落樱坡……那刺入的剑会渐渐冰冷下来,好似化为一把冰刃,渐渐吸取着他全部体温,还有力气。他顿了一步,向身旁一坠。
艳炟蹙眉伸手将他抱住,“樱空释!”她泪眼喊。
微微启唇,他似也有心想应答她什么,最后却仍是苍白着默然没有言语。
眼泪立时沿着艳炟脸庞滑下。
“剑灵,”焰主狞笑一下,扬眉大叫,“你现在还不出来,为你的六个兄弟,报仇雪恨!”
弑神剑应声发出淡淡光芒,忽明忽暗起来!
樱空释闻声抬头,举手握住了弑神剑的剑柄。冰焰灵力陡然祭出,将焰主震开退步。弑神剑重回樱空释手中。
“释!”“释王子!”身后再次有唤声不绝于耳。
“剑灵!”焰主不甘地发出大喊。
弑神剑的光芒受到呼唤愈胜!樱空释凝眉手臂轻颤,灵力霎时传遍剑身,压制住那抹光晕。
弑神剑终于渐渐地熄灭了光芒,似乎已选择听命于樱空释。眼见它最终没有吸食掉樱空释的元神,焰主的整张脸都变得狞厉,她已是恼怒非常!
樱空释抿唇咬咬牙,慢慢拔出弑神剑。

剑锋磨擦着骨肉的细细声音,不客气地撞进在场人的耳朵。冯索下意识地眯着眼摇头。他说不上是后悔什么还得怨怪什么,只觉得每次心跳都已痛楚不堪。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