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明寻白羽

幻城凡世续写:碎片——第二卷:明开夜合

80.子夜零点

樱空释缓缓仰起头,看了手中的弑神剑一眼。那柄剑刚从他身体里抽出来。但他的容颜冰冷,眸光淡漠,除了脸色纸白,那种淡淡神情安闲自若得好像没受伤一样。
弑神剑没有吸食樱空释的元神。
焰主一时拿不准,这个世间唯一的真神,是不是还有还击的可能,她恨恨地垂手凝眉观望着。
弑神剑斜竖起停顿了片刻,剑尖铮地一声划过一道幽弱的弧光。樱空释的手向后微微一撤——艳炟还以为他又要不顾一切去做什么,以他的脾气!
她连忙厉声喝止,“不行!”
谁想那灰影向前一俯身,口中霎时涌出一股鲜血!
“喂,樱空释——”艳炟声音里带着哭腔。
她见他再站不稳,连忙摇晃着跟着他的重量跪坐下去!
她身后有脚步声在错乱跑近。
是冯索和紧随其后的星旧。
两人眼神慌恐的看着满地淋洒的血迹!
“释!”
冯索焦躁的大喊!
他一下蹲到樱空释身前,手抖地想要仔细看樱空释的伤口,却被他血染衣服,垂危的样子,惊得无处下手!
樱空释眸光微微,像不急着再去看清什么了。然而他轻轻地喘一喘,似叹气,还是慢慢看向冯索,“哥,对不起。”他尽全力地悄然低语了一句。
星旧在旁听了不由一怔,随即眼眶发红。
“不,不,你别说话了。”冯索颤声回道。
此刻,樱空释那柔软模糊的褐色眼眸,随眼睫的扇动闪一闪,他曾是一道有些任性却又坚实倔强的屏障,而今他自己却终于失去一切坚固,秀雅面容苍白乏力,只好像含着化不尽的哀冷。冯索很想去触碰他的脸,却攥拳停住手上动作。
艳炟暗暗地捏住那灰衣的一角,绞紧,她听不下去地转开头。
这一点细微的动作,樱空释似乎也感觉到了。他没言语,只皱皱眉,指尖轻轻动一动,想要去握她的手。
艳炟挂着一行泪迹蹙眉回过头来,她觉得再也无法忍受。

不知什么,化作雷霆般的红光,发出燃爆的一声厉响!
嘭!
所有瑟瑟发抖拥挤在一起的人们都被这异响惊得抬起头,连在舞台检查尸体的三个警察也开始明显地不镇定了。
起先似乎并无异常。
直到不知哪里,“啊——”有人对着台上一声惊叫。
一个警察冥冥之中感应到,惶然回头,慌得把自己绊倒在地。
他身后台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女子。她有雪白美艳的容颜,红衣黑发无风自涌,金眸灿烂诡异,睥睨扫视了一遍全场所有人。
“你……你是谁啊?怎么上来的!这是案发现场,这里的人,谁都不能擅自离开或走动的……”警察结巴着坐在地上,还不忘对她警告。
金眸闻声稍一移动,落在那警察的脸上,红色高跟鞋咯噔一声,转了个方向,她勾唇诡谲地一笑,缓缓向那人走去。
台下。
明乐恐惧地捂着嘴巴,她将声音闷在手掌心里,对明娜低声道,“姐……那、那个不是Ada吗……她怎么回事?”
明娜纳罕地看着舞台。她此刻也很惊疑,但比起明乐和在场其他人,她显得镇定了不少。
“不,那人好像……不是她。”
明娜不自觉地回忆起艳炟对她说的那句话——格凝的晚会,最好不要来。
呼啦!
忽然又一声响!
这次人们不约而同发出一连片惊叫,“啊!什么?”
是一张摆满酒杯的长桌被推翻了,推翻长桌的黑衣人倒在地上,长长衣摆在身上狼狈的滚成团,他佝偻着站起来,露出一张可怖的疤痕满布的脸。
“救我!”那人捂着脸憋着气大喊,“快……快救我……”

焰主站在台子高处低头皱眉瞟了他一眼。
不能再迟了,王柏这个身体就快完蛋了,按照契约,她也会跟着灰飞烟灭!她转个身,加快几步直接冲过去,伸手一捞,举起了面前跌坐的警察。
那警察怎么也料想不到,自己这样的一个壮汉,竟然会被眼前这么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年轻女子,一伸手就轻飘飘原地提了起来。他四肢瑟瑟颤抖,满眼见了鬼般的惊恐。台下的人群更是一片惶然。
“你……你放开我,这、这可是袭警……”沙哑嗓音,因为喉咙被焰主的手卡紧,很勉强从嘴里溢出来。
焰主完全没有理会。她的另一只手臂迅速划出一圈红光,急不可耐,便要给王柏施加转伤术。
红光的耀眼夺目,简直比这一夜什么花样的魔术都好看!台下的人们再也分不清自己此刻是在真实的世界还是在做着噩梦!
然而,焰主立刻感觉到了那处处困住她的结界,红光转瞬消弭。
刚才他们打斗的地方,也就是飞儿带小源所去的那间屋子,是冯索他们布的整个灵力网里结界最薄弱的地方。而眼前这里,是格凝生日会的主场,结界自然结设得极为强大牢固!
“冯索,星旧,樱空释……”焰主恨恨地抖着手憋着气,提着那个一时派不上用场的满眼惶惑的凡人。
耳边传来王柏凄惨的呻吟——
“可恶!”焰主金眸眯起,她要活下去!千年万年,而且要让烈火纵横时空!

便在此时,半空忽然响起一声洪亮悠长的钟鸣——当!
每个人的眼睛都下意识的四顾。
紧接着,又是继续的一声长响——当!
众人在连续的钟声里默默呆站着,好半天才终于渐渐明白:
这是格凝预设好的敲钟活动。子夜十二点到了,钟鸣将会依照电脑的安排,敲满十二下。

评论(5)

热度(20)